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簡直是瘋子!馬磊啊?他親自來簽你這是多大的榮幸啊?你居然???服了,我真服你了!你說咱們學計算機的不就是將來加入聯科,億迅那樣的世界500強企業嗎?你居然,拒簽???」

「娜娜,其實,我並不想做IT工作。」

「那你當初學什麼計算機專業?」

「我那不是因為家裡有事,所以就胡亂填寫的志願嘛。」

「崔嘉盈啊崔嘉盈,你拿你自己真的是一點也不當回事,你說像匯大這樣的垃圾學校,畢業了,那就業率完全依靠個人背景,你到那時候再去找馬磊?人家現在肯定還在背後罵你清高沒腦子呢。」

崔嘉盈別過臉去不再理會劉娜,她知道劉娜是為了她好,她也知道聯科的橄欖枝不是誰都會給,可是美晨的事情讓她對電子競技這個行業徹底的失望了。

巨大的經濟利益讓人們的心靈為之扭曲變形,那些虛榮的東西僅僅只是暫時的榮耀。

而多少人因為它而為之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涇陽10歲兒童因為充值花掉了父親5年的積蓄。

溧水一大學生通宵打遊戲最後猝死網咖。

想到這些,崔嘉盈已經不願意再去為了這個虛擬的世界出一分力了。

為了遊戲里的榮譽,多少無知少年在他們人生的轉折口迷失了方向。

在遊戲的世界里打敗了所有人又如何?最終還不是在現實中敗給了自己。

就在這時,一陣悅耳的鈴音打斷了崔嘉盈的思考,剛一接通電話一個急促的聲音很快便從聽筒中傳了出來。

「三姐!不好了,張美晨她。。。」

「美晨她怎麼了???你快說???」

「美晨她轉學啦。」

慢慢的,手機從崔嘉盈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焦急的陳迷你不停地呼喊著崔嘉盈的名字。

這一刻崔嘉盈終於還是等到了,是她自己親手送走了張美晨。。。

「嗚嗚嗚~美晨,不要啊,嗚嗚嗚~不要那樣,嗚嗚嗚~」

。 在腦海中把自己的想法回顧了一下,確認是真實可行的之後,呂笙給顧傾城發去了語音邀請。

響了好一會兒,就在呂笙以為顧傾城還在生氣不想接的時候,語音被接通了。

「哼?」剛剛接通,顧傾城就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嗯哼?」呂笙好笑的回了一句。

「嗯哼哼?」顧傾城不甘示弱的接上。

「你不會還在生氣吧?」呂笙懶得再水字數,苦笑問道。

「你以為呢?」顧傾城難得拿捏呂笙一次,自然不願輕易放過。

「好吧好吧,我道歉,我不該把你一個人丟在酒店。」呂笙只好低頭。

事後想想,他確實有點太過敏感,反應過度,還把人家女孩子一個人丟在酒店裡,很不負責任。

道個歉,倒是應該的。

「然後呢?」顧傾城其實心裡已經接受了,但是嘴上依然傲嬌著。

「好吧,你要是不原諒我就算了,這事我找別人了。」呂笙道歉也道了,顧傾城還拿腔作調的話,他也不會慣著,半真半假的威脅道。

「別!」顧傾城立刻就綳不住了,連忙叫停。

「原諒我了?」這次輪到呂笙拿腔作調了。

「原諒你了還不行嗎?」顧傾城無奈,明明是她受了委屈,怎麼連傲嬌一下都不行了?

「說吧,找我什麼事情?」顧傾城更好奇的是呂笙找她有什麼事,畢竟都一個禮拜了,呂笙才道歉,說明這事肯定還是比較重要的。

「我想開個店。」呂笙也不多做糾結,直接說出他的打算。

「你還缺錢嗎?」顧傾城有些不解。

不管是拉法,還是那天的粉色賓利歐陸,都能說明呂如夢應該不是個缺錢的人啊。

「錢我倒是不缺,我就是想開個店,做點事情。」呂笙簡單解釋。

「好吧,那你要開什麼店,要我幫你做什麼?」顧傾城也不深究,直奔主題。

「我的身份不是很方便,所以想要用你的身份來開這個店。」呂笙說出了他的訴求。

呂如夢的身份證明已經過期了,肯定是沒法用的。

本尊的身份倒是能用,但是需要本尊出面的時候會很麻煩,現在不管是聲音還是對A,都沒辦法再隱藏了。

於是,他就想到了顧傾城,也就她能幫忙做這件事情了。

「這倒是沒什麼問題,話說,你要開什麼店,什麼時候開?」確定了呂笙的意向,顧傾城倒是沒怎麼猶豫就答應了。

她本身整天幾乎都是無所事事的,在家吃閑飯,還老是被批,要是干點正事,說不定還不會被家裡批的那麼狠了。

「我想開一個咖啡店,或者茶話會這樣形式的店,裡面再養上一些貓貓狗狗,時間越快越好。」這就是呂笙的打算。

本來這個店面他寫在了計劃書里,一起呈送給了校領導,但是這個計劃被否決了,因為學校內不支持這樣的商業行為。

所以他想要將這個店面移到校外開起來,不僅可以接收那些無人認養的流浪動物,給他們一個家,還能通過這個店面做一個校外的聯繫站點,讓那些不願意專門去西財裡面認養的人有一個去處。

而且這個店肯定是每天都要運轉的,比校內只有周末才能運轉的節奏要好太多了。

「你要開貓咖啊?這個可以有,讓我也入一股吧!」顧傾城一聽,立刻表示她感興趣,想要入股。

「只是想要借用一下你的身份而已,這個店我沒打算賺錢,所以就不連累你了。」呂笙卻搖頭拒絕了。

開這個店,他主要目的是做一個收容和中轉的場所,沒有想過靠這個賺錢,甚至他已經做好了自己貼錢的準備,所以不想讓顧傾城也賠錢。

「你看我是在乎錢的人嗎?我只是對貓咖感興趣,賺不賺錢根本無所謂,只是剛好提到了,又剛好提到的人是你而已。」顧傾城卻大咧咧的說道。

她家雖然不如李成龍他們家,但是能支撐她消費過千萬的蘭博基尼SVJ和保時捷918的,能是一般家庭嗎?

