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秒鐘之後,黑影的身軀便停止了抖動,目光微微渙散起來,竟然成了一具屍體。

從剛纔襲擊到自殺,僅僅用了數秒的時間。

竟然連絲毫的猶豫都沒有!

與此同時,寧無華剛剛趕到黑影的面前,看着倒地不起的黑影,臉色變得難看了數分。


沒有想到,這黑影做事竟然如此堅決果斷,在襲擊自己不成之後,直截了當的選擇了自殺,並且不給自己任何反應的時間。

這凌厲的作風加上恐怖的身手,莫非真的是飛鷹特戰部隊不成?

想到這裏,寧無華低下頭,打量了屍體半晌,緩緩的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沉吟的神色來。


“自己還是先看看,其身上有沒有什麼身份證明在說。”

想到這裏,寧無華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塑料袋來,裏面裝的正是一次性手套。

正是自己在部隊多年養成的習慣,在面對這些危險之時,才能夠從容不迫的處理完畢,並且不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輕車熟路地戴上了手套,半蹲下身子,開始檢查起黑影身上的物品來。

然而,僅僅過了些許時間之後,寧無華便搖了搖頭,臉上更是浮現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

對方顯然知道這次任務十分危險,口袋中除了一包香菸與打火機之外,再也沒有任何東西了。

而這些打火機與香菸,都是能夠在附近商店輕易買到的,也不能夠查出什麼來。

看來對方即使不是特種部隊,也是一名老練的殺手了。

想到這裏,寧無華目光微微一轉,旋即頂住了黑影的面紗,思量了片刻之後,伸出手,輕輕的將黑影的面紗揭了出來。

頓時,黑影的面目赫然出現在了寧無華的面前。

竟然是一名中東人!

並且此人年紀看上去並不大,約莫30歲左右的樣子,左臉一側更是有着一道疤痕,從脖頸橫穿到美角,看上去十分滲人。

而且,此人看上去膚色偏黃,並且有着深深的眼袋,看上去休息十分不好的樣子。

“這不會是僱傭兵吧。”

想到這裏,不禁令寧無華心中多了些許疑惑:如果是中東地區的僱傭兵的話,應該不會有着如此矯健的身手與極好的意識啊。

然而,面前這名殺手的膚色卻讓自己不禁猶豫了起來,其看上去並不像是北歐特戰部隊的成員。

可是按道理來說,中東地區的僱傭兵作息紊亂,訓練裝備更是十分之差,根本不可能擁有如此好的身手與意識。

而且,這名殺手在發現任務失敗之後,竟然直截了當的自殺了,這分明不像是僱傭兵能夠幹得出來的。

情況一時間陷入了僵局。

沉吟了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搖了搖有些發痛的頭顱,站起身來,朝着地下的屍體打量了一眼,眼中不禁多了些許迷茫的神色。

“這殺手的身份始終是個謎……不過有人想要暗殺自己,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暴露無遺了。”

想到這裏,寧無華正準備離去,最後瞥了一眼屍體之後,眼中卻多了一絲驚疑的神色來。

“這是什麼東西?”

原來,在屍體的左臂內側,竟然有着一個不大的紋身,並且紋身看上去呈淡紫色,似乎是被人擦洗過的樣子。

想到這裏,寧無華再一次蹲了下來,輕輕的拉過屍體的左臂,仔細的端詳起面前的紋身來。

竟然是一隻龍的圖案!並且巨龍隱隱約約盤旋在一塊巨石上,咆哮不已,看上去十分驚人!

仔細端詳了片刻之後,寧無華並沒有認出這紋身究竟是何來歷,旋即掏出自己的手機,將紋身拍了下來。

還是回去做一番研究比較好。

想到這裏,寧無華站起身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發現並沒有任何行人和攝像頭之後,緊緊的裹了裹自己的風衣,低頭朝着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幾個時辰之後,一名打掃馬路的清潔工終於發現了屍體,大驚之下連忙報警,半個小時之後,無數警車呼嘯而來,又堪察起屍體的情況………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半個小時之後,寧無華再經過一天的波折,終於回到了家中,用鑰匙打開房門之後,發現自己的兄弟王大陸正坐在客廳中,似乎還在搜尋着葉傾城的信息。

打了一個招呼之後,寧無華洗了一個澡,將一身的疲憊也去掉了不少。

換上衣服之後,坐到了王大陸的一旁,開始向王大陸訴說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來………

“老大,你是說有人暗殺你,並且在失敗之後自殺了?”

王大陸聽完寧無華的話語之後,不禁瞪圓了眼睛,猛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着面前的寧無華,一字一頓的詢問道。

“事情就是這樣。”

寧無華看着驚訝不已的王大陸,緩緩的點了點頭,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預感,最近市裏似乎要發生什麼大事了。”

“那名殺手的身份查出來了嗎?”

