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懷中的趙青靈極度抗拒,臉上好似火爐一般通紅,凌逸略微愕然的擡頭一看,這才發現趙青靈身後跟着趙坤,此時的趙坤,正用一種尷尬而又怪罪的眼神盯着自己。

“額……”當着趙坤的面“調戲”他的女兒,這可有些不妥,凌逸趕緊鬆開了手,嘿嘿一笑:“前輩,今天天氣可真好啊!”

對於凌逸這種轉移話題的伎倆,趙坤可不當回事,嘿嘿笑道:“凌逸,今天本來是要來跟你說件事情,不過我看你跟我女兒好像關係挺熟的,不如讓她跟你說明,怎麼樣?”

“這……”凌逸悻悻的摸了摸頭,笑了笑,道:“不都一樣嘛!前輩您就直說吧!不會是乾靈派又惹上什麼對頭,又要比試什麼煉藥術了吧?”

趙坤狠狠的斜了凌逸一眼,笑罵道:“我乾靈派就這麼好欺負啊?別人就都拿我乾靈派當成軟柿子捏啊?”

“那倒不是!”凌逸搖頭笑道,身旁的趙青靈也是偷笑不止,玉手輕掩小嘴,明眸善睞的樣子,讓的凌逸一陣火熱。

“好了!實話直說,你應該知道我們乾靈派的鎮派之寶就是禁地之塔了吧?禁地之塔是修煉精神力最佳的場所,雖然你的精神力已經非常強大,但是也還有擴展的空間,三天過後,你若是願意,我便可以讓你和本派弟子一起,進入禁地之塔,如何?”趙坤笑道,成竹在胸的看着凌逸,他相信凌逸一定會答應下來,畢竟誰都有一顆不斷強大的內心,何況是凌逸,

“好!前輩如此好意,我凌逸就收下了!”凌逸拱手而笑,道。

“好!三天過後,我就讓你和本派弟子一起進入禁地之塔,做好準備!”說完,趙坤深深的瞥了眼玉臉泛紅的趙青靈,大笑着離開了這裏。

“凌逸哥哥,你真的要進入禁地之塔?靈兒進去倒是沒事,只是你的精神力已經很強了,禁地之塔對於那些精神力越強的人,抗拒力量會越大,你所能取得的效果也就越低,我怕你吃了苦反而討不到什麼好處。”趙坤的離開讓趙青靈大膽了起來,主動的靠在了凌逸的胸膛上,藕臂更是環繞住凌逸的腰間,緊緊地貼在凌逸的身上,一臉的迷戀。

“不進去試試,哪能知道有沒有用!”凌逸笑了笑,大手輕輕撫摸着趙青靈的秀髮,“沒關係的!不過就是吃點苦嘛!能陪着靈兒,受再多的苦也值得!”


“哼!估計你跟每個女人都這麼說的吧!”語氣雖是嗔怪,然而趙青靈卻是一臉幸福,如癡如醉的倚靠在凌逸的懷中,慢慢的閉上一對美眸,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煞是好看。

輕輕的撫摸着趙青靈那如墨秀髮,凌逸嘴角上漸漸勾起一抹泛着溫馨的笑意,目光遠眺,望着西方那座高聳的古塔,眼神之中浮起了一種熾熱。

禁地之塔!

中州西城外,聳立着一座古老的寶塔,高高的寶塔分了九層,青苔遍佈其上,但是一股強猛的精神力風波,就好像是充斥着天地的風兒一般,圍繞着這座寶塔。

這就是整個乾靈派引以爲傲的禁地之塔,也是所有中州城藥師仰望的所在。

禁地之塔,瀰漫了無窮無盡的精神力的一座寶塔,進入其中無所限制的吸收精神力,那是所有人都爲之羨慕不已的。

當第四天的初日緩慢的從地平線下爬起的時候,禁地之塔前,已經擠滿了人。

人聲嘈雜,竊竊私語,各色各樣的人彼此交錯其間,都用一種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向那靠着禁地之塔最近的一羣人,那羣人,正是乾靈派的衆弟子以及趙坤等一些派中長者。

“今天可真不得了,禁地之塔一年一度開啓的日子又來咯!”

“是啊是啊!據說趙坤的女兒上次就是在禁地之塔中有了奇遇,精神力狂猛攀登,一舉成爲乾靈派年輕弟子中第一藥師啊!今天又要進入禁地之塔,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或許連他老子都能超過呢!”

“趙青靈是乾靈派中百年難遇的天才那是不用說的,不過你們可知道那天望月臺一戰成名的那個小子嗎?他就在那羣人中間!”

“什麼!他好像不是乾靈派的人吧?怎麼也可以進入禁地之塔?”

“嘿!人家和趙坤的女兒看對眼了,你要是能,也可以像他那樣進入禁地之塔啊!”

