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首領。”那些黑衣人答道,就聽見一陣腳步聲,黑衣人分爲了兩隊。

“雪影,”葉風喊道。

“首領,屬下在。”一個女聲說道。雪影正是第一隊的隊長,別看雪影是女的,但是其殺人手法,武功都只在葉風十三人之下,也算是一個武學奇才。她的純陰神功也已經突破了第四層。

“把這些丹藥給兄弟們服下去。”葉風說道,葉風等人吃了兩顆聚元丹之後,增加了二十五年的功力,現在葉風等人的純陽神功也純陰神功,都已經突破了第九層,放到大陸上,也應該是一個武尊強者了,要是單論實力,他們十三人足可以對付一個武帝。

“是,”雪影說道,就把丹藥分發在衆人手中。第二隊的人則都走到樹林外面戒備。

那些大漢服下藥後,就盤膝而坐,開始吸收藥力。

大約過了,三刻鐘,一聲聲長嘯從樹林裏響起,過了大約一刻鐘嘯聲才消失,又等他們熟悉了一下自身的內力,就起身站了起來,去接替外面的人。

就這樣過了大約有四個時辰,這三千人才通通提升完畢,觀看他們的實力。葉風紫霜他們心中一陣滿意,雪影經過這次提升,純陰神功突破了第八層,達到了第八層巔峯,第二隊的隊長“靈鷲”比之稍遜一籌,到了第八層中期,剩餘的那些人也紛紛到達了第七層的中期,後期,巔峯的就只有三百人。

達到了的七層中期,差不多就能與武神有一戰之力了,這可是將近三千的隊伍,就有將近兩千個武神,剩下的就都是武聖頂峯,與武神也就只有一線之隔。


“好了,現在你們的實力也提高了,現在我在你們中間挑選一百個人和我們一起去保護少爺,你們可願意?”葉風問道。

“願意。”衆人答道,他們從開始就不知道自己這個組織的靈魂人物是誰,這次有機會保護這個人物,可以說是一個機會。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

“好了,我念到名字的,都站出來。”葉風說道。

“雪影。”葉風喊道。

“雪影在。”雪影答道,向前走了一步

“靈鷲”

“靈鷲在。”

·········

·········

“好了,這一百個人已經選完了,你們這些沒有選上的也不要灰心,少爺不會忘記你們的,”葉風說道,“現在我們就是要提升自己的實力,爭取讓自己的實力更強,這樣才能夠更好的幫到少爺。明白嗎?”葉風說道。

“首領,屬下明白。”那些黑衣人說道。

“嗯,明白就好,現在都回去吧,注意隱藏自己的實力,不要讓別人發現。”葉風說道。

“是,首領。”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後,這片樹林中只剩下了,一百一十三人。葉風挑選的這一百個人,全是這三千人中武功最高的人,現在都是武神了,相信有了這一百個武神,以及自己這十三個武尊,少爺應該會沒有事情的。 半年前,當中年男人遇到燕京城內遊手好閒、貪色迷利的加措時,並沒有將其太放在心上,只以為是個尋常招搖撞騙的神棍罷了,但當他聽到加措舌綻蓮花在那拐騙錢財的模樣,這才明白,自己是撞見了一棵好苗子,只要略加培養,便能完成心中計謀。

尤其是當他施展出種種玄奧手段,加措並沒有如他往常遇到的那些神棍般倉皇溜走,而是納頭便拜,更是叫他覺得驚喜。要知道尋常江湖術士遇到奇門江湖中的這些正宗術法手段,又知曉其中威力,自然是惶惶不可終日,能像加措這樣淡然自若,著實少見。

是以沒有任何猶豫,中年男人便借坡下驢將加措收入門下,然後更是一手扶持他大踏步朝著知名神棍的路線上發展。有這中年男人的真實手段,再加上加措那張忽悠死人不償命的嘴,路途可謂是坦蕩至極,轉世活佛之名在燕京城也是水漲船高,無數人心嚮往之。

不過沉浸在名利雙收這假象下的加措卻是不知,早在他答應中年男子的時候,他的死亡便已註定。當初中年男人看中他,看中的是他舌綻蓮花的本事,看中的是他為名利不懼一切的膽識;如今加措已被林白等人盯上,留他還有什麼意義,大不了重頭再尋摸個傀儡罷了!

