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三護法根本沒有了任何反抗之力,唯有那恐懼的眼神死死的將張林盯住,恐怕到現在他也不能相信,擁有着聖光圖這等兇悍之物的他,居然還敗在了一個化形境中期的人手中。

不過,這一切已經成爲了現實,下一刻面對他的便是死神的鐮刀。

“小子你敢!”被一刀阻擋下來,四護法也是知道壞了,大怒一聲,將張林這一刀擋下之後,一道能量光掌從掌心中直接向張林後背拍去,他想在這一招之下,張林必然會出手抵抗,到時候他也是能夠獲取到營救三護法的時間。

然而,面對四護法這一道掌印,張林宛若未聞,落向三護法的大刀絲毫沒有收回的意思,顯然張林此次是對三護法報了必殺之心,即便是自己受到重傷,他今天也必須擊殺三護法。

望着這一幕,不僅四護法,就是半空中與葉諾等人激戰的老頭都是一怔,他們沒想到張林爲了斬殺三護法,居然連命都是敢不要,要知道,四護法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化形境後期強者,這一掌下去,憑他化形境中期的實力,最少都是重傷的下場,只有葉諾幾人清楚,張林究竟有什麼手段。

身形輕微一陣,頓時間,一層金色的鎧甲憑空閃現在了張林的身上。



“三護法,你今天必須死,把我兄弟的命還來吧!”望向三護法的眸子越發陰厲,在身形臨近三護法之時,他沒有絲毫猶豫,手中大刀揮動,在三護法那驚恐的眼神下,毫無阻攔的砍在了三護法的頭顱之上。

“嘭!”靈力的灌注之下,那渴望着鮮血的天血一震,當下三護法的腦袋便是砰然爆裂開來,鮮血與**混在一起,頓時便是在半空當中灑開。

而就在這時候,四護法那一道掌印也是結識的印在了張林的後背之上,隨着一聲悶響,當即張林的身形跟三護法一起,砰然落在了廣場之上。

“嘭!”身形落下,那堅硬的廣場地面,頓時便是砸出了兩個深深的大坑,兩道身影自然也是淹沒在了深坑中瀰漫的塵霧當中。

望着這一幕,半空當中,所有人都是停了下來,包括身上已經佈滿傷痕的白鱗,此時也是睜大着那雙眸子,死死的盯着張林落下的大坑。

這個時候,葉諾他們的心也是略微跳動起來,張林的防禦雖然強,但是這樣挨一掌,也夠喝一壺的。

望着那兩個深深的大坑,老頭面色僵硬了下來,倒並不是因爲張林這份魄力,因爲他剛剛清楚的看到,三護法在那寒刀之下,已經隕落。天宇派現在掌門與各大長老都是不在,因此,他也就算是現在天宇派的掌舵者,但是如果在他管理期間,天宇派不僅損失嚴重,還折損一名化形境後期強者的話,那他真就是難辭其咎了,三護法隕落,他還真沒法跟掌門等人交代。

但是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將所有人都是留下,只有這樣,他才能好說一些。

至於今天真正的主事人張林,被四護法這一擊擊中,即便不死最少也是重傷,他倒是不用管了,甕中之鱉而已,剩下的便只有其他其人還有那盤旋於空中的白鱗。

目光盯向那瀰漫着塵霧的深坑,老頭喘着粗氣。

然而,就在他剛想發號施令將所有人擒下之時,一道黑色身影,嘴角掛着長長的血跡,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這時有些搖晃不定的居然從那塵霧當中緩緩行了出來。 瀰漫的塵霧徐徐散去,在衆人閃爍的目光下,這時候,一道身影有些搖晃的從塵霧中踏了出來。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那道身影之上,半空中,幾人竟然愣了下來,目光中帶着濃郁的詫異之色,望着那有些搖晃的身形。

老頭他們沒有想到,在四護法那毫無阻攔的一掌之下,張林居然還能站的起來,而且,看那樣子,也並不像是受了重傷。

不過,這般寂靜的狀態並未持續太久,片刻之後,天宇派的衆人也是反映過來,“天宇派所有人聽令,結護宗大陣!”