“哎!這輩子是別想了!”


“哈哈哈!……”

凌逸站在乾靈派弟子當中,擡頭仰望這座高聳的古塔,爲之生生震撼了一番。

古老的氣息帶着兇猛的精神力波動,讓這座古塔顯得是如此的宏偉,站在古塔之下,凌逸竟然第一次有種渺小的感覺從心底裏不由自主的萌生而出。

古塔是死物,卻有種無上威嚴壓在每一個人身上!

“凌逸哥哥,待會你進入禁地之塔,最好就呆在五、六層,那裏精神力還算充沛,對你的排斥力又不算巨大,越往上走越危險……”一旁的趙青靈輕輕的拉了拉凌逸的胳膊,略微有些擔心的道。


“不用擔心,我是那種魯莽的人嗎?盡力而爲就是了!”凌逸微微一笑,拍了拍趙青靈的小手。

“嗯!”趙青靈頓時鬆了口氣,她就怕凌逸擅自冒險闖入,禁地之塔對精神力越強的人排斥力越大,越往上走,排斥力以數倍增加,曾經有人上過第七層,這是最高紀錄,但是那人卻是在第七層沒有堅持多久,就被禁地之塔的力量生生壓爆。

所以,即使是精神力再強大,也不要妄想和禁地之塔作對,因爲禁地之塔的力量,將會比你的精神力更加可怕!

乾靈派的弟子們,都在用一種仰望的心態看着這座高聳的寶塔,當趙坤走到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纔將那種敬畏的眼神收了回來。

“乾靈派的弟子給我聽好了,千萬不可以勉強!盡力而爲!不可貪多!”趙坤大聲說道,目光掃視過這些乾靈派中優秀的弟子,最後將目光凝固在了凌逸的臉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方纔大手一揮,“開啓禁地之塔!”

當趙坤的喝聲一落地,那一直等待在寶塔周圍的九名老者同時口唸心訣,然後雙手凝結成玄妙的手印,同時指向了禁地之塔,紅橙黃綠青藍紫金銀九種不同顏色的光線分別從他們手中迸射而出,射向古老沉寂的禁地之塔。

“轟隆隆!”

禁地之塔一陣顫抖,轟隆隆的聲音猶如雷鳴般響徹天地之間,傳響雲霄之內。

古老的寶塔開始拔高,漸漸的將埋在地下的一層暴露出來,一扇雕刻着古老花紋的石門緩緩開啓,一股淡淡的黴味從裏面飄散開來。

就在凌逸爲這突然冒出的一層感到驚愕的時候,趙坤大手一揮,大聲道:“快進去,不可遲疑!”

乾靈派的弟子蜂擁而入,趙青靈也趕緊拉起了凌逸的手,進入了禁地之塔。

“靈兒,這突然冒出來的一層到底怎麼回事?難道禁地之塔其實是十層?”抱着滿肚子的疑惑,凌逸只好向身邊的趙青靈求解。

趙青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歪着小腦袋看着凌逸,道:“這其實是禁地之塔最高的一層,第九層,你剛纔沒有注意數一下嗎?禁地之塔即使突然冒出了一層,但還是九層而已,而且只能施法將第九層的開口打開一段時間,若是不及時進去,就別想進來了,畢竟禁地之塔一年只可以開啓一次,這也是爲什麼爹爹這麼着急的原因。”

“哦!”凌逸頓時明白了過來,用心感應了一下,發現這一層居然沒有任何精神力涌動,頓時愕然道:“你不是說過第九層對我的排斥力非常巨大,想必應該充斥着非常充沛的精神力,可是這裏什麼都沒有啊!”

輕聲笑了笑,趙青靈道:“這是因爲第九層跑到第一層來的緣故啦!等我們全部往上走,上了原來的古塔第一層,禁地之塔就會降落下來,第九層也就回到了最高的位置,那裏的精神力,恐怖到你不敢想象!”

“是嗎?”凌逸微微一愣。


“你可千萬不要上去,即使是第七層都別去!”見到凌逸似乎有些躍躍欲試,趙青靈板起小臉,慎重道。

“好啦!當然不去!”凌逸笑着拍了拍趙青靈的笑臉,拉着趙青靈往上一層走去。

這時候,乾靈派的弟子已經發現這裏沒有任何精神力的涌動,紛紛跑上了第二層,等到凌逸和趙青靈完全離開這一層的時候,禁地之塔再次發生劇烈的顫抖,高度緩緩降落而下。

“轟!”

隨着最後一次顫抖的停滯,天地間,即使是那最爲混雜的天地靈氣,都是在一種奇妙力量轉化之下,瘋狂的涌入古塔,化成一絲絲渺小的精神力,充斥着整座古塔的每一層每一個角落。 禁地之塔第一層,當凌逸踏入其中的時候,就感覺到迎面而來的精神力波動,就好似微風一般,竟是能夠真切的感受到精神力的存在,這禁地之塔中的精神力究竟濃郁到了一種什麼樣的程度?

