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他一轉身,便帶著那些老者去了城中各處,督促城中的將士,全力追殺起了正在南方帝國到處作亂的,明復祖那些手下。

而那些女孩也駕著一片火雲,向東方之城的方向趕去了。 就在那四位女孩趕往了東方帝國之際,不多時當紅玉將明復祖和練寧寧,逼到了極南之地的一片群山中的時候,看著他們那相當得意的神色,她忽然十分不屑一顧的說道:「你們這兩個手下敗將,近期竟敢讓你們那些蝦兵蟹將,在我們帝國到處行兇作亂,難道你們就不擔心我們大王親率大軍,將你們全部消滅掉嗎?」

說完后她忽然拔出了自己的雙刀,緊緊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而那時候練寧寧卻十分狂妄的說道:「臭丫頭你不要太狂妄了,上次如果不是申有為那臭小子妨礙了復祖少爺,他早就將你打的魂飛魄散了,現在你最好乖乖的向我們投降,或許我們還能留你個全屍,若敢不從我們立刻將你化成飛灰!」

說話時她忽然揮劍,向紅玉爆射過去了兩道紫光,咔咔咔的將紅玉周圍兩三丈範圍內的多有山峰,全部凍成了冰坨子,登時令紅玉越煩惱火的,向她揮刀劈過去了兩條烈火,呼呼呼的竟將他們所在的地方,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岩漿池,登時令他們二人緊皺著眉頭飛到了高空中。

但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將他的雙眼一睜,變成了一雙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慢慢的旋轉著向紅玉爆射過去了,兩座暗黑色的骷髏頭魔雲,不斷的向她噴出了一條條寒風凜冽的毒水,登時將周圍的那些熱浪壓了下去。

面對著他那些法力,紅玉那時候卻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你個明氏一族的敗類,想要和本公主以瞳術交戰,那本公主奉陪你就是了!」

說話間她忽然將雙眼一瞪,變成了兩顆凜凜生威的火眼金睛,向明復祖和練寧寧,爆射過去了兩條快速旋轉著的烈火旋風,一下子將那些陰氣全部吹了個無影無蹤的,轉而又捲動著下面的岩漿,向他們二人攻擊了過去。

想不到她的瞳術居然也那麼厲害的練寧寧,猛然將雙劍一轉,剎那間在他們二人周圍,布設出了一圈圈紫晶寒冰,相當絢麗的轉動了起來,雖然根本無法對紅玉構成任何威脅,卻也足以讓他們自保的,遭受不到那些烈火岩漿的侵襲。

想不到才僅僅過了一年多的時間,練寧寧的修為,竟然提高到了一個相當厲害的境界,紅玉頓時較為意外地說道:「不錯嘛你個賤丫頭,想不到才過了這麼短的時間,你的修為居然已經達到了這種,可以抵抗我的岩漿的程度了,看來這次我得和你們動點真格的了,若不然你和這個爛貨,還指不定得狂妄到什麼程度呢!」


說完后在她的雙肩上,忽然冒出了兩片猶如大翅膀一般的,熊熊燃燒著的火焰,呼呼呼的向練寧寧和明復祖爆射過去了,一大片巨大的烈火烏鴉,哇哇怪叫著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面對著那種相當難以應付的招數,就在練寧寧將她的寶劍舉過頭頂的時候,明復祖忽然將雙手一攥,剎那間爆射出了一張虛幻不定的淡灰色大網,悄無聲息的將那些烏鴉全部籠罩在了裡面,可就在那張大網不斷的收縮著的時候,那些烏鴉忽然組合成了一團,越來越大的亮紅色火球,猶如太陽一般,將他們炙烤的難以抵抗的向遠方飛去了。

但那個大火球卻立刻對他們,緊追不捨的飛了過去,登時令他們十分惱火了起來。

時間不長,就在他們被那個大火球追的,快要撞在一座大山上的時候,練寧寧忽然揮劍,向它劈過去了一大片冰晶長矛,呼嘯著插在了它的上面,但眨眼間那些長矛卻化成了一片迷霧消失不見了。