而且豬養肥了,不殺的話,留著做什麼,難道還要替它養老送終不成?!

可惜的是,加措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也沒把華夏『天上不會平白無故掉餡餅』這句俗語記在心裡。不過仔細想想,就算當初的加措明白這些道理,以他貪圖名利的性子,為了能夠達成自己的名利之路,就算是知道這些後果,也是一樣會義無反顧的答應……


就在加措悲戚莫名,搖頭不迭,不願意接受自己被當做肥豬宰殺的事實,一股詭異莫名的術法氣息已經籠罩著他的身體。這股氣息一出現,就像是烈火烹油般,沒有任何阻撓便進入了加措的身體,然後朝著他的神識便衝擊而去,只是短短一瞬,加措心神便已失守!

若是陳白庵在此,定然會驚愕發現,此人藏密結手印之法已然臻至化境,尤其是這心印的施展,更是出神入化。心印即為不動尊之乾栗駝心,以**力,化萬物心神,收為己用。

「聽我號令,操持術法,祛除扶乩邪煞,信仰願力收歸我用!」緊盯著地上已然變得懵懂無比的加措,中年男人雙眸之中綻放出奇異光彩,緩緩開腔,聲音中帶著無比的蠱惑。

在這話音的誘導下, 弄潮時代

當加措提著那『鐵漢』從密室中?室中走出時,在場的這些權貴人物已然徹底失神,他們不明白為什麼短短片刻功夫,這原本青春年少的加措會變得如此老態,頭髮花白,肌膚鬆弛,雙眼失神,那模樣就像生命機能已被抽空,化作了風燭殘年的垂垂老矣之人。

雖然心中有所驚詫,但這些人哪裡敢多說半個字,只能任由加措在他們身上任意施為。一個接著一個,加措額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到最後每一步走出,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濕漉漉的腳印,但對這一切他卻毫無察覺,就像是一個不知疲倦之人,僵硬的施展著手段。

而隨著加措的施展,密室之中抿著手中茶水的中年男人臉上淡漠笑意依舊,但他身上的那股氣息卻是越來越強,而且順著他雙眼開始朝外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彩,那光亮就像是天幕上熾熱的太陽般,假如有人和他對視,雙眼和心神都將被這詭異光芒盡數焚毀。

時間一點一點的推移,房間內的權貴已經盡數離去,雖然他們都是普通人,但也能感覺到此地的氣息之古怪,即便是那些扶乩邪煞從身體抽離后,有著銘心刻骨的疼痛,身軀再怎樣酸乏無力,也都不敢再此處多逗留片刻,只要加措施為停頓,便急速離開。


房間內空洞無一物,加措面色脹紅如豬肝,身軀顫抖不止,似乎在竭力忍耐體內狂躁不定的某種悲壯情緒,而且順著他額頭流下的汗水已經不是透明,而是如鮮血般的紅色,生命機能就像是隨著這汗水不斷朝外排除般,肌膚迅速乾癟,面頰削瘦如大病初癒。

「陳老,恐怕咱們是來晚了!」就在此時,林白等人帶著宗教事務局的人也已經殺到了四合院大門口,感受著從屋內傳出的狂暴術法氣機波動,林白眉頭緊皺,沉聲接著道:「沈哥,你帶事務局的這幾位趕緊離開!」

但還沒等他話說完,原本明亮無比的天幕卻是陡然間變得暗淡下來,在這四合院上空沒來由的突然多了一團烏雲,怪風更是跟著平地而起,雲朵摩擦碰撞發出的嗡然之聲不絕於耳,只是一個瞬息,一道明亮無比的閃電從天而降,朝著四合院內便衝擊而去。

