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春秋五千?」道破老者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是驚死人,武道高深之人最多不過三百春秋,若眼前人不是修鍊者又是如何解釋?

石溪老者見慕雲霆,如此神情大笑起來「怎的?你很驚訝?若是他人知道小友歲有千秋,恐怕也是如此吧!」

一針見血直接點破慕雲霆辛秘,這一點是萬萬沒有想到。

無論在外貌還是在精氣,慕雲霆無疑都是處在少年模樣上,常人根本就看不出自己在千歲左右。


「前輩果然是高深莫測,居然知道在下底細深淺!」

「底細深淺?」石溪老者連連搖頭,「老朽可是不知道在下的底細,只是知道你並非人族。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種族,會擁有如此強盛的生命力!更擁有絕對恐怖的戾氣!」

聽對方所言慕雲霆心中也有所明白,屍族在更遙遠的時代,就已經沉沒在歷史長河當中,如同北辰星上世人已經遺忘了修鍊者的存在。

「很難想象有駕馭一身戾氣的種族存在!」

石溪一句道完慕雲霆也是笑道「我也很難想象在北辰星球上,居然還有修鍊者的存在。」

「修鍊者?沒想到北辰之人,還知道有修鍊者的存在。」被慕雲霆一說石溪也是多顯意外,隨即有淡然一笑「只是要讓我小友失望了,老朽並非北辰之人。」

「原來我們都是客人啊!」

一老一少相視一笑又是無語交談,兩個不同來歷的域外之人,在太古遺地的意外相遇,怎能不是命運的安排?

登上遺迹最高處,兩道背影留在太古遺地上,四目同望蒼茫星空,個中心思只有自己知道。

「老朽出身飛雲星,不知道小友來自何處?」

「死亡凶星!」

「死亡凶星?」石溪老者腦海飛轉,卻是沒有這個星辰的信息,不免說道「看來老朽是孤陋寡聞了!」

慕雲霆嘴上小聲嘀咕起來「我還以為死亡凶星很有名了,看來蠻荒之地就是蠻荒之地!」

如是忘年之交,慕雲霆同石溪相談甚歡,也許是因為相同的人太少了「石老哥,我說你怎麼會出現在北辰星上,還在這太古遺地上?」

「尋訪故友而來,當年北辰星不知為何進入末法時代,無數修鍊者或消失不見,或失去記憶退化成武者!」說起往事石溪自然有些許感慨「我之故友乃是一代天驕,奈何在末法時代中消失不見!不過老朽相信總有一天會再相見!所以老朽在這裡等著他,更在近千年來調查北辰末法因果。」

「末法因果?」石溪之調查慕雲霆最為關注,自他進入北辰之後也是投身其中,只是至今沒有半點線索「不知道石老哥有何發現?」

石溪也是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小兄弟,居然也對此如此關注,看來自然也是同道之人「北辰星彷彿被宇宙拋棄了,被諸天萬道遺棄。若是其他星域的修鍊者踏足其中,修為也會削弱近六七成!」

「諸天萬道的遺棄?」慕雲霆稍顯的失落,自言自語起來「還真是沒想到我同這個星辰的命運居然如此想象!命運啊!命運,果然是很神奇。」 在慕雲霆同石溪交談之間,燕孤凌三人繼續在遺迹上探尋,對於後來人來說無論是誰,都想要在這一片土地上尋找到一些東西,一些曾經存在過的輝煌。

看著遺迹雖是斑斑但在燕孤凌眼中,卻是另外一種感觸,看著遺迹如同看著,曾經屬於自己的輝煌屬於自己的故國,只是那一片土地已經是面目全非,不存當初半點模樣。

「燕國諸城或是被侵佔,或是已經成了廢墟。」雖是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可每每想來都是陣陣心如刀絞之感!「難道當真無法恢復曾經的輝煌?」

不願意承受的事實,與迷惘的前路交織在一起,儘管燕孤凌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但復國之路依舊是舉步維艱!

清風拂過,歲月來過,滄桑也親臨其中,在燕孤凌眼中此刻多了一些酸澀!