凌逸恨不得狠狠地將精神力一口吸入,不過他還是很清楚,古塔之中雖然充斥着濃郁的精神力,但是同樣的也有一股濃厚的黴味瀰漫其間,味道古怪之極,聞着十分難受,深呼吸不得更加難受?何況這精神力根本就不可能靠呼吸就可以吸入。

爲自己這個幼稚的想法自嘲一笑,凌逸低頭看了眼,青苔不僅僅長滿了禁地之塔的表面,竟然在古塔之內都頑強地生長着,難道這禁地之塔周圍,還會有着濃郁的水汽,所以纔給了這些青苔生長的環境?

搖了搖頭,凌逸將這些雜念拋在腦後,盤腿坐了下來,心神放鬆,吸收着空氣中的不斷涌動的精神力,身旁的趙青靈也是會意,跟着凌逸端坐在地下,也顧不得青苔的骯髒潮溼,儘快的充實着自己的精神力。

其他的弟子也是有模有樣的學着兩人,盤腿而坐,儘快吸收精神力遊絲,一絲絲精神力就這樣在無形的吸力之下涌入了體內,空氣中精神力的濃度開始變得稀稠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吸收,當精神力濃度漸漸稀釋,凌逸卻忽然發現一股力量猛然壓向了自己,未曾提防之下,他還差點因此心神紊亂,切斷了精神力的吸收。

重重的喘了口氣,凌逸急忙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環顧四周,只見四周的牆壁上雕刻着各式各樣的圖案,符文鳥獸,比比皆是,隱約間透發着精神力,而淡淡的精神力則漂浮在空氣當中,已經沒有了像剛纔那種撲面而來的微風感覺。

靜靜的凝視良久,凌逸長長的嘆了口氣,搖頭道:“看來當精神力吸收到一定程度,禁地之塔就會對我產生一種抗力,想要將我從塔中排斥出去,還好如今這股力量並不強大,不過越往上走,恐怕會愈加難受吧!”

凝視着那個通往上層的入口,凌逸苦笑了一聲,接着回過頭來望向趙青靈,見趙青靈還在一心一意吸收着精神力,微微一笑,快步進入了那個入口。

光芒一閃,當凌逸再次睜開眼睛適應了一會兒光亮之後,發現第二層也是有三四個人,這些弟子居然是直接跳過了第一層,來到了第二層,或許是想要吸收更多的精神力,不過這種做法凌逸卻是嗤之以鼻。

凌逸不言不語,找到一個稍微乾淨點的地方坐了下來,感受了一下這一層精神力的濃厚程度,微微一笑,這種程度的精神力,纔是他最需要的,雖然禁地之塔給他的壓力也是陡增了一倍之多,不過他卻毫不在意。

重新閉上眼睛,凌逸再次進入了吸收精神力的狀態之中,腦海中兇猛涌入的精神力,讓他差點舒暢的**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當凌逸再次睜開了雙眼,乾靈派的所有弟子都已經來到了這一層,趙青靈也是坐在他身邊,竭力吸收已經不太濃郁的精神力。

嘴脣上扯上一抹微笑,凌逸站起身來,那幾名直接跳過第一層的弟子還依舊坐在原地,臉色通紅,身上每一處肌肉都在輕微的顫抖,大汗淋漓而下,痛苦的表情,掛在他們的臉上。

微微皺了皺眉頭,凌逸知道這些人是因爲精神力的過度吸收,而造成了禁地之塔對他們的壓力陡增,使得他們難堪重壓,輕者受傷,重一點的話可能直接死在這裏。

徑直走到這四人身邊,凌逸心神微微一動,擴張出一絲精神力,分成四股侵入他們的腦海中,一開始受到了輕微的抗拒,不過很快就是被凌逸強大的精神力直接鎮壓住,開始慢慢的從四人的腦海中抽取出精神力,而後涌入凌逸的腦海中。

漸漸的,四人恢復了常態,而凌逸也是因爲這些抽取而出的精神力,讓他的腦海微微有些發脹,禁地之塔對他的排斥力也是增加了不少,雖然有些難受,不過他還能勉強抗住。

“多謝了!”四人睜開了雙眼,抱拳感激道,他們知道,剛纔是凌逸救了他們四人的性命。

“不必了,記住,貪多嚼不爛!”凌逸搖了搖頭,身影一閃,進入了通往第三層的入口,只留下那四人若有所思的坐在原地。

第三層明顯要比第二層面積小了許多,而重新感受到猶如漿糊一般的精神力,凌逸差點就欣喜的大叫了一聲,立馬端坐下來迅速吸收精神力。

空氣中瀰漫的精神力,化作四五條大蛇,涌入了凌逸的腦海,剛將一些精神力吸收,凌逸就是一陣吃痛。

腦海中的痛楚,猶如千萬只螞蟻狠狠的在他心臟上同時咬了一口,讓得凌逸全身肌肉都抖動起來,雙眼充血,面容更是因爲痛楚而扭曲不堪。

“啊!”放聲大叫,凌逸差點就因爲突如其來的劇痛暈了過去,心神一穩,凌逸立即又重新振作了起來。

不就是一點精神力嗎?不就是一點痛苦嗎?難道連這些都承受不住,還妄想剷除魔雲殿?

