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色繪以神祕圖案圓月盤的圖形從雪屋中央升起輻射密集是的水藍色波紋以排山倒海的力量向周邊地域輻射開來。霸氣,強大。無以比擬。空間破裂成非常小的隙縫。

楚離背起斯冰,攜同妙若兒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裏向剛纔付離珂出現的小山坡奔去。如果楚離沒有算錯這是唯一的出口。

“抱着斯冰趕緊走,我來斷後。”楚離運起辰暴訣送走若兒二人。自己回身攔住……雪,不對!寒綃?

一個貌似雪兒的女孩追了上來被楚離堵住。

難道雪兒有姐妹?表姐。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不可倒是可以………

“寒綃,你可認識高天虎。”楚離覺得對方非常貌似表姐雪兒,五官雖然不同,可是給楚離的感覺雪兒和寒綃之間絕對有某種聯繫,所以楚離要問清楚,以免又誤傷個表姐。

楚離看清了這個女孩聽見高天虎的名字身體一陣顫抖似乎壓抑着熟悉而令她非常痛苦的情緒。眼神變得更加冰寒整個人在楚離看來就如同一個冰雕女人沒有溫度。沒有生氣。

一襲白衣正如清湛所說雙臂還有一條飄帶無風飛揚。裙袂飄撒。一頭烏黑的秀髮柔順的披下來。冰寒的眼神透出無以復加的複雜情緒甚至參雜着一絲怨毒。看着楚離的臉好久好久。並不回答楚離的話。

“你是高雲賜?你見過雪兒。”半響,女孩才說出這五個字,這讓楚離想到自己跟舅舅的長相原就有七八分相,站在一起。比表哥更像舅舅的兒子。

楚離看着她的神情不對。尤其是情緒不是很穩定。

“不,我是他外甥。”楚離說着環視四周,絳衣天老已經不知去向。

“你們來這裏幹什麼?說!”寒綃向前走了幾步。

“找你。”楚離回答的很肯定。

寒綃一愣!

楚離當然不會說來這裏的目的,即然這麼巧寒綃在這裏。她又剛纔說過我是不是見過雪兒。那就是了她們一定是姐妹。

“你怎麼知道我是寒綃?你見過我?雪兒都不曾知道世上有我,你怎麼知道?”殺意在她眼眸中刺出兩團冰冷的焰火。

他瑪的,這女人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話。雪兒不是她姐妹嗎?怎麼不可能知道她。她如果不是雪兒的姐妹又怎麼知道高天虎,反應這麼大。還知道表哥的名字。楚離一下子讓寒綃說蒙了。

“找我?高天虎讓你來找我幹什麼?他那個瞎老婆死了,還是表妹雲姜嫁人了。”寒綃眼裏的怨毒又加深了,好像這倆個女人跟她有深仇大恨一樣。

寒綃冷沉着臉看着楚離:“最好你是與魔教無干。否則必死。你們滾回去告訴高天虎,柳飄娘跳崖死了,要找去地府,我寒綃重生自然與他無干。”

“不要抗拒,送你們進輸送陣出去。”寒綃說完雙袖揮去。一股強大的陰冷力量仿若來自陰世地府裹住楚離三人扔進一個冰藍色圓形陣中。深藍的氣流上下游竄,耳邊聽不見任何聲音, 只感覺腳下飛速前進。

楚離快速給斯冰止血療傷。只是右臂還遺落在雪屋陣內………

冰藍繪紋陣開啓後,楚離三人眼前一片黑,擡頭一看繁星點點,耳邊滾滾浪滔這才知道此時已然到了某個海島。

楚離顧不得去想寒綃說的話。也不用想,柳飄娘跳崖死了,要找去地府,我寒綃重生自然與他無干。已經點明,她就是傳說中跳崖去世的柳飄娘。難怪她說,連雪兒都不知道世上有她。看樣子,雪兒根本不知道自己親媽還活着的事實。

如果她知道明珠死後變成了陰世瞳媒,姑姑雲姜也變成了自然門出世KS戰略首席將軍之首的雲。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因嫉成恨?