想不到那個大火球,竟然有著那種強悍的能力的明復祖,猛然將他那雙百靈之眼,快速的順時針轉動了起來,不多時在那個大火球的周圍,竟出現了一片快速旋轉著的大漩渦,沒幾下間,竟將它吸入到了另一個境界中去了。


但就在他剛要喘口氣的時候,那個大火球卻忽然出現在了他們身後,砰的一下子將他們打落到了那座大山上,相當狼狽的趕忙躲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

那時候追和他們飛過去的紅玉,看到了他們那個樣子,一下子呵呵嬌笑著說道:「你們這連個手下敗將,現在領教到了本公主的厲害了吧?」

說話間在她身後竟然升起了一顆,太陽般耀眼的大火球,十分狂烈的向明復祖和練寧寧,爆射過去了一大片烈火,眨眼間將他們前面那塊大石頭,融化成了一片岩漿,將他們困在了裡面。

天網建筑師 ,低喝了一聲:「寒冰霜雪!」

說話間從她的寶劍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圈圈亮紫色的光芒,在逐漸地將那些岩漿冰封住的時候,還幻化出了一道道暗紫色的鋒芒,向紅玉爆射過去了一道道寒冰箭。

但不幸的是,那些箭弩卻都被他們頭頂上的那個大火球融化掉了,不僅如此,沒多久就連他們所在的那座大山,也被那個大火球融化的開始崩塌了起來,弄得他們相當狼狽的,只能又向別的地方飛去了。

可就在那時候,紅玉忽然相當得意的說道:「想跑?門都沒有!」

說話間她忽然將雙腿一錯,呼呼呼的向他們二人踢過去了,兩道狂猛的烈焰旋風,伴隨著那個大火球的熱浪,洶湧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

在那危急時刻,明復祖忽然將他的右眼一閉,快如閃電般的從他的左眼中,向那個大火球爆射過去了一條,相當巨大的怒火之槍,砰的一下子,硬生生的射在了那個大火球上面,頓時將它打成了一片烈火向周圍飛射了起來。

面對著怒火之槍那種強橫霸道的招數,紅玉招手將那些散落在各方的烈火,全部吸收在了雙手上的一瞬間,猛然嬌喝了一聲:「十日應天!」

話音剛落從她的雙眼中,忽然向那些烈火中爆射出了兩道金光,剎那間令它們化作了十個更加狂烈的大火球,飛到了高空中,猶如十個太陽一般,猛烈地向明復祖和練寧寧,爆射過去了十條兇猛的火舌,登時將他們逼得只能墜落到了地上,快速的向一片群山中飛去了。

可很顯然那是個大火球的威力絕對是非同小可的,就在他們還沒有走入到那片群山中的時候,它們竟將那片群山炙烤的,化成了一片岩漿火海,洶湧的向他們二人拍過去了一片片岩漿烈火,一下子將他們逼得又飛到了高空中。

但那時候那是個大火球忽然定在了,他們的八方和上下兩面,猛烈非常的同時向他們爆射過去了,一片赤紅色的烈焰,登時令練寧寧十分惱火的怒喝了一聲:「冰凍乾坤!」

說話間她猛然將手中的寶劍上下一分,伴隨著一圈圈深紫色的光芒,從她的雙劍上爆射出去的時候,在他們周圍竟出現了一大片,正在快速蔓延著的寒冰之氣,逐漸的將那些烈火全部逼了回去,並且還唰唰唰的,向那些大火球爆射過去了一道道深紫色的寒光。

但很不幸的是,就在他們以為,那些寒冰可以將那些大火球冰封住的時候,那些大火球忽然向他們爆射過去了,一道道非常刺眼的金光,無聲無息的將那些寒冰全部融化掉之後,還將練寧寧的雙劍全部融化掉了,登時氣得她真想飛過去和紅玉拚命。

