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我知道陽姐說的什麼,那女人的頭顱和雙腿。

這個時候朵朵也是從我的肩頭飛了出去,開始仔細的尋找,在黑夜裏他們的視力要比我好上太多了。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我卻是看到了不遠處兩三個鬼火朝着我們飄來。

“還有鬼?”

我的心中涌起一陣不詳的預感。

一分鐘之後那兩三個鬼火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的清楚竟然都是一個女人。

這會兒陽姐早已站在那裏一臉的呆滯。

“陽姐,怎麼了?”

陽姐半天沒有說話,而是指着那飄來的鬼火道:“這就是那個女人,被分屍的女人!”

我在轉過頭看了那兩三個停在距離我們三米外的鬼火,頓時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個女鬼不是怨氣不大,而是因爲她的三魂七魄都被切割得碎裂了,所以他一身得怨氣被分散了。雖然這樣得例子我在八兩叔的筆記之中看到過,但是真實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看到,眼前那兩股鬼火越來越暗淡。

我頓時打開了我包裏的陰德瓶,將這這兩三個鬼火完全的轉入了陰德瓶之中,我尋思這陰德瓶裏全是已經化解了怨氣的善念,這樣的話,可以淨化她的怨氣。

將這兩三個鬼火裝好的時候,頓時便聽見了多多的叫聲,我連忙抱着兒子跑了過去,當我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時候,不禁臉色微微一沉。

陽姐看到我朝着那邊跑去,也是跑了過來,當時便啊的叫了一聲。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棵大樹,大樹上伸出了一個細細的枝條,這個

枝條被從中折斷,而在那折斷的枝條的末端,插着一顆略帶這驚訝的頭顱。

這顆頭顱雙目微紅,臉上早已腐爛,滿頭的長髮也是如稻草一般。

“這個,就是……”

陽姐沒有說出口。

“陽姐,先收起來吧。”

“我,你去!”

陽姐站在我的身邊,第一次露出了些微的膽怯,的確眼前的這個女子的頭顱有些讓人害怕,那細細的枝條直接洞穿了這個頭顱,就如串羊肉串兒一般穿過了頭顱,而且時間已經過了幾個月,這個透露早已經該腐爛,但是此刻的這個頭顱卻是在這樣的陰氣極重之地依舊保存的完整,雖然面部多處腐爛,卻是讓人看着更加的懼怕。

我苦笑一聲,然後從陽姐的手上接過了橡膠手套,戴在手上,便一步步的朝着這個頭顱走去,兒子這會兒坐在我的脖子上道:“粑粑,還是快點將這個頭取下來吧,我總感覺今晚不太平呀!”

我點點頭,我也是感覺整個山谷陰風瑟瑟的,而且剛纔那扭斷眼睛厲鬼腦袋提走了精神病厲鬼也絕對不會就這般輕易的就讓我們離開這個山谷,我們必須趕快的將屍體收集好了便離開這裏。

我站在那頭顱的面前,伸出手將那顆極爲瘮人的頭顱捧在手上,然後便開始想要從那樹枝上抽出來,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顆頭顱就如已經長在了這個樹枝上一般,我捧着腦袋一扯,便連同着那腦袋的皮也撤掉了下來,頓時那腦子內已經腐爛的肉便流了出來。

原本過了幾個月了,這個腦袋早已經該腐爛得乾乾淨淨了,可是此刻這個腦袋並沒有完全的腐爛,而只是四周的血肉和軟組織腐爛了,眼睛竟然微微泛出一絲血紅。

我的心中突然一緊,這女鬼的怨氣絕對不小,身體被人侵犯,而且被人分了屍,恐怕一旦身體拼湊完全了便馬上就會化作厲鬼。

一時之間我竟然有些猶豫了。

“楊森,你在幹什麼,快點,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裏,我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看着我們一樣!”

我點點頭,一咬牙,捧着那腦袋便是猛地一扯,頓時將腦袋從那樹枝上扯了下來,不過到我手上的時候整個腦袋已經完全的乾癟下去了,滿手都是黑乎乎腐爛的惡臭腦肉。

“拿去!”

我連忙將腦袋遞給了陽姐,陽姐並沒有接,而是牽着她之前裝手臂的黑色口袋,將頭顱直接裝了進去。我連忙脫了手套,不斷的甩着手。

“我們繼續找找,還有兩條腿沒有找到呢!”