電光閃爍,耀眼無比,猶如摧枯拉朽般徑直便把這經過精心布置的四合院撕裂成碎片,一時間瓦礫塵土朝著四下飛揚不停,站在大門口的林白等人頓時便變成一幅灰頭土臉模樣。

眼前這情形,林白可謂是熟悉無比,這絕對是典型的天道反噬! 萌寶駕臨:爹地,媽咪跑路了! ?!難道加措瘋了,居然會搞出來這麼大的動靜!而且就他那微末的術法修為,也敢去觸碰天道,是活得膩歪了,還是畏懼自己等人的追查,想要以此來了解性命?!

陳白庵和張三瘋也是面面相覷,他們也著實想不明白,事情怎麼會到這地步。就加措那小身板,想扛過天道反噬根本就沒可能,要是這丫挺的一死,事情還怎麼繼續往下查?!

至於宗教事務局那幾位看著這聲勢,臉都已經嚇白了,雙腿更是不斷打顫,若不是因為林白在此處,恐怕他們早就溜之大吉了!而且直至此時,他們總算明白為何這一年來,燕京城內雷暴會如此頻繁,敢情不是什麼氣象演變,而是眼前這些人搞出來的……

「不對!這天道反噬恐怕沒那麼簡單,咱們要找的正主兒估計就在裡面。」林白眉頭微皺,雖然身處天道反噬範圍之內,元氣狂暴雜亂,但他分明感覺到,有一股極為詭異的氣息在這天道反噬中在不斷攀升,心中略一沉吟,便緩聲道:「你們幾位還是先避避吧!」

聽到林白這話,宗教事務局那幾位如逢大赦,沒敢有任何遲疑,便朝著開來的車輛處狂奔而去。他們接觸宗教事務已久,對其中的某些隱秘也算了解,看著眼前這聲勢,自然明白事情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控制範圍,留在此處,不過是徒增累贅罷了!

「陳老,咱們也小心一些。」等宗教事務局那幾位離開之後,林白眉頭微皺,轉頭向陳白庵等人叮囑了一句,然後大腳一踹,便把大門踢開,然後緩步便朝著四合院內走了進去。

天道反噬之下,天地元氣已然紛亂莫名,普通人進入此處倒還好,可是身上有著法力的相師在此情況下,體內氣機難免受到天地牽扯。剛一進入其中,林白便覺得心中一陣煩亂!

而且林白更是驚愕發現,四合院那原本漏洞百出的風水布局,在這天道反噬的侵襲下,竟然生生轉化局勢!那些破綻之處在紛雜的元氣波動下,居然開始朝外散發出濃烈的陰煞氣息,而後和天道反噬降下的至陽天雷混在為一體,朝著某處緩緩匯聚,彷彿在醞釀什麼。

鳥為蟲死,人為財亡,這句老話果然沒說錯。此時看來,這四合院的布局顯然不是加措所為,而是他身後那人的布置,而且此人恐怕早在扶持加措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謀划如今的布局,不過讓林白不解的是,這幕後之人究竟是要做什麼,才會費這麼多周章!

而與此同時,密室之內的那中年男人眉毛一挑,手中茶杯緩緩放至一旁的小方桌上,握緊了手中的龍眼天珠,輕笑道:「果然沒讓我久等,這麼火急火燎的救過來了!」

加措不明白林白等人的來歷,但這中年男人卻是清楚無比,不過他心中卻也是有著顧忌,雖然從奇門江湖中人口中知曉過林白的手段,但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他想試探下林白的修為,摸清楚他的底細,然後才能知曉自己的手段能夠壓制住他。

冷笑一聲,這中年男人如烈日般的雙眸微微一眯,而後左手拇指壓於中指、無名指之指甲上,食指豎起抵於左掌上,以右手食指壓於中指,口中緩緩道:「南么,三曼多伐折羅報!佛悲如風,佛怒如雷,相離如火焰,大空之智,引業火滅除眾生煩惱!」

