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不跟你們探討讀書人的事。”無瞳撇撇嘴,“這叫藝術懂不懂?藝……哎喲我艹!真、真特喵要變了!”

果然,桌上擺放的陶瓷小蛙上一陣光芒閃耀。

這貨居然真的變形了!

在衆目睽睽下,首先出現一蓬秀髮,看樣子還是個長髮美女哩。

隨着光芒一點點下移,先是白皙額頭、隨即一對柳葉彎眉、宛如一汪秋水的桃花眼、高聳小巧鼻樑、櫻桃小口以及白裏透紅的瓜子型面龐,一一浮現!

最讓人吃驚的是,幻化出來的美人居然掃了衆鬼一眼嘴角上揚露出微笑。

瓜子伸出小爪子在“她”臉上戳了戳,“唉呀媽呀!居然跟真人一樣的手感!”

“真美啊……”無瞳一聽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就張大嘴死盯着纖細脖子以下的部分,期待幻化出“有容乃大”。

就在一片驚呼聲中,美女櫻桃小口張開道:“警報,警報!電量不足,請及時充電,請……充……電……”

“咔嚓!”

隨着一聲輕響,“她”特喵關機了!

唐牧北:……

這畫風略微熟悉啊,怎麼那麼像陰界出品?這玩意兒不會是陰界哪個實驗室惡搞出來的成果吧?

衆厲鬼大眼瞪小眼,安靜了片刻後一致要求小白薇給“她”來一發充電術。

唐牧北看着栩栩如生的一顆頭顱擺放在桌上,實在有些不雅觀,便點頭同意。

然而小白薇刷了十幾發能量十足的充電術以後,依舊沒能使其順利開機。

“唉……”

衆厲鬼齊齊嘆氣。

“我放塊靈石試試。”唐牧北掏出一塊靈石,看“她”能否吸收。

說實話,他也挺想知道這玩意兒的真實功能到底是什麼。

要真是個兌換率不錯的許願機,或許還可以給王衡若拿去玩耍,畢竟她剛晉升爲靈媒,現在正努力學習中,說不定以後工作中會用得上。

更或者,可以送給靈雀子姑娘,她有個腦洞新奇的母上大人,可能會改造一番。

可惜,這玩意兒對靈石毫無反應。

不死心的唐牧北又試着給“她”輸入一些死氣能量,還是沒有動靜。

“沒辦法了,先拿到太陽底下曬着去吧,說不定是太陽能的。”唐牧北無奈的攤手。

無瞳嘿嘿一笑,抱着美女人頭就跑上二樓,“太陽能要是不行,今天晚上再試試月亮能!”

“牧店主,今天還去培訓班盯梢嗎?”五穀洗漱完衝裏面臥室問道。

唐牧北立即回魂,回覆道:“吃完飯就去!今天是週末大部分學生都在,我要去調查一件事。”

他想調查的就是那個高姓女孩。

晚上在書屋裏沒有看仔細,今天必須要仔細觀察,看她身上是否也有水鬼留下的印記! 週末培訓班的課程安排最多,光舞蹈課都從上午九點排到了晚上八點。

“張老師,這位是?”剛走進培訓班,就有一位帶紅框眼鏡的男老師迎上來詢問,“小夥子看起來應該是高中生吧?想要補習哪些課程?我們補習班各科老師經驗豐富,一定會讓你學習更上一層樓……”

顯然這位是招生老師,看到唐牧北以後非常熱情的迎上來開始推銷培訓班的課程。

“呃……他其實想報名學習鋼琴,我帶他去過去看看。”

五穀急忙拽着唐牧北離開,“以後遇到那傢伙離遠點,他號稱招生達人,就連門口賣煎餅果子的老太太都被他拽過來學了幾節舞蹈課,推銷技術絕對一流。被他纏上了,你就等着破費吧!”

艹!這樣都行?

不過還真是個人才。

唐牧北扭頭看了一眼,招生男老師脖頸後有一條黑線左右搖晃着。

奇怪,水鬼都被消滅這麼長時間了,按理說這些陰氣會隨着日曬和自身陽氣衝擊,逐漸減少最後消失纔對,怎麼他身上的黑線還這麼張狂?

現在不是動手拔除的好時機,他只得跟隨五穀拐彎進了鋼琴室。

還別說,真有熟人!

正在準備上課的鋼琴老師,就是當時唐牧北跳下花川湖救上來的女老師。

還好她身上並沒有陰氣纏繞,所以氣色很不錯。

看到他們兩個進來,女老師愣了一下,“張老師,我看這位同學很面熟,以前來過嗎?”

“我想學鋼琴,所以過來看看。”唐牧北打了個哈哈。

想來這位女老師當時已經陷入昏迷,並不記得是自己救了他。

但不知道爲什麼,唐牧北在看到鋼琴的時候居然感覺很熟悉!自己明明從來都沒有摸過這玩意兒,哪特喵來的熟悉感?

這就奇怪了。

他隨手彈了幾下,居然還是非常連貫的一段曲子。好像剛纔彈鋼琴的並不是自己的雙手一般!

