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雨彤點點頭。

但是陳長壽心裏還是比較佩服孫雲龍這傢伙的能力,畢竟盛大集團的輝煌都是由孫雨彤創造的,可孫雄二話不說直接將孫雨彤趕出盛大集團,肯定和孫雲龍這傢伙脫不了干係。

陳家屯陳建軍家。

“我說老二媳婦你們家現在是真厲害了,你兒子陳長壽在江陽市有那麼多貴人人脈,這個兒媳婦還開着瑪莎拉蒂!”

村民們都忍不住羨慕了起來。

“哈哈哈大傢伙用不着這樣誇,俺們家陳長壽有今天也缺不了大家的照顧,”陳建軍憨厚的撓撓頭,“等兒子結婚那天大傢伙都要來吃飯啊!”

“那是肯定的啊!”

“不僅僅要來你家吃飯,還要給陳長壽包個大紅包!”

陳建軍和陳母被誇的有點飄飄然,就連老三陳建國也同樣跟着沾光,劉朝兵那邊的親友回村後都忍不住誇獎了起來。

曾經看不起陳家的村民,這時候開始了誇獎。

“他二嬸以後還要請你兒子多多關照,我家的那個小子今年剛剛考上江陽二中,等抽空讓你兒子過來給點撥點撥唄?”

“沒問題!”

“我女婿過年也要去江陽打工,二姐你到時候讓你兒子給安排一下唄?”

“可以可以!”


陳母從來沒有被人這樣追捧過,一時間就將各種要求都答應了下來。

陳建軍還是比較理智,於是乎趕緊拉住陳母,要不然對方還不知道要答應出什麼事來。

“我說老婆子你看時間也不早了,咱們該去鎮上招人蓋房了吧?”


“對對對,招人蓋房!”

陳母一拍腦門。

“哎呀你們兩口還費這個力氣幹嘛?”其中一個村民立刻站了出來,“我下午就去鎮上辦事,我直接幫你們找不就行了?”

“這個…不太好吧?”

陳建軍有點不太好意思。

“哎呀他二哥你有啥不好意思的,我去縣城正好捎帶上給你招人唄,”對方哈哈一笑,“你就不要拒絕我這個好意啦!”

“那好吧!”

陳建軍點點頭。

對方聽聞立刻轉身騎上摩托,隨即在轟鳴聲中離開了陳家屯。

陳建軍和陳母則回到家裏,開始琢磨二層小樓該如何建造,並打算在蓋好房子後請村民過來吃飯。

陳長壽那邊接到了二牛的電話,在得知吃飯的地方就訂在江陽市的天元酒店後,便驅車帶着孫雨彤一起前往了那個地方。

“歡迎陳先生!”

天元酒店的服務員隔着老遠就看到陳長壽,二話不說趕緊小跑着迎了過來,並且露出副非常尊敬的表情。

“我今天來參加同學聚會,我同學已經在這裏訂了房間,”陳長壽將二牛訂的房間號說了出來,“你現在就帶我們兩個過去吧!”

“陳先生您需不需要提升下包房呢,您同學訂的那個包房是咱們這兒的普通包房,我可以免費給你們升級到豪華包房。”

都市逍遙醫聖

“沒有必要!”

陳長壽搖搖頭。

“那好吧…”

服務員有些不甘心,但也不敢繼續說下去,只能給陳長壽在前面帶路。

而就當幾人剛剛從電梯走出來後,二牛就扭着他那肥碩的身體,從旁邊的包房裏走了出來。

“二牛!”

陳長壽揮揮手。

“陳長壽你終於來了,”二牛趕緊迎了過來,但看到孫雨彤卻忽然一愣,“這位是?”

“叫嫂子。”

陳長壽笑着道。

孫雨彤在陳長壽旁邊聽的清清楚楚,心裏不由的涌出一股溫暖,畢竟她原本還以爲對方會說出其他的稱呼。 “我是二牛,是陳長壽的初中同學 ,”二牛聽聞立刻滿臉笑意,“今天我們在這裏舉行同學聚會。”

“我知道。”

孫雨彤點點頭。

三個人站在走廊裏聊起了天,陳長壽這時也從二牛嘴裏得知,班裏還有幾名同學沒有過來。

“那咱們就在等會兒吧!”

陳長壽倒是不在意這些。

他這次過來畢竟主要也是看二牛的面子。

而就在這時,一名手拿皮包,梳着背頭的男人,一臉高傲的從電梯裏走了出來。

“哎呀這不是二牛麼,這幾個月不見,就成了這副模樣了?”

