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是此龜身體強橫,被這麼猛的一撞,頓時也有些頭暈目眩起來!

這也幸虧玄鷙速度夠快,在蠶絲巨網一困住此龜之際,就被其迅速的拋了出去,再晚半刻,以此龜體表綠色光暈的厲害,瞬間就可解除威脅。

即使如此,等玄鷙雙目再次望去之時,巨龜體表的潔白蠶絲巨網已經不翼而飛了!

“此物果然有些難纏!”玄鷙自語一聲! 但其手中卻未閒着,雙手十指快速掐動劍訣,空中紫晶蛟龍刀一陣盤旋,“嗡”的一聲響,劍影分身,上百道紫色刀光一閃,如蜂箭般朝巨龜激射而去。

按照火嵐公主所講,此怪*十分強橫,玄鷙自然打算試上一試,是以先前一招失手,便再次施展御劍化影之術,一陣快斬!

“嘭、嘭……”數聲,刀影轉瞬即到,直接斬在了巨龜體表光暈之上,光暈表面漣漪一陣激盪,竟無法斬開分毫!

此龜防禦力之強竟能堪比那頭上古邪靈!

玄鷙幹舔了一下嘴脣,頓時有些無語起來!

從二者交戰開始,巨龜除了被動防禦之外,尚未攻出一招,而玄鷙數個回合下來,竟無法奈何其一丁點,那龜似乎對自己的防禦力之強也頗爲滿意,鳥首口中頓時發出一陣“嘎嘎”的嘲笑之聲。

玄鷙冷哼一聲,“既然天蠶九式對你不起作用,本少主就直接動用蠻力撬開你的鱉殼,看你又能威風幾時!”

玄鷙口中嘟囔着,體內元氣一陣流轉,在其體表一層濃濃血霧滾滾而出,玄鷙雙手一掐訣,體表血霧登時往其一條手臂上狂涌而去,而玄鷙身影一閃,一道血光閃過,下一刻,其人便出現在了雄龜身側,“轟隆隆”一拳狂搗而出。

雄龜雙目一怔,似乎對玄鷙突然一聲不吭來襲頗爲意外,又見其來勢兇猛,倒也不敢小瞧了,急忙四足踏地,“噔”的一聲,就想躲避開來!

但玄鷙在化血功祕術和詭形決雙重功法同時並用的情況下,速度又是何等的迅捷!

“嘭”的一聲,還未等雄龜避開數寸,玄鷙一拳便直接轟在了巨龜身上。

此龜體形巨大,少說也有數千斤,在玄鷙一拳之下,瞬間滑出了兩丈之遠,體表綠色光暈凹進去了幾尺之深。

玄鷙心中也大吃一驚,在他看來,御劍化影之術的威力絲毫不在這一拳之下,效果竟然截然相反。

這也難怪,他之前曾食蜚獸血肉,強化了筋骨,此次又機緣巧合下吞噬了千年血鰲的血肉,並用鰲血煉體了一番,身體筋骨早就發生了很大變化,力大無窮起來,雖不能力拔山兮,但一拳之力,幾千斤也是有的。更何況,出拳重在一點攻擊,殺傷力相較之下,自然要大上一些了。

玄鷙見一拳見效,悶哼一聲,再次一拳而上,對準原先拳擊之處,一道血光疾馳而至……

“轟轟轟……”數聲響起,巨龜避無可避,體表綠色光暈終於“咔嚓”一聲破碎開來。

“嗷嗷”兩聲,此龜在玄鷙的威逼之下,終於變得憤怒狂暴起來,鳥首對着玄鷙“嗚嗚”兩聲,張口一噴,一道碧綠色光柱噴射而出,同時前肢數根厲爪虛空一抓,閃射出十幾道碧芒,朝玄鷙疾射而去。

玄鷙不敢硬接,急忙催動詭形決,身形一閃,就襲到了巨龜屁股後面,單手虛空一抓,一柄白濛濛風刃浮現而出,對着巨龜尾巴就斬了過去。

那龜一擊不中,見前方不見了玄鷙蹤影,一個激靈,便急忙揮動尾巴,橫向一掃,一道勁風而至,打算靠這條巨大的尾巴把玄鷙橫向擊飛。

玄鷙知其力大,不敢硬拼,屈身躲過,手中風刃一劃,便砍在了雄龜粗壯的尾巴之上!

