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幻影只是簡單的提及了一下道王獸這個名號,並沒有詳細問,不管易白仙如何詢問,也沒能撬開青龍幻影那張嘴。

大概過了一刻鐘的時間,秦楓終於在青龍幻影的注視中掙脫開來,對上了那燈籠大眼。

“小子,本尊名諱龍傲!”

“秦楓。”微微躬身的秦楓表現出一副不卑不亢的姿態,儘管龍傲的實力強悍的能夠一揮手將自己捏成粉末,但是秦楓沒有透漏出絲毫的懼意。

“表現的還算不錯,你想要這尊四方鼎?”龍傲語氣依舊威嚴,但是秦楓能夠在這話語中聽出些許讚賞的意味,“你可知,這四方鼎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我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想必這四方鼎現世,不識泰山的人倒還好,若是遇上識貨的,只怕等待我的,不是因爲四方鼎帶來的輝煌,而是無止盡的逃亡生涯吧?”

秦楓的話沒有任何自大的以爲,四方鼎是至寶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秦楓說的是逃亡生涯,這話的意思很明顯的表現出秦楓知道“人外有人”這個道理。

誰知龍傲卻是微微搖頭說道:“本尊寄宿在四方鼎內,若是你能降服這尊巨鼎,倒是不怕追殺,雖然本尊現在修爲大不如前,但是面對聖境的倒是,還是揮揮手的事情,本尊指的是你的體質!”

“我的體質?”秦楓一懵,很顯然不明白龍傲的意思。 “你剛纔施展出了異象了吧?”

秦楓微微點頭表示默認。

“異象,代表着一條不平凡的道,這一條道路,坎坷崎嶇甚至遠超地獄輪迴六道,而能夠走這一條道路的只有一種,那就是帝君之道,雖然你現在的體質還算不錯,但是本尊並不能確定你是否能夠成長爲那種體質……”

這麼說……鬥戰體質還不是最牛逼的體質啊!

秦楓很快就理解了龍傲的話語,微微點頭卻不說話,像是陷入了沉思中。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秦楓的背後漸漸浮現出一道虛影,虛影似神似魔,面目猙獰卻帶着聖潔的氣息,竟然是秦老!

沒錯,正是沒有出現在異象中的秦老!

“主上!”

看到秦老的虛影,掉毛驢差點沒有一個岔氣暈死過去,礦吼了一聲便才匆匆趕了上去:“我就說這大毛筆怎麼這麼熟悉,原來是主上傳承……”

“呵呵,痞子驢,咱們主僕兩,也有些年沒見了吧?”秦老臉上帶着和善的笑容,擡起右手伸向虛空,淡淡道:“不錯,混世戟你用的比秦楓好多了!”

聞言,掉毛驢差點跪了下去,雙手將混世戟捧在手中,說道:“主上,我並不知道這是主上的玄黃槍,多有冒犯……”

“罷了罷了,現在我也只有一縷殘魂而已,痞子驢,若是你想繼續完成你的道,就跟着秦楓吧!”秦老淡淡的說道,波瀾不驚的語氣在痞子驢聽來,卻是死命令!

說完,秦老也不管痞子驢是什麼反應,緩緩擡起頭,對上了同樣是虛影的龍傲:“怎麼,不認識我了?”

“你是……”

“呵呵,龍族果然是貴人多忘事啊,我提醒一點,五千百年前,道王獸統領百萬尊境道獸與你騰龍一族……”

“你是……你是那個魔神?”秦老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驚呼出聲,比起剛纔的掉毛驢強不了多少。

沒錯,秦老曾經是個道師,一生縱橫大陸,叱詫風雲,直到五千年前秦老隕落,他的追隨者也漸漸消失在大陸上才被人逐漸淡忘,但是現在龍傲想起秦老當初的輝煌與狂傲,又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這個是魔,徹徹底底的魔神!

“四方鼎,很了不起麼?”秦老冷笑一聲,似乎是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一條小小蠕蟲,竟然鎮壓我坐下弟子!”

