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的,我想借助你的力量依附在山頂那個青年身上,幫助他成爲這片大陸上數一數二的人物…”本元內發出少女甜美的央求聲音。

“老頭我爲什麼要幫助你呢?”從語氣中可以聽出這是一個老怪物,經歷過滄海桑田不在話下。

“只要你肯幫忙,我可以與你合體,而且走出這片禁區給你藍家祕法,讓你重新獲得肉身。”光澤流轉的光澤裏面傳來少女的傾訴聲音。

藍琳兒服下了那枚還魂盅丹藥,上可入天,下可地獄,如果和這個只有魂魄的天衣合體,被困於此的那件天衣便將會走出這片禁區。而且藍家既然能夠煉製成這種讓人還魂的丹藥,那麼必然也能夠有讓人恢復肉體的功法了祕籍。

“好吧,相傳藍家真有這麼一本祕法,不過是否還在世上,那就不能確定了。”聲音有些悵然。

“不過我是藍家血系,你通過我的身份可以更好的找到祕法的。”藍琳兒連忙搶話道。

“哎,好吧,你的條件不大,而且老頭被這黑暗禁區困了這麼些年,我想是該出去看一看這世界的時候了…這單子,我接了。但是能不能夠讓那個少年傲視年輕一代我可不敢打包票,但是老頭子我會盡力而爲。”那件素衣懸浮半空,搖搖擺擺,遠聲慢慢。

“呵呵,謝謝!您答應了就是對琳兒的恩待啊。”忽然空中傳來少女銀鈴般的笑聲,聽那聲音,像是都要跳起來的樣子。

“不用!這僅僅是個交易,我們是互利互惠的關係。來吧,將你那可以遊走世界間的元亙匯入我的這件無尚天衣裏面吧。”

“嗯,好。”


……

漸漸那點光澤慢慢沒入天衣之內,那件素衣山散發出點點光潤,最後消失,這片禁區又被無窮無盡的黑充滿…… “我不能就此放棄,今日我所失去,所忍受的,他日,我一定要討回來,而且要他們加倍奉還!”

午時,山巔,素衣少年金雞獨立,雕塑一般無二,點點汗珠如雨滴從發尖滴落,手中攥起一壞黃土,狠狠道。



說起來容易,不過做起來未必如此。平常人修行悟出一點星火,三五年不等,然而對於葉辰而言,一個完全廢除了的凡人,想超越那些已經石海有幾分光澤的修士,再度凌厲於年輕一代,光靠在這山峯日日苦練,那恐怕是不可能實現的。

時光流轉,一晃眼便是暮色大地時分。少年慢慢放鬆了身體,手背在後腰,鳥瞰蒼茫亙古禁。

紅土翻天覆地,昏沉夕陽撥雲,這是這片禁區多少年一貫呈現給世人的姿態。

“聽聞,禁區裏面有我所需要的神石,也有傳聞裏面有稀世寶藏、修煉無上祕經和大道經文,更有傳聞說裏面有神的存在和與天同壽的祕寶。然而我從裏面走出來,讓石海燈盞點燃,如今身處絕境的我,應不應該像那些壽元將近的修士一般,拿命進去搏一把生死?”

亙古禁,位於南陵和西皇交接處。自古以來,東城、西皇、南陵、北冥,天樞的四大地域不知多少大人物穿越而入,探尋亙古禁區尋機緣,不過任你當世風華絕代,豔冠天下,進入此禁區到頭來只會紅粉骷髏,化成一抔黃土。這是一個有進無出的地方,被世人認爲此地永遠封鎖於這個世間,萬世不得揭開。雖然如此,但是每年定期還是都有來自天樞星系上四大地域的大家族和無尚修士闖亙古禁地尋找機緣。

葉辰知曉,這一定是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方,或許真會搏出一個嶄新的世界出來。

攥緊拳頭,那片人人皆聞風喪膽的禁區,卻讓這個少年那顆近乎被摧殘得稀爛的心臟又重新砰然跳動起來,如此鏗鏘有力。

“噓~~”

