不知道疼痛所致,還是爲何,小偷在蜈蚣離開後一陣慘嚎,而這時葉子也動了,手上一拍小偷的後背,身子整個後翻了過去,險險的躲過。.

失去了目標,蜈蚣頓時落地,嘴巴那彎曲的角牙不停擺動,兩隻紅目,不時在我們身上游走.

"看什麼看,你死定了!"

這時,潘二爺一聲爆喝,那蜈蚣似有所感,瞬間又爬向了潘二爺處.

只見潘二爺左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把銀針,右手上匕首對着蜈蚣就是一刀.

"咔嚓"

蜈蚣頭頓時落下,潘二爺目光一撇,左手間銀針一揮,一根銀針直接釘在了其蜈蚣腦袋上.

隨即,潘二爺一節一節的將蜈蚣整個身體斬下,每一節都插上了一根銀針,待過了五六分鐘後,這一米多長的蜈蚣算是徹底的嗝屁了,那尾巴雖然還在擺動,但那綠色的血液已經徹底的流乾.

再觀潘二爺,此刻他坐在地上,滿頭大汗,顯然這一系列動作還是很吃力的.

隨即他看向還在愣神的黃明等人,沉聲道:"快讓所有人離開局裏,幫我找一張桌子,我要跟那老傢伙鬥法!"

"啊?”黃明似乎沒有反應過來,潘二爺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沉聲道:“那傢伙手段不錯,估計是不會現身了,等會我會交代你們怎麼做,現在幫我找一張紅木桌子,明白沒?”

“哦,好,小偉,你帶幾個人去找紅木桌子,順便把他送去醫院!”黃明反應過來,迅速的對身後李偉吩咐道,說着指了指地上昏迷過去的小偷。

李偉等人一個機靈,扶起小偷,隨後快速的離去,顯然今天發生的一切,幾乎改變了他們的世界觀吧,一隻蜈蚣竟然能長那麼大,拍科幻片吧?

待他們走後,黃明來到潘二爺身邊,看着一地的蜈蚣殘身,詢問道:“潘老爺子,您看還有什麼需要麼?”

“有,找幾個陰神像過來!”潘二爺沉吟片刻,開口道。

我頓時就楞了,葉子卻道:“陰神?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潘二爺,這不好吧?”

話音落下,我們將目光看向了葉子,只見葉子解釋道:“陰神像就是那些人死後被供奉的神靈,但他們不是神,只是陰靈罷了,像關公,就屬於這一類,因爲他們並不屬於真的神,所以只能是陰神,當然還有向鍾馗,城隍的也算,不過這類的陰神比起關公他們厲害很多,並且不會出什麼意外!”

“意外?”黃明雖然信鬼神,但並不研究,對於常人來說,關公他們不都是好的神麼?怎麼會出意外?

我見狀也是一臉疑惑,卻聽潘二爺道:“陰神,其實就是陰間的鬼物,不過因爲受人歌頌,所以有了一些法力,但他們不會隨便幫人的,只不過古時候很多人都以爲他們生前正義,死後也會如此一般,其實請陰神都是需要代價的,好比現在流行的鬼仙,請不請的來一說,請來的代價也是很大的!”

不過眼下,潘二爺也沒有多說,解釋到這裏之後,看向黃明道:“總之先找來吧,記住一定要鍍金身像的,快點吧!"

黃明聽後抿了抿嘴,雖然他對此還是感覺有些滑稽,不過看到那蜈蚣時,還是點了點頭,快速向外走去,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待其走後,我來到潘二爺身邊,輕聲道:“潘二爺,這世界上真的有神?”

“對於我陰陽術士與茅山術士來說是有的,但他們不是神,只是一種奇特的陰靈而已!”聽到我的疑惑,潘二爺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我心中頓時懵住了,難道我們所謂的神仙,就是一羣鬼物?

想到此處,看向邊上的葉子,只見他神色古怪,表情十分自然,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也沒有再多問,扶起潘二爺,隨後三人將地上的蜈蚣屍體處理了,離開了此地。

夜晚,市局格外的安靜,碩大的地方,沒有一個人影,空蕩蕩的,讓人感覺有一種莫名的心悸感。

在市局的大廳,黃明一臉鐵青的看着我,沉聲

道:“陳老弟,我可是把烏紗帽都給壓了,今晚要是抓不住這個人,我也要滾蛋回家了,我可是下了軍令狀啊!”

