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竟然到現在電話都打不通呢?!

莫非,是出了什麼事?

夏蕾心裏暗暗想着,可是很快地,她自己便又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怎麼會呢,左彥那傢伙能出什麼事?可是,自從上次他離開之後就再也沒回來,已經一天一夜了,現在要聯繫人,也聯繫不到,這……

算了,他不在更好,正好沒人限制了自己。

夏蕾拍了拍自己的臉蛋,決心又埋頭於工作。

“夏蕾!工作!工作!不準再想那個男人了!”

太陽高高的懸掛在天空中央,炫酷的跑車在人流之中唰唰的運動着,驀地,車子一個緊急擺尾,在一條幽暗的小路中央,停了下來。

男人從車子上走下來,先環顧一週,確認沒有任何人跟蹤之時,男人這才摘掉自己臉上的墨鏡,俊逸的臉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那雙孤傲的雙眸略略在小路一掃,四周的花兒都好像爲之開放。

“啪啪。”

男人拍了拍雙手,驟然,三隻豹子似得東西從旁邊的樹林跑出來,嗷嗷的朝着男人跑去。

男人非但沒有躲,反而一臉淡定地望着眼前的三隻猛豹:“你們怎麼來了?”

“王,您看到了我們的信號?”

三個豹子面面相覷,不可置信的是,他們竟然也會說人話!

狄青點了點頭,“你們找我做什麼?”

“王,左彥這兩天似乎不在公司裏,您說,他這是怎麼回事?”

“呵呵,半月狼族跟野狼家族之間的爭鬥,我們又不是沒有聽過,我想,那傢伙肯定是在研究怎樣對付夜浩。”

狄青嘴角一勾,驟然更改適才那狂傲不羈的模樣,變得沉穩而富有城府,每一句話,都那樣神祕叵測,三隻豹子共同點了點頭:“王,您說,我們要不要趁着這個時機……” “雖然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可是他們到底是在玩什麼,我們自己也不清楚,我想,還是不要引火燒身了的好。”

“可是……現在是個絕好的機會啊。”

“不。現在並不是絕好的機會,真正的好機會,還不到時間呢。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是要逼他現身,其他的,我們什麼都不要做”

狄青淡淡地說,那王者霸氣在他身上體現的也是淋漓盡致,三隻豹子都不懂得眼前狄青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滿臉地不解。

“好了,這件事你們不要再管了,我自有主張。況且,上次那場槍戰已經使得左彥受傷了,我們不能太急功近利。”

想到上次左彥爲了保護夏蕾而手臂受傷那一幕,狄青當時不禁還覺得有些好笑,可是現在看來,夏蕾那樣的好玩,是所有女人都趕不上的,她善良、可愛、伶牙俐齒,他逐漸倒是有些理解左彥的,只不過,他不解的是左彥爲什麼這兩天對於夏蕾的態度又變得這般惡劣?

左彥的心思……真的是讓人猜不透。

他既然都可以爲了夏蕾而放棄他的生命,而且都簡直是下意識的舉動,爲什麼現在又在故意冷落那小女人?

望着正臉上一副思索模樣的狄青,三隻豹子都噤聲,不敢再說話。

直至十幾秒之後,狄青的耳朵驀然一動,捕捉到一聲嘈雜的聲音,隨後,男人快速擡頭,給那三隻豹子使了個顏色,然而剛剛還在路上的那三隻豹子立刻朝着旁邊的樹林蹭蹭地跑走了。

身形矯健且不說,那速度也是嘩啦嘩啦的,讓人看的簡直一陣目瞪口呆。

狄青略略一瞥,爾後把目光極快的移向剛剛那個發出聲音的地方,只見一隻小貓喵喵的從那裏面走出來,狄青淺淺一笑,卻在下一刻,驟然擡起手,掌心裏發出一束光,緊跟着,強有力的打向那隻貓,小貓喵嗚一聲,倒在了地上。