葉辰長吁一口氣,做好足夠思想準備,然後如同一頭獅子,直接從山巔呼嘯而下,扎入。

跳下山腰,越過平壤,亙古禁中。

眼前,大地像是被血水侵染過,赤紅無比,遠方昏暗朦朧中,一片荒涼與空曠,地面上零星矗立着一些巨大的岩石,放眼望去猶如一座座古墓碑,冷凝練而枯寂。對於葉辰而言,如出一轍,六年前隕落這片星球的記憶快速浮現,時光再度輾轉,這一切太熟悉了。

“刷”

葉辰剛剛到來,擡頭間,昏沉的天空中竟然就劃過一道旋影。

“艹,誰……”葉辰心頭一領,俯首之間,抓起一把粘土,死死攥緊,這種大帝都會被輕易做化掉的鬼魅地方,即便他來過千百遍,也不敢掉以輕心。

“果然蹊蹺,怪不得就連那些神一般的存在誤入此地都不得不飲恨。”夜空下,微風輕拂,帶來絲絲涼意,除了風聲,一粒微塵落地也清晰可聞,葉辰雖然並沒有發現什麼骷髏大怪,但是此情此景極力渲染了一種可怕的陰森之氣。

葉辰一步一回首,格外小心。

“刷”

空中又劃過一道灰色的影子。

這次葉辰雖然反應速度快了不少,但還是看得還是比較模糊,因爲那道影子速度實在太快了。

“莫非……李家人!?”


那道影子是自後背的石海學院而來,葉辰忽然心頭如劇烈波動的琴絃,驚心動魄,首先便懷疑到李家人身上了。


如果是鬼魅,僅僅讓葉辰擁有的是汗毛鬥立的驚悚,若是李家人跟蹤,除了驚悚之外,應該還有不止一點的憤怒。

“李凌,哼哼!你還真是對我用心良苦啊,爲了追殺我,竟然連生死蛇神的亙古禁區都敢闖!出來吧,何必躲躲藏藏。”葉辰轉身,對着自己走過的地方冷笑。

“嗚嗚嗚~~~”

紅沙揚塵,將葉辰衣衫蒙上一層塵土,朔風咆哮,捲起的紅土翻天覆地,漸漸的將他葉辰踏在地上的一雙腳給淹沒了,除此之外,並沒有人迴應。

影子,似乎並不是李家人。

“難道不是?依照李凌的性格,這不像……”

葉辰修爲全廢,李凌要是這個時機將暗殺,斬草除根,必然是他們所想,但是如今竟然沒人迴應,他倒是覺得有幾分蹊蹺。

葉辰將腳從紅砂拔出,後撤半步,後背忽然間一陣揪心的疼痛。

他後背被一個柔軟的東西扒住,整個身子往後黃沙翻倒,然後如同被刮掉了一團肉走了。

扭頭間,昏暗中,一隻渾身灰毛的山狼正揮動爪子,血紅的大眼珠子死死盯着葉辰,對着他張開大嘴,露出兩顆閃亮的大獠牙,猛然將他撲倒在地上。

“啊~~~媽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連你這種山禽走獸也來欺負我。”

葉辰極其憤怒,捏碎了一把碩石,不知從哪裏來的一股巨大力氣,翻開身子,猛然間按住扒自己背上肥豬般大的猛獸,然後將其揚了起來,猛力砸在地上,一腳將山狼出,橫飛十米開外。

“嗷~~~!”

天地間,一聲長嚎,餘音久久不絕。隨後山狼四隻腳在地上踹起一團黃土,忍着痛楚,消失在茫茫昏暗中。

“我還以爲你李凌有那麼大膽子,來這亙古禁區送我。”待山狼消失,葉辰忽如後背一陣撕裂的疼痛,然**住後背,轉身向更深處走去。

葉辰走了一段距離,正前方不遠,古棺翻倒在沙丘裏,棺蓋傾斜,打開一道縫隙。

這片禁區中,從冰冷與黑暗中穿行而來的古棺,六年前是這般模樣,六年後,依然如初,除了顏色更加冷冽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改變,葉辰輕輕撫摸,一股冰寒自手心沁入心底。

“光……”

葉辰撫摸着冰冷的古棺間,昏暗中,遠處忽然一點燈光如豆,潛移默化。

那是什麼發出的光?

