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昨天的壽宴,到今天剛剛痛罵唐鋒的一幕,讓這個年逾古稀的老頭也有些心累了,此時聽到這麼一個好消息,自然是難掩喜色。

“呼……”聞言,唐若雪也悄鬆了一口氣,頓時感覺如釋重負,而後一抹欣喜也浮現於俏臉之上。

只不過,關於劉世豪爲什麼會答應的具體原因,唐若雪確實沒敢主動發問。

她剛剛一直觀察着唐山和劉世豪交流時候的表情,她發現唐山在交談中,臉色曾經出現過幾次疑惑和嚴肅。

由此可見,其中必定有隱情,老爺子不主動說的話,聰慧靈敏的唐若雪,自然不會傻到主動發問。

不過,她很快便發現,爺爺臉上的欣喜已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思索之色,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唐山突然擡眼問道:“那個林涯,最近在做些什麼?”

唐若雪想不到唐山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難不成這次合作的達成還真的和林涯有關?

此時沒有時間再深入去想,唐若雪老實回答道:“他還是和以前那樣,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裏。”

✿ttκan ✿co

點了點頭,唐山目光微微轉動,又接着問道:“對了,昨晚的那個玉戒指,你們回去之後,他有沒有透露是從哪裏弄來的?”

“是他們家的祖傳之物。”

“竟然拿祖傳的寶貝來當做生日禮物送給我,這小子……”

唐山老臉顯出一絲意外。

看來這個林涯,也並非完全沒有可取之處,起碼在爲人處事方面,還有點腦子。

“既然是他的祖傳之物,你就拿回去給他吧,另外你在公司裏給他找個職位,總這麼在家裏閒着也不是個辦法。”

唐山略一沉吟,對唐若雪如此吩咐道。

唐若雪愣了愣,美麗的眼睛微微瞪大,看唐山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把到喉嚨的話又縮了回去。

她知道老爺子的脾性,一旦做出了決定,誰勸說也不管用。

“知道了爺爺。”

應允了一句,唐若雪上前接過晶瑩剔透的玉戒指,在唐山的擺手示意下,離開了辦公室。

唐若雪前腳剛離開,唐山臉上又再次出現了思索的神色,兩條微微帶白的眉毛,湊到了一起。

他在想剛剛和劉世豪對話時的奇怪之處。

“那種感覺,絕對是畏懼……”

“可是,劉世豪到底是在怕什麼呢?我們唐家,似乎並沒有資格讓他感到畏懼……”

唐山揉了揉太陽穴,仔細回想着剛剛的那一通電話。

“難不成和林涯有關係……”

唐山腦海中蹦出這樣的猜測,旋即又快速將其給否定掉了。

搖了搖頭,他沒有再接着想,而是埋頭處理起公司的雜事。

……

“阿嚏!”

林涯在家裏面,剛準備拿起杯子喝水,冷不丁地打了一個噴嚏,差點把整杯水灑掉。

“誰在念叨我……”

剛嘀咕了一句,口袋中的手機便響起了來電鈴聲。

林涯接通。

“首領,有和母豬的錄像帶作威脅,那劉世豪已經老實得像個孫子了,估計不久之後唐氏集團和世修裝修公司的合作就會順利達成!”

“另外,根據眼線報道,唐鋒也已經被唐老爺子斥責,短期內應該不會再參與公司的運作事宜。”

江川用一副無比恭敬的語調稟報道。

“知道了,乾的不錯。”

林涯淡淡回了一句,而後掛掉電話,嘴角涌起一抹笑意。


“看來讓小川去跟蹤唐鋒是個正確的選擇,不然估計也難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搞到那傢伙的風流照……”

林涯笑了笑,拿起杯子剛想喝一口水,手機卻是再次響了起來。 “什麼?讓我去唐氏集團裏上班?”

林涯把水杯一放,聽着電話裏的清冷聲音,頓時一愣。

“怎麼,你還不樂意了嗎?”

電話那頭,正是通知林涯來唐氏集團上班的唐若雪。

聽到林涯的疑惑,唐若雪聲音變得冷淡了一些。

畢竟,在她眼裏,林涯只不過是一個連大學都沒有上過的低學歷者,像這樣的人,一般都只能去幹一些勞力活、苦力活。

而到唐氏集團上班,自然是屬於一種榮幸。

不過林涯卻不是這麼想。

自己堂堂一個軍中戰神,一聲令下整個龍夏國都會抖三抖的威嚴存在,竟然要去一個小企業裏面當差?