我點點頭,接着我們便開始地毯式的尋找,在手電筒和朵朵小小的幫助下,終於在五分鐘之後我們找到了一條腿,這條腿被放在一塊大石頭上,整條腿都已經腐爛了,陽姐忍着噁心將腿裝入了黑色的口袋,然後繼續尋找。

十分鐘之後我們在一顆大樹下找到了另一隻腿。

裝入了黑色的口袋之後,我們便開始準備趴着繩子上去。

可是就在我們來到那之前下來的地方的時候,眼前卻是並沒有繩子,倒是有着一具無頭的屍體,走近一看這個屍體正是之前那個眼鏡厲鬼的屍體,因爲我用刀子剜了他的心,我記得特別的清楚。

“楊森,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之前放下來的繩子呢?”

陽姐

一臉的驚愕。

我搖搖頭,心中突然想起了八兩叔筆記上的一句話。

生前有病,特別是智障癡呆者,死後化作厲鬼便會格外的厲害,我之前看了那精神病鬼和眼鏡厲鬼之間的打針,突然之間我的心中泛起一陣不詳的預感,看來這個精神病鬼果然如八兩叔說的那般,恐怕他生前是個精神病,死後絕對聰明過人,這樣一來事情就越發的麻煩了。如果是個女鬼,衝動,只想讓自己的仇敵死,這樣的女鬼還好收拾,但是換做一個男鬼,特別是一個有了頭腦,有了心機的男鬼,那事情就難辦十幾倍了。

“陽姐,我們趕快離開這裏,走!”

就在我剛拉着陽姐想要跑的時候,突然不遠處一個聲音響起了。

“想跑,往哪裏跑,兩個都是陰陽先生,還有一個大胖小子,整好我剛纔還沒有吃飽,吃了你們我就能在一次強大。”

“桀桀桀桀……”

“陽姐,快跑!”

我大吼一聲,頓時揮劍朝着那突然出現在了不遠處的精神病鬼砍去。

“留下丹的身體,不然讓你們死的很難看!”

就在我出手的時候那精神病鬼卻是瞬間沒入了地下,我臉色大變,當即轉身朝着陽姐跑去。

“陽姐,小心,那鬼朝着你來了!”

陽姐頓時大吼一聲,咬破自己的中指,在自己的眉心化了一個潦草的避字,剎那之間我便看到了那精神病鬼剛剛出現在了陽姐的身後被直接被彈開了。

我飛快的跑着了陽姐的身邊,一把拉着她的手,這會兒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顯然陽姐也不在乎。兒子被我緊緊的抱在懷裏,那精神病鬼剛剛站起來,我便看到了兩道刺目的紅光射入了他的雙眼。

嘔嘔……

那精神病瘋狂的嘶吼着,然後頓時鑽入了地下。

“楊森,這隻厲鬼怎麼還會鑽地,這也太可怕了吧!”

顯然陽姐所見到的鬼一般都是最平常的,像這樣經過自身吞吃了同樣怨氣極大的鬼而獲得一些其他的能力的鬼陽姐並沒有見過。

不說陽姐,要是我不看八兩叔交給我的那本陰陽筆記的話,我也絕不會知道。

鬼也有着高低貴賤,強弱之分。

越是厲害的鬼,他身上的怨煞之氣就越是強烈,但是並不是所有厲害的鬼都是靠怨煞之氣來強大自己的,這樣的鬼只能說是最低級的存在,像我在公寓見到的曾大牛便是其中之一,他通過不斷吞噬其他的鬼來壯大自己,他吞吃的鬼沒有選擇性,所以他的力量雖然能在瞬間變得強大,但是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而此刻這個精神病鬼卻是不同,他和眼鏡厲鬼定然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在大戰之後,他將眼鏡厲鬼的頭顱吞吃了之後,便擁有了能夠鑽地行走的特殊能力,要是在白天還好破之,可是在晚上又是在這樣的山谷之中,幾乎是不可能。

幸虧我們及時打斷了他,否則的話他吞吃了整個身軀之中不知道還要變得如何的強大。

“陽姐,我們現在背靠背,找一個有岩石的地方躲好,在這裏我們完全處於被動,要是在這樣肆無目的的走動的話,十分的危險!”

陽姐點點頭,說話之間我們便背靠背,小心翼翼地朝着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頭走去。

(本章完) 等到了大石頭旁邊,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已經是凌晨的兩點過了。

距離天亮還有四五個小時,從現在開始我們必須在這裏熬到天亮,對付這樣有點特殊能力的鬼我沒有經驗,而且八兩叔的筆記我還沒有看完,或許在筆記後面會說到如何對付這樣的鬼。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而我只能感覺到整個山谷內的陰氣越發的凝重起來了。

這個時候靠着我的陽姐十分的難受的樣子,她的身子一開始不斷的扭動,接着便是開始緩緩的蹲下,又站起。

“陽姐怎麼了?”