聽了這話,我禁一愣,不過想想也是,一個大隊長,怎麼也沒有那麼大權力遣散所有上班人員,估計黃明是和上頭請示,將一些無關人員都放假回家了,留下了李偉還有四五個年輕的幹警吧。

不朽女 想到這裏,我不禁對黃明升起一絲敬意,說實話,現在的警察哪有他那麼拼的,爲了破一個案件,如此大費周章,可見其真的是爲百姓服務的好警察,因爲像J這種人,流落在外,確實對社會危害太大了。

不禁道:“放心吧,潘二爺說了,如果今晚他都鬥不過那暹羅師,我們這羣人估計小命都難保,你也別想那麼多了!"

黃明聽後一陣苦笑,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許對他來說,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也是一種無奈吧。

再看潘二爺那邊,一張紅木桌子擺放在其前面,桌子上擺放着兩個金色的神像,分別是城隍和關公。

而在兩個雕像下方,是一個個玻璃小瓶子,此刻瓶子口打開,五顏六色的氣體慢慢從瓶內向外流動,讓我不禁想起林叔叔電影,開壇做法的場景。

並且,爲此我還詢問過葉子,葉子對我解釋說,這道家茅山術與陰陽大師的陰陽術是不同的,說起來,他也是第一次看陰陽師開壇。

此刻,葉子站在潘二爺邊上,手中握着一柄鋼刀,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李偉和幾名幹警則站在其身後,每個人手中拿着活着的家畜,一個個苦着臉,像是吃了螞蟻一下,倒是潘二爺,雙眼微閉,一身中山裝,氣定神閒的站在桌子前面,倒頗有一副大家風範。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我和黃明靜靜的站在大廳的角落,周圍出奇的安靜,除了狗的喘息,就是公雞的低鳴聲,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目視着市局門口方向。

這時,一陣陰風吹過,我和黃明不禁打了一個機靈,再向潘二爺他們方向看去,只見潘二爺眼睛猛的張開,腳下微微後跨,沉聲道:“來了!”

此話一落下,李偉等人都是一顫,只有葉子微微側身,臉色平靜的看向市局門口處。

ωwш▲ ttκǎ n▲ c o

只見十幾道身影快速向市局方向掠來,每個人手上握着一柄鋼刀,快速向潘二叔那邊衝了過去。

“你們不要動,護着潘二爺周圍,我去!”葉子見狀,身子一躍,丟下一句話,對着那十幾道身影就衝了過去。

黃明見狀,與我連忙來到了潘二爺身邊,我們左右面境界,身後李偉等人也是精神緊繃,目光怔怔的看着市局下方的葉子。

沒一會兒,一聲聲兵器碰撞的聲音隨之響起,葉子與十幾個黑衣人大戰在一處,偶爾間還會傳來一陣陣慘叫,我心中雖然焦急,但此刻重要人物還沒有現身,只能靜靜的站着。

就這樣,我們看着葉子與十幾人大戰,約莫過去幾分鐘之後,潘二爺猛然開口道:“所有人小心地上,放狗!”

(本章完) 下一秒,那被鐵鏈套住的狼狗,一陣怒吼,然後快速衝向了李偉他們身後。

定眼看去,一隻黑色的貓正藍幽幽的看着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

下一秒,狼狗撲上了上去,對着黑貓一頓撕咬,狗爪一拍,直接將比它小一號的黑貓拍飛了出去。

不過那黑貓倒也兇狠,都說貓兄狗弟,以前我是不信的,不過看到黑貓再次撲上狼狗,我頓時明白了,敢情這貓還真不怕狗啊。

“黃隊,現在我請陰靈入你身體,你放開自己的身心,不要抗拒!”言想間,潘二爺再次開口,手上拿着一杯冒煙的瓶子,看向黃明凝重道。

黃明見狀想都沒有想就點頭答應,此刻那葉子與十幾人已經到了白熱化,可以藉着空地周邊的路燈清晰看到,在葉子身上的一道道傷痕。

而作爲此事的負責人,他豈能在一邊觀看,心中迫切希望自己也能幫上忙,所以在潘二爺開口後,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見黃明答應,潘二爺遞過杯子給他,開口道:“喝下它,閉上眼睛,我請關公上你的身體!”