未知,會讓膽小的人充滿敬畏與恐懼,同時也會讓葉辰這種勇於探知者發出探索的慾望。

隨即,葉辰避開陷入沙土的古木棺,非常小心向前走去。

“吱吱——”

腳步踩得地上赤沙聲音單調而且規律。

“那是什麼?”

不多時,昏暗中竟然有一堵高高的斷壁靜靜地矗立。

“人工建成的基臺?竟然有人文氣息……這可是萬古禁區,怎麼會有人文氣息?難道這裏有某種罕世的文明?”這似乎是一座古老的祭臺,在歲月的侵蝕下倒塌了,這是讓人尤爲震撼,葉辰深深感受這塊土地的遠古歷史長河流動,一度的心跳加速。

“那點燈光一定是……”葉辰清秀的臉上輕輕顫動,節節拔高的短鬍鬚在嘴脣上顫動,這點燈光瞬間由幽暗之靈變成了希望的聖火一般。

人文氣息讓葉辰漸漸激動起來,加快步子,又漸漸行了百餘步……

走近,一點豆越來越清晰,似乎那點光源並非禁止不動,一直保持着一定速度向他這邊移動。

“啊,那是一顆骷髏架子,而且漆黑手骨持着油燈……”

葉辰所言的骷髏架子,化爲一件天衣,如同一陣風,迅速飄向他正前方,擋住了去路。 “少年,你是從哪裏來?又是去哪裏?”一個蒼老詭異的聲音自浩瀚無窮遠方傳來,真就像西方如來佛祖蟬音連篇。

微風習習,一點光華晃動,天衣懸在半空,裏面骨骸時隱時現。

“你,你……你又是誰?我爲什麼要告訴你?有本事出來說話,躲在暗處算什麼?”葉辰青筋暴跳,腳跟拼命跺地,嘴皮有些合不攏,頭顱如同旋轉的陀螺不停搖晃,無論是天衣,還是一株死去的骷髏講出話,這一切,完全不是很真實。

“呃……沒錯、一樣塵土的氣息,六年前一樣的血氣方剛,是六年前乘上古戰車從星空彼岸而來的那名少年。”風衣瞬間便閃現在不遠處那口古棺處,輕輕湊近嗅了一嗅,僅此毫秒不到時間裏,又突然闖入葉辰眼簾。

當這件天衣闖入他眼簾,葉辰感覺前所未有的熟悉,似乎……六年前從這禁區走出,這聲音就闖入過他的腦海。

“當初你們不是走出了這片禁區嗎?爲什麼今日又來此地?”那件漂浮在半空,那天衣故意問上一句。

葉辰看來這件天衣似乎對他的來歷是摸得一清二楚。

“你到底是……誰?”

“哈哈,哈哈,小娃子啊,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初你們從這裏走出,老頭子我就潛伏在某個空間裏,你們幾個中有幾人具備修行的素質,暗中指引兩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向石海學院方向,然而其他的兩名讓我用玉門度到這片大陸另外幾處了。這一切,你可還記得?”素衣長袍裏面空蕩蕩的黑,沒有任何東西支撐,就是如同飄走在虛空中。

四處除了昏暗和枯寂的紅土之外,唯獨有這件天衣有可能發出聲音,但是讓人詫異的是,此聲音卻是如同遠方墓陵間飄蕩而來,不禁讓葉辰如同身處冰窖,渾身冷汗直冒,雞皮疙瘩全起。

“你要幹嘛?說!你將蒼穹和堯兮弄到哪裏去了?”葉辰攥緊拳頭,然後將瑟瑟發抖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了一點,如果昏暗中的天衣試圖攻擊,他便一拳頭揮過去,砸爛這鬼魅般東西的頭顱。

“啊哈哈~~小娃子啊,不要衝動,他們現在很好,現在估計已經休行小有所成了啊。”

空中突然旋起了一陣風浪,笑聲如同渦輪一般旋進了葉辰的耳根,在這漆黑與冰冷的紅砂漫天中形成一股極其陰森恐怖之境,不禁讓人頭皮發麻。

“當初我和他們分開,那突如其來的漩渦是你搞鬼的?”