男人收起嘴角適才的笑容,重新坐到車子裏,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背–還差兩個小時就到中午了,呵呵。

狄青拿出手機,撥通夏蕾的電話號碼,可是這小女人卻像是故意躲着他一樣,好像看到是他的號碼,就立刻摁下了關機鍵。

呵呵,這個小女人還真的是有意思,其他女人見到他,全都是上趕着的。

她倒好,非但沒有上趕着,反而躲得比誰都快……

這個小女人啊。

狄青無奈地搖了搖頭,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在想到夏蕾的時候,他的嘴角若有若無的浮現着一抹笑容,連側臉的線條,也變得柔和了許多。

男人又看了一眼手機,低沉而迷人的嗓音自口中傳出,蠱惑人心–

“夏蕾,你以爲,這樣就可以逃掉我了嗎?蕾,你太單純了。你既然勾引了我,就不能再逃之夭夭了。”

話音剛落,男人驟然發動車子,一股塵煙許久消去,然而適才的道路上,狄青的那輛車子,也早已消失不見。

【辦公室內】

望着桌子上的手機,一身職業裝卻臉上帶着可愛笑容的夏蕾忍不住笑開了。 “哈哈哈!那傢伙現在臉色一定不好看!哈哈哈!笑死我了!”

夏蕾甚至都可以想像得到那樣一個大明星被她這個小女人三番四次的拒絕那麼多次,臉色絕對難看的跟秤砣有一拼。

哈哈!

一想到這裏,夏蕾便忍不住的笑開了花!

她要說是這個世界太可笑,還是她的方法太牛叉?

哈哈哈!

夏蕾正想着,驀地,只聽得電腦裏面傳來新聞報道的聲音–

“今在郊區發現了三隻野狼跟另外兩隻體形各位漂亮的狼打鬥的屍體……”

“呃……狼?”

夏蕾挑了挑眉骨,注意力集中到電腦屏幕上,那畫面上的五隻狼在她的眼眸裏極其清晰的正躺在地上,開膛破肚的模樣,慘不忍睹,但是儘管如此,夏蕾還是能看到這幾隻狼華麗的被毛給威猛的體形,讓人一看,不禁就覺得心生疼愛。

若他們不那麼兇殘,夏蕾倒覺得,是個很好的寵物。

想着,夏蕾又把目光移到了電腦下面那數字時鐘上。

嗯,已經快十一點了,今天左彥也不在,她的大部分工作也都做完了,是時候可以偷點懶了。

想着,夏蕾滿意地勾脣一笑,然後拿起桌子上的流夏包包,一搖一擺的推開門走了出去。

搖曳生姿的身影在衆男祕書眼裏變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衆人面面相覷,不禁又苦笑一聲,重新垂下頭開始工作。

誒,這就是JQ的好處啊!

即使老闆沒來,也可以偷點懶,誰像他們啊,全都是一級被一級的管着呢,真的想偷點懶吧,其實也難死了。

也許是中午的緣故,夏蕾站在大太陽的底下,竟然覺得格外溫暖。

夏蕾看了一眼眼前白花花的醫院大門,從出租車上下來,一步步朝着夏妍病房走去。

她這兩天聽說夏妍精神不是很好,她想,也是時候把她姐姐接出來了。

上次跟左彥提過這件事,他應允了,就是一直還沒來得及事實,反正房子都已經找好了,她只要趕緊把她搬過去就好了。

夏蕾想着,加快步伐朝着夏妍病房走去。

嘿嘿,趁着左彥這段時間不在,她可以跟夏妍住在一起,重溫姐妹生活,對於她來說,自然是求之不得。

夏蕾幻想的時候,腳步已然來到了夏妍的病房門口,四周都有左彥的人把守着,但是他們都認識夏蕾是誰,一看到夏蕾,立刻垂下頭,畢恭畢敬:“夏小姐!”

