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儒雅隨和是他裝了多久才得來的!

而此次,由於這滅霸的原因,更是讓他和他背後的紫雲宗丟盡了面子!

“吳長老,我要這滅霸死!”呂陽神色冰冷的低吼了出來。

在他身後,那些對此次行動還有點莫名其妙的弟子也是渾身打了個冷戰,他們的呂陽師兄何曾這樣過!


呂陽這次是真兜不住了,寧願揹負上什麼小心眼之類的罵名,也得殺了這滅霸!

而今天這次的行動,也是他臨時通知下去的!

作爲大弟子,自然是佔到了不少的好處,甚至不少的長老都對他很恭敬。

但是!這次!他受到了侮辱!

他所引以爲傲的丹術,竟然只拿了個區區第二,而且在那麼多人面前人家丹會的副會長根本就對自己不理不睬!

甚至,人家歐陽雄風還是那種跟自己多說一句話都嫌棄的要命的意思!

就很想問問,踏馬的,憑!什!麼!

堂堂紫雲宗第一天才,年青一代最強弟子,就算是論丹道,他也是穩穩的第一名!

憑什麼現在就成了如此被人嫌棄的地步!

憑什麼他只能拿到九十二分,但是那滅霸憑着區區一爐的破還靈丹就能拿到九十七分!

經歷了昨晚一晚上的折磨,呂陽可謂是眼睛通紅。


他不是沒勸自己放下仇恨,保持這個和藹可親如何隨和的人設,但是他忍不住!

尤其是每每閉上眼睛的時候,他都能想起那滅霸嘴巴鼻子往外冒着氣,然後在臺上對歐陽雄風的邀請還猶猶豫豫的樣子!

他又憑什麼!

不就是一爐還靈丹嗎!不就是九顆嗎!

此時,那吳長老也感受到了呂陽的不對勁,趕緊出聲道:“呂陽!冷靜點!我們會爲你報仇!你的身份不適合在此,先回宗門!”

呂陽的目光這才變得清明不少,攥緊了拳頭道:“不!吳長老!我要親手殺了他!”

“不行!他此前可是一掌了衡陽劍派的弟子!你和他交手必定不能落得好下場……”

“吳長老!是不是連您也看不起我!是不是!”呂陽打斷了五長老的話,滿眼通紅的問道。

吳長老無語了,什麼叫看不起你?問題是你真不一定能打得過他啊。

到時候我和那滅門對上了,哪有功夫管你?

“呂陽師兄,您先回去吧,這裏有我們就夠了,您的實力和那滅霸對上簡直是大材小用。”

“就是!呂陽師兄,聽我們一言,您先回去吧。”

“對,據說那滅門實力強橫無比,到時候萬一自知死路一條,拼了命的想要殺您呢?”

“不對!呂陽,到時候可是真的得不償失了!”吳長老也附和道。

呂陽的拳頭攥緊又鬆開,再攥緊,再鬆開。

最後,暗自嘆了口氣,還是決定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聽大家的,我先回宗門!我們紫雲宗受不了如此大辱!”


說罷,轉身便走。

雖然心中各種麻賣批,但是冷靜下來合計合計,還是有點抖。

活到這般田地,肯定是不想親自涉險,但是他還得裝一裝。

因爲他實在是沒有什麼自信能一招秒殺那衡陽劍派的林逸風!

要知道,衡陽劍派的人雖然並不擅長防守,但是也不至於一招就被那滅霸給擊殺了吧?

簡直是沒什麼反抗的餘地,雖然有取巧的成分在其中,但是不得不承認,人家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總之,他並不想親自跟人家對上!

所以,跑了!

而這次,完全就是本色出演,不然,他何不自己找機會做掉這滅霸?還不是因爲沒底氣!

至於這吳長老和那些什麼弟子能不能活下去,那就不是他該考慮的了。

死一個長老,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問題。

反正現在也是吳長老還有那些弟子主動讓自己離開的。

……

西絕城內,一個身着青藍色長袍弟子模樣的人一臉恭敬的站在另一個面色剛毅的大漢身前。

“大師兄!那滅霸一家出城了,看方向應該是朝着雲瀧城去的,要不要攔截!”