左森身為道門之人心思豁達,一切在其眼中或是風輕雲淡,又是雲煙過物。

顯然一時之間並沒有辦法,理解燕孤凌心中情愫,只是輕聲嘆氣起來。

「人間路難行又是不得不行!小凌子,我看你背負的太多了!」

「小凌子?」被左森如此一說燕孤凌大有惡感,愁雲卻是散去大半「我說道兄,還真是愛給他人起外號?」

左森老氣橫秋道「那是若非好友,貧道還不給起了!」

「是嗎?不知道那一位,貧道兄是否想好外號了?」

燕孤凌所指自然是北龍川,自從對方暫時加盟之後,兩人就對其相當關注。

不管如何北龍川絕對是,一個不得不防的棘手人物,燕孤凌也實在不明白,慕雲霆為何同意北龍川的加入,或者說此舉的自信在何?

「北龍川?」

在左森看來對方乃是,同慕雲霆一般神秘的存在,但卻是截然不同的神秘,總感覺對方在羅織著一個巨大的陰謀網!

兩人在注意北龍川,同樣對方也是微笑以示,玉樹臨風之態帶著一絲親近感,同樣左森認為就是這樣的親近感,才衍生出一股巨大的威脅。

「兩位,在下有些私事去去就來!」

北龍川轉身離開之後左森有意跟蹤,燕孤凌卻是搖頭,如此行事只會讓事實變得更加的糟糕。

遺迹一處

巨石錯立,浮華消逝,一位麗人已經在此等候多時,待北龍川到來之後開口直說「沒想到今天,少了一個讓小女子開殺戒的機會!」

語氣妖媚誘人,只是所言全然是滲人,顯然北龍川已經習慣對方「他們很聰明沒有跟蹤過來,同樣我也不想殺他們,至少現在不想。」

蕭涵回首一笑妖冶風姿傾倒萬千,芊芊玉指點向北龍川「數日不見,沒想到你居然仁慈起來,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我的作風?」北龍川淡然一笑之後神情凝重起來,直言不諱道「說吧!你來此的目的!」

「何時再度行動!」

蕭涵一問頓時讓北龍川陷入思緒當中,嘴角卻是出現詭異笑容,殺意在每一個毛孔當中不斷延伸開來,如一把鋒刀出鞘怎能不殺人不見血。

此刻的北龍川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完全是天生的殺手,手持地獄鐮刀的存在。

「等我玩夠了再說了,勞逸結合才是王道!」

變臉的人性情難定,彷彿沒有人知道北龍川內心深處。

一個瞬間

就將殺意收斂再,度浮現的卻是玩世不恭的風範,顯然蕭涵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真是沒有想到,你會同那小子勾肩搭背,而那小子還讓你加入。」

北龍川皺眉多是不滿「那小子?他叫慕雲霆好吧!再說什麼叫勾肩搭背,那叫志同道合好吧!」

「志同道合?我看是各取所需的吧!不管如何組織希望你儘快行動,不然就換人接下你手頭上的任務!」

蕭涵留下最後一句話就消失不見,只留下一臉惆悵的北龍川,自言自語起來「真是一個讓人很難喜歡的組織,一點風趣都沒有!」

一個太古遺地一個遺迹形形**的人,總是在特定時間環境下不期而遇。

北龍川與慕雲霆是如此,慕雲霆同石溪老者也是如此。

對於修士的出現慕雲霆自然欣喜不已,心中有無數問題想要詢問,石溪老者則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想要詢問什麼,不過對於修士的事情,現在老朽一句都不會告訴你,莫要太過高瞻走好現在的路。」

慕雲霆腹謗起來「還真是牛鼻子,說起話來還真是一板一眼的!」

「觀你氣血還真是強盛的不像人!分明是怪物中的怪物!」

被石溪老者一說,慕雲霆更是皺眉「我說老哥,你說這話太傷人自尊了吧!雖然我非人族,可還沒在怪物行列吧!」

「納入太古遺種血脈,非但沒有撐死,還堪破武道境界!」

石溪老者洞若觀火,在其面前慕雲霆根本,就沒有任何隱瞞餘地,想到如此就是直接開口詢問「石老哥,不知道這太古遺地上,是否有特殊的東西?」

「不知道!」

直接否定的回答,更是讓慕雲霆汗顏滿滿,不過慕雲霆心中也是明了,到了關鍵時候蒼行楓肯定會出現「若是與我有利,直接霸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與虎謀皮