血光一閃,雄龜“嗷嗷”吃痛幾聲,拖曳着半條尾巴就向前猛竄。

玄鷙目中喜色一閃,看來此龜除了鱉殼堅硬不可摧之外,其他地方防禦一般,在御風術下,就可輕易擊殺的。

想到此處,玄鷙信心大增,單掌一拍紫晶蛟龍刀,紫色光芒一閃,化作一道匹鏈驚虹激射而去。

“嗖”的一聲響,紫虹瞬間在雄**頂處閃現而出,朝其脖頸之處一繞,就要將其斬首,就在此時,巨龜腦袋一縮,便躲進了鱉殼之中!

紫虹一擊落空,鳴響一聲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起來。

見此情形,玄鷙暗罵一聲!

此龜當真狡猾之極,一有危險便要躲藏,以其鱉殼之堅硬,玄鷙還真拿他沒有半點辦法。

想到此處,玄鷙腳步一跨,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不見,在雄**頂上方,一隻血紅色巨拳一搗而下!

玄鷙竟然再次施展蠻力,準備以拳頭轟開雄龜的鱉殼。

然而,就在此時,“砰砰”兩聲,玄鷙拳影卻直接擊在了石質地面之上,碎石四濺!

而巨龜龐大身軀則不知何時瞬移到了他處!

此龜先前吃了玄鷙大虧,曉得他身法詭異,拳頭厲害,這次竟然早有提防,率先瞬移出去避開了玄鷙的拳頭。

玄鷙見狀輕咦一聲!

遠處巨龜雙眸閃爍,對於玄鷙詭異身法,顯然也頗爲忌憚的樣子。

就在玄鷙思索下一步該如何應對之時,原本被玄鷙拋在一旁不管不問的那隻幼小碧妖突然“嗚嗚”的朝着玄鷙嚎叫了兩聲。

此刻小妖雙手兩足被玄鷙用蠶絲繩捆綁着,動彈不得。

玄鷙眉頭一皺,憑空一招,就把小獸拎到了身前,小獸嘴巴“嗚啊”了兩聲,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四肢上的束縛!

“小東西,放了你你若逃跑了怎麼辦?”玄鷙回道。

他平日裏,經常與火兒玩耍,便能聽的懂火兒的語言,雖然獸與獸之間語言差別甚大,但這兩日,他與小獸處的久了,漸漸的竟也能聽懂幾分了。

小獸見玄鷙問起,又嗚嗚了兩聲,意思在說:我已無處可去,我父母被你弄死了,我還能去哪裏!

玄鷙心中微微一震,但口中卻冷笑兩聲,糾正道:“小東西,可別冤枉了好人,首先是你父母先對我等出手,我及時自衛才誤傷了你的父親,但並未殺死他,另外你母親她是自殺身亡,也與我等無干!現在你怎麼反倒怪起我來了!”

小獸不依,又叫了兩聲:“是你們追殺我在先,我父母纔會對你們出手的,還是怪你們!”

玄鷙一聽樂了,嘲笑道:“你先搶了我們的角質馬,又無緣無故對我們出手,我們纔會追殺你的。再者說,你毒傷了我的朋友,我們又怎能放過你,所以究其源頭,還是你的錯!”

……

被玄鷙三言兩語這麼一說,小獸頓時啞口無言起來!

這小獸本來剛開啓靈智不足百年,雖然有些法力,但智商與幾歲嬰兒無異,哪裏敵的過玄鷙的狡辯,回頭一想,確實是自己害死了父母,便哼哼幾聲,一邊哭去了。

玄鷙眉頭一皺,自語道:“你雖然有辦法對付此龜,但我還是對你不放心,以免到時你與此龜聯手對付於我,豈不虧大發了!”

小獸見玄鷙還要執意一人應對,馬上反哭爲笑,往石壁上一躺,竟看起熱鬧來!

玄鷙氣的直想上去踹它一腳,但對面雄龜早已憋足了勁,一雙眼珠閃爍着狡黠的笑意,四足發力整個一副蓄勢待發的樣。

玄鷙暗叫一聲不好,急忙雙手一揚,手中拋出數股蠶絲往山洞洞頂倒立的石筍上一繞,身體就要一飛而起!

還未等他來的及動彈,對面雄龜鳥嘴一張,就噴出一團巨大的冰錐出來,鋪天蓋地席捲而至,速度之快,竟不下於玄鷙的詭形決身法。

玄鷙心頭一涼!

下一刻,在其身前一面一人多高的蠶繭緊緊的護住了玄鷙半面身軀,龜獸冰錐一擊在蠶繭之上皆被蠶繭反彈之下,倒射而回!