擁有絕世容顏的斯冰看着自己成了獨臂傷心的說:“藍啓哥哥一定會嫌棄我………”傷心的淚水大滴的從星辰一般的眼睛裏滴落。 楚離三人回到家,首先就是將斯冰安頓在房間休息。一路上雖然楚離安慰的話說了幾蘿筐可是還是擋不住斯冰那顆逐漸死去的心。剛剛躺下斯冰沒有閉上眼睛,她想她的父王莫珂耶男想要回去,回異人族,她害怕見到藍啓。又希望藍啓來看望她。看着窗外沉寂的夜幕,她心如死湖。

“斯冰!”藍啓沒有進門就已經聽說了。心痛的無以復加並不低於受傷的斯冰。楚離見藍啓進來,就伸手拉走若兒。只留她們二人在房間內。

楚離從房間出來坐在沙發上想,要不要把寒綃的事情告訴舅舅。這次如果不是潛意識裏發現寒綃與雪兒神似。提起高天虎。他們三個人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就出來。最起碼,斯冰說不定就會掛在那兒也未可定。

真沒有想到去了一趟泫流銘島會惹出這麼件事出來。如果不告訴舅舅,萬一寒綃又想回味了來找舅舅。舅舅又不知道是當年的柳飄娘,不!我都沒有見過都可以從潛意識裏感覺…也不對,舅舅是普通人感覺遲鈍。不管怎麼說萬一舅舅沒有認出來不是又添誤會嗎?

真是個**煩。

還有絳衣天老之一的付離珂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那兒?對了,我們進去時付離珂也是站在那個小山坡頭,難道他是剛剛從輸送陣走出來?他去泫流銘島幹什麼?可能是因爲國安部的那個計劃出臺,所以影響了自然門。再怎麼說自然門也是數百年獨自支撐國安部對外及內的國安問題,突然間被撤消一部分力量肯定會驚動自然門上層管理領導部門。所以纔有了絳衣天老之一的付離珂去泫流銘島。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其他的天老也可能去了浮游島及另三個島子。

付離珂還不曾知道我的身份,這麼說來梵靜庵是不準備將或是沒有到她認定的關健時刻將我的事情告訴四位天老。

……也不對,那夜梵靜庵復生的時候四位天老就在一邊護法,他們是知道我的存在。這就對了。他們長年閉關根本就沒在往魔尊子這方面想。加上梵靜庵也沒有告訴他們。所以他就忽視了。天魔眼!幸好我只是睜開了天魔眼。如果讓他看見我施展萬浩魔睛。恐怕我就沒有這麼容易脫險了。

唉!吃多嚼不爛,身上的真氣,源力武技多了除了《天魔錄》和清靈源力之外。其他的功夫都還處於二三流水準。

楚離想到這兒不由得後悔這幾天浪費的光陰。眼見大戰在即,要好好修煉才爲上則。

回來後的第二天早上,楚離正準備出門的時候被藍啓叫住了,說斯冰找他有事。

楚離匆忙上樓看着牀上斯冰的臉色好多了。真是愛情的力量大如天。 101次寵婚:緋聞鮮妻,撩上癮 ,反而比從前更愛斯冰了。

“楚離,我要跟你說的是,泫流銘島是個煉器的訓練基地。炫流冰針的力量,穿透力及速度屬於上等,但是隻能由寒綃操縱。她身上有強大的冰寒及陰寒交錯的力量。”

斯冰說着話換了個舒服的姿式坐起來。原本就堅強的她此刻變得更加堅韌,獨立拒絕楚離的幫助。


斯冰獨自艱難的做完了一切,坐下來跟楚離說那天她在泫流銘島雪屋外看到的一切:“雪屋那是個虛擬的假相,空曠的場子裏有各種的星器,暗器,火器模式等等。她們之所以輕易的放我們回來,是因爲他們以爲那道冰藍色波紋輻射已經毀滅我眼睛大腦裏所記憶的一切,他們不知道我的記憶力隨着異人族血液的強煉早已經分佈於每條經絡,這就是我不同於人類的地方。”

“中央輻射的地方是棟宏偉的建築,底座爲圓形上面是七層八角的塔設有禁制看不見裏面是什麼。楚離你還記得你跟那個天老說,半空雲彩中心那塊水藍色圓形是陣眼的事嗎?其實那是我的錯了。真正的陣眼絕對不是那裏。但是有可能陣基卻是在那個貌似塔樓的位置。”

