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香茹皺了皺纖細的柳眉,有點好奇的看着葉晨,這傢伙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總有人在找他的麻煩。開學才幾天的時間,就招惹了這麼多敵人。不過,她想起馬俊,就開始懷疑是不是馬俊所做的了。同時,還有王坤。

想到這裏,林香茹纔想起,似乎這些都和自己有間接的關係。

楚雨馨有點擔心的看着葉晨,不過見到葉晨沒有事兒,也是放心了下來。


“葉晨,你怎麼回來了?”看着坐在座位的葉晨,馬俊有點詭異的看着葉晨,難道自己請來的人,沒有將葉晨這麼樣?

“我怎麼就不能回來了?”葉晨莫名其妙的看着馬俊,心中猜測,那些人應該是馬俊找來的吧,不然這傢伙現在也不是這幅模樣。

馬俊壓制了心中的疑惑,說:“我還以爲你出去有事呢,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傻逼。”葉晨白了一眼馬俊,也不理會他。

馬俊聽了葉晨話,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葉晨,然後走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馬俊很快的來到廁所,這個時候,袁全兵的小弟都已經相互扶持的站了起來。

走進廁所,馬俊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看着袁全兵的這些小弟,一個個傷痕累累,有點吃驚,走到袁全兵的旁邊,疑惑的說:“這怎麼回事?”

“哎,一言難盡,那傢伙太厲害了,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馬俊,我權你還是不要招惹他了,那就是一個魔鬼。我們都招惹不起。”袁全兵看着馬俊,也是很客氣的說道。

聞言,馬俊一愣一愣的看着馬俊的手下,說:“他真的有這麼厲害?”

“你看他們,像是裝出來的嗎?我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人,太邪門了。”袁全兵想起葉晨捏住自己喉嚨的那刻,此刻心中也是心有餘悸。

“你們都回去吧。”馬俊看着這些人,確實不是裝出來的,這樣一來,葉晨確實太厲害了。

“我們就先走了,如果你甘心的話,就請馮媛媛出手吧,她可是一個虎妞。”袁全兵看着一臉失落的馬俊,想起有一個剛剛入學的新生馬媛媛,那可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馮媛媛?”馬俊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個名字,他好像聽聞過。

“馮媛媛的父親和你的父親不是至交麼,而且,你們還訂下了婚事。”袁全兵雖然是一個小幫派的頭目,不過也是爲馬家做了許多事情。

經過袁全兵這麼一提醒,馬俊還真的是想起了這麼一回事,不過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見到過馮媛媛,也不知道馮媛媛是不是一個醜女呢?

“她現在在什麼地方?”馬俊也想見見這個叫馮媛媛的女生,難道真的很厲害?

“應該就在學校吧,我們出去談吧。”一直呆在廁所,有點讓袁全兵難受了。

馬俊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就和袁全兵走出了廁所。

“你們什麼人啊?趕緊給姑奶奶滾蛋,不然,就不要怪我了。”馬俊和袁全兵來到廁所外面,就聽到了爭吵聲。

“怎麼回事?”袁全兵來到站在廁所門口的小弟,疑惑的問道。

“老大,她要去上廁所,但是你讓我們不要放進一個人,所以,我們就把攔截下來了。”

“哦?”袁全兵擡起頭,雙眸迅速的看去,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臉色有點難堪的對馬俊說:“說曹操,曹操就到。”

聞言,馬俊有點疑惑的看着門外的女子,眼睛一亮,沒有想到,馮媛媛,竟然如此美麗,那白皙稚嫩的皮膚,看上去非常的細嫩。

馮媛媛的容貌,和自己一直追求的林香茹不相上下,都是極品。馬俊有點感激自己的父親了。自己未來的老婆,竟然如此貌美。

“你好,我是馬俊,很高興認識你。”馬俊來到馮媛媛的跟前,一副紳士風度的模樣。

“你誰啊,誰想認識你,這些都是你的人麼?”馮媛媛鄙視的看着馬俊,冷哼一聲,看着馬俊一臉的淫.笑,心中很是不爽。

“不是,不是。”馬俊說道。看着馮媛媛一副不給面子的模樣,有點尷尬了。

“哼,我沒有時間和你扯淡。”說完,馮媛媛直接扒開攔截在前面的兩個男子,快速的走進女廁。留下一臉不知所謂的馬俊。馮媛媛這妞,雖然貌美,但是卻十分的冷傲,根本不把人放在眼中。

