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他本來準備送田七葵過來之後,便離開的。

但是看到現在這個情況,他肯定不會放下小妮子一個人在這裡哄著兩個孩子了…

雖然對於哄孩子的事情,他也不在行,但是一人計短,兩人計長…總歸好些。

向禕辰心裡這樣想著,便繼續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手機上。

毛豆一個人回到沙發上,看著妹妹裹著奶嘴咯咯的笑,他逗了小餅一會覺得無聊,便拿出了練習冊,開始做著數學題。

直到雞蛋面的味道傳進了房間里,毛豆才將思緒從數學題里鑽了出來。

他興奮地來到廚房,正好看到田七葵端著一碗面放到餐桌上。

「姐姐,這面好香呀!」毛豆咽了咽口水,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桌上的面。 田七葵笑著,拿出了筷子和勺子,遞到了毛豆的手上,囑咐道:「面比較燙,你慢點吃…」

「嗯嗯…」毛豆接過筷子和勺子,興奮的坐在椅子上,如獲珍寶的看著碗里的面,看了又看吹了又吹,才捨得放進嘴裡。

「姐姐,好好次…」毛豆呲溜呲溜的吃著面,嘴上的笑容不減。

看著小男孩欣賞自己做的美食,田七葵的嘴角也忍不住揚了揚。

向禕辰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看著小妮子的背影,忍不住伸出一隻手攬上了她的肩膀。

田七葵有些意外,想要掙脫,但是向禕辰卻開口說道:「我好像也很久沒有吃到你做的飯了?」

果然向禕辰一開口,田七葵的注意力便全都被他的話吸引,忘了肩膀上的另一隻手…

「你說什麼?」田七葵猶疑的確認了遍…

「我也好久都沒吃過你煮的面了…」向禕辰笑笑回答著…

「哦…」田七葵轉過頭來,繼續看著滿足的吃面的小毛豆…她就是覺得…向禕辰第一次說的應該不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

「你想吃,什麼時候都可以…」田七葵回應了一句…

「真的?」向禕辰的笑容越發的深了…

不知道是因為餓,還是面太好吃了…滿滿的一碗面,很快就被毛豆吃光了,連湯都一滴不剩的喝完了。

吃飽喝足的小毛豆,拿著碗筷便去到了洗碗池邊上,熟練的踮著腳洗碗…

「毛豆,你放著我來吧…」田七葵沒想到,這孩子竟然還有吃完飯就主動洗碗的覺悟…

「不用了姐姐,姐姐你煮的面真好吃…我長大可以娶你嗎…」毛豆一邊踮著小腳丫在洗碗池裡艱難的洗著碗,一邊一本正經的說道。

「噗…」田七葵看著比自己小了十幾歲的小學生,說著長大了想要娶自己的話…心裡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姐姐喜歡學習好的孩子,等你考上好的大學之後,再和姐姐說這樣話,好不好?」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田七葵雖然知道童言無忌,但是對於小孩子說出這樣的話,不能夠果斷的拒絕,會給他造成陰影,應該往好的方向引導…

她心裡這樣想著,便鼓勵著毛豆,希望他可以努力的學習。

「嗯嗯…姐姐,我會的…」毛豆洗好碗,將碗筷勺子分別放到對應的位置,擦了擦手,然後走到門口自然的拉起了田七葵的手。

向禕辰之前還覺得這個小毛頭可憐,但是現在…小毛頭人不大,但是志向可不小,竟然想撬他老婆了…

這樣想著…向禕辰便伸手將毛豆拎了起來…

他想將他丟出去…但是礙於還是個孩子,他只能把他抱在懷裡,免得他和自己的老婆有著更多的接觸。

「叔叔,你放我下來,毛豆可以自己走。」被突然拎起來抱在懷裡的毛豆,一時間搞不清楚狀況,便對著抱著自己的男人說道。

聽到叔叔兩個字,向禕辰的臉華麗麗的黑了…而一旁的田七葵也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的笑了兩聲…

「咳咳,為什麼她是姐姐,我是叔叔…」向禕辰雖然憤怒,但是卻還是忍不住問道。

毛豆聽到向禕辰的話,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毛豆聽到向禕辰的話,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這個問題好難,他好像還沒有學過…

她就是姐姐,他就是叔叔…哪有為什麼呢?

就像是爺爺就是爺爺,而媽媽就是媽媽一樣啊!

毛豆這樣想著,但是卻沒有這樣的回答…而是在向禕辰的懷裡掙扎著,想要下來…

不過好在廚房到客廳的距離並不遠…毛豆沒有再多做掙扎,向禕辰就把他放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說是放,其實在向禕辰眼裡算是丟…不過是輕輕的丟….