“好!”黃明應聲,一口喝下,隨即閉上了雙目,我怔怔的看着這一幕,腦海裏盡是潘二爺說請靈上身的話。

尼瑪,神棍吧,還真的請啊,那特麼還用的着軍隊麼?把這些陰靈請來,輕輕鬆鬆滅島國啊。

正想間,只見潘二爺拿出匕首,將血滴在了關公像之上,隨即目光一瞪,手在血滴下處快速畫下一個血符,開口道:“關雲長,還不現身!”

“吾乃關雲長,請吾何事?”

下一秒,黃明應聲,我頓時就懵住了.

“吾乃陰陽大師潘正龍,汝乃陰神之公,受萬世陰德,現鬼物霍亂人間,特請你來鎮壓!”

隨後,潘二爺一臉嚴肅的說着,我在邊上聽的一愣一愣,看向黃明,總感覺乖乖的。

下一秒,黃明擡手做了一個撫須的動作,宏聲道:“好,不過此人只可讓我借身半個時辰,你且指明鬼物之處!”

“東南位,陰屍被驅趕而來,請關公鎮殺!”

“好!”

一聲落下,黃明如劍一般飛奔而出,潘二爺見狀連忙對身後兩位青年道:“跟着他,在邊上看着就行!”

那兩個青年聽後連忙點了點頭,快速向黃明離去的方向奔去,沒一會三人就沒影了。

再看場中,葉子周圍滿是人影,一個個或者捂着腿,或者捂着手,仔細看去,地上滿是斷肢殘腿,鮮血撒了一地。

潘二爺見狀,不禁讚賞道:“果然不愧是陳家分宗葉氏的人,比起他父親絲毫不讓啊!”

言說間,潘二言卻猛的擡頭看向了門口處,我順眼看去,不知道何時一位老者拄着柺杖走了進來。

葉子在下方順着我們目光看去,身子快速後退,那老者卻猛然擡起了頭,喊道:“怕什麼?”

這聲音雖然可以聽的懂,但卻還有一絲生硬,不用說了,他就是J,不過,我怎麼都沒想到,他會如此的年邁。

下一秒,J

看向大廳這裏,我看不清他的面目,只感覺一隻野獸盯着我們一般,身後的李偉他們的呼吸聲都有點急促了。

“別看他!”這時,潘二爺一聲爆喝,身後李偉等人頓時一個機靈,剛想開口,潘二爺沉聲道:“李偉!”

“在!”李偉應聲。

“吾現在請城隍大人上你身,切記,放鬆身體!”

“知道了!”

得到回答,潘二爺又是一刀劃在手上,將其點在城隍相上,嘴中喊道:“弟子潘正龍請城隍大人現身,臨!”

一聲落下,我只見李偉身子猛的一顫,隨後目光都變了,看向潘二爺道:“請本座何爲?”

“異域術士霍亂此地,希望城隍大人出手阻擋陰物!”潘二爺看向李偉,臉上滿是恭敬之色,我不免多看了幾眼。

李偉順勢就看向了我,在我身上打量了好一會,隨後看向潘二爺淡淡道:“好!”

“正北方,無數陰魂聚集,希望城隍大人將其鎮住!”說着,潘二爺指了指市局的後方,我在邊上滿是疑惑,但此刻不好多問,也沒有多說。

隨後,李偉看了我一眼,嘴角掛起一個詭異笑容,慢慢從我身邊走過,向市局後方走去。

待其離開後,那老者已經到了桌子下方,我們也是看清楚他的面目,真是猙獰啊。

是的,就只有用猙獰二字來形容此人了,因爲其臉上滿是刀疤,竟然沒有一塊好肉,交錯在一起,不免有幾分兇厲之氣。

“你確定要管?”這時,J開口了,雙目盯着潘二爺看,根本就沒理會我和身後幾人。

潘二爺聽後,怒喝道:“你一異域術士,到我華夏做亂,豈有不管之理!”

這話一落,我心中不禁給潘二爺點了一個贊,隨即只感覺眼前潘二爺身子一躍,直接躍過了桌子,對着那J就一拳揮去。

“找死!”下一秒,J身子一退,身子一抖,無數黑色條形狀東西下落,仔細一看,竟然全是蜈蚣,每條都有六七釐米長,讓人頭皮一陣發麻。

葉子見狀快速到我邊上,看向身後幾個幾人,開口道:“還不放下公雞!”

“哦哦哦!”