玄鷙這才心中一鬆,反手一抓,身前蠶繭晶光一閃沒入體內不見了。

雄龜目中疑色一閃,低吼一聲,前肢一拍地面,又一股巨力浩蕩來襲。

但玄鷙身體一扭,就在原地消失了!

巨**頂上空,血光一閃,玄鷙浮現而出,手中緊握着一柄幾尺長的白濛濛風刃,風刃之上晶光流轉,嗤嗤作響!

“先吃我一刀!”玄鷙一現身,口中一聲大喊,風刃就劈了下去。

既然一般的武力攻擊無效,玄鷙當即再無保留之意,爲了速戰速決,竟直接催動了體內後天元氣珠。

“噗”的一聲,風刃斬在鱉殼之上,頓時出現一道寸許深的狹長裂縫。

巨龜身體明顯大爲受創,一個趔趄,向一邊滑去!

玄鷙見狀,血色巨拳再次一搗而出,“轟轟轟”數拳直接擊在了龜腹之上,這龜腹也是巨龜身體防禦比較薄弱之處,哪兒經得住玄鷙猛烈轟擊,五臟六腑血氣一陣翻滾,鳥首不自覺的就伸了出來,作嘔吐狀。

玄鷙見狀大喜,魅影再次一閃而逝,在鳥首上空,白光一閃,一股血光噴起丈許來高,旋龜鳥首咕嚕嚕一滾正好滾到了碧妖小獸的身旁!

此龜攪合了半天,最終還是一個疏忽,命喪玄鷙風刃之下!

碧妖小獸見到此幕滿目驚詫之色,從玄鷙出手到斬殺雄龜也不過幾息之際!這與先前玄鷙表現明顯差距甚大的樣子。

它哪裏知曉,與上古邪靈一戰,玄鷙幾乎耗盡了體內所有積蓄的後天元氣,等他真正想要再次恢復時,才發現恢復速度比其剛開始凝聚之時明顯慢了許多,若非此次有鬼龍丹相輔,恐怕沒有幾個月半年以上時間別想完全恢復過來的。

是以,若非事不得已,他是不願動用體內凝聚出來的後天元氣珠的!

更何況是在此等祕境之中,還有諸多未知的危險存在。

當然,如果他能有足夠多的靈丹妙藥的,自然另當別論了。

玄鷙見斬殺了龜獸,雖然明知有些僥倖,但心中確實爲之一鬆,用腳在龜身上踢了兩下,哪知此龜到底是通了靈性的上古神獸,龐大肉身滴溜溜一滾,還想再攻擊玄鷙一番,玄鷙輕身一抖,就落在了龜身之上,“嘭、嘭、嘭……”數拳擊出,龜身方纔安靜下來。

碧妖小獸雙目睜得的又圓又大,確認雄龜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馬上雙腳蹦跳着,躍到了龜身之上,一頭扎進了雄龜斷裂的脖子裏面瘋狂的吞噬起此龜的血肉起來。 火嵐公主驅動五彩霞雲懸浮於玄光池上空,不斷抖動身上袖袍,每每扇出都會有一股冰寒之氣激盪而出,在其身前凝聚出一個個碩大的冰球出來,向着前方雌龜瘋狂的砸去。

雌龜腳踏水浪,看似任意的拍打,卻築起一道幾丈厚的水牆進行抵擋着。

火嵐公主目中寒光一閃,嬌叱一聲,纖手往下方池水虛空一抓,一條碗口粗細的水龍騰空而起,咆哮着朝不遠處雌龜纏繞而去,同時,火嵐玉指一點,一根晶瑩冰絲沒入水龍之中不見了蹤影。

“嗚”的一聲怪鳴,水龍瞬間就把雌龜本體纏繞了數圈,水龍身體一緊,就要把雌龜束縛捆住!

此龜“嗷嗷”叫喊兩聲,十幾根厲爪虛空一揮,十幾道光芒一閃,就把水龍身體截成了數段。

就在這時,原本隱藏在水龍體內的晶瑩冰絲空中一閃,直接遁入雌龜口中不見了!

雌龜一驚,還未作他想,體內一股冰寒之氣瞬間擴散開來,四肢冰冷之下,雌龜行動速度難免就慢了一個節拍。

前方火嵐公主嬌軀身影一閃,便站立在了龜#頭邊緣的鱉殼之上,手中水藍色冰劍劍光一晃,就朝鳥首刺了下去。

“嘎”的一聲,雌龜鳥首一歪,火嵐冰劍擦臉而過!