“好了,斯冰真是委屈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楚離安慰了斯冰之後,仔細看了如意玉珪裏面並沒有寒綃的名字。看來寒綃也屬於隱蔽力量之一。

現在什麼都不重要,強大自己最重要。再就是重新佈署,斯冰要跟藍啓在一起還有孟氏三兄弟跟着安德魯.佩斯最好,這樣最起碼有國安部這個後臺爲他們撐腰自然門是不會拿他們當重頭犯。

扇舞要跟表哥做生意,暫時還用不上她,小寒也一樣。那我身邊也就只有黃凌兒和若兒了。對了還有舅媽,我怎麼把她給忘記了不知道她現在修練如何了。回東海修練壯大自己吧。

楚離擡頭看看天上的太陽火辣辣的照得人眼睛都睜不開。梵靜庵一個人容易對付,可是這老孃們躲在自然門內就不太好辦,還有這些僞君子整個自然門都是他媽的男盜女娼。老子一定要把他們一個個的全收拾了。不過現在,楚離輕輕嘆了口氣,相對他們的力量而言,自己還是微顯弱了。不過有一點可以放心了,自己與自然門的恩怨暫時不會連累到家人,這就可以了放心了。

楚離狠狠的朝火辣辣的太陽瞪了一眼。曬你娘個頭。迴轉身剛要走出門,手機又想了。拿出來一看是瓊都大學校主任。嚴肅的聲音這樣說:“楚離,現在學校有很多人向校方反映你到處晃盪,而且還去了曠冬市。你必須回來爲你的行爲給學校一個交待。曠課病假這麼長時間就是絕症,沒死也好了。”

“呃…………上課。”楚離想起來,突然想起來自己原來還是個學生身份。

誰他孃的這麼多嘴,在街上看到老子也值得去學校廣而告之?曠冬市!天啊!那個警司肯定是他,對是…就是他。好吧,回學校吧,反正我這裏有很多的靈性寶石裏面的五行自然靈氣比東海中學只多不少,只是喜歡那種氛圍。算了,回校囉!

瓊都大學,校門華麗而高大連門衛室都是一室一廳帶衛生間,各種世界名車在這裏都能看見。各國的精英俊男美女在這個學校就是香餑餑,隨着瓊山大陸的經濟越來越發達,國際排名越來越高,這所大學簡直就變成了各國首富必選。不僅因爲這裏空氣好,國人少,更重要的是這裏的消費對他們而言來說是超低。

怎麼說呢?算個帳吧!一萬美麗沙幣換瓊山幣十萬,來這裏吃吃喝喝玩樂賺點小外快,走的時候再換回一萬美麗沙幣。等於說這一年裏都是白吃白喝玩的,不過這段時間國際上隨着瓊山大陸的位置坐大,瓊山幣漲值就有很多國家不樂意了。

總之對他們而言,在他們國家吃喝玩樂一年同樣可以在瓊山大陸吃喝玩樂兩三年,還可以泡漂亮的瓊山妞。男生如此,女生亦也是如此。自此之後,每天放學時校門外都會有各種女學生像花朵一樣盛開在瓊都大學門口任君多采摘。

自此這裏便又成了瓊都最大的“人文風景區”。

楚離擠進熙熙攘攘的人羣,回頭看看大多不是本校學生看穿戴打扮就知道,環掃一眼藝術電影之類學校的校花們佔多半,或濃妝豔抹,或素裳雪顏。見到楚離過來多半對他是媚眼如絲。細腰包臀如風柳。

這不過才闊別學校一年多而已吧,這學校門口都變成啥了呀。寒着一張臭臉的楚離剛走進學校就看見大多數棕,黑,白或黃色人種趾高氣揚說話臉都不知道往那朵雲彩裏擱了的鳥種們,尤其是男人。

學校還是學校記憶裏的杉樹,花圃,操練場,食堂……咦!就是食堂後面蓋了兩棟富麗堂皇的公寓。說是富麗堂皇一點也不過份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爲酒店開到學校裏來了。


早就聽說最近一年裏學校收學生雖以分數而論,但是還開了一大扇門是論錢而進。誰錢砸的多誰進來。想必這公寓就是這羣富二代們住的吧!