衆人剛回過神來,老頭猙獰的臉龐一扭,這時大聲的向着廣場內衆人喝道。

聽到老頭那雄渾的聲音,天宇派的其他強者也沒有怠慢,廣場內一道道身影頓時便像是受到指令一般,朝廣場四面八方涌去。

人影竄動,片刻之後,剛剛還混亂的天宇派弟子便是各自找到了位置,而後盤腿坐下,手掌相連,從上空看去,那般形狀竟然像是一張天網一樣。

而這個時候,就是剛剛半空中與戰將軍他們戰鬥的衆位化形境強者也都是齊齊向後撤去,最後分散在了原本矗立在廣場之上的石柱上空。

望着這一幕,葉諾等人臉龐之上表情霎時一變,看這形勢,想來老頭口中的這護宗大陣應該不弱。

“帶上張林,趕快撤!”知道真正的災難就要來臨,這時候,葉子行趕緊大喝了一聲,而後,他身形一動,便是向張林暴掠而去。

對於護宗大陣,子謙是再也瞭解不過,他心裏很清楚,這天宇派護宗大陣要是開啓,他們想要逃脫,就真有些難了。

他也沒有遲疑,速度提升至極致,閃電一般便是準備帶着張林向廣場外暴掠而去。

“哼,殺我天宇派之人,你們一個也別想逃!”眸子閃過陰厲之色,老頭森然的道一聲,緊跟着只見一個奇異而又複雜的手印飛快的在他手中結了出來。

“諸神伏魔,困天大陣,啓!”隨着老頭口中最後一個字的落下,那結出的手印陡然一凝,而後兩道光束分別從兩手的掌心噴向了廣場石柱之處。

光束掠出,隨着第一根石柱的接觸,緊跟着又是傳到了下一根,即便有的石柱已經轟踏,但也並不影響光束的傳遞。

這般傳遞,只是頃刻間,那廣場周圍的衆多石柱便皆是被光束所連接起來,下一刻,衆人見到,隨着最後一根石柱被連接,當即那被連接的衆多石柱便是噴發出了萬丈光芒,最後在整個天宇派上空竟然憑空凝結出了一個宛如氣泡一般的能量光罩,光罩扣下,整個山巔都是被籠罩在內。

光罩結出,而大陣卻還並未就此完成,這時候只見剛剛有序的盤坐而下的衆位天宇派弟子,隨着他們連在一起的手掌一震,頓時一道道藍色的光柱沖天而起,最後皆是衝在了光罩之上,而這一道道藍色光柱凝結在光照之上後,竟然也是像他們擺出的陣型一般,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天網。

天網上那一點點藍光閃爍,彷彿夜空的星星一般,不過在那光罩的輔助之下,一顆顆亮點卻是被一條條細線連在了一起。

半空當中,即便戰將軍他們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可未等身形掠出廣場,那天網便已經形成。

感受到天網上那澎湃的能量波動,他們知道,這次是真麻煩了。

咻咻咻!包括扶着張林的葉子行還有白鱗,六道身影就這樣被阻攔了下來。

眸子盯向那光罩還有光罩下的那張藍色天網,他們的面色凝重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

“殺我天宇派之人就像這樣輕易逃走,你們也太小看我天宇派了!”猙獰的臉上帶着森然之色,冷哼之聲落下,老頭又是喝道:“化形境以上強者,隨我一起出手,將他們統統拿下。”

聞言,那早已經就位的幾名化形境強者皆是點了點頭,隨後手中手印一結,一道道光束從他們手中迅速向光罩的最頂端噴去。

而隨着十幾位化形境強者光束的打入,那光罩上的光芒竟然瞬間暴漲起來,就是光罩下的那張藍色天網都是變得比剛剛璀璨了許多。

顯然,這個時候,那所謂的困天大陣方纔是真正被開啓。

“這下麻煩了,天宇派這麼多強者結出的大陣,想要衝出,看來難度不小。”望着頭頂那像是隔絕萬物的結界一般的光罩,葉諾低聲道。

從那光罩之上的能量波動他們能夠了解到,這大陣究竟有多麼強大,而且,光罩之下,還有那彷彿等着甕中捉鱉的一張藍色光網,這種形式之下,憑着他們五個化形境強者還有一頭化形境中期的魔獸,想要衝出去,希望真是不大。