此龜一聲哀鳴,不敢戀戰,龐大身軀一晃,直接向下方玄光池中墜去,速度之快,一閃即逝,濺起一股巨浪四散開來。

火嵐臉色一陣陰沉,此龜倒也逃的及時,在中了自己秫冰針的攻擊之後,發覺不妙,竟直接逃遁了!

不過以其秫冰針的厲害,如果此龜不能及時治癒的話,被冰凍起來也只是早晚的事。

火嵐想着,也不去追趕,略感輕鬆的朝西筱筱等人鬥戰之處望去,正好看到玄鷙手提風刃不斷在另一隻雌龜身側遊走。

正是玄鷙見火嵐戰處穩居上風,急忙對西筱筱等人施以援手。

這隻雌龜動作舉止明顯比雄龜小心了許多,似乎早已發現玄鷙風刃的厲害,每每受到玄鷙攻擊都會把身體柔軟部位用鱉殼嚴密的防護起來。

但即使如此,在玄鷙風刃的攻擊之下,此龜鱉殼之上已經被砍的傷痕累累、裂紋重重了!

至於西筱筱等人,則轉攻爲守,偶爾瞅準機會釋放手中星龍七刃攻擊一番,打雌龜一個措手不及。

七人雖有祕術加身,能夠驅動星龍七刃此等上古神兵一二,但也不可能持續多久的,畢竟他們沒有祭師那般的法力本源存在,也沒有玄鷙這般雄厚的後天元氣。

火嵐公主黛眉一皺,纖手一抖,又一條水龍騰空而起,朝遠處雌龜張牙舞爪的攻擊過去。

那龜也是有了靈性的,見相好的雄龜已然斃命,自己姐妹早已自知不敵逃遁到了他處,再無心戀戰,周身碧綠色光暈一閃,龐大身軀也向下方玄光池中落去。

玄鷙還想再追,火嵐公主已經驅雲到了近前處。

“窮寇勿追!”火嵐叮囑一聲。

玄鷙只得作罷!

這時,天香、鶯兒三女早已在西筱筱等人圍困雌龜之時,悄悄到了玄光池岸邊金元果樹下,把兩棵果樹上僅有的三十餘枚金元果採摘了下來,用衣衫包裹着走了回來。

衆人中唯獨都狼、吳恩在鬥獸之時受了些輕傷,其他人等安然無恙,倒也是皆大歡喜的局面。

玄鷙見金元果到手,心中自然也是頗爲欣慰,這纔有空去打量那隻被他斬殺的雄性旋龜,只見此龜的半拉腦袋腦殼中血污之物早已被碧妖小獸吸食的一乾二淨了,就連鱉殼內大量的龜血龜肉也被小獸糟蹋了個遍。

這個小傢伙渾身血漬的從龜腹中蠕動出來,髒兮兮的,一臉壞笑,玄鷙看了大有肉痛之色。

此龜畢竟是一種上古神獸,一身血肉雖談不上是什麼奇珍異寶,但也珍稀異常,就這般被這個小東西給浪費掉了!

玄鷙原本還想再收拾一些血肉儲藏起來的,又怕小獸在裏面排了大便或是放了劇毒,反而不美,便很快取消了這種心思。

但當其目光一掃那副巨大的鱉殼時,眼睛一亮,以此鱉殼防禦力之強,如果能夠做成一面護盾的話,以後對敵豈不又多了一重保障?

想着,玄鷙手掌一揮,一道風刃一閃而過,直接擊在了鱉殼之上,一道寸許深的刀痕閃現而出……

片刻功夫後,玄鷙動用風刃三下五除二把鱉殼削成數塊,收進了儲物袋。

這儲物袋還真是好用,只可惜裏面空間小了一些,鱉殼一放進去,就佔了三分之二的地方

玄鷙回頭望了碧妖小獸一眼,見其渾身髒污看着寒磣,手臂一揚,帶動小獸身軀仍進了玄光池中。

“噗通”一聲,小獸馬上就“吱吱”的喊叫起來!

玄鷙來回攪合了兩遍,見把小獸涮的乾淨了,才把它重新提了出來。

衆人見此,無不哈哈大笑起來。

小獸怒目而視,卻又不敢把玄鷙奈何!

衆人又把洞內各物什檢查了一遍,見無遺漏,玄鷙擔心付青安危,帶頭直接走了出去。

一盞茶功夫後,一片連綿不絕的丘陵山地上空,火嵐御舟而至,冰舟之上玄鷙等人肅然而立,在衆人前方,一人兩鳥正斗的不亦樂乎!

