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舅,可真有你的!

……

晚上七點半。

傅南璟牽著雲舒下樓,秦固已經洗漱完畢,穿著一身粉色襯衫坐在餐桌上,頭髮還特地抹了一層髮膠,看起來比之前好多了。

不過……

那一身粉色襯衫,是什麼審美?

見到雲舒看過來的小眼神,秦固自以為英俊瀟洒,抹了一把自己的頭髮:「小嫂子,你看我,是不是變帥了很多?」

「……」

帥是挺帥的。

就是吧,腦子不好使。

看著她的眼神,秦固默默收回了手。

「小嫂子,我聽說你也加入了YH俱樂部?」

「嗯。」

雲舒嗯了一聲:「前陣子剛加入的。」

「挺好的。」

秦固溫聲道:「說實在話,YH俱樂部這兩年勢頭很猛,斬獲了不少比賽的獎盃,我相信小嫂子你一定能行的。」

他一邊說,還殷勤的倒了兩杯茶,遞到了兩人面前:「二哥,小嫂子,請喝茶。」

傅南璟掃了一眼秦固,「別拍馬屁,說事兒。」

「呵呵呵……我這不叫拍馬屁,我這是發自真心的想對小嫂子好,也想對你好……」

秦固被看穿了心思,哈哈哈直笑,恨不得在現場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想知道什麼,說吧。」

「沈櫻呢?」

既然被看穿了,秦固索性放棄了掩飾,目光灼灼:「我找她有點事兒。」

「請假了。」

沈櫻走了半個多月了,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二哥,我想……」

「別想了。」

傅南璟打斷他的話:「你那點心思我清楚得很,沈櫻你最還別去招惹。」

「二哥,你這話什麼意思?搞得我好像是居心叵測一般,我這是關心沈櫻啊!」

秦固嘿嘿直笑,還想從他這裡套話。

此時,一道纖細的身影走了進來。

「多謝秦少關心,但是大可不必。」

聽到聲音,秦固下意識站了起來,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嘴角一勾:「嗨——」

沈櫻直接掠過他身邊。

走到了餐桌邊:「Ki

g,雲小姐,晚上好。」

「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傅南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他沒想到沈櫻這麼早就回來了。

「事情辦完了。」

沈櫻一向話少,這次來也就是刷刷存在感。

「你們先吃,我先走了。」

沈櫻轉身離開。

秦固僵在原地,好半晌,跺跺腳:「二哥,這沈櫻怎麼軟硬不吃啊!」

「黑沙多少人想追她,都沒能成功,就你?」

傅南璟拉著雲舒的手,漫不經心的揉捏著,眼底閃爍著戲謔:「秦固,別跟她玩,我怕你淪為舔狗!」

「呵!」

秦固冷笑一聲:「二哥,你在說什麼笑話,我怎麼可能會做舔狗?」

他,秦固!

堂堂秦家大少爺,可不是做舔狗的料子。

傅南璟呵呵一笑,深意十足。

「二哥,沈部長這次休假幹什麼去了?」

雲舒有些好奇的問道。

沈櫻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主動提出休假,可見確實是有事兒。

「訂婚。」

「噗!咳咳咳咳!二哥,你什麼意思?沈櫻訂婚了?」

正在喝茶的秦固聽到這個消息,一口茶水噴出來,臉色難看得很。

傅南璟嗯了一聲:「嗯,你不知道這件事?」

秦固咬咬牙:「不知道。」

「所以,我勸你別費心了。」傅南璟沉聲道:「沈櫻有喜歡的人。」

「就是她那個未婚夫?」

秦固有些不悅。

那狗女人,居然玩他!

「嗯。」

雲舒見他臉色難看,腦海里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秦固,你和沈部長……」

「我還有事,先走了。」

得知沈櫻訂婚,秦固沒了好心情,轉身上樓。

「二哥,他和沈部長是不是背著我們有什麼新發展?」

「年紀輕輕的,怎麼學上了八卦的本事?」

他低斥一聲,飽含著寵溺:「秦固之前打賭,要追到沈櫻,他用了不少心思……可惜了,沈櫻沒動心。」

「秦固動心了?」

「大概是的。」

傅南璟對這些也不算了解。

畢竟這是兩人的私事兒。

雲舒輕嘖出聲:「沒想到,秦少也有為情所困的一天。」

不過,為了一個賭約接近姑娘,這事兒做的可太不地道了!

「好了,別看了。」

傅南璟不喜歡她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

直起身子,單手撐在她身後的椅背上,佔有慾十足:「吃飯吧。」

「嗯。」

雲舒也是真的餓了。

抱著小碗一口氣吃了三碗,這才停下。

「傅叔手藝越來越好了。」

這菜,地道!

「好吃你就多吃點。」

吃過晚飯,雲舒看了一下宋域寒發來的活動詳情,聯繫了寧西,商量好了具體事宜。

正忙著的時候,一雙手從背後伸出來。

她直接被撈進了懷裡,她也不掙扎,「二哥,你了解寧家嗎?」

先前在晉城,她和寧湘見過面。

總覺得寧湘不簡單。

「還行。」

傅南璟抱著她上樓,大手箍住了她的腰肢,「寧湘不好對付,她現在鐵了心的要將寧西逼回家,說不定也會對你動手,你小心點。」

有些事,他不好插手。

但,寧湘若是敢動他的人,那就沒辦法了。

「我知道。」

雲舒被放在了大床上,他退開:「我先去書房處理公事,晚點我再來陪你。」

「好。」

傅南璟走後,雲舒抱著手機玩到了九點。

直到有些困了,她才掀開被子下床,踩著拖鞋下樓。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