「林白,小心!」還沒等林白理清楚心中的思緒,陳白庵便驚呼出聲。

就在此時,燕京機場某架不起眼的客機上,緩步走出了四位身著藏傳佛教經典紅衣的喇嘛。而且在這四人之中,有一中年喇嘛頭上戴著黃色僧帽,雖然這中年男人面容普通,但雙眸中卻像是蘊藏著雷光般,開闔之間,攝人心魄。

「孽畜!當初我念情面,饒你性命,如今居然還不知悔改,做出如此歹毒之事!」還沒等腳步站穩,那黃帽喇嘛陡然抬頭,緊緊盯著所在的方向,怒聲出言。

其餘三名喇嘛聞言面面相覷,臉上滿是驚懼之色,似乎想起了什麼恐怖的往事! 興華城,郊外樹林,一對對的黑衣人在白天,向此處集結,顯得十分的顯眼,但是周圍那些看到的人卻沒有敢說什麼的。天,那可是遮天的人,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們強的什麼都剩不下,現在還是當作什麼都沒有看見吧。

就在黑衣人都進去之後,曾風兄弟也來到了樹林旁邊,曾風說道:“雲弟,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高調了,我們好像應該晚上來吧。這大白天的我們這身衣服太顯眼了吧。”

“大哥,沒有事,他們一定會以爲我們出去打劫,早就躲得遠遠的了,哪還有時間管我們去幹什麼,早就收拾東西跑路了。”曾雲說道。

“希望如此吧,這次事關重大,一定不能出錯。”曾風說道,“一會兒,我們交替提升功力,一隊一隊的來,這樣的危險性還小一些。”

“嗯,大哥說的是。”曾雲說道。

說話間,兩人就來到了樹林,那些黑衣人見到曾風兄弟之後,就立刻齊聲說道:“首領。”

“嗯,這次叫大家過來就是有件事要說一下。”曾風說道,“現在我手上有一種丹藥,能增長四十五年的功力,但是這麼多人一起提升,沒有人看守始終不安全···”

曾風還沒有說完,下面就有人喊道:“首領,我們去戒備,讓其他兄弟先去提升,我們等着。”

這種聲音一波接一波的,最後都快變成吵架了。

“老子讓你先去提升,你爲什麼不去?”一個大漢說道。

“你要老子去。老子就要去,老子剛纔還叫你去呢,你怎麼不去。”那人說道。

“好了都別吵了,我有安排。”曾風說道。對於他們這些人剛纔的做法曾風倒是沒有過多的批評,這是經歷過無數生死才培養出來的感情,他們誰都知道,在裏面提升實力,就會都一分活命的機會,要是在外面戒備,說不定會有什麼危險,但是他們仍然沒有把好的機會留給自己,而是留給他人。

想當年,三年之前,遮天盟剛剛成立沒有多長時間,但是卻有很多勢力的打壓,那時的遮天盟還沒有多少人,有時接連幾天的廝殺,當要休息的時候,這些人卻爭先恐後的去戒備,但是那些去戒備的人,基本上都沒有活着回來,要不是當時葉風十三人幫了曾風兄弟一馬。把那次指揮的人給殺了,說不定就不會有什麼遮天盟了。

三年過去了,那些遮天的老成員都成了一個個的頭目,但是在那感情卻是沒有改變過。

“你們在這裏提升實力,我和曾雲去戒備。”曾風說道。

“首領,這怎麼可以···”下面的人說道。

“不必多說了。在興華城還沒有什麼人能夠傷到我們兄弟。”曾風說道。曾風兩兄弟昨天晚上就吃了兩顆聚元丹,同紫霜她們一樣,也突破到了第九層,一身實力堪比武尊,在興華城確實沒有什麼人能夠傷害到他們兄弟了。