大那時候明復祖忽然低喝了一聲:「十方無生長矛!」

說話間伴隨著一圈圈強烈的淡灰色殺氣,從他的雙眼中爆射出去的一瞬間,平空中忽然出現了十根巨大的暗紅色長矛,在一圈圈烈火的環繞下,砰砰砰的相繼將那些大火球打成了一片片烈火,向地上爆射了過去,登時令定在了他們不遠處的紅玉,臉色微變的向他們說道:「你們這兩個傢伙還真夠可以的,竟然能夠對抗我這種程度的火眼金睛。」

說完后她忽然將雙刀一錯嬌喝了一聲:「火海衝天漩渦眼!」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片亮紅色的烈火,從她的火眼金睛中,向明復祖二人爆射過去的一瞬間,在他們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片是瘋狂列的火海,呼呼呼的向他們爆射過去了一片片大火,一下子將練寧寧重新變出來的兩把紫晶寶劍又融化掉了,氣得她猛然揮掌向紅玉打過去了一座大冰山,卻一下子被她頭上的那顆大火球全部融化掉了。

面對著那種對自己二人越來越不利的局面,明復祖忽然想起了他攜帶著的九尾之絨,登時相當陰森的將左拳一揮,無聲無息的打出了漫天的大雪,緩緩的將那些大火壓制了下去,令練寧寧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可就在那時候他們卻看到,紅玉忽然向他們十分不屑一顧的笑了一下,登時令他們大為警覺的向遠處飛去了,但就在那一瞬間,那些從那些冰雪下面,忽然爆射出了數不清的大火柱子,呼呼呼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登時將他們燒的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而那時候紅玉忽然催動著真元,呼呼呼的煽動了幾下她身後那對烈焰大翅膀,逼得那些大火柱子,更加狂猛的向他們二人攻擊了過去,時間不長便將練寧寧燒傷了很多地方,十分痛苦的撞在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上,砰的一下子將那座山峰撞塌了一大塊。

那時候明復祖的心中雖然萬分焦急,但他也不敢使用他的百靈之眼,將那些烈火吸入到另一個境界中去,畢竟上次他那樣做的後果,卻是差一點被那些烈火將他的眼睛毀掉。

面對著紅玉向自己二人發動的那越來越猛烈的攻勢,他忽然拔出了背上的寶刀,將兩道暗紅色的真元,從他的百靈之眼上注入到了上面,大喝了一聲:「暗火開山!」

話音剛落伴隨著他的寶刀劈出去的一瞬間,在他和紅玉中間忽然爆射出了一道,詭異莫測的暗紅色烈火,呼呼呼的將那些大火柱子卷到了高空中的同時,還向紅玉爆射過去了一道威力驚人的罡氣,砰的一下子重重的打在了她的雙刀上,震得它們險些從她手上飛出去。

想不到明復祖在那千鈞一髮之際,竟然爆發出了那麼強橫的實力,紅玉登時較為佩服的說道:「死小子看來你還真有點手段哦!雖然你現在已經是一條喪家之犬了,但就憑你這一身的實力,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當今少有的高手!」

說話間她忽然將手中的雙刀一分,無聲無息的向明復祖爆射過去了,兩個相當可怕的火焰利爪,一下子令明復祖十分惱火的揮刀,迎著它們打過去了兩顆暗紅色骷髏頭,轟隆隆的撞在了一起,爆射出了一圈圈狂熱非常個洪波,震得他們二人都不自覺的倒飛開了一些,而那時候受傷頗重的練寧寧,眼看著明復祖就要撞在一座山峰上了,猛然一翻身擋在了他身後,硬生生的接住了他,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個圈子,才逐漸的穩住了身形。

想不到在那時候她還會去救明復祖的紅玉,看著他們那真情流露的樣子,登時想到了申有為,一下子有點無奈的嘆息了一聲,而明復祖也趁著她那時候,沒有向自己二人發動攻擊的一點時間,讓練寧寧吃下了一粒丹藥,又快速地將那些九尾之絨打入到了她的身體里,頓時令她感到功力倍增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時候明復祖看了看正在傷神中的紅玉,忽然很小聲的向練寧寧說道:「寧寧你現在立刻去南方之城,按照咱們的第三套作戰計劃,率領著咱們的人去辦理那些事情。」