就算把整個貓咖賠出去,她也不心疼。

她只是剛好感興趣,又剛好是呂笙提出來的而已。

「真的不用的,這個店我其實有別的用途,不是用來賺錢的,賠錢是可以預見的。」雖然顧傾城都那麼說了,但是呂笙依然拒絕了。

有些事情是他的想法,也是他需要去實踐的,不能連累別人。

「那你做你的事,我享受我開店的樂趣,咱倆五五開,可以嗎?」顧傾城卻不打算放棄。

難得有一件她感興趣又能和呂如夢一起做的事情,她怎麼甘心放棄?

「那先說好,要是賠錢了,全部算我的。」呂笙稍作猶豫,就答應了。

顧傾城是他為數不多能夠想到的,可以借身份用的人,要是他拒絕了顧傾城入伙的要求而導致她不借了,呂笙就麻爪了。

只不過,他不能讓顧傾城也一起跟著賠錢。

「放心吧,我這些年多少也學了點東西,只是運營好一個貓咖,那還不簡單嗎?」顧傾城卻顯得信心滿滿。

她家裡生意規模龐大,雖然她自己志不在此,但是耳濡目染之下,也不是什麼小白。

「謝謝。」呂笙由衷感謝道。

他一開始還覺得可能要費一番口舌來說服顧傾城呢,畢竟是要擔責任的事情,大家原則上說也只是見過兩次,並不算非常熟,人家有沒有非幫不可的理由。

但是卻沒想到顧傾城答應的這麼乾脆,倒是讓呂笙意外又驚喜。

「不客氣,你有想過要開在哪裡嗎?」顧傾城又問。

「西財柳林校區附近吧。」呂笙的想法自然是離西財越近越好,各種層面上都方便不少。

「地方還行,附近有大學城,交通也不錯。」顧傾城商人家庭出身的敏銳嗅覺讓她覺得地方還可以。

「其實主要是我跟西財裡面的一個流浪動物救助組織有聯繫,我想要幫他們做一個宣傳的窗口和中轉。」顧傾城都這麼支持了,呂笙也不藏著掖著了,把事情告訴了顧傾城。

「有這種事情你早說啊,搞得誰還沒有點愛心了不是?明天就去西財附近看店面!」顧傾城嗔怪的說了一句,急不可耐的表示。

呂笙苦笑,這人怎麼比他還心急,說風就是雨的! 陸細辛剛進屋不久,連水都沒喝上一口,就被老師抓去書房對弈了。沈念曦則是去客房休息,小傢伙早都累了,眼皮一沉一沉,都睜不開了,之前不過是硬撐而已。

躺在床上不久,就開始打小呼嚕,可見是累得狠了。

半夏和祁師母在客廳說話,吃水果,孟梓窈留在客房看護沈念曦。

真是不知道陸細辛到底哪裡好,一點都不仔細,也沒見她怎麼討好小念曦,小念曦怎麼就那麼喜歡她呢?

正納悶,手機突然振動起來,看到來電顯示,孟梓窈心臟一蟄,瞬間慌亂起來。

手忙腳亂拿起手機,趕緊躲進衛生間,將門反鎖,背靠著門板深吸一口氣,才接通電話:「喂,沈總?」

她說話的聲音格外清脆動聽。

可惜,沈嘉曜沒心情關注這個,他剛連夜完成一個併購案,整個人十分疲憊。

他按了按太陽穴,開口詢問:「她怎麼樣了?」

聲線乾燥磁性。

「念曦少爺正在睡覺。」孟梓窈趕緊回。

沈嘉曜愣了一下,意識到孟梓窈弄錯了,無奈開口:「我問細辛。」

孟梓窈:「……」

沒想到沈總打來電話第一件事就是問陸細辛,孟梓窈心中有些異樣。

「陸小姐狀態很好。」孟梓窈聲音淡淡,但握著手機的掌心布滿汗水,仿若不經意間開口:「今天,陸小姐帶著念羲逛了很久的商場,念羲都累得走不動了,陸小姐還興緻勃勃呢。」

話說完,她立刻屏住呼吸,緊張得頭皮發麻,猜測沈嘉曜聽了這番話,會是什麼反應。

會不會生陸細辛的氣,怪她沒照顧好念羲?

「還逛街了?」沈嘉曜心情很好,乾燥微啞的聲線可以清晰聽出他語氣中的愉悅,「念羲有沒有乖,有打擾到她逛街的興緻么?下次若是念羲走不動,你就抱著他,別讓他擾了細辛的興緻。」

孟梓窈:「……」

您這是親爹么?

到底有沒有聽明白她話里的意思啊。

她在說陸細辛沒照顧好沈念羲,不顧他累也要逛商場,怎麼到您口中,就變成念羲說累會打擾到陸細辛逛街的興緻了!

孟梓窈差點喘上不來氣,好一會才平復下來,她繼續:「下午,陸小姐帶著念羲少爺去拜訪她的圍棋老師,這位祁老師看著很一般,不是名師,年紀也大了,陸小姐居然說,讓祁老師教念羲少爺學圍棋……」

最後一句,她說的意味深長,暗示祁老師水平一般,根本不配教沈念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