葉辰回憶當初情形。幾人陷入禁區,茫然之間,空中突然灌出一股灰白色的濃煙,然後攪動乾坤的漩渦,漩渦上古字熠熠生輝,有淡淡的金屬光澤流動。在蒼穹反抗時候,“刷”的一下,蒼穹、堯兮便奇異捲入漩渦中消失了。

“哈哈,是的。小娃子啊,當初我可是助你石海一點燈光悟性了的咯,貌似也是半個師傅……如今你的修爲幾何啊?”空中傳來一陣陣得意的聲音。

“哼,我倒要謝謝你,自從一點燈光如豆,從此再無進步,原地踏步三年,然後往回修行了三年,苦苦浪費了我六年的光陰。”提到修行,葉辰便冒火,一排整齊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呃?不可能吧?讓老頭子我看看……你這娃子,六年後竟然學會了耍嘴皮子,真不知道那個女娃娃爲何對你這麼一個娃子如此癡情。”自天衣裏面,“蹭”的一下子,一注光飛入葉辰石海。

“轟”

葉辰沒有思考那個老頭所說的話,光是光彩便讓他心頭一領,寒氣從頭灌到了腳後跟,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一揮袖袍,一投足間,竟然潛移默化出這種奇怪的東西,他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了,憤怒與驚慌中,他一拳頭便衝着天衣迎了上去。

“噗”

明滅間的天衣似乎無所不能,方纔葉辰一拳打出,天衣突然消失在黑暗中,待片刻又出現在他面前。

“呃~~哎,原來是移花接木還是失敗了,就連你這種可以雙修天資的苗子都不行,怪不得。”似乎無所不能的天衣,此刻如同一個年邁老人,面對石海古井無波的葉辰,也只能望洋興嘆,感嘆無比。

“你剛纔你那道光對我幹什麼?”葉辰一拳沒中,然後準備又打出一拳。

“哎,莫、莫,小娃子豆大修爲到沒有讓你延續下去,火氣倒是漲了不少哇。這麼大的火氣還能夠那麼大的魅力蠱惑人家女娃子,這世界間女娃子都不知道怎麼想的,老頭子我萬事通,這一竅不通男女之事真是一竅不通。”空中傳來對葉辰一陣的逗笑。

“魅力?…男女之事?你…說什麼?你是到底是誰?你糾纏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葉辰猛地後撤半步,手中拳頭並沒有因此放下。

“小娃子,我說你問了又有什麼用?如果我說來自上古,你又知道我多少?你還很稚嫩,對於我而言,暫時從你們身上卻得不到什麼,不過我對你的體質十分感興趣,不然我們可以做個交易。”波音遠遠傳來,天衣袖子浮動。

“什麼交易?要命,只要你有那能耐,來拿便是。”

“哈哈,我要你命作甚麼?就是一個交易。只是我們各取其長,我要附在你的身體上,走出這片混沌區域,然而你可以恢復你夢寐以求的修行,讓你將那些失去都奪回來,你覺得這個共贏的交易如何?”

這個交易與其是和葉辰做,還不如直接是藍琳兒爭取來的,這個天衣似乎說的有些狡猾了。

恢復石海一點燈光如豆的初始狀態?對於揹負太多的葉辰而言,這個誘惑實在是空前的巨大,如果真的恢復,他最起碼直接可以和年輕一代站在同一起跑線,只要今後多多努力,傲視年輕一代,應該指日可待,但是這件原本是禁區的天衣,爲什麼非要走出這片區域呢?

葉辰真的是有些眼綠了,但是總不能這麼簡單的就答應了吧?還是得好好逃逃對方底細,於是反問:“你……本來就生於這裏,爲什麼要出去?難道出去禍害凡人?”

“哈哈,我怎麼會本來就生在這片禁區?小娃子你可要清楚,當初你也不屬於這片土地,我只是被困在此地,無法出去,只不過是要擺脫這種死寂而已。這世界雖然不是很和諧,但是也不要一味的去想黑暗面,好人還是佔多大數的,比如某些人啊。”

葉辰猶豫了一會兒,不是很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