但是也看不出有什麼強悍的地方,就是有點潑辣而已。

袁全兵一臉尷尬的看着馬俊,說:“她就是這樣,很霸道,不過厲害的方面也是你所想不到的。”

“那不就一個女人麼?有什麼厲害的?”馬俊沉思一刻,怎麼也看不出馮媛媛什麼地方很厲害?難道牀上功夫厲害麼?想到這裏,馬俊一臉的邪惡。

“她自身也沒有什麼厲害的,不過,這虎妞認識春江市最有勢力的黑道老大。”袁全兵有點神往的說道。


“什麼?她認識影子?”馬俊一愣,沒有想到,馮媛媛竟然認識影子,這u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恩,對,不過她生性高傲,你可以用激將法,讓她去對付葉晨。”袁全兵一臉的陰笑。 馬俊思略片刻,馮媛媛確實高傲,說:“我試試。”

“那我們等馮媛媛出來吧。”袁全兵說道。他也想讓葉晨難堪,而自己的勢力擺在眼前,想要找葉晨的麻煩,那就是一個笑話。眼下,正好藉助馮媛媛之手,去找葉晨的麻煩,這未嘗不可。

“對了,你知道馮媛媛有什麼興趣愛好之類的麼?”馬俊既然要想馮媛媛出手,就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同時,如何讓馮媛媛出手也是一個難題。

“據我所知,馮媛媛喜歡賽車,與此同時,很喜歡挑戰比自己厲害的人,她學過拳擊。”袁全兵經常出沒於馬家和馮家,對於馮媛媛的事情也是知道一二。不過他也只是那種底層人員,也只是見過馮媛媛。

這個時候,馮媛媛走了出來,看見還沒有離開的這幫人,皺了皺眉頭,有點不悅的想要離開這裏。

“馮小姐,請留步。”馬俊看着匆忙離去的馮媛媛,立即趕上去。

“你全家女性纔是小姐。”馬媛媛狠狠的瞪了一眼馬俊,這傢伙是不是欠揍啊。

馬俊一愣,沒有想到馮媛媛如此強悍,不過依然是笑滿面的說:“馮同學,是這樣的,你不是一直都在尋找賽車高手麼?”

“你怎麼知道我?你是誰?還有,我並沒有尋找什麼賽車高手。”馮媛媛對馬俊映像不是很好,對這個人,也是沒有興趣,不過她也是有點震驚,震驚好像不認識他,怎麼知道自己喜歡賽車,同時也在尋找賽車高手呢?

“在下馬俊,馬氏集團,馬天雲之子。”馬俊這個時候,也不想隱瞞自己的身份了,或許馮媛媛知道自己的身份後,對自己的態度也會有改觀吧。

馮媛媛那精緻的臉蛋,一對美麗的睫毛,上下一張一合。難道眼前這個人,就是父親口中說起的那個與自己訂婚的男人?要真是如此的話,哼哼,看我不好好整整他。

“原來是你啊,馬俊哥哥。”馮媛媛心中鬼主意開始打起來,馬俊這傢伙要倒黴了。

馬俊一怔,好傢伙,馮媛媛知道自己的身份,態度三倍六十度大轉彎啊,早知道如此,就應該說出的。看着一臉笑容,美麗的眸子微微眯着的馮媛媛,馬俊有點愣神了,被馮媛媛那美麗的臉蛋深深迷惑。

“哈哈,媛媛,見到你真高興,你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麼?”馬俊收回緊盯着馮媛媛的眼神,立馬笑了起來,然後讓袁全兵離開這裏。

“可不是麼,馬俊哥哥,你之前說我一直尋找賽車高手,你知道什麼地方有賽車高手麼?”馮媛媛說道,她很討厭馬俊,但是自己就這樣不理會他的話,始終是不能擺脫他的。所以,馮媛媛準備開始狠狠的整馬俊了。

