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鏡子跌落地面一樣,發出清脆地響聲,

在漫天神佛眼中能夠困住聖人的兩儀微塵大陣便被楚蕭的一拳轟成渣渣。

更加可怕地是,


太上老君在大陣破除的那一剎那,失去了對楚蕭神魂的感應,

原本,他是有能力在大陣撤去之後將楚蕭的神魂擒住的,

但是現在,

楚蕭的神魂隨著那微塵世界一起消失在太上老君的神識感應之下,

再看楚蕭的樣子,

似乎已經從無盡的星辰微粒中找尋到了太上老君失去的東西,


「兩儀微塵陣破除!」

「微塵世界潰散!」

「目標搜尋···」

「目標鎖定!」

「目標陷入暫時性昏迷,無法控制神體,」

「神體繼續由暗物質雲計算機接管!」

「危機尚未解除!」

「清楚危機!」

轟!

陡然間,

從楚蕭身上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可怕殺意,

太上老君經歷難以計數的歲月,從沒有見識過有誰能夠擁有如此可怕的殺意,

即便是來自修羅世界的阿修羅,號稱煉獄之中的噩夢,也與之殺意難以相提並論,有種相形見拙地感覺。

而這份可怕的殺意不僅是針對太上老君而來,同樣是針對這漫天神佛而來。

似乎對楚蕭有著敵意地生物都被暗物質雲計算機鎖定並標記成目標。

殺!

楚蕭血紅色的雙眸爆發出詭異地波動,嘴唇跳動迸發出令人神魂震顫地奪命魔音,

簡簡單單一個殺字迸發出口,

那些之前阻擋楚蕭的天兵天將便瞬間僵死當場,猶如墜落地流星般從天空跌落,

四大天王手中的本命法寶頃刻間崩壞成碎片,金黃色的神血自四大天王的口中噴洒而出,令他們臉色蠟白,險些暈死過去,

二十八星宿中實力弱小者當場隕落,墜落於凡間,

實力強悍者在殺意地碾壓下,渾身忍不住地顫抖顫慄,彷彿目睹了世間最恐怖地邪惡。

托塔李天王抱著昏迷的哪吒三太子躲在七寶玲瓏塔下喘息不已,

二郎神的神甲崩快成碎片,天眼流淌出金黃色的血淚,爬在昏死的嘯天犬身上,戰力十不存一。

玉帝手中的封天印在殺意的轟擊下產生了肉眼可見的裂紋,似乎再施展一次便會崩壞成無用的法寶殘渣。

玉帝整個人也是漏出難以置信的恐懼之色,彷彿看到的不是楚蕭,而是恆古存世的滅世魔神。

太上老君的雙手忍不住地顫抖起來,兩儀微塵大陣被破地反噬將他震傷,

傷勢雖不嚴重,但最為嚴重的還是來自心靈上的衝擊,

太上老君從沒有見識過如此可怕的力量,

那恐懼的一拳,居然一拳便破了自己的兩儀微塵大陣,

即便是當年以肉身著稱的祖巫都沒有如此可怕的肉體力量,

但楚蕭所展現的力量卻有如此可怕的威能。

更加令人忌憚地是,

楚蕭那一聲殺字爆喝,

乍一聽乃是靠嗓門發出的魔音,

但細細推演,便能感知到極為深奧玄密地聲音法則至理,

這聲音法則中又似乎摻雜了某種與神魂相關地詭異邪惡力量。

這才有著一吼震天地地可怕威能。

簡簡單單一個殺字,便損了天庭近八成的戰力。

恐怖!

實在是太恐怖了!

更加令太上老君感到恐怖的是,

楚蕭的攻擊這才剛剛開始。

轟!

只見楚蕭殺字落音,整個人便是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便是出現在餘下的二十八星宿身邊,

那麼還未從殺字魔音中回過神來的二十八星宿,頃刻間便被轟殺成渣,無數血肉如暴雨般從天空墜落,

僅僅幾息的功夫,

二十八星宿便成為了天庭的歷史,

「不好!快制止他!」玉帝心中在滴血,那些可都是他的屬下,都是他的臣子啊,

可是,又有誰能夠阻止楚蕭呢!

就在太上老君聽到玉帝的話時,還未來得及舉起拂塵阻攔楚蕭,

楚蕭便已經消失在二十八星宿隕落之地,

快!

實在是太快了!

超賽神所爆發的速度對於漫天神佛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轟!