“這位同學基礎還挺不錯,顯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練習了。

所以剛纔彈奏的時候完全依靠的是手指的記憶能力。這種情況很常見,只要稍加訓練就可以了,看來你非常有天賦啊。”女老師非常讚許的說道。

唐牧北:……

我特喵什麼時候有彈鋼琴天賦了?

這劇本是不是哪寫的不對?

“這是我們的鋼琴課程,同學你看一下,覺得哪種比較適合?”女老師遞給他一張宣傳頁。

唐牧北一臉懵逼的拿住。

“我再帶他去看看舞蹈教室。”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五穀拽出去,“快走快走,舞蹈課要開始了。我去給他們講課,你可以跟着我進來然後慢慢觀察。”

果然舞蹈教室裏學生已經到齊了,唐牧北瞄了一眼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這一節課整個舞蹈班有三十名學生,被水鬼的陰氣所纏繞的就有近二十名之多。

他們這個班是組團下水去游泳了吧?

否則怎麼會這麼多人都有水鬼的印記?

當然,那位高姓女生也在其中。

不知道是之前被水鬼纏的太厲害;還是因爲有邪魔騷擾過的緣故,她身上的陰氣特別重。

一多半的學生看起來都病怏怏的。

整個舞蹈教室裏殘存的陰晦氣息就是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

這裏地處背面,常年曬不到太陽本來就容易儲存陰氣,又有學生們隨身攜帶的如此大量的濃郁陰氣,不殘留纔怪!

“同學們,最近咱們請病假的比較多,所以有些同學課程稍微落後,第一節課我就來給大家的進度稍微調節做一個詳細安排……”

五穀帶着唐慕北走進教室,拍拍手讓他們都安靜下來,然後開始講話。

顯然五穀根本就看不到這些。

可能在他感知中,這裏只是陰氣濃郁,卻不知道從何處散發出來的。

唐牧北仔細打量着每一個被陰氣纏繞的學生,琢磨着該怎麼給他們拔除這些陰氣。

然而掃了一遍他覺得有些奇怪。

五穀拿的學生表上寫着一共是三十名學生,現在教室裏五排六列應該總數是對的,可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裏卻還站着一位女生。

“最角落裏那個女生你認識嗎?”趁着學生們開始做熱身運動,唐牧北悄聲問道。

五穀疑惑道:“你說哪個?總共三十名學生我每個都認識。”

三十?

有一名學生他看不見!

唐牧北頓時警覺,看向角落那位女生的眼神也警惕起來。

能在二品修士面前喬裝不被察覺,這女孩不簡單!

對方究竟是敵是友?

爲什麼自己根本感覺不到一點異樣氣息?

學生們開始跟隨五穀練習動作,唐牧北假裝不在意圍繞着教室走動,然後停在那位女生身邊。

一襲雪白衣衫,黑直長的頭髮隨意挽起來,一雙狹長眸子黑白分明,眼角有一顆痣讓她平添了幾分魅力。

這是個讓人過目難忘的妹紙。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唐牧北趁着周圍學生都在找搭檔練習,低聲問道。

那女孩頓時一怔,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他,“你能看到我?太好了!”

唐牧北:……

這妹子什麼情況?

“我叫小雪,是鳳棲山裏修行的白狐。你身上有很濃郁的功德氣息,所以是佛門弟子吧?”

妹子一雙靈動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頗爲期待,“那你是不是有辦法超度厲鬼?消除纏繞人體的陰氣?”

“你是說這些學生身上的陰氣?”唐牧北不由覺得奇怪,五穀都看不到的東西,一個小狐狸精居然能看見。

難道她道行特別高?

之前懟邪魔的肯定也是她,沒錯了,爭取能結成盟友,那就好辦了!

“其實我只是開眼竅的時候獲得了一個天賦。”小雪狡黠一笑,“我能看到開了天眼能看到的一切,也能看到某些天眼都看不到的東西。

emmm……比如說,你身上隱藏未施展的功德之力;還有一股很有意思的能量,我猜應該是饋贈之力,是一種天賦――學鋼琴的天賦!”

What?

唐牧北一臉懵逼,能看出根本沒釋放的功德之力就很牛了。可她說的饋贈之力又是什麼?

回憶片刻,他突然心中一動!

當初幫助醫院兩個被溺死女孩完成心願以後,有個女孩子在踏上輪迴前說希望把自己彈鋼琴的天賦送給自己!

日鬼哩!

不會成真了吧?

唐牧北心中激動澎湃,如果真的是得到的饋贈,那也就是說,自己能夠繼承被淨化厲鬼生前的能力!

所以,以後我真的可以成爲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能文善武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的牧店主了?

想想就美滴很!