楚離剛剛走進學校,遠遠就有人喊:“楚離 ,這邊這邊 。”楚離擡頭一看正是高他一級的師哥,暮雨龍若。

“哥們,這都是學校用錢砸出來的牛鬼蛇神?那門口站的都是啥?什麼東西?好好的學生跟招……我都不好意思說了我…”楚離將書包扔給暮雨龍若指着這些走路都覺得高人一等的學生。

“誰知道呢?這對一些考進來的學生很不公平。還有看看他們,我是從來不跟他們說話的。對了忘記告訴你,你們班…哎,你回去就知道了。”暮雨龍若表情顯出有絲難以啓齒。沒有直接說出原因。

楚離勾住他的肩膀:“唉!算了反正這學校如果不是瑾兒讓我讀完,我都不想來。管他呢,那是他們的事跟我沒關係。”

“我就不陪你去寢室了,不過,你要是看見什麼就不要哼聲,這羣傢伙就當他們是發情期的畜生好了。我走了啊!”暮雨龍若說完就跑上樓。今天的他一身白衣褲顯得非常斯文。

楚離看着這道白色上影上了樓,自顧自的不由自主的叨唸着他最後的話:發情期的畜生?難道他們是光明正大當着老師的面接吻嗎?這也不是很正常。

來到走廊裏大部分學生,可以說是自己202寢室裏四個學生都站在外面。楚離跟他們打過招呼之後剛要離開就被一個平時挺好的學友給攔住了。

何曉個子不高戴付眼鏡長相平常絕對屬於那種站在萬人堆裏看不出他在哪兒的角。 何曉個子不高戴付眼鏡長相平常絕對屬於那種站在萬人堆裏看不出他在哪兒的角。

“楚離,好久不見,你慢點走仔細看看前面別過去。”何曉張開雙臂將比自己高個頭的楚離攔在路當中。

“怎麼了?”楚離疑惑的照何曉說的去看,除了前面就是自己宿舍門口一大片冷清外,其他的,包括這裏都是人滿爲患。楚離的宿舍在走廊盡頭第三個門。那邊只站了四個同學。

是有些奇怪幾乎所有宿舍的學生都站在外面但202室門口卻只有一人,這是怎麼回事?楚離不解的看着何曉。並且注意到所有的同學表情都很厭惡……也差不多是跟厭惡相近的同義詞。

“現在不能過去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那東西就幹完事了,我們就可以進去了。”旁邊的一位同學接口說,但說的聲音特別的小,幾乎很難聽得清。好像怕被人聽清一樣。202門口那傢伙看着不像個學生,一臉的猥瑣那表情堪稱下流的望着宿舍內。

“不行,我要進去放書包。”楚離說完不顧何曉攔阻,大踏步的剛剛走過幾步,楚離的聽覺是異常靈敏。當下就停住了腳。因爲他剛纔聽見了從202宿舍內傳出來男女,不!聽聲音是一男三女的聲音,**聲隔着十幾米的走廊內的嘈雜聲穿耳得聞。

楚離擡起頭看看樓上,想想剛纔暮雨龍若臨走時說的話:就把他們當畜生好了。別管。

這他媽的成何體統!這他媽的還是學校嗎!這他媽的怎麼幹這種事門大開着門口還站個人。嗯!可能就是YY吧, 權少的重生嫌妻 。楚離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又往前走了幾步,當即住腳。火形圖案從額間映顯而出,濃密的頭髮遮住前額沒有人看見楚離這隻天魔眼。

202宿舍內四張一米五的牀鋪併合在一起。一男三女四具白肉上下絞股,發出來的粗壯喘息及**聲一浪高過一浪。那茅草深處門洞大開污濁滾流之處下墊着的不就是楚離的枕頭嗎?