那幾人似乎還沒回過神來,連忙將手中的公雞放下,那三隻公雞一落地,就快速向那些蜈蚣衝去,我見狀不禁看了過去。

只見那些蜈蚣一趴到公雞邊上,公雞就是一頓啄,然後蜈蚣身頓時兩段,公雞快速將其吃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我們不禁有些錯愕,下午那條大蜈蚣我們可是廢了好大的勁,眼下這蜈蚣羣,卻被三隻公雞給擋住了,真不知道是笑還是哭啊。

葉子見狀,不禁喃喃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說着,不禁看向身後,我們也跟着看去,只見之前與黑貓惡鬥的狼狗已經躺在了地上,脖子處滿是鮮血,身子不停的顫抖着,全身竟然都變成了青色。

見此莊快,葉子皺眉道:“怪不得潘二爺下午特地找我說,讓我帶着你們對付這隻黑貓,原來是一直靈貓啊!”

“靈貓?”身後

有一青年不解,看着在邊上抽搐的狼狗,神色還有些驚懼。

葉子聽後,目光落在了黑貓身上,那黑貓似乎有人智一般,不免退了幾步,葉子見狀喃喃道:“何爲靈貓,就是陰靈上身的貓,也可以說,它就是J,J也是它!”

聽到這裏,我們都楞住了,心中實在不解,爲何葉子這麼說?

隨即,葉子繼續道:“在泰國有一種降頭,叫做分魂降,他可以讓自己短暫的變爲死人,將自己的靈魂灌輸到其他屍體之上,而在自己的身體中只留下一魂一魄,將其它的兩魂六魄封在其他屍體之中,這樣哪怕自己被人殺死,只要另外一具屍體活着,都可以通過靈魂歸爲再生,而貓號稱有幾條命,自然成爲了不二之選!”

說着,葉子刀鋒一指黑貓,冷冷道:“你說,對麼?J!”

話音落下,那靈貓就地一躍,貓眼中滿是兇厲,一爪對着葉子撒去,葉子見狀豎劈就是一刀,連忙喊道:“你們去幫潘二爺,這貓爪子上有陰毒,你們別過來!”

隨後,葉子與黑貓對峙,目光死死的盯着對方,一個爪子有毒,一個有刀,我們還真不好插手。

看到這樣的狀況,我帶着幾人就走出大廳,看向外面,潘二爺幾乎碾壓着J打,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J的動作有些急躁,目光還時不時的看向大廳。

潘二爺自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對着其就是一頓猛攻,每一次匕首刺出肯定是蹦着其命脈而去,J見狀就是一頓躲。

我看到這樣的狀況,不禁想到:“既然匕首能傷他,難道槍不行麼?”

想到此處,我看向身後幾人道:“你們誰帶槍了?”

“都帶了,陳哥有什麼主意?”其中一青年見我問起,快速詢問道。

我連忙開口道:“那還愣着幹什麼,打那Y的啊!”

說完,我轉身對着潘二爺喊道:“潘二爺,快閃!”

潘二爺聽後,擡眼看了過來,就看見三隻槍口出現,連忙身子一躍,跳到了邊上,那J頓時一愣,剛看過來,就喊道:“不要!”

“砰砰砰”

下一秒,那青年直接下令開槍,三道槍聲響起,一槍直接射擊在其頭上,身子頓時就倒地,沒有了動作。

而待其中槍之後,身後的大廳裏,黑貓一陣慘叫,潘二爺見狀連忙衝了過去,只見那黑貓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十分的痛苦。

待我們臨時,那黑貓卻是猛的一起身,藍幽幽的目光盯着我們,我們不禁退了幾步,隨即它口吐人言道:“傷我魂魄,你們不得好死!”

“呵呵,不得好死?你現在傷魂魄,小孩子都能殺死你,你如何讓我們不得好死,再說玩蠱,你不如我,請陰,你也不如我,暹羅師,知道爲什麼我不用蠱術對付你麼?”這時,潘二爺微微上前,絲毫不懼黑貓,一把就掐住了它的身體,目光冷冷道。

那黑貓目光陰沉,出聲道:“爲什麼?”

“因爲你不配,你最好自己現在離魂,不然我封住這貓身七竅,用鎖魂釘釘你天靈,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本章完) 此話一落,黑貓的身體微微一滯,隨後那幽蘭的貓眼中滿是狠毒之色,出聲道:“你敢?”

