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雨從林震天書房中退出來,擡頭望了望郎朗夜空。

“父親,林家暫時安全了,等你一年後回來,一定不會失望。”

夜已深,林家衆人今夜無眠,林清雨受封三江侯的消息已經傳開,整個林家都歡欣無比。

家族的遷移事情很多,直至第二日清晨,一切纔算準備妥當,好在衆多熬夜的都是修煉衆人,初晨的陽光灑落大地,映照着衆人的臉龐。

“爺爺,你們出發吧,一路保重。”墨城門外,林清雨與林震天道別,他是要在墨城等韓天火來找他的,還有紫煙。

“嗯,雨兒,讓你這麼奔波,也怪我們這些老不死的沒用,唉……”

“爺爺,說這些幹什麼,沒有您的教導,哪有今天的雨兒。”林清雨趕忙說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安心修煉,林家的事情不要太掛心,即便發展不起來,怎麼也不會讓它倒下便是。”

“嗯。”

浩浩蕩蕩的車隊出發了,林清雨站在城門口,目送他們離開。


“唉,不知合適能夠再相見。”林清雨仰天長嘆。

“別感慨了,回去吧。”風致沒好氣地說。

墨城林家府邸內,林清雨坐在青石臺階上,看着小狐狸和青炎魔虎嬉戲打鬧,偌大的府邸只剩下這一人兩獸了。

蕭莫和蕭顏沒有跟去三江城,而是加入了涼國的化靈閣,雖然規模沒有天碑國的大,但在這裏,兩人被代爲上賓。


日漸正午,紫煙進來了。

看到坐在臺階上的林清雨,紫煙長舒了一口氣,“還好沒有來晚。”

“清雨哥哥!”紫煙穿着紫色的小蠻靴,噠噠的聲音傳來。

林清雨擡頭,微微一笑。

“這麼快啊。”

“必須的,你那個師傅什麼時候來啊。”

“等會兒吧,一會兒就到了。”林清雨看了看炎炎烈日。

“唰!”一道火紅的身影驀然立於林清雨的面前,林清雨趕忙下拜,

“徒兒見過師傅。”

“嗯,起來吧,事情都處理完了嗎。”

“還沒有……”林清雨想了想,躬身道。

韓天火皺了皺眉頭,“還有什麼事?”

林清雨指着一人兩獸,“師傅,這個是我的靈獸,我的……婢女,能不能帶他們一起去?”

紫煙在一旁瞪了林清雨一眼,爲了能跟林清雨一起去,也沒有糾結林清雨胡亂給他安排的身份。

韓天火看了看小狐狸,面無表情,但看想青炎魔虎時露出了一絲驚訝。

此時的青炎魔虎已經快要和小狐狸差不多大,有林清雨爲他提供各種修煉的靈藥,儼然一副一級靈獸巔峯的樣子。

“這青炎魔虎的幼崽你從那裏得到的?”

“在天碑國的一片森林裏。”林清雨想了想,給了一個模糊的答案,沒有說明具體的地點。

“嗯。”韓天火也不在意,“靈獸自然可以帶去,不過這個婢女……”

“見過韓前輩。”在錘聖面前,紫煙還是乖乖的行了一禮。

“嗯,不用多禮。雨兒,爲何一定要帶一個婢女去。”


“這個……”林清雨一時語塞。

“韓前輩,其實我是專門照顧靈獸的,我照顧靈獸可有一套了。”紫煙毫不客氣的自吹自擂起來。


“哦?”韓天火沉默一會兒,想了想,邊說,“也罷,法衛隊預備隊中圈養靈獸的人實在不少,到時候給你個差事,便專門負責管理那些幼小的靈獸吧。”

“謝謝韓前輩。”紫煙喜笑顏開。

“嗯,既然如此,我們走吧。”

熾熱風暴驟起,捲過林清雨和紫煙,還有地面的兩隻靈獸,化爲一道長虹,直奔城外而去。

林清雨身在長虹中,牽着紫煙的小手,心中說不出的羨慕。

駕虹飛行,至少要到武宗境界才能做到,而武聖更是可以瞬息萬里。

“這裏便是了。”林清雨感覺驟然一停,紅色風暴散去,他睜開眼,赤紅色的峭壁險峻陡峭,中央一條蜿蜒的小路,直通山上。

“山上的炎碑林,便是我法衛隊三隊四組的盤踞之地了。走吧,跟我上去,記住,要用走的。”