感謝書友冰殤輕雪打賞,謝謝支持! “借一步說話。”唐牧北看看認真練習的學生沒人注意自己,擺手示意出去聊。

出了培訓班,他倆找了個安靜角落坐下。

“emmmm……我能看到你身上飄着‘牧店主’三個字,但是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是某種符號嗎?”小雪笑眯眯道:“你還沒回答我呢,是不是可以幫忙拔除纏繞人體的陰氣?這些陰氣怪異的很,我用了很多手段都無法根除。現在有個很棘手的傢伙,總是藉助這股陰氣試圖附體,所以我特別需要幫助。”

這顯然是位耿直girl,一點都不遮遮掩掩。

唐牧北笑着點頭道:“我確實能拔除掉他們身上的陰氣,你說的棘手傢伙是不是邪魔?如果需要聯手,咱們可以互通一下情報。”

“牧店主也知道邪魔的事情?”小雪一臉驚詫。

雖然以前從來沒見過這個笑起來很乾淨的小哥哥,但她就是忍不住脫口而出稱呼他爲“牧店主”,這一點很奇怪,難道是某種特殊功法會對人產生影響?

說起來,如果真的是功法也蠻有意思的,一出場就帶自我介紹!

“不但知道邪魔,我還知道邪魔是從何家園子逃出去的。”唐牧北迴道。

小雪高興的一拍手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比那個傻大個強!就樓上那個教學的二品修士,跟他打交道可費勁了!”

小狐狸精簡單直接將整個事件捋了一遍。

原來,她本是華陽省鳳棲山中修煉成精的小狐狸。

自幼在深山中過着逍遙自在、遠離人世間的幸福生活。

鑑於末法時代靈氣稀缺,整片森林中修煉成精的動物屈指可數。而且大多數會在能化形後就離開森林,去往更廣闊的世界中尋找晉升契機。

在小狐狸精偶得奇遇順利化形的時候,整個森林中也就只剩下她一個精怪了。

她喜愛自幼生長的山林,更愛護在深山中生活的小動物們,所以主動承擔起來守護山林的職責。

直到半個月前。

有一羣偷獵者鑽進她所守護的山林中,將五丘峯腳下居住的玄狐一家抓走了。她知道人類喜歡玄狐的皮毛,因爲其色澤豔麗又有極強的禦寒性,玄狐一家落在偷獵者手中,只能落得被剝掉皮毛的慘死下場。

所以小狐狸精不辭辛勞,跟蹤着偷獵者的車轍印找到他們夜宿的大本營。

也就是在那裏,她認識了高凡夢——被邪魔盯上的高姓女孩。

當時正值傍晚時分,偷獵者正在小鎮上大吃大喝,恰巧跟高姓女孩一家在同一家小店。談話間,高凡夢看見那幾只被活捉的狐狸,兩隻大的三隻小的,一個個靈動可愛,就忍不住憐憫之心,因此懇求家人將它們買下來。

小狐狸精正苦惱人類的手段太多,自己又不能出手傷人挽救同類。

恰巧高凡夢央求父親高價買了玄狐一家,然後悄悄帶到附近小山上放生。

囑咐玄狐一家回到深山一定要小心謹慎別再被抓住以後,小狐狸精決定替同類報恩,因此才悄悄跟着被陰氣纏身的高凡夢,一路來到城市中。

她想得很簡單,只要找到辦法將女孩身上的陰氣拔除,報了大恩以後還回山林中去守護森林。

然而,小狐狸精的拔除手段沒有奏效,高凡夢卻陷進了更麻煩的漩渦中。

何家園子裏有邪魔出逃!

邪魔附體需要滿足兩個必備條件。

第一:宿主命理八字比較弱或被疾病纏身、黴運當頭,總之身上陽氣不能太重,否則無法進入體內。而培訓班中不少學生都被水鬼留下過印記,陰氣纏繞許久,最合適不過;

第二:邪魔詢問姓名,宿主必須親自回答。

這一點經小狐狸精觀察發現,可能是邪魔施展某種附體祕法時的催動條件。

當初秦璐就是滿足這兩個條件被邪魔附體,然後吸收盡了一身精氣神,最終死亡。

那時候小狐狸精正在四處尋找拔除陰氣的辦法,沒能在第一時間發現邪魔出沒。等她發現的時候,恰巧邪魔正引誘高凡夢說出名字。

於是她才衝上去跟邪魔打鬥在一起。

好在邪魔爲了突破封印自身損傷嚴重,雖然吸收了秦璐的精氣神也沒徹底緩過來;而小狐狸精修煉的功法自帶克魔效果,才能與之糾纏不落下風。

但邪魔的引誘手段很多,難保其他身上帶着陰氣的人不被附體。

只要有足夠的時間,邪魔一定會恢復自身實力,捲土重來在人間界興風作浪!

“如果你能出手將他們身上的陰氣祛除掉,邪魔的恢復能力就會減慢,咱們還有獲勝機會的!”小雪滿懷期望看着他,希望這位牧店主能答應。

唐牧北詢問道:“你急於尋找盟友,所以發現五穀道友是二品修士後,才試圖束縛住他?”

小雪苦笑着嘆了口氣,“誰能想到他那麼笨蛋嘛!

我需要貼身保護高凡夢不被邪魔附體,只能用祕法僞裝掩蓋自己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