對方看到二牛後,就走過來打起了招呼。

“哈哈哈,海鵬你過來啦!”

二牛急忙和對方握手。

“你是不是攬上大活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大金鍊子小手錶都戴上吧?”

於海鵬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陳長壽。

當然他卻注意到了孫雨彤,雖然一直再和二牛聊天,眼睛卻時不時往對方身上跑。

“哈哈哈怎麼能夠和你這個大老闆比呢,你做的那種大工程每年都要收入幾百萬吧?”

二牛憨厚的笑了笑。

陳長壽自然是不喜歡這種交流方式,於是乎便靠着牆啥話也沒有跟着說,只是和孫雨彤眨了一下眼睛。

孫雨彤其實在剛纔就注意到了於海鵬的眼神,但因爲對方看樣子也和陳長壽是初中同學,也就沒有再計較什麼,只不過臉上的表情卻並不好看。

“哎呀這是?”

於海鵬這時終於忍不住問起了孫雨彤的身份。

況且她本來還生的漂亮,再搭配上這與生俱來的氣質,不管是誰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男生更是會衍生出其他的想法。

二牛一聽於海鵬的語氣就知道不太對勁,便趕忙給對方好意的介紹了起來。

其實於海鵬這個人之前和陳長壽等人都來往,但是在初二的時候卻被他父親安排了進來,也就逐漸和陳長壽的初中同學打成一片。

但也僅僅是和當初班裏那些小混混,至於陳長壽這種學習成績優秀的,自然而然也就更沒有多少的交流。

所以幾個人也就簡簡單單的互相打了個招呼,二牛這時也趕緊將包房的房門打開,邀請他們幾個人趕緊入座。

九點鐘的時候,被邀請的同學,逐漸一個跟着一個走了進來。


“我說二牛我看你今天可是安排得好呀,”郭曉宇坐在椅子上打量了包房,“看這個情況你這是另有所圖吧?”

“你小子瞎說啥呢,”二牛沒好氣的擺擺手,“我就是叫大家過來聚一聚而已!”

一切為了投胎[快穿] ,你沒準是想巴結羅潤吧?”

郭曉宇又嘿嘿一笑。

屋子裏的大多數人聽到羅潤後,眼裏都忍不住冒出無數道金光,畢竟對方的身份是本縣城的建設局科長。

而且據聽說羅潤最近幾年關係走動的非常好,保不準在下次選舉的時候就能晉升爲局長!

“去去去你就別瞎說了,雖然說這次聚會我有私心,但也不是因爲這件事,”二牛坐在椅子上看了眼陳長壽,“主要是爲了給陳長壽接風洗塵!”

“陳長壽?”

倘若不是二牛說出這個名字,大傢伙似乎都沒有想起來班裏還有這麼一號人。

然而衆人卻對這種事情沒有興趣,畢竟在他們的眼睛裏,鈔票和最重要。

什麼主治醫生,什麼診所,不關自己的事。

“你小子能不能說點好話,老子現在身體倍棒,吃嘛嘛香,別給我提醫生好不好?”

於海鵬黑着臉拍了下桌子。

二牛這下子被弄的怒也不是笑也不是,但是心裏早已經萬分後悔了起來,他可不相信因爲眼前這羣人,從而引的陳長壽和自己有心結。

“那個…”

正當他琢磨還怎麼圓場的時候,包房的房門被再一次推開,一名看起來就非常油膩的男人,拖着個大肚子就走了進來。

“哎呀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剛剛主持了一個會議,沒想到耽誤到現在才結束!”

衆人看到來着是羅潤後,立刻都起身跟着招呼,似乎根本不在意對方的遲到。

“哈哈哈你們都到齊了吧?”

羅潤被安排坐在了主位上,隨即臉上露出副傲慢的表情,眯着眼環視了下四周。

這不看不要緊,當看到孫雨彤後,他忍不住嚥了口水。

這是什麼天仙美人,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我們其實也都是剛剛纔到,”於海鵬笑嘻嘻的回答道,“羅科長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上次約你吃飯都沒有空。”

我在生命盡頭依然愛你 ,”羅潤當場擺出那套令人作嘔的氣場,“你也應該知道他現在對我的態度。”

“當然知道當然知道!”

於海鵬連連點頭。

“我說二牛你小子是咋回事,咱們這裏坐了這麼一位大美女,你都不想着給我認識麼?”

羅潤的注意力依舊在孫雨彤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