“對,不過他一般不和別人比試的。”馬俊說道,他也不知道葉晨會不會賽車,不過只要葉晨會駕駛,即便技術太差,也所謂爲,到時只要自己說,一般高手都不會輕易和比試就可以忽悠馮媛媛了。

“那他在什麼地方?”馮媛媛倒是有點期待,從小,她就十分的喜歡賽車,所以她的技術如今也是很好,幾乎找不到對手。

“媛媛,他就在我們學校,和我一個班的,你要是想見他的話,我給你引見。”馬俊說道。開始算計葉晨了。他對葉晨充滿了憎恨。

“中午的時候,我們在校門口等他。”馮媛媛一臉沉思,繼續說:“中午校門口見,我先回教室了,”

“恩,行。”馬俊迴應道。

馬俊看着馮媛媛離開,陰冷的笑了笑。他打算放棄追求林香茹,準備和馮媛媛搞好關係,畢竟自己追求了林香茹三年,都沒有任何一點進步。這有點讓馬俊覺得自己這是自作多情。

既然馮媛媛和自己已經有婚約,而且容貌不亞於林香茹,有了先足的條件,和馮媛媛的關係也就少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阻隔。

很快,馬俊回到教室,看着葉晨趴在桌子上睡覺,心中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王坤這個時候也坐在座位上。

馬俊的心情很好,雖然今天沒有教訓到葉晨,但是遇到了馮媛媛,也算是一個偌大的收穫。

微笑的嘴脣,思想飛絮的馬俊,並沒有注意腳下,這時被一隻腳給拌了一下,一個倉促,就往前撲去,狠狠的擊撞在牆壁上。

“我曰,誰啊,誰啊,誰的腳。”馬俊爬起來,雙手不停的撫摸着自己受傷的腦袋。氣急敗壞的說道。

隨後,馬俊定眼一看,原本準備再罵的,發現那竟然是葉晨的腳。

葉晨微微擡起頭,之前自己也是無意的伸出一腳,沒有想到就絆倒了馬俊,這傢伙也夠倒黴的。不過聽了馬俊的罵聲,葉晨轉身看着馬俊,目光冷冷的看了看馬俊。

馬俊頓時額頭冷汗淋漓,急忙說:“葉老大,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絆到了你的腳,要不這樣吧,爲了賠罪,中午的時候,我請客怎麼樣?”


全班的同學,鄙視的看着馬俊,這傢伙看見葉晨就慫了,要是其他人,估計已經被他揍得不成樣了。

“哈,行啊,下午的時候吧,中午有事兒。”葉晨臉皮也比較厚,既然馬俊要請客,那自己也就不用推辭了。

“哈哈,好的,那下午的時候,電話聯繫。”馬俊笑道,依然摸着自己的腦袋,輕輕地揉了揉。然後就坐在王坤的一旁。

王坤很也沒有鄙視馬俊的意思,面對葉晨這樣的惡魔,他也沒有膽量招惹葉晨。自己找的校園惡霸之首的馬文傑也是他的小弟,而自己也間接成了葉晨的小弟。他是知道葉晨的厲害的。

很快,放學後,葉晨立馬走出了教室,來到校門口,上了楚雨馨那輛鐵盒子,就悠哉的在車裏等待着她們出來。

林香茹和楚雨馨這個時候還沒有來,而馮媛媛這時纔到校門口。她不停的張望,久久不見馬俊這傢伙,讓她有點氣惱了。

“媛媛,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是這樣的,葉晨今天中午有事,早早的就走了,下午的時候,我和他約定去吃飯,他會去,你去麼?”馬俊來到門口,就看見了馮媛媛,然後就急忙的跑過去;

“去吧,那我先回去了。拜拜。”馮媛媛輕輕的揮了揮手,就走向了自己的那輛小QQ。 馬俊看着開走的車子,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馮媛媛果然傲氣,不過這並不是自己所關注的,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得到馮媛媛的芳心。