被輕輕丟在沙發上的毛豆,乖乖的坐到了剛剛寫數學題的位置上,好像是在無聲的和田七葵說,姐姐你看,我好乖,在做數學題了呢…

果然田七葵的目光被毛豆吸引了去,看了看小傢伙在那裡做些什麼…

田七葵的目光停留了在一道數學題上…於是整個人都不好了…開始懷疑了人生。

「姐姐,這道題你會嗎?」毛豆似乎知道田七葵的心思,專挑著她看不懂的題問了起來…

「咳咳…毛豆,遇到不會的題就先空著,然後去做後面的題…等其他的題做完之後,回過頭來,原來不會的題…可能就有思路了呢…」

田七葵輕咳了兩聲,看著毛豆似懂非懂,又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便開始研究下一道題后,才鬆了一口氣,在心裡默默的將那道題記下,然後從包里拿出了一張紙,默默的畫著…

向禕辰本來沒有關注毛豆在做什麼…但是聽到田七葵的話不由得好奇起來…他湊過來,看著她在紙上寫著…

「好馬一天走120千米,劣馬每天走75千米,劣馬先走12天,好馬幾天能追上?」

向禕辰看著她看著短短的幾個字,十分痛苦的模樣,好像正在經歷著什麼艱難的事情。

她拿著筆,在紙上寫著,75*12=900,90012=7.5…

然後她就停住了…

思考著接下來的操作…

向禕辰看著田七葵懷疑人生的表情,嘴角揚了揚,拿過了她手中的筆,然後在紙上寫下了一個等式75*12(120-75)=20(天)

田七葵還在手指上比劃著得多少的時候,向禕辰已經默默的在20的位置花了一個圈…

「需要我幫你解釋一下嗎?」向禕辰似笑非笑的看著身邊的小妮子,只見她本來白皙的臉龐,似乎因為他的話,變得有些氣惱而緋紅…

她搶過他手中的紙和筆,低聲的說了句:「這題,我會做…」

「好!」向禕辰笑笑,無奈但是寵溺了搖了搖頭。

看著向禕辰回到旁邊的位置,田七葵才拿出剛剛的那張紙,仔細的看著上面的等式,思考著等式的意義。

過了幾分鐘,才豁然開朗…

她高興的來到了毛豆的身邊,將這道他剛剛不理解的題,講解給他聽。

田七葵沒有將答案直接告訴他,而是將解題的思路一步一步的引導給他…

毛豆按照田七葵的思路,一步一步的推算,得出了正確的答案。

「姐姐,你好棒!」毛豆感覺到解答一道困難題目的快樂,嘴角樂的像是咧開的鮮花。

「毛豆最棒!」 傾戀絕顏之亂世覆天 田七葵和小傢伙來了一波商業互吹,然後笑著回到了沙發上。 「還不錯…」向禕辰看著田七葵得意洋洋的坐到身邊,忍不住表揚了一句。

「那當然…」田七葵也絲毫不吝嗇的接受了他的表揚。

「不過我之前還以為向太太連三年級的數學題都不會呢…」向禕辰的笑容不減,繼續調笑道。

「誰說我不會的…」田七葵故作生氣的怒視著身邊的男人,繼續說道:「我只不過是在選擇哪種方式比較簡單而已…」

「嗯嗯!」 一紙婚書 向禕辰看著小妮子逞強的模樣,嘴角揚了揚…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田七葵似乎對著向太太這個稱呼已經開始習慣,也逐漸的不再會反駁….

潛移默化,也許向禕辰就是採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成為田七葵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做出了數學題的毛豆繼續寫著練習冊,一旁的小餅吃飽喝足了開始呼呼大睡,田七葵安頓好這一切之後才想起來拿出手機和陸庭歡說一下這邊的情況。

陸庭歡聽到田七葵的話,整個人都懵逼了。

「這叫什麼事啊!!!」陸庭歡氣不打一處來:「我要和主編說道說道。」

田七葵還沒把這邊的情況和樂陽彙報,便第一時間和陸庭歡商量…想到兩個人平時相處很融洽的樣子,她便也覺得有陸庭歡開口比較合適。

兩個人掛斷電話,田七葵便從包里拿出來了電腦…

她很慶幸今天記得帶電腦過來,不然在這裡等起來,可真是沒頭沒尾的,難道要和向禕辰一樣,一直盯著手機嗎?

田七葵搖了搖頭,將電腦打開,找出了合作協議的模板,湊到了向禕辰的身邊,詢問道:「向大神,你忙嗎?要不咱們商量商量協議的事情?」

和向禕辰的合作意向書,一天不簽下來,她的心裡就一直沒底,總害怕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什麼的…

向禕辰正在看今天董事會的會議紀要…大部分董事對於他接手向氏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卻還是有一些人,希望可以看到他能帶著成績坐上這個位置。

看到這樣的言論,向禕辰也不覺得意外…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這個道理他從小就懂。

向禕辰將董事們對自己的質疑和秦哲委託做了回應,秦哲便代表著向禕辰承諾在半個月之內,會帶著一億的項目利潤,接管向氏。

一個億..不是成交金額,而是利潤…

向禕辰如果能夠做到,那麼這份純利潤的分紅,對於每個董事來說,無疑是不可抗拒的的吸引。

當秦哲代表向禕辰說出這段話后,會議室內鴉雀無聲….