這聽起來多少讓人有些無語。

“好吧,反正整天在家沒什麼事情,去公司上班,沒準每天看到你的時間還能更多一些……”

在心裏嘀咕了一句,林涯笑着回覆的道:“沒有的事,能去公司上班我當然樂意,那我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明天就來上班吧,到時候我會幫你把入職手續辦好。”唐若雪說道。

還沒等林涯說話,唐若雪又道:“記得,在公司裏面,不要透露你和我的關係。”

說完這話,唐若雪似乎有些後悔,似乎是怕自己這話會傷到林涯的心,遲疑了一下,又再次搶着解釋道:“你別誤會,這是公司的規定之一,我這也是怕別人說你走後門。”

唐氏集團中,除了極少數高管以外,絕大部分員工並不認識林涯。


林涯先是一愣,旋即心領神會,笑着回覆道:“你放心吧。”

另一邊,唐若雪的辦公室中。

掛掉電話,唐若雪松了一口氣,兩隻漂亮的眼睛轉動了一下,自言自語地喃喃着。

“我根本就不在意他,爲什麼要怕他誤會……”

搖了搖頭,她沒再去多想,剛剛和劉世豪的裝修公司達成合作,現在她手裏的活可不少,所以很快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半小時後,林涯來到了附近的一家商城中。

既然答應了明天要去公司裏工作,當然得準備一下相應的東西。

比如,衣服。

林涯現在的衣服就那幾件,而且大都是T恤等休閒服裝,平時穿一穿還可以,不過穿去公司上班的話,並不太合適。

正兒八經的西裝倒是有一套,不過那個太正式了,而且只有一件,也不夠穿。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職位是啥,但多做一手準備總是好的,前兩晚的事情就是個教訓……”

林涯無奈搖頭,像前兩天那樣穿着休閒服裝去參加壽宴的蠢事,他可不想再發生一次。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他剛回歸現代都市,很多生活習慣還沒有調整過來。

“先生你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的嗎?”

林涯剛走進商城中的服裝區,一位身着黑色制度、長相姣好的導購員,便笑呵呵地迎了上來,十分熱情。

“你好,給我挑一些正式點的衣服。”

林涯笑着點了點頭,跟着導購員走進了服裝店裏面。

像這種在大商場中佔據了不小空間的服裝店,一般都不便宜,雖然比不上一些奢侈服裝,但在楚州這地界上,售價和質量都算得上是中等偏上了。

林涯對服裝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能穿去上班就行了,所以沒有一會兒的功夫,在導購員的引導下,他就挑好了四五套衣服。

四五套衣服,算下來也有三四千,導購員能從這一筆單子中拿到不少提成,再加上林涯挑衣服很是利索,毫不拖沓,因此導購員在結賬的時候的時候,都是笑呵呵的。

就在林涯等着結賬的時候,一道有些熟悉的意外聲音在背後響起。

“林涯,你怎麼會在這裏?”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中帶着濃濃的疑惑。

林涯皺了皺眉,轉身看去。

一個穿着黑色緊身包臀裙,蹬着恨天高的女人,跨着個紅色的名牌小包包,正一臉驚訝地望着身前的林涯。

女人的右手拎着購物袋,左手挽着一個衣着得體、皮膚白皙的青年。

“袁靜,原來是你,好巧。”

林涯也有些意外,雙眸微微一動,淡淡笑道。

袁靜,一個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兩人就讀於同一所高中,還曾經有過一段頗爲青澀但純潔的戀情,那時候還約好了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幸福地做着人生的美好規劃。

不過好景不長,林涯家裏出事之後,袁靜不知道從哪兒得知林涯家中已經沒有半分田地,果斷地結束了與林涯的戀情。

可以說,林涯高中時的墮落,除了家裏面的變故之外,也和袁靜的拋棄有不小的關係,甚至還一度由愛生恨,對這個女人心懷芥蒂。

不過,這幾年經歷過了這麼多事情,林涯早已經將這些少年時期的糾紛忘記得差不多了。

這一次偶遇,除了一絲意外之外,倒也沒有別的情緒。

看這打扮,袁靜現在過得挺滋潤,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涯,神色複雜地說道:“聽說你去當兵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楚州來的,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聽語氣,似乎袁靜對當年自己的拋棄之舉,也有些一絲過意不去,主動地詢問起林涯的近況來。

“我剛回來不久,最近過得也還行吧。”林涯笑着回覆。

不過,這話在袁靜看來,確實另有一番意思。

她知道,當兵的待遇也就是一般,勉強能養的起自己而已,關鍵是退伍之後能不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好工作。

結合林涯剛剛有些敷衍的話,以及他高中未畢業的學歷,袁靜心中清楚,林涯過得,或許並不如意。

之所以在自己面前死撐面子,不過是男人自尊罷了。


“哎等等,能在這裏買衣服的話,或許他還真找到了不錯的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