我的腦子正在努力的回憶之前那本古線裝書和八兩叔的筆記之中講到的很多的知識,這一刻我真是體會到了一個深刻的道理,那就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說話的時候我轉過身,這個時候我看到了陽姐緊皺着眉頭,一臉漲紅,似乎此刻正在承受着極大的痛苦一般。

“陽姐,你怎麼了,說話呀!”

那原本雷厲風行,英姿颯爽的陽姐這個時候卻是像變成了一個小姑娘一般不好意思道:“我想要上廁所!”

我差點沒有笑出來,而且看着眼前陽姐的樣子,恐怕已經忍受了很久。

我剛要說去吧的時候,卻是想到了此刻我們的處境,或許那精神病厲鬼也在等待這個機會,他就隱藏在這邊的那個山頭,一直在等這個機會,畢竟只要天一亮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裏了,恐怕這個厲鬼因爲了什麼原因困在了這裏不能出去,所以他只能在這裏害人。

“陽姐,這……要不你就地解決吧,我們把手電關了,你放心我不會偷看的,再說這天黑的我也看不見!”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的心中也是癢癢的,要知道雖然我現在有了媳婦兒小蝶和兒子凡兒,可是說到底我還是小初男一枚,說到這種隱私的話題還是充滿着好奇的。

“這,這怎麼可以!”

陽姐當場反駁,然後又是按住自己的肚子道:“不行,我受不了了,我先去一趟,你不準跟來!”

這回陽姐沒有給我任何反駁的機會,便直接帶着小小朝着不遠處的一棵大樹跑去,那個大樹正是我們之前找到那女人頭的地方。

這會兒陽姐卻是絲毫沒有在意,估計是讓內急給逼瘋了,我看到那電筒光一繞過那棵大樹便熄滅了,我的心中卻是越發的不安起來,這會兒完全就是一種躲貓貓。

在夜裏,我們無處可躲,但是那鬼卻是能夠隱匿在黑夜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不遠處幾個鬼火朝着我飛來,這一刻我的心中更是懸起了,我知道這鬼火是那個女人的,但是這代表着什麼,爲什麼要陽姐去上廁所的時候那鬼火飄來,我連忙朝着那鬼火跑去,想要將鬼火收集起來之後然後便去找陽姐,至少也要在距離陽姐只有十來米的地方,才能保證她的安全。

將幾個鬼火收集到了陰德瓶之中,然後準備轉身便朝着陽姐跑去。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一轉身,身後的景色竟然完全的變化了,原本我在荒原可是眼前卻是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醫院,四周都是死氣沉沉的,我一走近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因爲我能夠看到的沒有一個活人,這些人都是一個個看似安詳的躺在椅子上。

“粑粑,你怎麼了?”

我渾身猛地一顫,這個時候兒子用力的按住我的眉心。

“兒子,我們快點去找陽姐!”

剛纔那絕對是這個精神病鬼的幻景,沒想到自己現在就算擁有陰陽眼也會被這些厲鬼鬼打牆,我越想心中越是擔心,陽姐雖然是警局的人,膽子也比一般的人要大,也會兩手,但是畢竟是個女人,而且恐怕這個鬼的厲害程度遠遠不是陽姐能夠想象的,之前陽姐可是就被這個鬼上過身了。

越是朝着陽姐走去,我越是感覺到了一陣心驚。

因爲我聽到悉悉索索的聲音,似乎又是撕扯的聲音。

難道……

我的臉色驟然大變,這會兒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朵朵更是首先飛了出去,頓時大吼一聲,一口鬼氣便朝着此刻蹲在那裏不斷抱着眼前一棵大樹亂啃的陽姐。

我一咬牙幾步走進陽姐,然後將電筒打開。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這會兒的陽姐轉過頭看着我,露出了一個極其傻的笑容。

然後就在我的面前站起身,我渾身一顫,連忙轉過身去,畢竟陽姐還在上廁所,這一下子站起身來自然下面就曝光了,我可是個正人君子,這樣的便宜我絕不能佔。

這個時候兒子卻是爆出了一句讓我無語的話:“粑粑,我的女奴穿的是粉色的!”

“哥哥,小心!”