沒有人會質疑這件事情…

半個月時間得到的利潤,遠比一些企業,一年,甚至多年的利潤還要高…沒有人會拒絕。

當然,也有一些人則更希望在這裡,看到向禕辰的笑話。

向禕辰確保其他人不會再提出異議后,便將手機收了起來,目光回到了田七葵的身上。

小妮子將電腦放在了他視線可及之處,向禕辰目光粗略的掃過,便看了個大概。

其實這份協議對於他來說不會有什麼問題,畢竟雜誌社裡面他是最大的股東,無論哪方得益,最後到手的都是他的利益。 「按照你們正常的協議標準來就可以了。」向禕辰看著田七葵一本正經準備解釋協議的模樣,淺笑的回應著。

田七葵聽著向禕辰的話,愣神了片刻,然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的確,按照向禕辰和總編的關係,倪秋軒一定會為他爭取最大的利益…

想到這裡,田七葵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將合同的頁面關閉,笑著回應道:「那我明天就按照公司標準的協議列印下來給你…你簽訂之後,我們的合作就算是達成了。」

田七葵笑起來的眉眼彎彎,像是一艘小船,飄飄蕩蕩的駛進了他的心裡。

「嗯…」向禕辰點了點頭….微閉著雙眸,似乎在感受那艘小船在他心裡激起的層層漣漪。

向禕辰休息了一會,便若無其事的將手伸展開,自然的搭在了沙發的上端,田七葵則靠在沙發的椅背上,雙腿微屈的自然落在地上,電腦平放在上面,兩隻手不停的敲擊著鍵盤,似乎很忙碌的樣子。

遠遠看去,沙發上的這一幕,宛如一個男人懷裡攬著一個女孩一般,和諧卻有絲絲的曖昧。

田七葵被沒有察覺向禕辰與自己超過了安全的距離,似乎早已習慣了彼此的溫度和呼吸…

她又在電腦上忙了一會,便有些睏倦,合上電腦靠在沙發上小憩一會。

身邊的女孩傳來淺淺的呼吸聲,向禕辰便將側在沙發上的小腦袋輕輕的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讓她以更舒服的姿勢睡著。

感覺到了一個溫暖的依靠,田七葵的腦袋移了移,找到了更加舒服的位置,便繼續睡著。

女孩的信任和依戀,讓他嘴角忍不住的揚了揚,竊喜的像個偷糖的孩子…他手機放到了一旁,閉上了雙眸。

美人在懷,向禕辰本來休息的不錯,但是卻逐漸感覺到懷中的小人,身體開始微微的顫動,額頭上的冷汗也慢慢的滲了出來…

田七葵做夢了…

她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夢到同樣的場景…

夢裡…

模糊不清的一男一女…似乎在爭吵…

田七葵聽不清楚爭吵的內容…但是卻能真實感覺到害怕與驚慌…

她那滿含淚水的眼眸,讓本就模糊的視線更加看不清不遠處的兩個人…

辱罵,推搡,爭吵…

站在角落的田七葵張開嘴卻怎麼也叫喊不出聲音…

「七葵,七葵,你怎麼了,快醒醒…」向禕辰看到田七葵緊閉雙眼驚慌失措的樣子,柔聲的喚著她的名字。

夢裡的田七葵,似乎看到了一束光…聽到一個聲音叫著她的名字…而爭吵,辱罵的聲音也被那個溫柔的聲音掩蓋…

田七葵跟著那束光走著走著…然後睜開了眼眸。

向禕辰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伸出手來,為她擦拭額頭的汗水,而眼底流露出的關心和緊張絲毫不加掩飾。

「禕辰…」田七葵已經模糊的雙眼,在看到向禕辰的瞬間,淚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伸出手來,毫無徵兆的抱住了眼前的男人,臉龐緊靠著男人寬闊的肩膀,鼻子貪戀的吮吸的專屬於他的淡淡松木的清香。 向禕辰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到了…如果換到平時,他定會享受小妮子這種的感覺,但是現在他的心卻被滿滿的心痛佔據。

女孩低聲的在他的肩頭啜泣,淚水浸濕了襯衫…

向禕辰一隻手輕輕拍著女孩的後背,另一隻手輕撫著她的頭髮,輕聲的安慰著:「別怕,我在…」

也許是哭的累了,也許是向禕辰的安慰起到了作用,田七葵冷靜了片刻,便紅著眼眶離開了他的懷抱。

「我在…」向禕辰看著女孩紅著的眼眶,依舊柔聲的說了一句…似乎是在繼續安撫著她的情緒。

「我…做了一個夢…」田七葵清楚的記得那個夢,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夢到…夢裡的場景是那麼的熟悉,熟悉的她已經不知道是夢,還是真實存在的事情…

「嗯…」向禕辰點了點頭,兩隻手分別從她的身體上移開,有些遺憾,但是眼眸卻始終看著她,似乎在等待她接下來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