聽他那麼一說,練寧寧看了看正在瞪視著他們的紅玉,忽然十分擔心的說道:「復祖少爺,我還是幫你將她幹掉了之後再說吧!若不然!」

她剛說到了那裡,明復祖忽然十分謹慎的向她小聲說道:「寧寧,我在這邊還可以撐得住,而且只要你儘快的將那邊的事情辦好了,我們就一定能將她打敗你明白嗎?」

那時候練寧寧雖然很擔心,他在和紅玉的交戰中會吃虧,但她似乎也知道,明復祖要讓她去做的事情很重要,是以在他說完后她立刻慎重的點了點頭,滿含擔心的向他說了句:「那你千萬要小心。」便轉身向別處飛去了。

那時候搞不懂他們剛才都說了些什麼的紅玉,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忽然煽動了一下她那對大翅膀,呼呼呼的向他們爆射過去了,好幾團深藍色的烈火,一下子將他們燒的差一點暈過去。

但就在那一瞬間明復祖忽然將他的雙眼一轉,十分詭異的爆射出了兩張巨大的暗黑色魔爪,啪啪啪的將那些大火全部打向了遠方,轉瞬間又向紅玉爆射過去了一大片白森森的鬼爪,陰風霍霍的將她包圍在了裡面,弄得她根本騰不出手去再向練寧寧發動攻擊了。

可沒一會兒工夫,紅玉忽然將他的雙刀一對,當的一下子,爆射出了一大片十分耀眼的火星子,猶如一枚枚火焰飛鏢一般,將那些鬼爪全部打成了碎片,著實令明復祖大為惱火了起來,不過那時候練寧寧卻已經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中,令他著實鬆了一口氣。

那時候看著練寧寧竟然從自己手中逃走了,紅玉登時相當惱火的大喝了一聲:「你們這對狡猾的無能之輩,實在是太可惡了,現在我就將你送入烈火地獄去。」

說話間從她身後忽然飛出了一隻巨大的火朱雀,爆發著一陣陣的鳴叫,和已經施展出了毀滅狂魔的明復祖,在那裡展開了一場極其猛烈的大戰。 就在明復祖催動著毀滅狂魔,和紅玉與火朱雀打的不可開交之際,剛才和他們分開的練寧寧,忽然飛入到了南方帝國的一處大海邊上,變出了一個十分奇特的大號子,嗚嗚嗚的吹動了起來,沒多久從那片海灘上忽然冒出了幾群,手持各種兵器的大漢,相當謹慎的跪在了地上齊聲向她說道:「屬下恭候仙子多時,不知您有何事吩咐我等,還請明言相告!」

他們的話剛說完,練寧寧忽然用一種命令的口氣說道:「奉少爺之命,爾等立刻隨我一起去攻打南方之城,除了城中的無辜百姓不得下手以外,凡是那裡的將士兵卒,不論男女老少均一個不留,都聽明白了嗎?」

聽了她那道指令,那些人立刻十分謹慎的齊聲說道:「謹遵仙子之命!」

說完后練寧寧便帶著他們,向南方之城所在的方向奔去了,在途中他們還殺掉了好幾座,阻攔著他們前進的城池中的將士,令他們所到之處的每一座城池,幾乎都成了一片廢墟,其手段之殘忍,也只有夜幕降臨組織可以稍微壓過他們一頭了。