楚蕭再次出現,便是已經出現在二郎神與嘯天犬身旁,

「邪魔住·····」

玉帝第一時間發現了楚蕭,但他手中的封天印匆忙激發,便是潰散成無數齏粉,

但封天印的封禁之力依舊衝出,向著楚蕭與二郎神而去。

嗡!

楚蕭俯視著虛弱地二郎神,血紅色的雙眸爆發出詭異邪惡的波動,

隨著二郎神與楚蕭的雙眸相對,二郎神整個僵在當場,整個神魂都發生了異變。

輪迴寫輪眼的幻術之力,在楚蕭右手無限寶石中現實寶石,靈魂寶石,力量寶石的加持下,凝聚出即便是二郎神都難以抵抗地絕世幻術。

頃刻間便將二郎神的意志摧毀,讓其變成楚蕭想要的模樣。

嗡!


完成這一擊的楚蕭在封天印的封禁之力還未到來前,再次消失在原地,

隨之便是二郎神與嘯天犬被封禁之力封禁在空間之中,

化為兩道流星墜落凡間。

玉帝整個臉色極為難看,就在剛剛他失去了自己的封天印,並且還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外甥被打落凡塵。

不!

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師尊,

您不是說當我歷經萬萬大劫,便能享天庭千萬萬年么?!

現在是什麼情況?!

作為統御三界六道的玉帝,我又該怎麼辦?!

玉帝的吶喊聲並沒有喚來師尊的降臨,

反而讓玉帝錯過了楚蕭接下來的行動。

只見楚蕭的身影再次出現,便是出現在太上老君的面前。

「該我了么?!」太上老君的臉上露出一副慷慨赴義地表情,好像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下一樣。

而回應太上老君的不是楚蕭的回答,


而是楚蕭冰冷至極的拳頭,

伴隨著無盡地猩紅色氣焰,


太上老君的聖人之體消散在恐怖的氣焰之下,

但就在太上老君身死道消之際,兩股能量波動自氣焰中溢散而出。

那是太上老君的神魂,以及助其成聖的鴻蒙之氣。

而此刻,

注視這一切的其他聖人們終於動手了! 「麻天行?」

李亮看著出現在自己身後的身影,臉上露出了冰冷的神色,這個麻天行,就是和雲飛揚在一起的那個麻子!

「呵,怎麼兩天沒見又皮癢了是吧,居然敢叫老子的名字!」

麻天行微微有些意外,一直唯唯諾諾的李亮,這次看到自己居然沒有閃到一邊,還敢和自己對視。

「麻天行,我現在沒心情和你浪費時間,讓開,我要進入武技閣!」

「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想要進入武技閣?」

麻天行沒想到李亮這種廢物也想要進入武技閣,嘲諷道:「看樣上次老子幾個人把你打傻了,一個雜役弟子還妄想進入武技閣,白痴!」

李亮看著麻天行,嘴角微微上挑,冷淡的說道:「你說我沒資格進入武技閣,如果我能進去的話,你怎麼辦?」

「怎麼辦?」麻天行不屑的撇著嘴,「如果你這個廢物都能進入武技閣,那麼老子現在就把手裡的劍吃下去!」

「這可是你說的!」李亮冷笑著說道,「希望你不要忘記自己說過什麼!」

話音剛落,李亮就大步向著武技閣的門口走去。

麻天行看著李亮的背影,臉上露出冷笑,抬腳跟了上去,他就不相信李亮一個雜役弟子能進入武技閣,凌雲宗有著凌雲宗的規矩,非外門弟子禁止進入武技閣,他倒要看看李亮是怎麼被守閣長老趕出來的!

「長老!」

「你來了?恢復的不錯!」

守閣長老看著李亮,古波不驚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對於李亮這個雜役弟子,他是真心的喜歡!

「好了,你進去吧,記住你只能在第一層尋找武技!」

「是,長老!」

李亮對著守閣長老鞠了一躬,抬腳走進了武技閣當中!

麻天行看著李亮的背影,臉上露出了愕然的表情,這個小子真的能進入武技閣,連忙說道:「長老,他是一個雜役弟子,憑什麼能進入武技閣?」

「我說他能進就能進,需要向你彙報原因嗎?」守閣長老冰冷的說道。

麻天行看著守閣長老冰冷的眼神,才想起來自己在對誰說話,連忙搖頭說道:「不需要,不需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