秦老所謂的“座下弟子”自然是指掉毛驢這個坑爹玩意兒了,但是掉毛驢不管再怎麼玩世不恭,被鎮壓五百年之久,秦老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不……不,你聽我說,鎮壓痞子驢的並不是我……”龍傲聽出了秦老的語氣中帶着絲絲怒意,哪裏還有強者的姿態?就連自稱也從“本尊”改成了“我”。

開玩笑,秦老是什麼人?

龍傲在龍族的地位也不算低,雖然沒有參加過五千年前龍族和獸族的那場戰役,但是正值風華的龍傲也曾聽說過秦老這一號人,人族魔性的道師堪稱鼻祖的存在,只一人協同十八隻魔化道獸強行介入那場戰役。

其結果,龍族老一輩全數被鎮壓,獸族也是迎來了滅頂之災,導致如今道獸一族奉易橫爲尊,長兄道王獸不知去向。

“如今也算是冤有頭債有主,道王獸的繼承人和龍滄海的子孫都出現在我的面前,若是你們想羣起而攻之,本尊盡數接下!”秦老的眼神在易白仙和龍傲身上來回瞟了瞟,大喝一聲,展現出無限的霸氣。

而一旁的掉毛驢也是紫黑道息大振,悄然出現在秦老的身後,身爲秦老坐下十八魔化道獸之一,五百年與主同戰,五百年後依舊……

“我勒個去,不裝逼會死啊!”

秦楓從地上坐了起來,擡頭看了看立於自己身後上方的秦老,很不地道開始拆臺:“你顯擺個毛線啊,現在說的這麼霸氣十足,既然你這麼牛,小爺我生死大戰的時候,你玩泥巴去了?”

秦老看了看秦楓,卻是一言不發,他可以對任何人刀劍相向,但是面對秦楓,他就是軟柿子任人揉捏。

“恐嚇小朋友很有意思嗎?”秦楓白了一眼秦老,將易白仙放到了自己的肩頭,面對秦老說道,“這小東西現在跟着我,你要是敢傷她,信不信我分分鐘將你逼出體外?”

秦老依舊是一言不發,但是周圍的道息明顯弱了不少,很明顯,秦楓的威脅還是很有作用的,畢竟,現在的秦老是寄宿在秦楓體內的。

其實秦楓也就是這麼說說,真要他將秦老逼出體外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必竟,秦老跟無妄印章有着莫大的關聯,而想要跟姜輓歌再相見,就必須讓無妄印章覺醒。

龍傲和掉毛驢的嘴裏都能塞得下一隻哈密瓜了,紛紛露出震驚的神色,這是一個人類能夠說出的話語麼?

對面可是秦老啊,令整個龍族和獸族顫抖不已的魔神啊!

“前輩,我並沒有冒犯之意,若是你想要這四方鼎……”

“本尊想要,自然不用你幫忙,你可以滾了!”秦老對龍傲的語氣可不會對秦楓這般客氣,“還有,秦楓奪取四方鼎的時候,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看着,若是想用什麼東西滲透到秦楓的體內,哼!”

面對秦老的強勢,龍傲也是說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畢竟秦老就給自己的概念實在是太強大了。

聽到秦老的話語,龍傲頓時就像是如獲大赦一般,淡淡的虛影瞬間沒入四方鼎,化成了虛無。

掉毛驢漸漸隱去了身上的黑紫色戰甲,露出了他那不堪入目的外貌,此刻臉上的笑容甚是**的看着秦老,笑道:“主上,沒想到這麼多年,還有機會再次見到你,老奴真是……”

“什麼也別說了,當初的那件事,是本尊對不起你們十八個兄弟!”秦老嘆了一口氣,聽得出來,對掉毛驢,他還是有些愧疚的。

“能仔細說說麼,還有,前輩,我想問問,我父親……”說話的是易白仙,對於除了在出生的時候見過一次道王獸的易白仙來說,對父親的祈望是不言而喻的。

“小娃娃,放心吧,道王獸怎麼說也是一代強者,比起剛纔的那條小泥鰍,道王獸纔是道獸界的第一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秦老知道了易白仙和秦楓的關係,言辭自然不會過激,相反帶着幾分尊敬,這是強者對強者的一種認可,對道王獸的認可。

易白仙聽到這些話,心裏微微舒了一口氣,秦老能這麼說,最起碼當初秦老是沒有下殺手的,只是這幾百年來父親爲何一直未回,這一點讓易白仙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這些事情容後再說,還是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吧!”秦老嘆了一口氣,知道再深入這個話題非要牽扯出了不得的東西。