付青足下血龍巨口一張,從中噴出一團血霧出來,瞬間就把兩隻虎頭怪鳥困在了其中,付青手掌虛空一拍,一股無名威壓滾滾而來,血霧之中兩隻怪禽體形一個趔趄就倒飛了出去!

怪禽站穩身形,還想再次追擊,這時,後方虛空數道紫色、水藍色、黑色、白色詭異光弧空中一閃,襲到了怪禽身前。

這兩隻怪禽一感受身後靈壓,急忙鳥軀一晃,遁入虛空不見了!

“還想走!”玄鷙口中一聲厲喝,手掌往一側虛空中某處使勁一拍,一股掌風激射而出,虛空中“嗚嗚”兩聲怪叫,兩隻虎頭怪禽身體頓時顯現而出!

這時,玄鷙早已雙手掐動劍訣,紫晶蛟龍刀空中紫色光暈一閃,劈頭蓋臉朝二隻怪禽激斬而下!

兩隻怪鳥雖然初具靈識,但潛意識裏還是禁不住一陣慌亂,黃毛羽翅一抖,就想再次遁走!

兩丈遠處,付青見援手已到,也沒了後顧之憂,手掌一翻,一柄一丈餘長血光濛濛的長劍閃現而出,空中一揮,一道血光閃過,斬向了其中一隻怪禽身體上!

冰舟之上,火嵐公主目中冷光一閃,同樣冰劍法器一拋而出,化作幾丈大小,朝對面怪禽斬去。

“嘭、嘭、嘭“數聲,在三人同時攻擊之下,可憐兩隻怪鳥連釋放護體光罩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三道劍光擊中隕落而亡了!

碧妖小獸一見又有吃的,對着玄鷙嘶叫兩聲!

玄鷙眉頭一皺,罵道:“你個吃貨,剛纔整隻旋龜都被你糟蹋了,還想怎滴!”

小獸嘀咕兩聲,兩眼冒出濃濃的饞意,付青哈哈一笑,手中血劍三兩下就把怪禽屍體收拾了個乾淨,收了起來!

有了這些血肉,衆人倒不至於擔心食物問題了,更何況此等靈獸的屍身在祕境外可是極難碰到的!

諸人見此次闖入祕境的目的已經達到,略一商量,便直接向山丘羣嶺深處飛去!

靈山祕境第三層某處,幾座高達千丈的山峯聳立,山頂白濛濛的,似雪非雪,安靜異常。

半山腰處一個幾丈大小的圓形山洞之中,玄鷙等人團團圍坐着,每個人手裏多出了兩三顆金燦燦的晶瑩果實,正是前不久得到的金元果。

按照天香所查上古典籍所說,此果對於增加壽元,只有服用第一顆時有用,以後再食用雖然對祭師、修仙者等異類來說,在增加法力方面大有好處,而對於凡人來說,也只能起到增強體質的作用了,對於壽元增加效果卻是微乎其微。

因此,諸人看着手中的果實,均都在考慮除了自己服用一顆之外,剩餘那一顆給誰服用比較合適!

畢竟對於西筱筱等人來說,吃了第一顆後,再服食一顆就純屬浪費了!

“劉大哥、典大哥二位考慮剩餘一顆給家裏哪位至親服用?”玄鷙看着劉彪、典羽津津有味的咀嚼着口中果實,饒有興趣的問道。

他實在想知道對於他們這些人什麼人才是最重要的,也好對自己手中果實去向有個判斷。

“自然是給我家的婆娘了!”二人看着玄鷙,幾乎想都不想的回道。

玄鷙一怔,頓時有些無語起來!又看了看其餘四人!

四人連連擺手!

這幾人竟然也是同樣的打算!

別看這幾個傢伙平日裏尋花問柳,真到關鍵時刻,心裏惦記的卻還是自己的婆娘,這倒讓火嵐、天香諸女大爲驚歎起來。

西筱筱選擇的另一人竟然是蔣航祭師!

天香此女自然毫無疑問回去要把此果贈送給她的曾祖袁英王了!以袁英王的法力實力,一旦服用了金元果,恐怕突破法師修爲也是指日可待了!

玄鷙見諸人心中都有了選擇,自己心裏難免躊躇了起來,如今自己父母雙亡,他斷然無人可送了……

就在玄鷙思慮之際,身旁被鬆綁開的碧妖小獸一臉可憐兮兮的樣,趴伏在玄鷙面前,不斷嘶嘶叫着!

玄鷙聽得明白,這個鬼東西竟然也認識此果,還辯解着說此果對它會有大用,如果玄鷙肯賞賜給它一枚果實的話,心甘情願拜玄鷙爲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