沒過多久當他們進攻到了南方之城外面的時候,練寧寧忽然向那些人大聲喝道:「所有人聽令,立刻使用水遁術,將方圓百里之內變成一片汪洋,全力衝擊那些城牆!」

聽了她那道命令,那些人一下子分散向了各方,將南方之城圍了個嚴嚴實實的,就在南宮心火等人,登上了城牆向他們看過去的時候,他們忽然同時施展出了水遁術,向南方之城爆射過去了一股股洶湧的洪水,和一場場猛烈的暴雨,不多時竟將南方之城全部淹沒在了一片汪洋中,令裡面很多人相繼淹死了,而那些會一點水性的人,卻被水中那些大鯊魚之類的猛獸吞噬掉了不少,也就是過了大約小半天的功夫,整座南方之城中,倖存下來的也就只剩下不足一千人了。

面對著那種令人髮指的災禍,南宮心火等幾位老者,一邊全力施展著他們的烈火之術,在南方之城周圍布設出了一條,數丈寬的烈火圈子,將城中的那些洪水全部蒸發掉的同時,一邊又十分惱火的隨時準備著,和練寧寧等人爆發一場生死大戰,而那些倖存下來的人,看著他們那麼英勇的樣子,也被他們那種氣勢感染的,全部不畏生死的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兵器,和練寧寧等人對峙了起來。

那時候看著那些人面對著自己等人,向他們展現出的那種超級強大的實力,居然還敢和自己等人對峙著,練寧寧一下子相當惱火的向他們大喝道:「你們這些傢伙都給我聽好了,現在你們南方帝國,已經沒有任何人會來救你們了,我勸你們立刻放下武器向我們投降,如若不然!我們立刻將你們屠殺殆盡!」

說完後為了立威,她忽然向朝著一個將士打過去了一塊寒冰,卻被那位白袍老者打過去的一片烈火,全部融化掉了。

與此同時那些人還十分惱火的,向他們同時暴喝道:「你們這些可惡的混蛋,不但殺了我們好多親人,還差一點將我們的城池毀掉,近日我們就算是和你們同歸於盡,也一定要和你們奮戰到底,絕不會像你們這些邪惡之輩投降的。」

說完后還沒等練寧寧等人向他們發動攻擊呢,有些將士便向練寧寧等人射過去了一陣箭雨,一下子令他們十分惱火的催動著水遁,向他們打過去了一片大浪,轟隆隆的衝擊著那些烈火晃動了幾下,但最終卻還是沒能衝擊過去。

就在那時候,南宮心火忽然十分強橫的說道:「現在所有人聽令。」

他剛說到了那裡他周圍的那些人,立刻十分莊重的齊聲說道:「屬下在!」

看著他們那殺氣騰騰的氣勢,南宮心火登時相當嚴肅的說道:「現在老夫命令所有將士,全力守護本城的老百姓,決不能讓那些賊人,再傷害他們一絲一毫。」

聽了他那道命令,就在那些老百姓想要說話的時候,那些將士立刻十分振奮的齊聲說道:「謹遵城主之命!」

可他們的話剛說完,有一位老百姓忽然十分堅定的說道:「城主各位長老,所有將士我們感謝你們對我們的關愛,但我們絕對要與本城共存亡,誓死保護我們的家園,與那些賊人血戰到底!」

他說完后,很多老百姓一下子相當踴躍的服了了起來,但那時候南宮心火卻十分威嚴的說道:「爾等不的莽撞,從此刻開始,除了本座和諸位長老以外,所有人均不得輕易和那些賊寇交戰,違令者立刻從本城除籍,永遠不再是我們帝國的子民!」

聽了他那道命令,那些老百姓一下子不敢再造次的,向練寧寧等人滿含仇恨的瞪視了過去。 看著南方之城倖存下來的那些人,和南宮心火等幾位老者,那眾志成城的樣子,練寧寧忽然十分譏諷的說道:「好一個眾志成城的南方之城啊,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有多麼眾志成城!」

說完后她忽然一揮手,十分狠絕的向她周圍的人說道:「立刻使用弓箭,全力向那六個老東西以及所有的兵卒攻擊。」

她的話剛說完,他周圍的那些人,忽然向南宮心火等人爆射過去了漫天的箭弩,登時令他們大為惱火的,趕忙運足了功力打出了一大片烈火,將那些箭弩全部化為了灰燼。

看著他們那些人在那種絕境之際,居然還那麼頑抗,練寧寧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你們這六個老東西最好放老實點,若不然我可要放下,我們從來不殺害任何老百姓的原則了!」