林香茹和楚雨馨上了車子,葉晨就發動車子,一奔而去。沒有半點的生疏。

葉晨的車速很快,超越了路上的許多車輛。

馮媛媛開着車子,心中也是十分的期待下午和那個所謂的高手一見,正思考的時候,突然一輛紅色的車子頓然之間就超越了自己。雙眸閃過一抹怒意,馮媛媛立即不得意了。

隨後加大了油門,追趕了上去。

“葉晨哥,你的車技不錯哦,比小馨的好多了,你能在快一點麼?”楚雨馨有點追求刺激感,看着不停的超越了許多的車子,更是一股子的榮譽。

“小馨,你說什麼呢?你就不怕麼?”林香茹瞪了一眼楚雨馨,這傻妞怎麼感覺一點都不擔心。

似乎並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有多麼的可貴。

“香茹姐,小馨不怕哦,而已葉晨哥的車技這麼好,我相信他的。”楚雨馨一臉崇拜的看着葉晨,這保鏢身手不但好,而且廚藝更是精湛,與此同時,竟然車技也是如此牛叉。

不過,葉晨這個時候皺了皺眉頭,他發現後面有人跟隨了上來。通過左右後視鏡看清楚後面的車子是一輛小QQ,一般都是女性開的車子,或許只是順路,葉晨也沒有在意。

在楚雨馨一直的要求下,葉晨也是在原來的基礎上提高了速度,車子也一百碼的速度行駛在高速路上。

馮媛媛頓時一楞,沒有想到前面的車子,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又提速了起來。高速路上的車輛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想要超車的話,必須有很專業的駕駛水準。同時,必須拿捏住超車時與前後兩車的距離和車速的控制。

看着前面的車子嗖的一下超越過了許多的車子,馮媛媛就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不甘示弱的也是跟了上去,她準備超過那輛車。

葉晨皺了皺眉頭,沒有想到,那車子似乎是跟隨自己的,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企圖,不過爲了林香茹和楚雨馨的安全,葉晨也不準備糾纏,儘量的擺脫纔是現在需要做的事情。

想到這裏,葉晨直接將速度提高到120碼的速度,葉晨感覺到車身有一股輕飄飄的感覺,似乎要飛躍而起。火箭一般的飛馳在高速路。

不斷的超越數十輛車子,行駛在高速路上的車子中,那些駕駛員見到一輛急速而行的車子,也是全身的冷汗淋漓,沒有想到,有這樣不要命的人。

林香茹的那雙玉手,這個時候,緊緊的握住楚雨馨的雙手,很緊張的死死眯起眼眸。楚雨馨有點吃驚的開着飛逝在高速路上的車子。要是一有差池,肯定是車毀人亡。所以楚雨馨也沒有打擾葉晨。

“你們坐好了,後面有人跟蹤。”葉晨發現,後面的那輛車子,竟然緊跟不放,同時,車技也十分的熟練。

聽到了葉晨的話,林香茹知道或許有危險,葉晨加快了車速,也是在情理之中。

她的心中,也對葉晨有了莫名的一種信任感。楚雨馨急忙的轉頭看了看後面,確實和葉晨所說的一樣,有一輛車子不停的緊跟着在後面。

葉晨雙眸凌厲的看着前方,那裏有一個隧道,想要擺脫後面的跟隨,就在隧道中擺脫,這個隧道大概有三千米之長,出口一百米處有兩條分路,葉晨也是想要在隧道中不減速反增的衝出隧道,然後就直接從分路離去。

車子快速的駛進隧道,葉晨看了看前方的車子,爲數不多,嘴角一抹陰冷,隨即又提速了幾分,直接猶如火箭一般的衝了出去。

馮媛媛有點吃驚了,在隧道內,也敢不停的提高車速,這讓馮媛媛爲之震顫,進入隧道後,馮媛媛只能保持原有的車速,對方的車技比自己的厲害很多。

到了出口,馮媛媛發現,那輛車子早已經不見蹤影。憤憤恨恨的攥緊了小拳頭,有點氣惱,她心中想道,自己一定要把這人揪出來。

擺脫了馮媛媛的追蹤,葉晨輕描淡寫的笑了笑,說:“沒有事兒了。”

楚雨馨已經被嚇呆了,在進入隧道的時候,車子於其他的一擦而過,心都提高嗓子眼了。支支吾吾的說:“葉,葉晨哥,你,你怎麼這麼厲害,我們沒有事情了麼?”

葉晨沒有回頭,而是直接回答:“不是我厲害,是對付太弱了,現在沒有事兒了,很快就到別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