不行,一定要忍住!

凌逸用力的咬着牙,忍過這一陣又一陣的痛楚,漸漸的變得有些麻木起來。

遇弱則強,遇強更強,也就是這股不服輸的勁頭,讓凌逸一直忍受到了最後。

……

當凌逸來到第六層的時候,他的面色已經蒼白如雪,鮮紅的血液,從他七竅中流淌出來,麻木的再一次端坐在地上,凌逸就好像不知道疼痛一般,精神力再次瘋狂涌來。

在第五層的入口,趙青靈一步邁入,來到了這空曠的一層,地面上的一攤鮮血,讓她驚詫的愣在了當場。

血!這是凌逸忍受不住禁地之塔的抗力而造成的,輕則受傷,重則死亡,而凌逸並不在第五層,也就是說他已經來到了第六層,第六層的抗力絕對陡增數倍,難道他不知道嗎!

念及此處,趙青靈便是一陣眩暈,她因爲本身精神力強度不如凌逸,所以受到的阻力也不是很強,但是凌逸卻不同,他的精神力,已經能夠和陰天師相媲美,所受到的壓力不知幾何!

不行,一定要救出凌逸!

趙青靈心頭閃過這絲想法,立即端坐下來,開始以她都不敢想象的速度,吸收着精神力。

在五層之下,一些乾靈派弟子還在因爲禁地之塔給他們帶來的壓力抱怨的同時,第六層的凌逸,卻如同感受不到自己存在一樣,七竅依舊流血不止,皮膚表面,也開始漸漸撕裂開了一些裂口,淡淡的鮮血便從裂口中滲出,溼透了他的衣衫,使得他看起來好像掉進了染缸一樣。

持續的吸收,凌逸也是控制不住,他想要制止,然而卻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一絲一毫,整個人好像被人控制住了,不由自主。

凌逸的心頭第一次涌上了一股驚恐,這就是禁地之塔的恐怖之處,這一次,禁地之塔再也沒有施加任何壓力給他,卻是不知不覺的控制住了他整個人,不斷吸收精神力,到了一定程度,當精神力已經容納不下的時候,必將落個爆顱而死的悽慘下場!

爆顱而死?凌逸只看過其他人這樣死在他面前,沒想到自己也會有如此下場。

可惜小雪沒有呆在身邊,不然她一定有什麼辦法,或許這就是天註定,誰也逆改不了。

心裏苦嘆了一聲,凌逸閉上了雙眼,任由精神力涌入,沒有絲毫的抗拒,這一刻,他想起了很多很多,懷念的,失望的,痛恨的,惋惜的……

“嗡!”

閉上眼睛的凌逸,並沒有看到玄鐵戒指中忽然射出兩道光線,發出細微的嗡嗡轟鳴,最後散亂成遊絲狀,將他包裹起來,卷做好似蠶蛹一般,瑩瑩的光亮,閃爍其上。

兩塊淡綠色的古玉,也緩緩的從玄鐵戒指中漂浮出來,最後懸浮在凌逸的頭頂, 一絲絲溫暖透亮的光線,開始從古玉上透射而出,落入凌逸的腦海中,而後,忽的從兩塊古玉中各自爆射出一道光線,兩道光線竟是同時指在同一個方向,正是第七層的入口!

溫暖透亮的光線落入凌逸的腦海中,凌逸的臉色瞬間就是紅潤了起來,一條條遊絲狀的光線,隱入了他身體中,表面的傷口開始複合,就連七竅的傷勢也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癒合着。

溫暖的感覺讓凌逸疑惑的睜開了雙眼,慢慢擡起手看向那已經癒合如初的皮膚,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而後擡頭凝實那一對閃爍着碧綠色光芒的古玉,一股深深的震撼狠狠地撞擊在他腦海!

古玉!竟然是這兩枚古玉!這是爲什麼,古玉爲什麼會擁有這麼神奇的力量,竟能幫助他抵禦禁地之塔的抗力!

禁地之塔的壓力,已經消散無蹤,然而精神力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發現這一點的凌逸欣喜不已,卻忽然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掉了一大截,不由得暗叫了聲倒黴,再次沉下心來。

這一次有了古玉在身邊,吸收再多精神力也沒有問題,前提是不能超過所能容納的最大限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