說話時她忽然變出了兩把紫晶寶劍,快如閃電般的,向南宮心火打過去了兩道銀白色的寒光,登時將他們面前的那些大火打出了兩道冰霜裂縫,但轉瞬間它們卻被南宮心火打出的,一座相當巨大的大火輪,全部融化掉了。

雖然她那時候覺得自己的功力已經增加了很多,但面對著久負盛名的南宮心火,她也不敢大意,就在南宮心火十分狂烈的,向她打過去了兩道烈火的時候,她猛然將寶劍一錯低喝了一聲:「十字冰封!」

說話間從她的雙劍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大片,縱橫交錯著的銀白色寒光,快如閃電般的向那些大火攻擊了過去,雖然沒能將它們全部消滅掉,卻將地上的那些洪水凍住了一大片,登時令南宮心火等人相當吃驚地向她看了過去。

那時候見識到了自己那一招展現出來的威力,練寧寧登時精神大振的說道:「怎麼樣你們這些老東西?現在你們是想要乖乖的向我們投降呢?還是逼著我們,將你們全部殺光之後,提著你們的腦袋去向你們的國王,還有那個驕橫刁蠻的臭丫頭,示威去啊?」

說完后她猛然將手中的雙劍轉了一個大圈子,晃晃悠悠的向南宮心火等人,打過去了漫天的大雪,一下子令那些老百姓當中的一些人嚇得渾身抖動了起來。

面對著她那種強橫的威脅,就在那些將士大為惱火著的時候,那位身穿黃袍的老者,忽然相當陰森的向她說道:「臭丫頭,你方才使用的冰雪之力,絕對不是你自身的法力,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應該是九尾靈狐,最擅長使用的法力對吧?」

聽他那麼一說,包括練寧寧本人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了起來,但轉瞬間練寧寧卻相當霸道的說道:「你們這些待在的羔羊之輩,有什麼資格知道我是用的是什麼法力?現在我給只給你們一個選擇,那就是立刻向我們投降!如若不然,我們立刻將你們全部幹掉!」


在她說話的時候她身旁的一些人,還示威性的向南宮心火等人,晃動了幾下手中的兵器,一下子令南宮心火等人,更加惱火的向他們大罵了幾句,但轉瞬間那位身穿紫袍的老者,忽然殺氣騰騰的說道:「臭丫頭還有你們這幫賊寇,不要太狂妄了!老夫縱橫世間數十載,絕對不會向你們這些宵小之輩投降,你們有能耐的話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若不然你們休想再傷害我們任何一位老百姓!」

聽了那他些話,那些老百姓一下子群情激奮的,向練寧寧等人大罵了起來,登時氣得他們咬牙切齒的,也向他們大罵了起來。

但就在那時候練寧寧忽然冷冰冰的說道:「好!南方之城的人果然各個都是英雄好漢,既然你們非逼著我們動手,那我們就成全你們!」

說完后她忽然十分強橫的,向她周圍的那些人說了句:「殺!一個不留!」

說完后她猛然揮劍,向南宮心火等人打過去了一大片冰晶碎片,猶如一把把飛刀一般,嗖嗖嗖的向他們射了過去,與此同時他那些手下也非常狠辣的,向南宮心火等人爆射過去了一根根長矛,呼呼呼的將打死了好多將士。

可就在那時候,那五位老者忽然分散在了各方,同時雙手連動,向練寧寧等人打過去了漫天的大火球,砰砰砰的將他們當中的很多人殺成了灰燼,嚇得一些人驚慌失措的向遠方跑去了。