“嗯。”

夏蕾點了點頭,然後推開門,走了進去。

只見夏妍正跟上次一樣,坐在牀頭髮呆,夏蕾抿了抿脣,朝着夏妍坐過去,輕道一聲:“姐……”

“蕾。”

夏妍聞聲轉過頭來,正好對上夏蕾的眸子。

蕾點了點頭,“姐,你怎麼樣?”

“你覺得呢?”

夏妍苦笑一聲,臉色極其蒼白,而且是近餘病態似得難看。

“姐……”

夏蕾臉上閃過一絲憂愁,爾後又立刻消失殆盡,握住夏妍的手,安慰道:“姐,我帶你走吧,這裏,你肯定是不喜歡的。”

“走?去哪?”

夏妍挑了挑眉骨,陽光照射在她的鎖骨上,顯得誘人之極。 “誒呀!姐,這你就別管了,我自有辦法!”

夏蕾見夏妍似是答應的樣子,嘴角笑成一條彎兒。

“誒呀!走啦走啦!”

說着,夏蕾拉起夏妍的手就欲往外面走去,站在外面的兩排保鏢,見狀,連忙伸出手,攔住了夏蕾;“蕾小姐,您要帶夏小姐去哪?”

“哦!左彥沒跟你們說嗎?”

“嗯?”

“他前幾日早都已經爲我姐姐弄好了住處,只不過這些日子比較忙,還暫時沒有時間去料理這件事,今天我正好有時間,就打算把我姐姐接過去。”

夏蕾說的有板有眼的,幾個保鏢面面相覷,還未說話,夏妍突然開口:“左彥?蕾,你……”

“哦,原來是左總裁的吩咐啊。”

幾個保鏢突然打斷了夏妍的話,夏蕾連忙點頭,然後對其中一個人命令道;“那啥,你把我姐的東西都收拾好了,然後一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你趕緊給我送過來。”

那說話的語氣儼然像左家的女主人,幾個人不禁共同吞了一下口水,然後板正身子,畢恭畢敬的道:“是!”

“嗯!那我現在先讓樓下給您備好車子。”

夏蕾點了點頭,趕忙拉住夏妍往外走,甚至連外套都沒來得及換上。

嗬,她就是怕那幾個傢伙萬一再生疑,回頭再給左彥打電話,要是讓他知道,她趁着他不在,不光翹班,然後還私自來看夏妍,他不定又要惱什麼。

“哇擦!真大啊!”

當夏蕾跟夏妍坐着那輛車子來到左彥買下的這套小型公寓的時候,夏蕾忍不住長大了嘴巴。

嗬!

是應該說左彥怕良心不安所以纔買的這套房子嗎?

又或者,他真的是不在乎錢,所以……

夏蕾正思索着,座機已經開始催促起她們來了:“蕾小姐,要下車嗎?”

“哦!好!”

夏蕾點了點頭,剛要去攙扶夏妍下車,驀地一瞥,只見夏妍正一個勁兒地凝視着眼前這套小型公寓,望着那華麗的外觀以及奢侈的門廳走廊,那眉頭死死地皺着,儼然形成一個“川”字型。

夏蕾一臉納罕:“姐,怎麼了?不滿意嗎!?”

“蕾,你老實跟我說實話,這房子究竟是怎麼回事?左彥給的?嗯?”

“姐……我,我其實……”

面對夏妍忽然的詢問,夏蕾一時間找不到任何答案。

她自制的夏妍對她跟左彥之間的關係充滿了不悅,可是,她若要說這是她求左彥讓她搬出醫院,自己找個地方生活,她又鐵定不願住……

夏蕾一下子陷入了兩難。

誒呀,早知道她乾脆就不告訴夏妍,這是左彥的房子了。

嗬!現在倒好,她倒是變得羝羊觸藩,捂了個燙手的山芋。

“夏蕾!”