楚離俊面冷寒銀牙一咬。一道紫光從額間飛出。

“呯!咚!”202宿舍雪白的牆壁出現兩個頭大小的圓洞。磚石此時已經紛飛裂破的爆炸在牀上。

“啊!啊!啊!”數聲慘叫聲過後是一片嗚咽哀嚎聲與咒罵聲。

大家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搞蒙了,紛紛從走廊跑過去,伸着頭從洞穿的牆壁看見裏面的四個香豔主人公頭破血流污一片,此時再也顧不上覆雲翻雨,男人顧不上形象的包紮穿裹,三名女生正在撕牀單,被面止血,咧開嘴哭得血糊淚蒙並且慌不失迭的穿衣服。

男人看着衆多的腦袋伸過來看這莫名的驚嚇。不由得氣急敗壞的大吼:“誰他媽的乾的好事查出來老子要他的命。看什麼看!你們這幫混蛋快把藥水拿來給爺抹擦。”

沒有人注意楚離。更沒有人發現那道神祕而犀利的紫光。

沒人看清是怎麼回事,只見更多的牆壁亂磚滿屋的亂砸跟長了眼睛一樣跟着人砸。沒頭沒臉的砸的這四名香豔主人公紛紛顧不上用衣蔽體的光着身滿屋子亂躲。尤其是那幾個女人跑得波滔翻涌。

所有的學生看着202室整個牆壁一會兒的時間完全沒有了,只剩下光禿禿的門框,當最後一塊磚從牆壁飛出的時候,窗戶帶着厚重的玻璃吱呀呀的叫了幾聲搖晃了一下重重的………

後面的學生不知危險往前面硬擠。前面的學生眼見玻璃就要砸下來拼命往後退。整個走廊鬧成一鍋粥……

砰!的一聲摔在地上,玻璃碎渣飛濺到從後面衝撞硬被往前擠的學生臉上,身上一聲聲的叫罵聲不絕於耳。

所有的學生包括楚離都被叫到校主任辦公室,詢問當時的情況。是誰砸的牆壁。

黃主任坐在沙發椅子上看着這最前面的十幾位學生。

“據學生舉報當是是你們幾個站在牆壁邊上。是不是?”

沒人哼聲。

楚離站出來說話:“是的,主任,可是這也不能說是我們鎬打的牆壁,任一個傻子都看得出來,那面牆壁是自己飛過去砸的那幾個人,若是鎬打也要有工具。再說牆體邊緣能鎬打得那麼整齊嗎?”

“我沒說是你們鎬打,我是要問是你們看清楚當時發生的到底是怎麼回事?”黃主任看着楚離眼神冷的像放了塊冰在眼睛裏。

“沒看見!那四個人他們當時跑走時不也看了嗎?沒人鎬。你問我我們怎麼知道。黃主任我有事情要舉報。”楚離兩隻眼睛烔烔有神的看着校政務黃副主任。

“學校是育人教書的地方又不是妓院,怎麼發生那種事情沒有人管。”想到當時看看見的情形,楚離忍不住衝出門對着不遠處的垃圾桶大吐了一頓。媽的!胃裏的食物都吐出來了,好餓!

楚離吐完之後鼻腔內還殘留着胃裏的腐味,站在走廊裏拼命的呼吸幾下又將那些骯髒的氣味噴出來這才覺得好受多了。走進辦公室看見黃主任那張胖乎乎而嚴肅的表情。

“那三個女生是他校學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混進學校,明目張臉的調戲我校男生,已經交由校警務處懲法。至於男生嗎?楚離,這位男生是你們班新調來的學生,你的學業優異就暫時坐在你身邊由你輔導。”黃主任慢條思理的說出後面的話沒有落音。

“不可能,老子不要這種東西。”楚離一下子蹦了起來,態度堅決的看着黃主任:“如果你非要這麼做的話,我,另可退學。”反正老子也不想上這個學了。說完不等黃主任說話,抄起書包就往外走,快出門時摞下一句話:“不是他滾出去就是我退學。”

楚離像陣風一樣的跑下樓。這麼噁心的東西還跟老子坐,絕對不可能。

“還是沒忍住。去吃飯吧,我請客。”

有個人攔在面前,楚離擡頭一看是暮雨龍若。

“真他媽的噁心,你都沒看見……”

未等楚離說完。暮雨龍若就接住下一句:“我都看見了,你忘了我有天眼。”


看着暮雨龍若這張俊美的幾乎犯邪的臉,楚離這纔想起來他身上流有切安狼族一大半的血液。

“走吧!其實你也不能太怪學校,這事終究還是你引起來的。”暮雨龍若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呈一片火金色。楚離從他的瞳仁裏看到一樣東西。鐘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