我來不及思索便感覺到了一拳朝着我的腦袋砸來,我二話沒說,轉身便是一腳飛在了陽姐的臉上。

陽姐啊的一聲便直接被我踢飛了出去。

我連忙關了手電,然後跑過去,隨手便將陽姐的褲子拉起,然後咬破中指便朝着陽姐的眉心點去。

“楊森,你,你幹什麼!”

就在我剛要點在眉心的時候,陽姐突然大吼一聲,畢竟我現在這個姿勢有點不雅觀,我騎在陽姐的身上,而且位置正好是小腹的位置。

“額,陽……”我還沒有喊出,便感覺我的後背被猛地一腳踢中,我直接飛出,這會兒兒子直接飛離了我的身體,然後對着陽姐的眉心便是猛地一巴掌拍下去。

啊!

嘔嘔!

兩個聲音瘋狂的爆出,那一刻我看準了機會,猛地一把扣住了陽姐的雙手,然後將他反手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朵朵,快用鬼氣,將陽姐身上的那隻鬼打出來!”

“好!”

朵朵頓猛地一口鬼氣朝着陽姐吐去。

哧哧哧!

我聽得一陣陣的融化聲,但是這一刻我更加感覺到的是我的手竟然一點點的被掙開了。

“就憑你們,也想來收拾我,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極品學霸橫掃南北朝 這個時候陽姐的口中爆出了一個沙啞的聲音,雖然也有陽姐的音色,但卻是完全的沙啞了。

我的手被直接反扭了回去,然後猛地一腳踹在了我的胸口上,我身子後退了足足十幾步才站穩。

兒子這個時候落在我的脖子上道:“粑粑,有沒有受傷?”

我搖搖頭,胸口雖然有點疼,但是沒有內傷。

“粑粑,現在這個鬼已經鑽進入了我女奴的身體之中,而且穩穩的控制住了她,我們只有一個辦法將他搞出來,然後用我來控制桃木劍,將他直接滅之!”

“兒子說說,怎麼收拾他!”

“粑粑,你就像開始那樣控制他,然後我們在用鬼撞魂的方法將他給完全撞出來!”

我豁然驚醒,鬼撞魂我在八兩叔的筆記之中看到過,不過這種方法極爲的危險,稍稍控制得不好的話,就會將那附體之人的魂魄也一起的撞出去,從而三魂七魄缺失。

“嘿嘿嘿……”

我一擡起頭,此刻的陽姐竟然在嘿嘿直笑,而且將自己的頭髮不斷的往自己嘴裏塞,看到這一幕我連忙伸手阻止,身子更是飛快的朝着陽姐跑去。

“哈哈哈,來追我呀!”

鄉村透視小神醫 陽姐大吼着。

這會兒我自然不會再憐香惜玉,一個助跑,在來個俯衝便直接抓住了陽姐,而且抓住便是一拳打在眉心,然後咬破中指飛快的化了一個血色的符文按在陽姐的眉心之上。

哧哧哧!

突然之間陽姐的眉心冒出了一股股的黑氣。

“想走?”

就在我按住陽姐眉心的時候我看到了陽姐身上的那精神病鬼飛快的朝着地下鑽去,我冷哼一聲,一把抓住陽姐的脖子,然後將陽姐提起,隨後飛快的在陽姐的小腿處點了一下,化了一個鎖字符。

嘔嘔!

那精神病鬼慘叫一聲,身子有一次飛快的融入了陽姐的身體,猛地一腳便朝着我射來。

我小腹吃痛,手沒抓穩陽姐頓時邁開步子便朝着大樹撞去。

“小小,朵朵,快阻止她!”

小小最快身子猛地抱住陽姐,然後瘋狂猛地一口咬在那鑽入陽姐身體之中的精神病鬼身上。

朵朵也是飛到了那精神病前面猛地一口鬼氣吐出,一道煞目爆出血紅的光芒,直接洞穿了精神病鬼的頭顱。

嘔嘔!

突然陽姐瘋狂的嘶吼起來,我猛地站起身,朝着陽姐跑過去,然後一把從後面抱住陽姐,然後雙手扣住陽姐的雙手,雙腳也是緊緊的扣住。

“朵朵,小小,快來撞我!”

我咬破中指然後猛地按住自己的眉心。

“出!”

這是請魂之法,是將自己的魂魄暫時請出,這是十分危險的舉動,事後我才知道我有多大膽,人的魂一旦離開自己的身體就極爲的脆弱,隨便一個鬼都能直接吞噬。

朵朵和小小身子瘋狂的撞在我的後背,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自己的眼前出現了無數的幻覺,整個世界都變得空白安靜了。

“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