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龍浩宇撲倒的瞬間,一顆子彈打在剛纔柳巖鬆站立之地的牆壁上,對方槍上裝有消音,所以沒有太大的聲響。

“啪啪——”

兩道槍聲同時響起。一槍是魅影開的,打掉了走廊的燈光,開着燈,那不是給殺手當活靶子嘛。一槍是血影開的,順着玻璃上的槍孔,憑感覺還擊一槍。


“譁——”

龍浩宇翻身而起,同時一把拽過柳巖鬆,將他拉到拐彎處,先避開殺手視線,而魅影與血影則躲在門框裏,不敢冒頭,因爲說不定對方現在正瞄準了這裏,只要他們一露頭,保證死翹翹。

“唔唔……。”

隨着魅影二人開槍,別墅裏響起了警報,周圍的保鏢,明崗暗哨,全都活動起來,紛紛對着別墅涌來。

“都別進來,殺手外面。”柳巖鬆對着保安吼道。說完心有餘悸的看眼窗外,回頭感激看眼龍浩宇。

“多謝龍老弟了,要不是你……。”

“噓!——”

龍浩宇擡手放在嘴邊,示意他先別說話,轉頭偷眼看向窗外,剛剛探出腦袋,“啪”的一顆子彈打了過來,嚇的龍浩宇趕緊縮了回來。


“還沒走。”魅影嘟囔一聲,對着血影使個眼色,做個準備的手勢,他們合作了多少年了,彼此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什麼意思。

OK,血影會意,做個OK的手勢。,偷瞄一眼窗戶, 情謀 ,對方所在的位置。

魅影從身上取出一枚硬幣,看向窗戶嘴角劃出一抹戲虐的弧度,然後猛然彈起,硬幣飛到空中。

“啪——”

槍聲響起,隨着砰的一聲輕響,窗外殺手準確的打中硬幣,同時他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黑暗中那一抹火光何等耀眼。

在他開槍的瞬間,血影翻身而出,手上連開兩槍,一槍打中手臂,一槍正中殺手胸前, “撲通”一聲,殺手從樹上掉了下來。

開完槍,血影快速躲到對面的門框裏,他不確定門外還有沒有殺手。

在外面搜索的保鏢聽到聲音,快速跑了過去,殺手已經絕氣身亡,有人上前翻過屍體,想看看是什麼人能夠闖入戒備森嚴的別墅。

“小猴——”

等看清殺手面目,有人驚呼一聲。

“你認識他?”保鏢隊長劉洋看向說話之人,問。

“隊長,他叫李小猴,是半年前來的,平時沉默寡言,做事也是一絲不苟,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

“什麼?半年前,我怎麼不知道?”劉洋驚訝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那人搖頭道。 劉洋看眼小猴屍體,對着衆人,道:“既然他能混進來,估計還有同黨,你們快去四處看看,不能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是——”

衆人快速分散開來,前去搜索。

這時柳巖鬆與龍浩宇在保鏢的傭簇下,並肩來到這裏。柳巖鬆看眼地上的屍體問:“劉洋,殺手是什麼人?”

“老大,殺手的具體身份還不清楚,只知道他半年前就潛入進來了,只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劉洋如實回答。


“半年前?”柳巖鬆難以置信問,這麼說來自己豈不是天天在這殺手的監視下,想到這裏柳巖鬆眼中有着寒意凝聚,轉頭看向劉洋,責問道:“這裏的人手不都是你一手安排的嗎?怎麼連你都不知道?”

見柳巖鬆面色不善,劉洋心中閃過不祥的預感,自己老大的脾氣他比誰都清楚,出了如此大的紕漏,只怕無法善了。

“是屬下失職,請老大責罰?”劉洋緊張的單膝跪地,道。

柳巖鬆見狀對後面保鏢伸出手掌,有人識趣的遞上手槍。跪在地上的劉洋額頭上浮現汗珠,緊張道:“老大饒命,請給屬下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咔嚓——”

柳巖鬆邊給槍上膛,邊道:“放心,你的家人我會照顧好的。”

話落,毫不留情的扣動扳機,“啪”劉洋身體應聲倒地,柳巖鬆眼中沒有絲毫感情波動。

周圍衆人都被柳巖鬆的絕情與果斷所震驚,紛紛在心中暗暗慶幸,自己不是隊長。

“這纔是梟雄本色。”龍浩宇看着柳巖鬆暗暗點頭,這時方纔看到柳巖鬆像個黑道老大。並不是龍浩宇絕情,而是黑道無情,你不殺人就會被人所殺,像柳巖鬆這樣的老大,那個不是手上沾滿了鮮血。