“凡是陣法,那就肯定有破解之處,只要尋到了那破解之處就好辦了。”這時候,對護宗大陣瞭解得比較多的子謙目光掃視了一下光陣,隨後低聲道。

“那你可知這陣法的破解之處?”對於陣法,像戰將軍這樣的人基本上懂得都是比較少,因此,這個時候也就只能靠子謙這個知道的多的人了,畢竟子謙也是四大宗派之一的玄宗之人,玄宗的護宗大陣估計跟這個也有相同之處。

“這個陣法雖然看似強大,但可能是因爲啓陣之人實力不夠,加上陣點,也就是那些石柱,還有崩塌的,所以這陣法也是存在着許多漏洞,看到他們光束打入的地方了嗎,那個地方雖然有着他們強大的能量打入,可其實那就是最弱的地方,只要將那攻破,這個陣法自然就會破解。”

“能量打入的地方?”聞言,周圍衆人都是擡頭向那光罩上光芒最爲璀璨的地方望了過去,就是那氣息萎靡被葉子行扶着的張林也是艱難的擡起了頭看向了那光束打入的地方。

光束打入的地方,呈一個漩渦狀,而整個光罩上的能量也都是從那漩渦中灑開。

然而,未等他們想出解決的辦法,這時只見半空中光罩之下的那藍色光網,隨着老頭手印的凝結,突然便是閃動了起來,而隨着那藍色光點的閃動,突然間一隻只藍色光箭竟然是在那光點之上凝結而出。 光箭凝結而出,隨後沒有絲毫的猶豫,宛如漫天星雨一般,頓時向下面張林一行人鋪天蓋地的爆射而來。

光箭雖然看似不大,可每一隻都是具備着擊殺一名引氣境強者的力量,這般宛如雨點一樣的落下來,恐怕就是意動境強者都得暫避鋒芒。

“快!聯手結屏障!”見到這一隻只光箭落下,葉諾當即便大喝了一聲。

緊跟着,他手中手印飛速結出,一道凝實的靈氣屏障,在那箭雨即將落在衆人頭上之時豁然閃現而出。

“砰砰砰!”漫天的箭雨落下,最後盡數射在了葉諾結出的靈氣屏障之上,可在這雨點一般的衝擊之下,葉諾化形境後期強者凝結出的靈氣屏障也搖搖欲墜,頃刻間便是劇烈的顫抖起來,而且,隱隱間一絲絲裂縫也在上面蔓延而開。

見狀,其他人也是沒有遲疑,這個時候,他們必須齊心協力,手掌揮動,一道道靈力當下向屏障之上打了進去。

“嗡!”隨着衆人的加入,那搖搖欲墜的屏障方纔光芒暴漲起來,一隻只光箭射在上面,也只是蕩起了絲絲漣漪而已。

望着這一幕,半空中的老頭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的弧度,“不自量力,憑你們就想抗衡我天宇派困天陣。”話音落下,只見老頭手中手印又是飛快的變幻了起來。

唰!手印變幻,頓時那向下面衆人落去的箭雨便是暴漲起來,而且,這個時候,他們能夠清晰的看到,那爆射着箭雨的藍色天網竟然開始慢慢縮小起來。

“他們開始收網了,這樣抵擋下去肯定不行,我們必須想辦法將這天網破開。”

“這天網根本不是我們能夠破解得了的,實在不行,咱們就拼了!”在這性命攸關的時機,屏障之下的衆人沒有絲毫的畏懼與埋怨,這一點,張林看在眼裏,這般不要命的幫助,讓他心口不由得有着一股暖流滑過。

說白了,這裏面除了白鱗以外,其他人跟自己其實交情也並不是很深,而如今因爲自己的事被逼到了這種地步,卻仍然是沒有任何埋怨之意。

“呼!”深吐了一口氣,張林將手從葉子行肩上拿下,稍微振了振神,隨後視線落在了那逐漸縮小的天網之上。

看來最後的底牌也應該拿出來了。

望着張林這般舉動,幾人都是一愣,現在的張林基本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能有一條命已經不錯了,可看其眸子中卻是有着強大的戰意涌動着。