“再說了進這樹林的路僅有一條,只要我們兩兄弟守住這條路就可以了,你們在這裏放心提升。”曾雲說道。

“好了我們走吧。”曾風說了一句,就策馬向外走去,曾雲緊隨其後。

“兄弟們,首領親自爲我們戒備,我們一定要小心。”一個大漢說道,“等會提升的時候,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發出響聲,否則可能就會給首領帶來危險。”

“嗯,我們知道。”其餘人說道。

“好了兄弟們,我們開始吧。”接着那些大漢就一個個領了丹藥開始提升實力。

曾風兄弟就站在樹林外面的一顆大樹旁。

“雲弟,你說那幫小子現在服藥了沒有?”曾風問道。

“照時間看,應該是吃了。”曾雲說道。

“那怎麼沒有什麼動靜。”曾風說道,昨晚他和曾雲突破時發出的嘯聲可是很大的,要不是找的地方隱祕,恐怕就會有人圍觀的。

“我也不知道。”曾雲說道。

“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曾風說道。

“算了吧,等一會吧。”曾雲說道,“要是我們進去他們正好提升,那我們還不忙死。”


“說的也是。”曾風說道。

現在再說樹林中的那些人,他們現在一個個臉憋得通紅,但是又努力使自己不發出聲音,終於隨着一聲“嘶”接着就是“嘭”的一聲一個大漢身上的衣服變爲了碎片,就像是發生連鎖反應,接着就是第二個,第三個·······,一直到最後一個。

那些黑衣人對視一眼,紛紛後悔怎麼沒有多拿一件衣服,這下該怎麼回去呢,看來也只有等到晚上了。現在既然沒有衣服了,那就還是趕緊提升吧。接着那些大漢又把剩下的兩顆聚元丹依次放到了嘴裏,這次當然也沒有發出聲。但是他們周圍的那些草可遭殃了,被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真氣打得粉碎,滿地的雜草現在已經是變得十分的空曠。

“雲弟,我們進去看看吧,現在四個時辰了,怎麼還沒有什麼動靜?”曾風說道。

“嗯,好吧。”曾雲說道。曾雲也是十分的擔心,畢竟那些也是跟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他們如果出了事,自己將會一輩子不原諒自己。畢竟是自己讓他們提升實力的。

曾風兄弟走進樹林,看到樹林中的狀況。

“怎麼回事,你們的衣服呢?”曾風問道。接着曾風又向地下 看了一眼,說道:“這些布條就是你們剛纔穿的衣服?”

“回首領,是的。”那些大漢說道。

“額,這是怎麼回事?”曾雲問道。

“那個我們是不想引人注意所以纔會成這個樣子。”一個大漢說道。

“那你們這樣就不會一人注意了,上千人赤身裸體,該怎麼走出去?”曾風說道。

“那個,看來只有晚上走了。”曾雲說道,“現在距離天黑還有兩個時辰,現在你們先說一說提升之後,你們的實力大約到了什麼境界。”

經過一番詢問,曾風兄弟手下的這些人,有一百人突破到了第八層,剩下的全是在第七層中期和巔峯,也就是說曾風手上的一千四百多人,已經有將近一千人實力達到了武神,至於剩下的人也都達到了武聖巔峯。

這一天,興華城上演了一場千人裸奔的大戲,不論是參演人數,還是規模,不能說是絕後的,但是也一定是空前的。可惜的是,這場大戲卻沒有人看到,真可謂是一大憾事。 還沒等林白做出反應,只見四合院上空盤亘不止的烏雲陡然扭動,一道碗口粗的雷電朝下徑直宣洩而出,而且在這四合院布局的牽動下,居然生生扭轉了攻擊方向,朝林白襲來!

林白見狀不閃不避,眼中寒光閃過,雙手略微一抖,印訣捏動,口中輕叱一聲,場內狂躁的天地元氣頓時便在他印訣的引動下朝著那道天雷迎去。

噼啪一聲,那看似狂暴無比的天雷頓時消散殆盡,一切仿若從未發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