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攢射過後,十幾根弩矢瞬間撲向了屋頂上的那名大漢。

卻見那名袒胸露懷的鬍子傭兵沒有任何防具在身。如果被這一陣弩矢攢射射中,恐怕瞬間就會變成刺蝟,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誰知就在其他傭兵全部抱頭趴下的同時,這位仁兄卻僅僅是擡起手護住了自己的雙眼。而他的身體上那些肌肉在他的收縮下高高隆起!那些**射出的弩矢竟然沒法穿破他的皮膚與肌肉?!

弩矢在射中他之後,就如同一些稻草似的,被這壯漢的肌肉阻隔在外,軟趴趴的跌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老子不光力氣大,就這一身肌肉即便是最鋒利的長劍,想要在上面留下傷痕也沒那麼容易!來吧~~~讓我見識見識灰鴿子的鐵山軍到底有多大本事?”

只見這名傭兵,哈哈笑了幾聲,隨後一個縱身竟然從屋頂上跳了下來?!

他落地時順勢一腳踩倒了兩名鐵山軍的士兵,緊跟着兩隻蒲扇般的大手將地上的兩名士兵揪起,一人當做盾牌,一人當做武器,就這麼在人羣中掄了起來。

帕帕西亞爵士騎在馬上看到了這邊的場景,頓時就是心中一驚!他暗道好一個鋼筋鐵骨的戰士!這樣的人卻在當傭兵,實在太過可惜了!嗯…..

想到這裏,帕帕西亞男爵愛才之心頓起。

或許是受了自家公爵大人的影響,他們灰鴿子只注重能力,並不看重出身。他頓時就有了招攬之意。

只見帕帕西亞男爵命令其他士兵繼續向前進攻推進,而他則帶着自己的親衛圍了上去,將那大鬍子傭兵團團圍住卻並不下殺手。

那人哈哈大笑,掄夠了就將手中的士兵當做暗器一樣投擲出去,瞬間又砸倒了幾人。

在他想要繼續抓住兩人當作武器使用時,卻發現周圍的鐵山軍都拒離他遠遠的,只用長槍的槍頭對準他。 大鬍子傭兵停止了動作,環顧了一圈四周。

他發現對方似乎沒有一起撲殺過來將他捅成馬蜂窩的打算。

卻見帕帕西亞爵士雙腿輕夾馬腹走了過來。

他看着這位大鬍子傭兵,沉聲道:“實力不錯嘛~有點本事。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部隊?可比你當一個傭兵報酬藥高多了。而且在灰鴿堡只要你真有本事,總有一天會被公爵大人賞識。就算有一日你凌駕於我的位置之上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想不想來試試?”

那大鬍子傭兵咧嘴笑道:“開玩笑~~~當傭兵多tnnd爽!自由自在的也沒人管老子。軍隊裏規矩多,還是得了吧~~~我可不願意被人整日指手畫腳的。有這時間你不如省省口水,來跟老子打一架怎麼樣?”

帕帕西亞眼睛一眯,他知道這種傭兵我行我素慣了,平日裏就知道打架鬥狠,最是崇尚強者。

看來想要收服這個傢伙,自己就必須在武力上壓倒對方!

他想到這翻身躍下馬背,示意自己的親兵全部向後退。

他摘下自己的長劍遞給了身邊的人,又卸下了頭盔。

“我知道你們傭兵之間的規矩,單打獨鬥,就你和我!如果我贏了你跟我走,萬一要是你贏了….我就安全的放你離開,怎麼樣?橫豎你都不吃虧。”

那傭兵大嘴一咧,抹了把臉上的鬍子笑到:“聽起來好像不錯,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也行~反正看樣子太陽花公爵就要被你們幹趴了,老子再待在這裏也沒什麼油水可撈了,還是換個地方去混吧。”

傭兵說完便捏着拳頭對帕帕西亞爵士勾了勾手指。

帕帕西亞微笑看着對方,緊了緊自己手上戴的鹿皮手套。要說在灰鴿公爵帳下誰的個人武力最強?他覺得除去圖蘭首席騎士在力量方面的優勢之外,光論格鬥技巧的話,他自認當仁不讓是公爵坐下第一位!

今天就讓你們這些莽漢看看真正的格鬥是需要技巧的!

帕帕西亞爵士雙腿微分擺了個造型,看起來還真那麼有模有樣。


大鬍子傭兵撓了撓自己那滿是胸毛的胸口,歪着腦袋道:“這是什麼奇怪的姿勢?打架就打架,搞那些花哨有什麼意思!你來不來?你不來那老子就攻過去了?”

他說完伸出大手便向帕帕西亞爵士抓了過去。但後者動作靈活的一個閃身,將自己切到了對方的側面。他雙手抱住那大鬍子傭兵的手臂,想要來一個反關節制住對方。可就在他抱住對方手臂的下一刻,卻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踢到了半空中。

帕帕西亞心中一驚,暗道這是什麼怪力?圖蘭騎士長的力量已經算夠大的了!可在他看來,卻不及這個大鬍子傭兵的十分之一!