血影眉頭微皺的看着地上的屍體,目光轉到屍體手上拿着的狙擊步槍上,忍不住一凝,快步來到屍體旁蹲下仔細觀看。

“怎麼了血影?”龍浩宇看出他的異常,問。

“老大,這不是楚門生產的狙擊步槍嗎?”血影拿起殺手手中步槍,翻看了一下,確實是楚門製造。他是槍械的愛好者,對槍都是過目不忘的,何況這還是一款最新型的狙擊步槍,血影更是記憶猶新。

他一開口,柳巖鬆頓時看了過來,眼中殺意不散,快步來到近前奪過狙擊步槍一看,眼中殺意這才散去。

“龍老弟,這是我們去年從楚門採購的最新型武器,器械庫一向戒備森嚴的,想不到殺手竟然都能弄到。” 唯一進化者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有人與他裏應外合。

“龍老弟,你覺的此事該如何處理比較穩妥。”柳巖鬆轉頭看向龍浩宇問。

龍浩宇本來不想說話的,畢竟這是東閣家事,他一個外人不好插口,可是現在柳巖鬆問起,他也不好裝聾作啞了。

“養虎爲患的事,我是不會做的,就像楚門的宗澤。”龍浩宇沒有明說,但意思很明顯,要他嚴查。

柳巖鬆聽罷就明白了,楚門的事他可是一清二楚的,龍浩宇對宗澤的打擊,不可謂不狠,所以他也沒有留手,直接下令嚴查此事,所有涉嫌者都要嚴查,同時抽調麾下最精銳的誅滅,換掉了別墅保安,只有誅滅才能讓他有安全感。

這一晚註定不會平靜,當晚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擔憂中度過。

第二日清晨吃過早餐,血影將手機遞給龍浩宇。龍浩宇將信將疑的接過一看,手機上顯示着的是一份名單,不解的看向血影,問: “這什麼意思?”

血影看眼四周,小聲道:“老大,這是昨晚東閣處置的涉案人員,全都被。”說着血影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龍浩宇頓時吃了一驚,這份名單上的名字可是不下百位,而且上面還有標註他們的職位等詳細情況。

龍浩宇看了一遍,竟然還有堂主級的人員,受到了牽連。這柳巖鬆真夠狠的,一夜之間而已,查的徹底,做的更絕。

而後,柳巖鬆也來了,剛進門便“哈哈”笑道:“龍老弟,吃的可還合口。”

“與我平時的比起來,這是簡直就是山珍海味。”龍浩宇坐在沙發上調笑道,沒有絲毫起身的意思。

柳巖鬆也不介意,聽着他的恭維,隨意坐在沙發上,道:“那咱們就來談談正事?”

“柳兄,攘外必先安內,我覺得你還是先處理了後顧之憂爲好。”龍浩宇故意道。

“哈哈。”那料柳巖鬆聽罷,笑着擺擺手道:“放心,我已經辦妥了,後續的繁瑣之事也已安排妥當,請龍老弟放心,此事絕不會影響我們的合作。”

“這麼快?”龍浩宇故意表現出吃驚的表情,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恭維道:“柳兄真是神速,小弟佩服。”

“咱們彼此彼此。”

柳巖鬆說完,直勾勾的看着龍浩宇,二人凝視片刻,最後不約而同的笑了。

“說說你的計劃吧?”龍浩宇道。

言歸正傳,柳巖鬆收起笑容,正色道:“現在北盟也在防着我呢?全面戒嚴,想要進攻也有很大的難度,我這有一份北盟目前的勢力佈防圖。”話落,旁邊有人從公文包裏,取出筆記本電腦,打開後調出一副衛星地圖,放到龍浩宇面前。

龍浩宇看了一眼,地圖上標註着無數的紅白點,錯綜複雜,彼此用虛線連接,將北盟勢力範圍完全籠罩,形成完美的防禦,只要一方受到攻擊,好幾方可以立馬支援。

柳巖鬆指着紅白點道: “龍老弟,你看北盟的勢力分佈,完全就是鐵通一塊,實在不好下手啊!”

龍浩宇看眼柳巖鬆,他明白柳巖鬆這是在試探自己,旁敲側擊而已。

“柳兄,想必你已想好了萬全之策吧?”