“呵呵,你看我敢不敢?”說着,潘二爺招呼我們,就要動手,那黑貓見狀身子一顫,連忙道:“好,我出來!”

“這纔對麼,來,將這東西喝了!“見它這麼說,潘二爺微微一笑,隨後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裏面是一種黃黃的液體,我一臉疑惑的看着那瓶子,開口道:“潘二爺,這是什麼?”

潘二爺並沒有回答我,而是看着黑貓,微笑道:“喝麼?”

那黑貓盯着瓶子看了一會,又在我們身上掃了一圈,隨後點了點頭。

見狀,潘二爺打開瓶蓋,將裏面的液體倒入黑貓的嘴中,剎那間,黑貓一陣尖叫,隨即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我們見狀,都是一愣,剛想詢問,卻聽到外面一陣慘嚎,我們快速轉身看去,只見原本死去的J赫然活了過來,在那裏痛苦的嘶嚎。

看到這一幕,我和葉子幾人不免看向了他的額頭,那彈孔還在,流着鮮血,卻硬是沒有死去,這不科學啊?

正想間,潘二爺快步從我們身邊走過,站在大廳門口,看向發狂的J道:“你們暹羅師一般都會給自己下不死降,在體內下蠱蟲,可確保自己肉體不死,只要靈魂不滅,壽元不盡便不會死去,可是我破了你的法,從現在開始,你如果再受致命打擊,便會死去了!”

“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爲什麼會破了我的法,而且我的力量竟然都沒了,到底怎麼回事?”J雙眼通紅,額頭還留着鮮血,一臉痛苦的嘶吼道。

而聽着他們的對話,我們將目光投向了潘二爺,只見他又從懷裏拿出一個小瓶子,裏面滿滿是黃色液體,輕笑道:“難道你嘗不出來麼?這是童子尿,我特地爲你準備的哈!”

此話落下,我們頓時就楞住了,看着那黃色液體,胃裏沒由來一陣噁心,再看J,足足楞了三四秒,隨後從身邊一個受傷的黑衣人手上拿過一把鋼刀,憤怒的對着潘二爺衝了過來。

剛到潘二爺面前,就見潘二爺眼睛一瞪,沒等J出手,一把就抓住了那握刀的手腕,隨即一用力,J一陣慘嚎,刀頓時落地。

“還愣着幹什麼,帶走啊!”這時,潘二爺看向身後幾個青年警察出聲,那幾個警察先是一愣,看了看一臉狼狽的J,神色略微猶豫。

潘二爺不由笑罵道:“他現在就是普通人,儘快將他的事情搞清楚,處決了吧,他活不了幾天了!”

這話落下,那幾名幹警頓時放下心來,一哄而上,將J壓在了地上,戴上了手銬,J趴在地上,倒也不掙扎,喘着粗氣,目光剛好落在我身上,惡狠狠道:“你們不會有好結果的,特別是你,小子,你黑氣環繞,卻又金光內盛,因果纏身,現在又多了我這個因果,絕對不得好死!”

我聽着他的話,沒由來一陣心寒,特別是他的眼神,只有憤怒,不像是騙我,不禁道:“又不是我抓的你,你幹嘛這麼恨我!”

聽我這麼說,J猛然安靜了下來,隨即嘴角掛起冷笑,身子已經被幾名

年輕警察拉了起來,然後看向我,陰笑道:“你竟然不知道,哈哈,我等你,我們很快就會見到的,哈哈!”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笑什麼笑,閉嘴!”一名幹警一腳踢在其腿上,隨後和潘二爺說了幾句,帶着J就往市局後面的拘留所方向去了,遠遠的我都能聽到J那陰森的笑聲,沒由來一陣心悸。

這時,葉子慢慢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肩膀道:“別信他的話,他是死定了,估計都等不到太過警方來帶他了,他嚇唬你呢!”

“將死之人,其言也善,我能感覺到他不是開玩笑!”沉吟片刻,我目光看向葉子,認真道。

葉子聽後,頓時沉默了,倒是邊上的潘二爺,慢慢走到我身邊,認真道:“他說的沒錯,按照你的面相,你確實快要離開人世了,不過,你爹當初也是這樣,但這麼多年下來,我看他還是活的好好的,別多想了!”

我看着潘二爺這麼認真,隨即也沒有再多想,眼下葉子受傷,還是儘快離開這裏的好,估計,上頭的人等會就會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