而張林的下一句話,卻是讓他們徹底愣了下來。

“各位,借你們靈氣一用,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聽到這一鏗鏘有力的聲音,衆人臉龐上頓時攀爬上了驚駭之色。

張林戰鬥力他們知道,瘋狂起來,就是化形境後期巔峯恐怕都不懼,當初的王雷就是死在他的瘋狂之下,可是要知道,這大陣就是他們四個化形境強者都是隻能幹瞪眼,而且其中還有化形境後期的葉諾存在,更何況是現在已經有傷在身的張林,他們實在是想不出張林究竟還有着什麼底牌沒有現出來。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們也只能先相信張林,因爲到現在,面對這即將將他們困下的天網,他們還沒有任何辦法。

“需要怎麼幫你?”稍一回過神來,葉諾這時候道。

“等會兒你們一起將靈氣向我身上輸送即可!”嘴角掛着血跡,擡起那蒼白的臉龐,張林望向那天網的眸子盡是戰意。

聽到張林的話,衆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而後,除了葉子行在那奮力維持着屏障以外,其他三人都是沒有猶豫,手掌一揮,一道道澎湃的能量便是向張林身上打去。

望着幾人這奇異的一幕,老頭面龐一凝,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鬼,不過,他根本不相信就憑張林他們幾個落山之鳥還能逃得出這困天大陣。

“困獸之鬥,負隅頑抗!”冷哼一聲,老頭手中印法再度變幻,緊跟着,那天網縮小的速度又是加快起來。

屏障之內,少了三人的鼎力,在這一波波箭雨的衝擊下,那葉子行顯得有些吃力起來,同時,眸子也是有些焦急的望向了張林這一邊。

“轟!”三道澎湃的能量入體,當即張林周身便是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浪,在這澎湃能量的衝擊下,張林的經脈都是膨脹起來,整個身體有種強烈的漲疼之感,不過好在張林身體強度不一般,要不在這一次衝擊之下,立馬便能爆體而亡。

稍稍將這暴動的能量壓制下來,張林眸子中精光一閃,緊跟着手中一個複雜的手印飛速結了出來。

“輪迴寂滅,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又何喜,死又何懼,紅塵之中,皆我掌控,生死輪迴……寂滅!”喃喃的聲音在衆人耳邊響起,緊接着,隨着最後一個字的落下。

張林那結出的手印飛速變幻起來,而隨着他手印的變幻,頓時間,整片天地間的能量都是暴動起來,四面八方呼嘯而起,那原本已經漸漸亮開的天空,當下便是被濃郁的烏雲所掩蓋,空間震盪,風起雲涌,天地爲之變色。

“空間震盪、風雲變幻、天地變色,這是?天階武技?”望着這突然出現的場景,老頭當下便是驚愕的失聲道。

雖然他並不具備天階武技這樣滅世的東西,但最少也是聽說過天階武技施展後的天地異象,可他卻是怎麼也沒想到,這般異象會在張林身上出現,顯然他知道,在這種生死關頭,張林等人是要準備跟他們拼一把了。

見到這突然變幻的異象,不僅是老頭,就是廣場內的天宇派弟子都是滿臉驚駭之色,並且這般異象之下,他們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之感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讓的他們有些喘不過氣,就是他們體內涌動的靈氣,隱隱間都是有着將要凝固的現象。

“昂!”此時,當那一片片濃郁的烏雲徹底將天空掩蓋之時,場中張林那變幻的手印突然凝了下來,而後便是見到,隨着一聲悶哼從張林口中傳出,整個身軀之上這時竟然爆發出了一陣刺眼的聖潔之光,遠處看去,彷彿降臨的神靈一般。

而伴隨着張林身上那聖潔之光的爆開,葉諾等人只感覺體內靈氣像是涌動的潮水一般,無法控制的向着張林身軀之上潮涌而去,由此可見,雖然說張林這東西聲勢不弱,可這般消耗也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消耗的起的。