聞言,衆人的視線都彙集到了四方鼎的身上,依舊在高速旋轉的四方鼎在十八根擎龍柱的中央依舊霸氣。

“這東西是戰天古佛的肉胎殘念彙集而成,即使是沒有了龍傲的魂魄依附,但是依舊強大,現在的秦楓,還沒有能力將之降服!”秦老靜靜的看着四方鼎,喃喃自語,“龍傲也只是百年前沒這四方鼎鎮壓,才逐漸成了鼎魂,足以看出,四方鼎自身的道息是有多麼強大!”

“主上,你的意思是,就這麼算了?”痞子驢顯然有些不甘心,別人不知道四方鼎,但是痞子驢曾經揹着東西鎮壓,心裏自然知道四方鼎的可怕之處,若是這麼一尊道器出現在世間,只怕又是一場血雨腥風將要拉開序幕。

“當然不是,秦楓現在雖然還不足以駕馭這尊鼎,但是不代表我們就要放棄,痞子驢,你去印上十八道鼎紋,就以你們十八兄弟爲模型!”

“主上的意思是……”痞子驢聽到秦老的話,自然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問道,“真的要這麼做麼?不問問其他兄弟的意思?”

秦老生前,之所以能夠讓人聞風喪膽,就是因爲麾下十八隻魔性道獸,每一隻都可堪比遠古道獸,當然痞子驢就是其中之一,秦老現在讓自己把十八道獸的魔性當做鼎紋印刻在四方鼎上,意思很明瞭就是藉助這四方鼎召喚其他十七個失散的兄弟。

“你想的一點都沒錯,而且,這尊鼎遲早是秦楓的東西,也就是說你們遲早有天會奉秦楓爲主人,當然,若是魔邪他們不願意,放他們離去就是,現在先把十八個的模型都印刻上去吧!”秦老風輕雲淡的說道,這麼一個決定就好像是把自己的左膀右臂全部投注在了秦楓的身上。

不僅是痞子驢有些不敢相信,就連秦楓本人也是錯愕的看着秦老,總感覺秦老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

“你……這麼做,值得麼?”秦楓仰頭第一次正視這個寄居在自己身體裏的強者。

秦老的眼眸微微往下看,正好對上了秦楓那一雙如同星辰一般深邃的眸子,笑道:“記得我跟你說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這麼做,從某些方面來說,也是在幫助我自己!”

痞子驢的驢嘴巴里簡直可以塞進一個雞蛋的,認識秦老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慈祥的神態,難道這個秦楓……真的跟主上有這分離不開的淵源?

掉毛驢剛剛還覺得秦老的神色和藹,陡然發現他的眼眸中閃過一縷厲色,只聽到秦老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還有我想問的是,你爲何會在這裏?” 秦楓一頓,明顯是適應不了秦老這麼神經質,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將事情經過全部說了一遍。

等到秦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聽完,頓時勃然大怒,看着秦楓厲喝道:“真是胡鬧,既然知道這裏是帝墓,還敢闖進來?你認爲你又幾條命可以送?”

秦楓本想反駁,但是一想到自己從進入帝墓開始就三番四次的險象環生,也就乖乖的閉上了嘴,這一次若不是秦老出來的及時,只怕自己這條命要交代在龍傲的手中。

“這裏是帝墓,而且還是帝墓下面的一層地獄,甚至還是戰天古佛帝的墓地,就算是王境強者進入這裏,也不敢說是有絕對把握走出去,你們才什麼實力?不是我打擊你們,就連地獄入口都抵達不了,還敢接受地獄看守者的任務!”秦老滿臉憤怒,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還真把秦楓嚇壞了。

“連地獄入口都抵達不了?”