柳巖鬆聽罷面露難色,故作無奈道:“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如果有了這股東風,才能稱得上是萬全之策。”

龍浩宇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東風還在自己這,當下道:“柳兄,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小弟當全力相助。”

“哈哈,老弟爽快。”柳巖鬆指着地圖上的紅點道:“老弟你看,北盟的防禦就像一個陣法,環環相扣,這些紅點就是陣基,但這裏又有重兵防禦,可以說是無懈可擊,但是一旦拿下一個,周圍就會陷入混亂,到時我們就可趁虛而入。” “啪。”柳巖鬆手指重重的落在一個紅點上,道:“而我的選擇就是這裏,f市。”

“給我打開地圖。”龍浩宇道。

旁邊小弟趕緊爲龍浩宇調出f市及周邊地理。龍浩宇看罷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柳巖鬆太會挑了,f市與東閣邊緣的W市相鄰,是北盟防禦東閣的重要門戶,就像j市在楚門的位置一樣關鍵。可謂至關重要。

柳巖鬆選中這裏是最佳選擇,只怕他早就想將f市據爲己有,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而已。

“柳兄眼光果然毒辣,只是如此要地,北盟肯定防守嚴密,不會有絲毫鬆懈,不知道你計劃如何奪取。”龍浩宇問。

“呵呵。” 柳巖鬆聽罷神祕一笑,道:“爲兄可沒這等本事,還得靠龍老弟你鼎力相助才行。”

“我?”龍浩宇難以置信的指着自己,搖頭道:“柳兄,你太看得起小弟了?”

“不。”柳巖鬆搖頭,道:“這股東風,還就只有老弟你能刮的起來。”

“哦。”這下龍浩宇來了興趣,他都不知道自己有這等,呼風喚雨的本事。

“願聞其詳?”

柳巖鬆對旁邊小弟使個眼色,後者會意,從包裏取出的一疊文件遞給龍浩宇。

龍浩宇不知道他們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狐疑的接過,低頭翻看起來,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文件上全是北盟在f市的重要毒品庫,器械庫,其上位置標的明明白白。

“柳兄,這……?”龍浩宇疑惑的看向柳巖鬆。

“龍老弟,現在國家打黑如此嚴重,你看這份見面禮如何?”柳巖鬆說着露出奸詐之色,活脫脫就是一隻老狐狸。

龍浩宇多聰明,瞬間明白了柳巖鬆的計劃,原來他早就謀劃好了,難怪在楚門霸戰的時候,他會力挺自己,原來從那時起,他就想着利用自己一統南方,或者準確點說是利用楚門背後的某軍方,正義的大旗立在哪裏,誰就能屹立不倒。

這老傢伙好深的算計,把自己都給算計進去了,不知不覺中自己就成了他手上最重要的利刃。想到這裏龍浩宇心中有些不悅,不過並沒表現出來。

“妙啊,出此計謀之人,當真稱得上是在世諸葛。”龍浩宇讚揚道。


“龍老弟過獎了。”柳巖鬆故作謙虛,不過他眼中的得意卻出賣他,笑容滿面的拍着龍浩宇肩膀道:“沒了龍老弟的鼎力相助,什麼諸葛都是空話。”

“兄弟有難,豈有不幫之理,柳兄放心,這事我盡力而爲,不過我剛上任,人家買不買我的賬,小弟可就不知了。”龍浩宇笑道。

柳巖鬆自然知道龍浩宇在矯情,岔開話題道:“老弟,j市情況如何了?”

提起這事龍浩宇頓時面露難色,有些無奈道:“柳兄你是自己人,我就不瞞你了,現在局勢有點緊張。關鍵是北盟在j市傾盡精銳之力,而楚門的情況柳兄也知道,因爲宗澤的事元氣大傷,人手有些捉襟見肘啊。”

“哦,我當什麼事呢?”柳巖鬆道:“我將屠戮借你,先解燃眉之急。”

“屠戮?”龍浩宇面露疑惑之色,身後的血影聽罷頓時眼前一亮,顯然他聽說過,問道:“柳閣主說的屠戮,可是東閣傳說中,與誅滅並列的屠戮?”

柳巖鬆得意的點點頭,道:“不錯。”

“嘶——”

血影倒吸一口涼氣,對龍浩宇附耳密語,道:“老大,我曾與誅滅交過一次手,很強!”

龍浩宇聽罷輕“哦”一聲,心中不由對“屠戮、誅滅”提高了警惕。血影生性冷酷,高傲,鮮有人能得到他的認可,何況還是“很強”這麼高的評價,可見誅滅之強。

龍浩宇看向柳巖鬆,道:“柳兄門下還真是臥虎藏龍,我很想見見屠戮。”

“龍老弟過獎了,你放心,有屠戮在,j市絕對安然無恙。”柳巖鬆拍着胸脯保證,說完對旁邊小弟使個眼色,後者會意轉身離去。

“血影,幫我查查距離f市最近的是那支駐防部隊?”龍浩宇吩咐道。

血影點點頭,拿出手機準備打給暗影,卻被柳巖鬆攔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