光芒大放,在那向他們壓迫而來的藍色天網快要貼到屏障之上時,只見張林結着手印的雙手緩緩分開,而後一個奇異的扭動,緊跟着,又是向上緩緩推了上去。

“嗡!”一陣令人發悶的震耳之響,隨着張林雙手緩緩的向上推進,當下衆人便是見到,兩道不大的光束陡然自其手心中噴發而出,而後衝破靈氣屏障直接朝那光網衝去。

光束不大,可其中蘊含的波動卻宛如瀚海一般,而且隱隱間都是能夠聽到一聲聲禱告的聲音。

“嗤嗤嗤!”兩道閃耀着聖潔之光的光束,衝破屏障,最後在衆人震撼的目光之下,點在了那藍色的光網之上。

光束點上,那逐漸向張林等人罩來的藍色光網之上,頓時便是爆發出了陣陣的爆裂之響,並且,那向衆人掉來的箭雨也是在這聖潔之光的照耀下消失不見。

“快,大家加把力量,那天階武技他支撐不了多久。”望着這一幕,半空中的老頭當即大聲向半空中的衆位化形境強者喊道。

他自然是清楚,像天階武技這樣滅世的存在,就是他意動境初期的境界,都是不敢隨意施展,更別說下面那早已經失去戰鬥力的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張林了,雖然是有着好幾人幫助,可在天階武技那般消耗之下,憑他們幾人體內那點靈氣,儼然支撐不了多長時間,只要他們能夠在張林這天階武技的轟擊下堅持住,那麼,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必然會油盡燈枯。

然而,他卻是低估了天階武技的那毀滅性,兩道光束打在藍色光網之上,那嗤嗤的聲響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即便有着幾名化形境強者努力的維持着,可隨着張林那淡定的面容緩緩的擡起,那藍色光網突然猛的顫抖了一下,緊跟着,只見那從張林身上爆開的聖潔之光赫然暴漲起來,漸漸的將葉諾幾人都是籠罩而進。

光芒暴漲,頃刻間便是將那藍色光網淹沒而進,而就在這一瞬間,廣場周圍那相互連接成天網狀的天宇派弟子突然身形便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面色潮紅,一絲絲鮮血已經從部分弟子嘴角流了下來。

“噗噗噗!”這般狀態只是持續了片刻時間,當那藍色光網徹底淹沒在張林身上那爆發而開的聖潔之光中時,廣場周圍的天宇派弟子終於是忍不住,一口口鮮血從他們口中噴了出來,相互貼着的手掌這時也是斷了開來,顯然,在張林這聖潔之光的籠罩之下,那藍色光網已經潰敗。

光網消失,那宛如氣泡一般將整個山巔都是籠罩的光幕卻是沒有消失,並且,那半空中的幾位化形境強者也並未受到什麼衝擊,想來這藍色光網只是由衆位弟子所凝結,而老頭等人只是控制和輔助。不過下一幕,卻是讓的老頭等人臉龐上露出了恐懼之色。 天網破裂,張林那兩道光束自然衝破而出,沒有任何別的軌跡,兩道光柱直接朝那光幕頂端老頭等人打入能量的地方衝擊而去。

“轟!”兩道滅世般的光束之下,當即那漩渦之處便是蕩起了劇烈的漣漪,緊跟着沒有絲毫停頓,整個光罩轟然爆裂而開。

“噗噗噗!”光罩爆裂,那開啓陣法的幾名化形境強者自然是逃脫不了,頓時,一道道血柱便自他們口中噴射而出。

“快撤!”見識到了這天階武技的威力,老頭當下便大聲呼道,他知道,雖然陣法破裂張林已經將那兩道光束收回,可那逐漸向外暴漲的聖潔光芒,卻是沒有停止,若是他們被那光芒沾上,必死無疑。

“轟!”隨着陣法的破裂,整個山巔也就再也沒有了阻擋之物,而那暴漲的聖潔光芒,凡是被接觸之物,皆是化爲了灰燼,片刻之後,那廣場之內便是狼藉一片,那些沒有及時逃出的天宇派弟子,在一片哀嚎聲之後,皆是淹沒在了光芒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