慕雲霆從來都是老者不懼,也是膽大包天「石老哥,我要繼續在這太古遺地探索,來日有緣再見!」

「小兄弟,你安心的上路吧!」

「是出發!」

過客總是匆匆或在笑里或在怒里,看著慕雲霆離開的背影,就算是修道五千載的石溪內心深處,也難免有些許的感慨,「老朽如何能看錯,當真沒有想到相隔千載,居然能夠看到好友傳承人!難道好友也在尋找末法真相?」

四人再度聚首一處,對於遺迹的發現顯然是一場意外,慕雲霆也明白這樣的意外自然不會少,太古遺地土壤上誰都不知道到底會生出這樣的神秘。

「怎麼樣?有什麼線索沒有?」

慕雲霆搖頭石溪老者,並沒有給自己任何有關太古遺地的線索,自然回答不了左森的問題。如此情況也在情理當中,旅程才剛剛開始而已。

北龍川笑說道「我還真是好奇,接下來我們到底會遇見什麼!」

「和你同行,我總感覺沒有好事會發生。」

給慕雲霆一說北龍川並沒有半點尷尬,同樣反擊道「其實我也是這樣想的,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左森小聲嘀咕道「要不要火藥味這麼濃烈?」

原本以為離開遺迹后,會是之前荒野原始風貌,當似乎這裡繼承了遺迹風貌,多少都有人族遺迹,而且不同於遺迹的古老風格,更不是尋龍隊員所留下的風貌。

「難道這裡也是遺迹的一部分?」慕雲霆撫摸過著,被砍伐過的樹木痕迹並不是很久遠,一時心中狐疑連連大膽推測起來「太古遺地內有人生存?」

這樣大膽的推測就連慕雲霆也難以相信,就在此時北龍川也有所發現,一處血澤地段三五名屍骨未寒的尋龍隊員,也映入眾人眼帘當中。

「看來這場生存者遊戲,還有場外人員參與。」北龍川觀察一番后,又繼續說道「殺人手法還真夠粗劣的,要不是直接扭斷脖子,就是打斷大龍骨或者就是胸口重擊而亡,完全沒有一劍封喉的手法!」


北龍川分析的頭頭是道,左森甚是都懷疑對方如此有經驗,完全有頂級殺手的天賦。

慕雲霆點頭稱是對方所言無錯,但是能夠以如此簡單方式取人性命,無疑對方有強大的神力。「難道這太古遺地當真有人族生存,又或者是其他種族?」

「多想無益,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收刮死者!」慕雲霆如此一說直接讓眾人大開眼界,完全不敢想象這句話,居然是出自絕世凶獸之言,「怎麼?我很窮的好吧!既然他們用不到我就幫他們用一下!」 遙望荒古巨林,木如蒼龍好似行在浩瀚當中,只是前方已經未見廬山真面目。

慕雲霆心中好奇心大起,開口說道「這個太古遺地,還真是讓人越發的期待,繼續走著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發現!」

左森跟上慕雲霆的步伐,皺眉說道「我可不想又有什麼特別的發現,不然貧道小命可不夠玩的!」

停留片刻之後,慕雲霆等人又繼續向,太古遺地深處進發,一雙妖嬈的眼眸停留在慕雲霆背後,這是蕭涵第一次這般關注慕雲霆。

「果然是一個狼子野心之人,將來必成大患啊!」

越是靠近太古遺地深處,從沿途看來就已經知道進入是非地,慕雲霆很清楚的感覺到,一路走來總有,幾雙潛伏的目光盯著自己,若不是小組實力強勁,早就發起了致命攻擊。

就連一向淡然的北龍川也謹慎起來,充滿殺意的目光流轉在四周,凌厲之氣散發在每一寸肌膚之上。

「看來想要殺我們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北龍川一說燕孤凌就鄙夷道「我們?我想應該是你吧!」

「我們現在是一個小組嘛!」

「暫時的!」


橫刀立馬在前,雙掌如握萬千,眼眸當中精光乍起,無匹雄力不斷流轉開來。


縱使在高深樹海當中,依舊有風起雲卷之狂態。

「宵小之輩,與其覬覦不如放馬過來!」

狂妄如瘋魔,膽大包天之徒,也唯有慕雲霆一人而已,這般開口無疑是,向暗處全數人馬宣戰。

霎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