卻見那傭兵擡起手將帕帕西亞爵士像一捆麻袋似的,“咣嘰”一聲砸在了地上。

後者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挪了位,這一下摔的他暈頭轉向方寸大亂!

帕帕西亞在剛剛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那傭兵擡起大腳,對着自己的腦袋就踩了下來!

他心中一凜,急忙一個懶驢打滾翻到了一旁。

“咚”的一聲悶響,那傢伙硬生生在地面上踩出一個半米左右的深坑!


開什麼玩笑?這種只會使用蠻力的莽夫,哪裏會懂得格鬥的精髓!?

帕帕西亞再一次氣的鬍子亂顫。他大叫一聲,也顧不得什麼貴族風度。

只見他雙腳快速移動,在貼近傭兵的時候右腿高高擡起踢向對方脖頸!而擡起的瞬間還捎帶着在地上用腳面剷起了一捧塵土。

雖然這一招有些下三濫的跡象,但此刻的他已經顧不上許多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對面這個傭兵的對手,對方剛剛只是隨手一摔,便讓他感覺受了不輕的內傷!如果不用雷霆手段儘快擊倒這個傢伙,那麼自己就真的危險了!

他可不想在這麼多親兵的注視下,敗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傭兵。

可誰知帕帕西亞的這一招“腳灑塵土”竟也被對方給看破了。

那名傭兵張開蒲扇一樣的大手擋住了他這一擊,也擋住了那一捧灑向眼睛的塵土。

只見那大鬍子伸手一抓對方腳踝,咧開大嘴露出滿口森白的牙齒。

“你能想到的下三賴攻擊手段,早都被我們傭兵用爛了~!您是高貴的貴族大人,你不能跟我們這些泥腿子學呀!所以貴族決鬥就要有一點貴族的樣子!”

那傭兵大吼一聲,抓起帕帕西亞的腳踝,“咣”的一聲又砸在了地上!而這一次他似乎沒有打算停手,卻見他掄着帕帕西亞的腿,就像在甩一張布口袋似的,在地上“咣咣咣咣”不停砸擊!直到後者已經徹底癱軟成了一團,滿口吐着鮮血,他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周圍的鐵山軍齊齊向前踏出一步,那長槍的槍尖都已經快抵到了他的身上了。

大鬍子傭兵雙手一攤做無辜狀:“嘿,你們別插手~這可是你們大人提出的一對一決鬥。再者說了,我也沒打算殺了他,你們看他還有氣兒呢,趕快送他去治療吧!”

那大鬍子手搭涼棚向戰局外觀望了一眼,卻發現進攻方已經推進到了港口內部。

看來本地的男爵大人似乎已經跑路了。

他嘆了口氣低聲道:“嘿~用一千人進攻三千人…卻好像人數打了個顛倒一樣,看來那灰鴿子治軍果然有一套!哈哈哈~~~這趟霍爾格西北不算白來!起碼讓我見識到了那人的手段!小子們~~~我們撤~~~不在這裏玩兒了!下一站目標迷霧之地!哈哈哈哈~~~!”

只見那大鬍子傭兵大叫一聲,雙腳微屈像一發炮彈似的把自己發射向了天空遠處。

“咣”的一聲,等他再落地時,竟然已經跳出了鐵山軍的包圍圈,落在了一座二層的建築物頂上。

不多時,又有幾名傭兵打扮的人聚攏在他的周圍。

只見他伸出大手撓了撓胸口,對吐血不止的帕帕西亞揮手道:“男爵大人我贏了,所以你得遵守諾言,放我走,哈哈哈哈哈~後會有期!順便替我向你們的霍雷公爵帶聲好~就說我沙爾庫薩克很期待與他本人見面~哈哈哈哈哈!”

在一陣豪爽的大笑聲中,那鬍子傭兵帶着幾個人紛紛跳下了屋頂的另一面,消失在了人羣中。

兩名親兵跑到帕帕西亞身邊將他扶起,後者滿嘴鮮血,身上的盔甲都已經被摔的不成樣子。

但他現在卻來不及管自己的傷勢,他伸出顫抖的手指指向了大鬍子消失的方向,聲音充滿了不可置信。

“竟…竟然是他?!爲什麼…在這座小港口裏會遇…到北境傭兵之王…沙爾庫薩克!?”

是的,倒黴的帕帕西亞遇到的這名傭兵,正是來自於北境沙漠的傭兵之王!也是沃德幾人最崇拜的對象。

這位傭兵之王這次離開北境,是爲了參加在銀獅城舉辦的巔峯會議。

只不過這位不甘寂寞的老頑童沒有選擇直線南下,而是兜了一個圈子,將萊恩大路一半的國土都逛了個遍。

帕帕西亞打死都想不到,自己隨便找了一名傭兵單挑,就遇到了其中的王者?!自己怎麼這麼倒黴呢?這上哪說理去?

