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曦一笑:「做夢!我醫院養這麼多人,容易啊?不用吃飯的嗎?」

「哎呦喂啊,資本家的醜惡嘴臉,是不是暴露得太快了?」

「必須的啊!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兩個人逗著嘴,回到停車場,宋顯也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

他把一盒藥膏遞給江南曦,說道:「擦擦臉吧,不然回去小狼看到,該心疼了!」

江南曦:……她能不接嗎?她的臉再大,也用不了這麼多的藥膏! 周六,對於顧禎來說,原本應該是美好的一天。

但一想起要和姜大魔王上街,顧禎的心情就不美好了。

他,只好和睡懶覺、打遊戲、看電影……忍痛揮手告別。

收到姜夢兮的電話提醒,顧禎穿上一件運動裝,便下了樓。

兩人約好在步行街的一個路口見面,顧禎騎上電動車,懷著忐忑的心情,奔赴而去。

快到了地方,他遠遠的便看見姜夢兮已經在那等著了。

姜夢兮一副簡約的打扮,一身粉紅的連衣裙把高挑的身材給襯託了出來,俏皮而又不失清純。

在陽光的照耀之下,白皙的臉龐顯得粉嫩。眼帘低垂,清亮的眼眸一閃一閃的,可以稱得上人間絕色。

姜夢兮往人群里一站,真的是鶴立雞群,想不起眼都難。

顧禎隨意掃視幾眼,還能看見幾個男生在附近晃悠,眼角的餘光時不時看向姜夢兮。

更有甚者,似乎是想上去搭訕,誰知姜夢兮低頭看著手機,理都沒理。那男生有些尷尬,灰溜溜的就走了。

顧禎把電動車停好,便徑直走了過去。

晃悠著的那幾個男生見顧禎的目標是姜夢兮,臉上都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

前面那個搭訕失敗的前輩就是前車之鑒!

還敢過去,不怕丟人么?

顧禎不知道他們幾人的想法,走到姜夢兮的旁邊,說了一句:「你幹什麼呢?」

聽見顧禎的聲音,姜夢兮連忙抬起頭,俏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欣喜的嬌聲道:「你來了啊!怎麼這麼慢啊!」

語氣中,還帶有些許的埋怨。

「咔嚓!」

顧禎似乎聽到了周圍人心碎的聲音,但緊接著,便感受到了艷羨和嫉妒的目光。

「唉!」

顧禎心中低嘆一聲,我真的很想低調啊!

但是,和姜夢兮在一塊,無論是誰也低調不起來啊。

「我來的慢嗎?你不是說10:00嗎?現在才9:58好吧,我還早到了兩分鐘呢!」對於姜夢兮的問題,顧禎看了眼時間,耿直的說道。

姜夢兮:「……」

偷偷摸摸觀察著的路人:「……」

「所以……你就讓一個女生在這等你?」姜夢兮有氣無力的說道。

她是真的無奈了,對於顧禎的這個情商,恐怕這輩子是治不好了,屬於無葯可醫的那種。

她來這麼早,還不是想早早的見到顧禎么……

「我讓你等了?誰讓你來這麼早的?你來這麼早還能怪在我頭上,真是不可理喻啊!」顧禎的言語,依然是那麼的直白,沒有一絲絲改變。

但他話音剛落,便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殺氣凝視。

有這麼好看的女生在等你,已經是你八輩子修的福氣了好吧!你居然還這麼說話,到底是誰在不可理喻?

你難道不知道,在男女比例失衡的今天,漂亮的純天然女生已經是很稀缺的了!

有種你放開,讓我來!

這是路人們共同的內心吶喊!

顧禎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似乎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便機智的轉移話題道:「走吧,咱們先幹什麼去?」

「唔……先去銀行!」姜夢兮沉吟片刻,決定道。

「去銀行幹什麼?」

姜夢兮一副看智障的眼神:「去銀行還能幹什麼,去取錢啊!」

工商銀行門口,姜夢兮進去了,顧禎卻留在原地,看著銀行的標識,陷入了沉思。

沒一會,姜夢兮走了出來,看著顧禎一副思考人生哲理的樣子,有些好笑:「你這是幹嘛呢?」

顧禎回過神來,對著姜夢兮說道:「你注意到了那些銀行的標識了嗎?建行是CBC(存不存?),農行是ABC(啊不存!),工商行是ICBC(愛存不存),民生是CMSB(存嗎傻波?)」

「這……」

姜夢兮愣住了,想不到顧禎居然還能這麼聯想,便開玩笑的說道:「你別說了,再說小心律師函警告!」

聽到這話,顧禎瞪大了眼睛,隨即便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嗯?我剛剛說什麼了嘛?你可不要污衊我啊!」

「好好好,你剛才啥都沒有說,可能是我聽錯了。」看著顧禎裝傻充愣的樣子,姜夢兮笑得都彎下了腰。

「唉,說吧,姜大公主,接下來幹什麼去,今天小的我奉陪到底。」但很快,顧禎就對他的這句話感受到了後悔。

「走,去前面的商場買衣服去,我的衣服其實不太多。」姜夢兮直指接下來的目的地。

顧禎嘴上說著好,心裡卻在冷笑。

衣服少?我信你個鬼!