“戰天古佛修煉的是佛道,而古佛帝墓傳承佛道之說有十八層,你們現在在最上面這層徘徊,龍傲在這裏只不過是鼎魂而已,你們連龍傲都解決不了,還想更深入麼?”秦老呵斥道。

秦楓、易白仙和痞子驢紛紛低下了頭,聽着秦老的呵斥聲不敢說話。

“可是那個老太婆說如果完成不了他給我的任務,一輩子都別想走出這裏!”秦楓無奈道,少了以往的傲氣,他知道這一次是自己魯莽了。

“那個老婆子的資格甚至比戰天古佛都老,身爲地獄看守者,她說出的話就是天命,索性你們還沒有深入,不然就真的別想走出去了!”秦老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將心中的憤怒壓制下去了,“不過也不盡然,痞子驢,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吧?”

“放心吧,主上,我一定盡心竭力輔佐秦楓。”痞子驢重重的點了點頭。

“等等,我怎麼總感覺你現在像是在交代後事一樣啊!”秦楓忽然感覺氣氛有點沉重,皺着眉頭問道。

“後事,你對一個已經死了的人說後事?”秦老學着秦楓平時嘲諷自己的樣子,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過,痞子驢卻是在秦老的那份嘲諷背後,看到了濃烈的慈祥,秦楓並不知道秦老的意思,但是痞子驢卻是很清楚接下來秦老要做什麼。

在衆人詫異的目光下,秦老的身體漸漸變得扭曲起來,整個身體化作一道青光,沒入不遠處的青銅巨鼎。

而那尊巨鼎,在秦老化作青光的一瞬間,劇烈的旋轉起來,比之剛纔,旋轉的更加劇烈,揚起的風沙猶如巨龍一般翻騰。

一丈八尺高的青銅巨鼎,以肉眼可以看清的速度縮小,直到整個鼎身變成拳頭大小才停止,不僅體型變得嬌小玲瓏,原本古樸的樣子也完全沒有了,換上了一副玲瓏剔透的模樣。

玲瓏拳鼎!

痞子驢的臉色有點激動,被四方鼎鎮壓的他自然是知道這尊巨鼎的威力,而秦老經過一些鍛造,在僅僅三分鐘不到的時間,就把四方鼎的品階有上升了一個檔次。

四方鼎本就是天地孕育的至寶,即使是王境高手也是對之垂涎三尺,而此刻亮在三人面前的玲瓏拳鼎,無疑又是一尊驚天地泣鬼神的寶貝。

“秦楓,有了這東西,你的實力也就徹徹底底的大增啊!”痞子驢吞了口口水說道,玲瓏拳鼎的模樣,正是當年秦老最後底牌的樣子,痞子驢自然是知道這玲瓏拳鼎的威力。

痞子驢在說話的時候,騰在虛空中的小鼎微微一顫,仿似發出了一聲悲鳴。

聽到這悲鳴聲,秦楓的眉角一跳,難不成……秦老進入這鼎中,毆打龍傲?

一次同時,玲瓏拳鼎的鼎身漸漸變成了一陣熒光粉末,向秦楓的右臂纏繞過去,在秦楓的右肩到右肘出勾勒出了一條兇獸圖騰的樣子。

秦楓只感覺自己的右臂一陣刺痛襲來,但是瞬間又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

剛剛被四方鼎吸走的修爲全部回來了?

不對,不僅如此,秦楓臉上的震驚還沒有消失,就感覺自己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了。

是桎梏!是瓶頸!


突破瓶頸,那就意味着,秦楓晉級了?

“真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小子!”痞子驢現在都羨慕不已,呢喃道,“你可知,最後兇手圖騰是什麼東西?”

“什麼?”

“秦老的本尊!儘管他和你右臂上原本的饕餮圖案重疊了,但是我還是能清晰的認出這兇獸模樣,正是秦老!”

痞子驢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並沒有多做解釋,它也能理解秦老這麼做的願意,玲瓏拳鼎畢竟是天下至寶,讓有眼光的人看到一定會起歹心,秦楓現在的實力還很弱,就像他之前所說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而秦老將玲瓏拳鼎改變形態,呈現圖騰的樣子刻印在秦楓的右臂上,這能躲過肯多人的目光。


華夏大陸,燕京大學武將分院……

澗龍淵下,一個白衣女子長着一副小蘿莉的樣子,原本閉目沉思的她猛然睜開雙眸,臉色潮紅,三秒鐘後,一口鮮血從她的口中噴涌而出,滿是震驚的呢喃道:“怎麼可能,我的圖騰被人壓制了!”

此人,正是小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