大漢年歲不大,約莫着也就二十多歲,只是身材魁梧。

正是此前丹賽排位第三的秦墨白!

聽聞這話,秦墨白不由得挑了挑眉,一臉笑意的說道。

“那滅家三人此時便出城?當真是好膽魄。”

不知是和在說,是在問誰,倒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

弟子聽聞,趕緊附和道,“是的!大師兄,據說很多人已經在城外等着他們了!”

“紫雲宗那些傢伙也去了?”


“回大師兄,紫雲宗已經去了。”弟子身體一顫,如實答道。

秦墨白饒有興致的點了點頭,“走!去看看!”

說罷,大跨步而上。

弟子在後面緊趕慢趕的跟着,也不怕岔了氣,問道:“大師兄,可是要一舉擊殺那滅霸?就我們兩個去是不是不太夠……”

“殺他?殺他做什麼?你真以爲呂陽那貨會親自動手?去看看好戲而已。”

秦墨白大笑道。

“願你年輕有爲不自卑,妻妾成羣一大堆……”江北輕聲哼着歌。

很無聊,但是還得挺着,趕路總是讓人覺得很厭煩。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太過招搖,主要這玩意是老爹的代表,拿出來基本就是個死。

來自呂陽的怒氣值+233

嗯?

江北突然坐了起來,心緒急轉,這呂陽昨晚提供了一宿的怒氣值也就算了,怎麼現在突然又來了!

來自吳長峯的怒氣值+66

來自王繼斌的怒氣值+23

來自武維揚的怒氣值+27

來自……

這特麼都是誰?不認識!也沒聽說過啊!

等等,不好!這麼多陌生人都提供起來了,肯定是有問題!

寵冠六宮:帝王的嬌蠻皇妃 ,事有蹊蹺!

有人生他的氣,那麼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多半是要在路上弄他!

江北當下就一個激靈,趕緊轉頭看向一臉沉重的老爹。

“爹!會不會有人在半路弄我們!這是要打劫啊!”江北捂着腰間的小袋子,一臉緊張的說道。

聽前面的話,江萬貫眼睛也亮了,這小子還算有點頭腦,知道這趟不好走,可是聽完後面的話。

江萬貫臉都黑了……

都特麼什麼時候了!人家還會惦記着你那點靈石?這特麼是衝着你的命來的! 江萬貫沒把這麼淒涼的話說出來,他不想讓這敗家玩意再犯慫。

點上一根菸,撩開車簾,深吸一口。

淡淡的說道:“無他,爲父打發了就是,你在後面隨便找兩個軟柿子捏就行。”

餘光瞥了一眼,只見這敗家玩意還是一臉的緊張。

江北能不緊張嗎!呂陽好像是什麼身份挺牛逼的!還有宗門呢!

再說了,不光是這呂陽, 浴火重生:嫡女很狂傲

他不也是個宗門弟子嗎,好像叫什麼衡陽劍派?會不會也一起過來弄我!

很緊張,有個屁的軟柿子,到時候老爹要是拉胯了,他也就完了。

看到自己小兒子又是這個樣子,江萬貫氣的一口就把煙抽了大半,剩下的一點直接順窗戶撇了。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江萬貫怒道。

江北懵了,渾身打了個冷戰。

怎麼自從離開了風國,他爹就有點不對勁呢,動不動就咋咋呼呼的!

“沒,沒啥意思啊……”江北縮了縮脖子答道。

“難不成老夫說讓你去撿幾個軟柿子捏你都不願意了?”江萬貫皺眉繼續追問,完全就是想把江北往絕路上逼!

說什麼都沒用,絕對不能讓這小兒子這麼下去!

作爲修煉者,就應該有一往無前的氣勢!就應該敢作敢爲,有人欺負,殺了便是!

這敗家玩意總惦記着跑是做什麼!

江北有點慫,老爹怎麼非得讓自己去捏軟柿子了,心中不解。

喉嚨滾動,又不敢忤逆了老爹的意思,只能答應了一句。

“爹……那,那我去捏兩下也不是不行。”

“呼~”江萬貫是氣的沒脾氣了,怎麼看這敗家玩意怎麼來氣,可是他又沒什麼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