前世,姜夢兮專門就用兩個房間來放她的衣服。

女人都有愛美的天性,當她們說自己化妝品少、衣服少的時候,顧禎表示千萬不要相信!

(* ̄ー ̄)

……

果然,沒過多久,顧禎左手大包小包的拎著,右手同樣。就連脖子上,也掛著兩個衣服的包裝。

他氣喘吁吁的跟在姜夢兮身後,對於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感覺生無可戀。

見到顧禎這副樣子,姜夢兮有些不忍:「是不是買的有點多了?要不……咱們歇歇?」

顧禎呼出一口氣,一聽見歇歇這兩個字,像是快要旱死的魚兒遇到了水,頷部狂點:「好好好,咱們歇歇!」

看其神情,像極了受氣的小媳婦兒。

「那什麼,我幫你拿一點吧!」姜夢兮對著顧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顧禎把腦袋伸了過去。

姜夢兮有些疑惑:「什麼意思?」

顧禎嘆了口氣說道:「你把我脖子上掛著的這倆拿走吧,我手騰不出來空。」

姜夢兮:「……」

此時正好到了中午,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找個地方,一邊休息,一邊把午飯解決了。

但沒走多久,顧禎意識到了有些不太對勁。

路上走過的行人,看向顧禎的眼神,似乎帶著鄙夷?!

顧禎有點摸不清狀況了。

直到,他遇到了一對情侶……

一個肌肉男手裡拎著、身上掛著的包裝比他的還多,但卻臉不紅氣不喘。

他的小女友膩歪的說道:「親愛的,要不要我幫你拿一點?」

「不用,我不累!」他聲音洪亮的的說道。

「親愛的你真棒,都不用人家幫忙呢!」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你看那邊那倆,男的居然還要女的幫忙拿東西,真是不爭氣,一看就是腎虛。」

「親愛的你小聲點,別讓他們聽見了,咱們快走吧。」

「嗯嗯,好的。欸?你等等我啊!」

看著兩人的身影漸行漸遠,顧禎面無表情,表示因為那肌肉男的大嗓門,他其實已經聽到了。

「唉!」

顧禎嘆了口氣,最終在姜夢兮的詫異中,默默的拿過她手中的兩個衣服袋子。

他的那一聲嘆息,似乎在為當今社會的男生們感到悲哀。

勸——天下的舔狗們好自為之!!!喜歡大秦之王者榮耀請大家收藏:()大秦之王者榮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酒足飯飽之後,周管家便上前來吩咐府中下人撤掉了桌上的飯菜,換上了茶點瓜果之類的飯後點心。

飽腹之後,品上一杯紅茶,當真是能讓人舒服的精神放鬆。

而且宋專員感覺自己很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飯菜了,也可能有自己餓了半天的原因,但是趙府廚子的手藝是真的不錯。

「說正事吧。」宋專員放下茶杯,臉上的神情比較凝重的說到:「你這事鬧得太大了,連藏都不藏一下,現在委員長十分生氣,派我來之前還特地罵了我一頓。」

趙坤聽到后呵呵一笑:「那倒是委屈宋兄了,一會在下備上一份厚禮,等宋兄走的時候一併帶走。」

「這不是厚禮的事情…」宋專員很努力的想表現出憤怒的樣子,但聽到厚禮這個詞后,語氣還是軟了下來。

「日方已經派人來南京問責,說不交給他們兇手和賠償,就立刻開戰。」

「然後呢?」趙坤好奇的問道:「委員長打算怎麼做?把我交出去?」

宋專員冷哼一聲道:「如果委員長這麼打算的話,來的就不是我了。你給政府惹了不小的麻煩,趙將軍,委員長的意思是,你要給個交代。」

趙坤聽到后凝思想了一下,隨後偏頭向屋外喊到:「老周,將那個東西拿過來。」

過了片刻,周管家拿著一些文件走了進來,將文件交給趙坤后,又退了出去。

「宋兄,看看吧,這就是我給委員長的交代。」趙坤將文件遞給宋專員后,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說到:「這些都是道上的朋友,在殺掉小鬼子后從他們身上拿來的,你是軍委的督查專員,應該不會不認識這些吧。」

宋專員接過文件后一五一十的看了起來,剛開始這上面畫的寫的都讓宋專員一頭霧水,隨後越看,臉上的表情便越發凝重起來。

這上面的圖文,全都是華北等地的軍略繪圖,上面標註了華北一十二縣的駐軍及人數,鐵路運輸以及國軍的後勤資源儲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