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霜霜研究過艾米法爾人的身體,他們身體本身並沒有排泄腔,吃任何東西,哪怕連殘渣,也用來同化自己的身軀了,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唯獨土壤,被他們吃進肚子後,因爲某些能量實在不能在身體融合,所以還要重新吐出來,變成黃色的結晶體。

這麼強大的吞噬與同化能力,包括公民等級升級後的僞裝能力……又是怎麼形成的呢?

畢竟,一個成熟的社會體系,就像當初的明耀帝國,任何新物種的出現,都是有跡可循的。

那麼突然間被發現的艾米法爾人,又究竟是怎麼出現的呢?

……………………

在消化液從腳底慢慢開始蔓延時,周霜霜努力在艾米法爾人的肚腹內伸展軀體。

她攤開手掌,掌心裏那黃橙橙的銅錢,一閃一爍,彷彿呼吸一般。

下一刻,連帶着這枚銅錢,周霜霜一把將右手掌心按在了艾米法爾人的身體上!

她並不知道具體要怎麼做。

可是,如果自己真有那個能力的話,此刻銅錢既然接觸到了艾米法爾人的身體,也必定會作出反應的。

她猜的沒錯。

在銅錢貼上艾米法爾軀體的那一瞬間,那裏,便無聲無息的被腐蝕出了一個凹陷。

沒有傷痕,沒有血肉模糊,甚至艾米法爾人的神情也不見痛楚……銅錢就這麼牢牢的嵌在那個凹陷處,四面八方慢慢衍生出細小的金色絲線……

從遠處看去,艾米法爾人的身體裏,有細長的金絲遊走,一寸一寸蔓延向他軀體的各處。

惡魔總裁惹上身 當這些金色的末端漸漸在銅錢周圍盤旋出一個小小的漩渦時,那漩渦中心便又有一股力量迸發——

然後,被銅錢毫不留情的盡數吞噬!

……………

周霜霜目眩神迷的看着這一切,還未等她做出什麼反應,整個人便突然失去了支撐。

“砰”的一下,重新跌到地板上。

而那前一秒還將她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艾米法爾人,此刻竟在銅錢接連不輟的吸取下,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最後,只剩一個巴掌大的醜陋軀體。

這個時候的它,並不是半透明的。

這小小的一坨,彷彿是灰褐色的軟綿綿蚯蚓,奇奇怪怪的觸手底部,還帶有細微的吸盤。

他嘰裏咕嚕的叫着,說着沒人翻譯的艾米法爾語言,聲音尖利又叫人稀裏糊塗。

不過,可能是在藍星呆久了,中間偶爾,居然也還會吐出一兩個與藍星華語極度相似的語言。

很快,在銅錢最後一束光芒綻放時,艾米法爾人便徹底僵硬在那裏,再也沒有了動靜。

這麼輕而易舉的解決原本所有人都對付不了的艾米法爾人,周霜霜心中,原本該高興的。

可是,此刻她看着地上那個醜陋又僵硬的小小軀殼,來回打量一番後,她突然倒抽一口冷氣,自內心深處涌出一抹寒意來——

“陳、侖!” 地上那個小小的,已經乾硬的屍體,當然不是曾經周霜霜見過的陳侖。

那個弱雞世界的陳侖,直到她走,都還好好的呢!

他的身體每天都在好轉,未來,將會是不遜於陳伯倫的天才,根本不可能跟地上這稀奇古怪的艾米法爾人扯上什麼關係。

而放棄了基因融合的那個世界,周霜霜相信,憑藉他們父子倆,一定可以開創出一個嶄新的未來!

更何況,周霜霜可是知道的,就算每個世界都有林侖和陳伯倫,但是這個世界的林侖,也早就在莫斯索爾亡國時,與國同殞了。

………………

道理她都懂。

可是,這會兒,能不能有人來跟她說清楚,爲什麼艾米法爾人被銅錢吸收能量後的模樣,跟周霜霜在弱雞世界裏,曾進入幻覺看到的未來陳侖,那麼像呢!

當他們的身體是半透明的時候,自然沒什麼相像之處。

可如今能量被吸收殆盡,他們的身體縮小又發生了改變,論起整體形態來,跟那個基因崩潰毫無理智的陳侖,實在太像太像了!

這一點,纔是讓她瀕臨崩潰的根源!

——總不至於,艾米法爾人的最初形態,就是基因崩潰的融合者?!

………………

不不不!

這個想法太可怕了!

周霜霜下意識捂了捂胸口,潛意識裏不想接受這個現實。

但是……

但是臥槽!

真的好像好像啊!

這一刻,她也沒有功夫再往別的飛艦跑了,反而一瞬間勇氣喪失,直接腿軟的坐到一邊,仔細瞅着那乾硬的艾米法爾人屍體。

這份震撼實在太大了,連帶着,也將她第一次親手殺掉智慧生命的複雜情緒,統統給壓了下去。

戀戀終成歡 她靠在艙門邊,身體慢慢下滑——

讓她好好捋一捋……

………………………

首先,在上一個弱雞世界,陳伯倫雖然有了她的血液樣本,可是……

周霜霜瞅了瞅地上那玩意,纔不承認自己的血會弄出這麼個噁心的東西呢!

而且,陳伯倫說話做事,她還是放心的。

對方既然說了放棄基因融合,兒子陳侖的身體也越來越好……那肯定就是放棄了。

就算是瘋狂科學家,沒個引子,誰也不會明知道未來的境遇,還想要去挑戰悲慘世界啊!