“誒呀!好啦!你就別瞪我了,我只是想給你找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姐,況且,是左彥虧欠你的……”

夏蕾的話還未說完,只看到夏妍的臉色已經黑了一大半,原先絕美的臉龐此刻顯得極其陰沉,夏蕾嘴角一抽:“姐,我……”

“蕾,你知不知道他是誰?” “我……”

“他是左彥!是害死我們父親的男人,奪了我們家一輩子清靜的男人!他根本就是惡魔、撒旦、混蛋!”

夏妍現在一提到左彥,就如同提起了她一生一世不共戴天的仇人,然而,在夏妍的心裏,即使她之前再怎樣深愛左彥,一想到他親手害得她們家如同玻璃似得破碎,她的身體也儼然變成這樣,全都是左彥害的,這些,她一一忘不掉。

然而,夏蕾現在竟然還把自己賣給了他!

一想到夏蕾現在在那個惡魔手底下備受蹂躪,夏妍氣就不打一處來。

見夏妍激動的模樣,夏蕾趕緊平復她的心情:“姐!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的身體纔剛剛好,千萬別激動,會出事的!”

“蕾,你怎麼可以……他……他害了我們一家啊!”

“我……”

夏蕾語塞。

她自然知道夏妍的這番話,可是,那個惡魔手中拿着自己的視頻,不光如此,他甚至還操控着她們所有人的命運,然而,現在的這場遊戲,已經不是她想停下就可以停下了。

“蕾,你是不是……有什麼把柄在那個男人的手裏?”

夏妍從小就很聰明,見夏蕾這般模樣,立刻像是猜到了什麼,問道。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呃……我……”

聽到夏妍的問題,夏蕾全身一顫,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驀然,夏妍打開車門,直接從車子裏面衝了出去,夏蕾心頭一怔,也連忙跟着跑了出去,不假思索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夏妍的胳臂。

“姐!你冷靜點!”

夏妍瞥了她一眼,沒說話,冷哼一聲,推開她咚咚地跑進了那個小型公寓裏,門被她一把關上,聲音震耳欲聾。

夏蕾望着緊閉的房門,一時間不禁呆滯住了。

呃……

夏妍她,好像是誤會自己了?

想到剛剛夏妍那嫌棄的目光,以及嘲諷的笑容,夏蕾的心頭,沒來由地一陣疼痛。

姐……她,她怎麼可以那樣說自己?!

難道這一切都是她願意的嗎?

其實,她有好多好多的苦都想傾訴,可是,她又能說給誰聽呢!

“蕾小姐,你沒事吧?”

後面車子裏的司機小心翼翼的問,夏蕾驟然緩過神,吸了吸鼻子,轉過身,朝着那司機淡淡一笑,然後擺了擺手:“沒事,你好好照顧我姐姐,我現在身體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蕾小姐,要不要我送送您?”

“不用了。”

夏蕾搖了搖頭,快速地超前走去。

迎風仰頭,刺眼的陽光在她眼睛前不斷的晃呀晃,猶如是在炫耀什麼。

夏蕾自嘲地嘴角勾起一條弧,手下意識地掏出手機,隨意的摁下一個號碼,電話被接通,還不等對方先開口,夏蕾便道:“地3號街,陪我來喝酒。”

只有這幾個字,夏蕾便直接扣斷了電話,再次關機,然後朝着旁邊一個小店鋪走進去。

“老闆!來一打啤酒!”

呵呵,人啊,總是命運多舛。

人生啊,也只是瞬息萬變的事……這個世界,什麼永恆?什麼恆久?全都是*扯蛋! 人,總歸都要靠自己,即使被人誤會,也只不過只能–一醉解千愁……

狄青怎麼也想不到,當他火急火燎的趕到夏蕾這裏的時候,只見那小女人正在這家小小的酒館裏一邊撒酒瘋,一邊抓着一個人就是一頓臭罵,一邊罵還一邊吼–“啊呸!你個左彥!你以爲你是個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媽的,只會拿視頻來威脅我、拿我姐姐來威脅我給你上牀!你以爲你很強悍怎麼着,你有40釐米嘛?!嗬,才39釐米,拽什麼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