不過所幸他個人的失敗並沒有影響這場戰爭的最後結局。

傭兵王和他的人退走之後,鐵山軍順利的清剿了港口中的其他殘餘勢力。

而這裏面原本負責奇襲的商人以及他們的私人衛隊,在看到風向不對時立刻倒戈,全部投降,基本沒有組織什麼有效的抵抗。

不過對於商人來說,把貨物賣給張還是賣給王,對他們來說區別不大。畢竟最主要的就是和氣生財嘛。

帕帕西亞爵士在幾位親兵的攙扶下站起了身,艱難地剝掉了盔甲。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虛弱的靠在了牆角處。很快,隨軍牧師便趕來爲他做了最基本的治療。

他很慶幸對方沒有下死手,要不然自己非死即殘啊。

不過帕帕西亞在後怕了一陣之後卻又笑了起來。

只聽他自言自語道:“這下再見貝隆那個老小子我可有得吹噓了!我可是跟傭兵之王沙爾庫薩克單挑過的人,哈哈哈~而且我還活了下來!這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啊!” 弗朗西斯帶着自己身邊的幾十名親兵,狼狽的躲在一處溝壑裏。太陽花堡已經徹底陷落了,僅存的守軍士兵也被完全打散。

他躲在兩座鼓起的丘陵中央,進行着最後的掙扎。

“大人,怎麼辦?我們已經和奔雷河沿岸的駐軍徹底失去了聯繫!對方切斷了太陽花堡的所有入口,硬闖鐵山軍的槍林陣可是不明智的選擇啊。”

弗朗西斯舉起水囊,狠狠灌了兩口,這才抹了一把嘴角沉聲說道:“收容我們的部下,向多朋要塞撤退!要塞絕對不能有失….我們要將兵力合在一處,堅守到公爵大人回來爲止。”

“是,大人。”

弗朗西斯的想法是對的,他現在已經不求能奪回太陽花堡了,但求能守住要塞中的物資就好。這樣才能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畢竟灰鴿子是遠道而來,他們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拿下足夠的物資,也一定會因爲物資不足而選擇撤退的。

可如果多朋要塞一旦有事….那麼灰鴿子就能全盤接手這裏的物資,他們太陽花就真的無力迴天了。

“快走,我們必須儘快趕到多朋要塞,希望柯蒂斯男爵能夠聰明一些….”

弗朗西斯吩咐完便用杵着長劍,帶着自己的殘兵敗將繼續向多朋要塞趕去。

卻說要塞中的柯蒂斯男爵在聽到斥候回報以後,也是心中震驚無比。

但很快的,他就清點出一支五百人的騎兵隊,先火速趕往太陽花堡。如果太陽花堡已經陷落,他還期望着能夠收攏一些潰敗的殘部,畢竟太陽花堡的軍隊都是能征善戰的老兵。

這五百騎兵撒在太陽花堡和多朋要塞中間的丘陵地帶,還真就爲他收攏了不少四散逃跑的太陽花士兵。

可遺憾的是,這些人也沒能衝過灰鴿子的阻隔,奔雷河沿岸那裏的駐軍已經徹底與承包失聯!

這樣就造成了太陽花的軍力被一分爲二,河岸駐軍和城堡潰軍都想着儘快聯繫到對方,可偏偏被灰鴿公爵從中阻斷。

柯蒂斯男爵雖然也想過利用快船從運河一路前往博明特港,再由奔雷河逆流而上,到達河岸駐軍處。可那樣的話繞的圈子就太大了,而且還要經過灰鴿堡與太陽花堡中間的軍事緩衝區,消息極容易走漏。無奈之下,他也只得高築城牆,堅守要塞了。

“所有人這邊走!告訴你們的同伴~~向南撤~~~往多朋要塞~~~~”

負責傳令的騎兵們將這個消息傳達給了他們在路上見到的每一名潰兵。

士兵們從四面八方趕往多朋要塞,這也許就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可忽然間,在這五百騎兵跑到領地西北面曾經丘陵矮人的故鄉時,卻突然遭遇了一隻灰鴿子的斥候隊。


雙方狹路相逢,隨即展開了一場遭遇戰。

太陽花方面是五百裝備有長劍和鎖甲的輕騎兵。而灰鴿子方面則是一百身穿皮甲和短劍的斥候。

只不過這一百斥候還裝備有隨身**,且機動性也比太陽花要強上一些。

這支太陽花騎兵隊的首領看到己方人數較多,便想一口氣吞了對方這支斥候隊。

他吩咐五百名騎兵一字排開,呈口袋狀向對方包圍而去。

他知道位於那丘陵中間是以前丘陵矮人的腹地所在,那裏四面都是高高鼓起的丘陵,只要把對方趕往中間盆地,便能一舉殲滅了敵人這一百斥候!

可就在他以爲自己即將要成功之時,卻發現對方不再逃跑,而是撥馬停在了那盆地入口的中央處。

騎兵首領心下一喜,也沒想太多便命令手下進行合圍。

可突然間!從那處丘陵矮人的盆地中,猛地竄出一羣人!他驚訝的發現,這不正是原來居住於此的丘陵矮人嗎?他們什麼時候又回來了?而且他們穿的還是印有灰鴿子家徽的制服。

“砰砰砰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