聽到自己老大差點受到刺殺,王大陸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房間來回踱步了幾次之後,開口問道。

“沒有。”寧無華緩緩的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沉吟的神色,“那名殺手做得十分老練,根本沒有查出任何信息。”

“不過,我倒是發現了其左臂處有一個紋身。”寧無華似乎想起來什麼,掏出自己的手機,對一旁的王大陸說道。

“紋身?”一旁的王大陸聽到寧無華這番話語,先是微微一驚,旋即連忙湊了過去,認真觀看了起來。

“就是這個紋身。”寧無華點開手機上的圖片,對一旁的王大陸說道,“你最近留意一下此事,最好幫我查一查這個紋身的來歷究竟是哪裏。”

“好老大,你就放心吧。”

王大陸說着,緩緩的點了點頭,拉過一旁的筆記本,又開始忙碌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寧無華便醒了過來,在收拾完畢,換上了一身西裝之後,朝着王大陸打了一個招呼,便朝着外面走去。

今天正好是拍賣行開始拍賣的日子,在這種級別的拍賣上,葉傾城很有可能出現在這裏。

想到這裏,寧無華腦海中閃過一個倩影來:美麗的身軀,婀娜多姿的身段,再加上那傾國傾城的容姿,令無數女人黯然失色的葉傾城。

終於有機會與她交手了!

想到這裏,寧無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冷色,旋即朝着拍賣行所在的地方,大步走了過去。

由於拍賣行裏寧無華家並不遠,寧無華今天步行了十分鐘,便來到了這裏。

一路上,無數行人向寧無華投來了驚詫的目光,更有無數美女向寧無華索要其聯繫方式來,然而都被寧無華拒絕了。

的確,十分俊朗的五官,加上雄厚的臂膀,搭配這一身十分得體的西裝,無論任誰看了都會不禁讚歎吧!

也正因爲如此,原本只要短短五分鐘的路程,寧無華在衆人的圍擋之下,竟是硬生生的走了十分鐘纔來到了這裏。

這不禁令寧無華有些苦笑了幾分。

與此同時,一座裝飾十分大氣,豪華的樓閣赫然出現在了寧無華眼中,令寧無華眼前微微一亮,眼中更是多了些許讚賞之意:

正是拍賣行!

“沒想到這拍賣行如今竟然裝飾成了這樣。”寧無華看着頗爲氣派的拍賣行,眼中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旋即緩緩的開口道。

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一個右拐之下,朝着拍賣行的大廳緩緩的走了過去。

與此同時,拍賣行的四周都被鋪上了紅色的地毯,看上去**華麗,十分莊重之極。

在寧無華周圍,也有着許多穿着正裝的人士,或三五成羣,或獨行一人,紛紛朝着大門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些人大都衣着華貴,大部分人更是顯露出一副富態的神色。

看上去大都是集團的商業巨頭無疑!

想到這裏,寧無華臉上緩緩的露出了一絲笑容,旋即不動聲色的朝着大門口快速地走了過去。

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便來到了大門面前,緩緩的停了下來,兩名身着西裝的大漢,有禮貌的將寧無華攔了下來:

“您好,請出示您的通行證!”

一旁的寧無華聽到這番話語,神色微微一動,旋即不動聲色的掏出了一張卡片,遞給了一旁的西裝大漢。

西裝大漢用手接過卡片,打量了幾眼之後,旋即輕輕轉身,將卡片放到了一旁的機器中。

“滴!”

一聲輕微的響動之後,機器由紅色轉變成了綠色。

一旁的大漢見此情景確認無誤之後,緩緩的點了點頭,旋即目光微微一轉,看向寧無華的眼中不禁多了幾分笑意:

“請!”

大漢說着,朝着寧無華微微行了一禮,緩緩的開口道。

寧無華看到這副情景,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走了進去。

與此同時,十分氣派的大廳赫然間擁入了寧無華的眼睛,令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不禁出口讚歎道:

“果然有些名堂!”

大廳周圍竟然裝飾的金碧輝煌,通天的圓柱子更是刻上了栩栩如生的花紋,就連一旁的牆壁上別被古生古色的畫像所覆蓋。

大廳四周則陳列着一排一排的沙發座,全部都是用真皮製成的,坐上去更是令人舒適之極!

而在大廳最中間,一個略微高的臺子上,則通體雪白,四周都是用大理石製成的高臺。

“看來這就是所謂的拍賣地點了。”

一旁的寧無華想到這裏,朝着四周緩緩的打量了一圈之後,挑選了西北角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緩緩的坐了過去。

與此同時,大廳中也有着無數人陸陸續續的進來,衆人有的正在不斷交際,有的則坐在角落裏一聲不吭。

寧無華看到這副情景,目光微微閃動了幾下,眼中更是多了一絲沉吟的神色。

相比之下,自己還是喜歡單獨待在這裏,比那些虛情假意的交際要好得多了。

就在此時,大門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再次朝着大門看了過去,直接一名劍眉星目的男子緩緩的走了進來。 寧無華見此情景,心中豁然間多了一絲異樣的感覺,旋即打量了幾眼之後,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來。

按道理說自己並沒有見過這人,然而這人身上瀰漫出的那股氣息,就讓自己感覺有些熟悉,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

的確,在自己修煉山河圖中的功法之後,敏銳性提高了許多,因此這種預感也大大增強了不少。

或許我們曾經在哪裏見過吧。

思考了半晌之後,寧無華並沒有此人的來歷,輕輕地搖了搖頭,默默的想到。

與此同時,劍眉星目的男子在掃視了一圈之後,無意中發現了坐在角落裏的寧無華,不禁神色微微一動,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來。

寧無華怎麼會坐在這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