林清雨對最後一句囑咐不明所以,但還是點了點頭。 山路是一階一階的紅色臺階,韓天火率先走了上去。

林清雨猶豫了一下,看着赤紅如火的臺階,他自然看出了這山路的不同。他擔憂的看了看紫煙。

“怎麼了,清雨哥哥?”紫煙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對林清雨的眼神很不理解。

“煙兒,路這麼長,我揹你上去吧。”

“這個……路這麼長,清雨哥哥不累麼。”

“沒事,這點路不算什麼。”

“清雨哥哥最好了。”小丫頭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嗷嗷……”小狐狸也嗷叫不止。

林清雨黑着臉,“別鬧,這是對你的鍛鍊,你看看小虎。”

小青炎魔虎已經邁開虎步,登上了臺階,腳掌肉眼可見的顫了一下。

林清雨看了看不見盡頭的山路,咬了咬牙,毅然邁出了第一步。

“嘶——!”林清雨腳下同樣一顫,他感覺自腳底下的臺階涌出一股奇異的力量衝撞着他雙腿的經脈。

穩定了一下心神,他趕忙靜心調動靈力抵擋。

雙腿的熾熱感降低不少,林清雨在第一節臺階上站了一會兒,遲遲沒有邁出第二步,小狐狸也停在了第一節臺階上,不停地跳啊跳。

紫煙趴在林清雨的背上,看着小狐狸在臺階上不停的亂跳,大爲稀奇,“小狐狸,你這是怎麼了?”

“嗷嗷……”小狐狸一邊哀嚎着,一邊惦着腳尖,一會兒換左肢,一會兒換右肢。

紫煙聽明白了小狐狸的話,擔憂的看向林清雨,

“清雨哥哥,你……”

“沒事,這點溫度,傷不到我。”林清雨咬咬牙,他將第一層竄上雙腿的火勁驅除出去,毅然走上了第二階。

神豪從瘋狂折扣店開始

豪門千金嫁世交 ,又是一陣亂跳。

青炎魔虎倒是很爭氣,雖然實力不如了林清雨和小狐狸,但已經買上了第四階。

末日矩陣 清雨哥哥,要不放我下來吧。”紫煙看着林清雨鄭重的面龐,有些心疼。

“沒事的,我不會讓你受一點傷害。”林清雨看着不見盡頭的山路,開始計算自己體內的消耗。

紫煙趴在林清雨背上,感到無比溫暖。

“清雨哥哥,我好幸福哦。”

林清雨:“……”

情況對林清雨有些不妙,他皺着眉頭,經過他的大致計算,一他的實力是撐不到山頂的。

“師傅讓我徒步走上去,一定有它的道理,難道這是考驗我修爲不成?”林清雨猜測到。

他揹着紫煙,退回山腳,慢慢蹲下。

“紫煙,你先下去一下。”

“哦。”紫煙很聽話,雖然很留戀他背上的感覺,但還是乖乖的爬了下來。

林清雨蹲在第一階臺階面前。

他認出了臺階的材料,這是一種比較珍貴的火屬性陣法材料通炎石。

他輕輕觸摸了一下臺階,一股火勁竄了上來,林清雨趕忙收手。

“難道有某種陣法不成?”

“嗯,卻是是某種陣法。”風致難得的開口了。

“二師傅。”林清雨大喜過望,風致肯開口幫忙,這事情就應該容易解決了。

“簡單的觸發陣法,只要有接觸,這臺階便會發出一股火勁。”

“可有辦法破解?”林清雨趕緊問到。

“有。”

“那就好辦了。”林清雨鬆了一口氣。

“好辦個屁,法衛隊設置用來考驗弟子的陣法,你敢破麼。”

“額……”林清雨想了想,還真是。

“那……二師傅,可有什麼方法讓這陣法暫時失靈,或者讓它對我不起作用。”

“有。”

“那我們用這樣的辦法不久行了。”

“有是有,但我不建議你那樣做。”風致沉聲道。

“額?”林清雨不解,“爲什麼?”

“你看看青炎魔虎就明白了。”

林清雨擡頭看去,此時青炎魔虎已經走了近十階。

微微停頓了一會,青炎魔虎邁向了下一階。

林清雨全神貫注,死死地盯着青炎魔虎的腳掌。

虎掌與石階接觸的一剎那,一股火勁傳進了青炎魔虎的掌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