那時候練寧寧注意到了那些逃走的人之後,一晃閃身向他們打過去了好幾座冰山,硬生生的將他們砸死在了地上,登時令她那些手下人人自危的多到了別處,不敢再靠近她了。

想不到那時候他們居然回窩裡反的南宮心火等人,一下子竟感到相當吃驚地向練寧寧看了過去,任誰也想不到,她在和自己等人交戰的時候,居然還會做出那種自斷臂膀,對自己那些手下下手的事情。

但就在那時候她忽然十分強橫的說道:「你們所有人都給我聽好了,現在立刻與我一起,將這幫負隅頑抗之輩全部消滅掉,到時候復祖少爺自會重重有賞,若有人再敢後退半步,我現在就送他去見閻王!都聽清楚了嗎?」

所到最後的時候她還狠狠地揮劍砍死了一個人,一下子嚇得她那些手下,趕忙唯唯諾諾的一起向她表示了一番忠心,但攝於南宮心火等人的威嚴,卻沒有任何人向南宮心火等人攻擊過去,一下子氣的練寧寧更加惱火的喝道:「怎麼了?難道你們想死不成?」

她的話剛說完,那些人一下子十分驚慌的,向南宮心火等人攻擊了過去,卻立刻被南方之城的那些將士,身手利索的幹掉了不少,沒多久竟將他們那種原本敵我懸殊的局面,逐漸的打成了勢均力敵的狀態,登時令南方之城的那些老百姓,精神大振的也紛紛加入到了他們那些戰鬥中,和練寧寧等人奮死拼殺了起來。

想不到會出現那種局面的練寧寧,看著自己那些手下越戰越怯懦的樣子,在奮力和南宮心火等人大戰著的時候,忽然陰森森的說道:「好好好,既然你們這些人,寧可去見閻王,也不想要為復祖少爺奮勇殺敵了,那也就沒有任何留在世上的必要了!」


說完后她趁著南宮心火等人,向他那些手下全力攻擊過去的時候,忽然飛到了高空中將雙劍一錯,惱火之極的大喝了一聲:「狂浪冰霜!」

說話間她猛然將那兩把寶劍,插入到了周圍的大水中,一下子激蕩起了一圈圈數丈高的大浪花,轟隆隆的捲動著,她那些手下向南宮心火等人衝擊了過去,登時令南方之城的很多老百姓,大為害怕的蹲下了身子,抱住了自己的腦袋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

想不到她會施展出那麼厲害的法力,對付自己等人的南宮心火和那五位老者猛然,迎著那些大浪打過去了一圈圈五色神火,呼呼呼的和那些大水在他們的頭頂上捲動了起來,時間不長,他們的身上都冒出了一圈圈,相當濃烈的白煙,逐漸的快要支持不住了。

可就在那時候,練寧寧忽然嬌喝了一聲:「寒冰無限墜落!」

說話間她猛然向那些大水上,爆射過去了兩道十分強橫的深紫色光芒,一下子將那些大水凍成了一座座巨大的冰山,砰砰砰的向南宮心火等人砸了過去,不多時便將衝破了他們布設出的那些烈火,將一些將士和老百姓,砸成了一灘灘的肉泥。

面對著她那十分恐怖的攻勢,南宮心火一下子惱火之極的大喝了一聲:「臭丫頭,今日你們竟要將我們一城的百姓,全部屠殺殆盡,老夫現在就和你拼了!」

說完后他猛然將所有的功力凝聚到了他的雙掌上,快速的捏了幾個法訣剎,那間在他周圍竟出現了一個,相當絢麗的烈火星羅盤,狂烈非常的,向練寧寧爆射過去了一股滔天般的大火,登時將她燒的在半空中翻了好幾個筋斗,才總算是相當兇險的躲開了。

但就在那時候那五位老者,猛然向她打過去了五條十分狂烈的大,火猶如五條火龍一般,呼嘯著將她卷到了裡面,燒的她遍體鱗傷的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可沒多久,就在南宮心火等人以為她被燒死的時候,在那些烈火中忽然出現了一個,逐漸增大起來的大雪球,晃晃悠悠的轉動了起來,一下子將那些大火全部壓制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