可如果不是,那這個艾米法爾人的身體……

周霜霜瞅了瞅手中越發顯得金光璀璨的銅錢,腦海中不由出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

…………………………

如果……上個弱雞世界,沒有自己,那麼未來,是不是真的會出現?

這個想法讓她不由自主瑟縮了一下。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在上個世界,周霜霜也不是沒有想過。只不過那時候,沒有親眼見到艾米法爾人如今的形象,一切並沒有顯得那麼真實罷了。

想象,也就只是想象而已。

但現在,周霜霜忍不住思考了一下——

在那個幻境中,自己親眼見到基因崩潰的人,是如何一口一口吃掉身邊人的。

包括陳侖,爲了維持基因暫時的穩定,不惜將自己的生身父親百般折磨——

在這種比末世還要慘烈的情況下,假如所有基因鏈的最低層都被吃光,那麼剩下的人又該如何發展呢?

基因崩潰,沒有神智,他們會什麼都吃……最後會不會徹底進化成艾米法爾人?

——這也不是沒可能的。

……………………

mmp自己碰到的,這都是什麼事兒啊!

周霜霜在心裏暴躁的大叫——開元通寶帶她來的這些世界,究竟又有什麼關聯?!

又或者,誰纔是一切的引子,最重要的源頭?!

正在她揪着頭髮,滿心暴躁時,心底的那個聲音又開始催促:“快!”

“別給他們準備的時間!”

“別讓他們啓用飛艦上的武器!”

周霜霜恍然回神。

是的!

不能再捋了!

憑她的腦袋瓜子,在這裏幹坐一天,也不一定能理出什麼線索來……但一天的時間,有足夠艾米法爾人啓動飛艦,將整個華國掃個來回了。

她唯一慶幸的是,因爲新換上的程序不夠給力,以及艾米法爾人自大的原因,他們的全球通訊並沒有那樣被重視。

畢竟,誰會特意爲了腳下一羣螻蟻的狀態,而去跟其他人交流對策呢?

周霜霜站起來。

………………………

………………………

站在最後一艘飛艦面前,周霜霜問道:“琴海星,你能不能徹底接管整個飛艦的程序?”

琴海星的聲音自耳機裏傳出來:“抱歉,我不能。”

“我的使命是傳承莫斯索爾榮光,但在此前提下,我是自由的。”

“這一點,最高統帥曾經承諾過我。”

周霜霜點頭:“是,我知道你是自由的,等到藍星打敗艾米法爾人,他們自然有辦法銘記莫斯索爾榮光。”

藍星如果將艾米法爾人擊敗,肯定會來接管這些飛艦,其中的知識,技術以及武器,都將是接下來研究的重中之重。

——憑空創造,他們確實和這些物體隔了幾個代的差距。可如今有了成品在這裏,難不成他們還逆向推導不出來?

到時候,恐怕每一位研究者都會學會莫斯索爾語言,而新科技的開發與應用,已經讓人們徹底的記住,曾經有一個輝煌的外星文明——

莫斯索爾。

…………………

“那麼……”

“在沒有人拒絕承認你的自由的情況下,你爲什麼不願意徹底接管這些飛艦呢?”

周霜霜不死心的問道:“我知道你可以的,畢竟你的部分程序如今就散落在每一艘飛艦上。”

琴海星卻仍舊拒絕道:“抱歉,不可以。”

“艾米法爾的程序有問題。”

“這麼多年來,我不是沒有悄悄接管的機會,但是一旦我將它們全部控制,我自己的核心程序就將徹徹底底分散在每一處飛艦上,不可複製,不可轉移。”

“而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有人將我的核心元件摧毀,我就徹徹底底消失了。”

“最高統帥賦予我自由,我也可以永遠的等待一個將莫斯索爾榮光傳承下去的機會。”

“但我不能失去我自己。” 中樞智能琴海星,明顯已經擁有自己的想法了。

也對,莫斯索爾的科技進程甩藍星幾個世紀,萌生人工智能也是理所應當之事。畢竟,人類對未知的探索腳步,永遠都是呈螺旋狀向前蔓延的,在此期間,螺旋的分支發展,在不同的時空有部分路徑重合,也是理所應當。

當計算機運轉到極致時,人工智能的萌生,自然也是必然。

………………

周霜霜對她的拒絕並不意外。

在這場戰爭中,藍星唯一擁有的優勢就是與莫斯索爾人基因相似,以至於能靠着這點從中樞智能手中,拿到些許便利。

但琴海星身爲成熟的人工智能,也並不是什麼都不懂。

或者說,那位在最後賦予她自由的最高統帥林侖教的好——她非常堅定的想要完成林侖的囑託,同時,也堅守着自己自由的底線。

只有她是自由的,莫斯索爾榮光纔會永遠凌駕於一切之上。

………………

此刻,雖然得不到足夠的協助,周霜霜也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其餘六艘飛艦上的艾米法爾人,除了第一艘上兩方扭來扭去膠着的兩人之外,其餘人都已經被開元通寶抽乾殆盡——不出周霜霜預料,所有被抽乾的艾米法爾人,都跟上一個弱雞世界裏陳侖基因崩潰的模樣,無比相像。

這也讓她越發確定,開元通寶帶她經歷的這些世界,必定是有最關鍵的一條線的!

只不過,她現在還弄不明白罷了。

弄不明白就弄不明白吧,周霜霜深呼一口氣,在艙門打開前,將身體繃緊——

………………

這一次,門後的艾米法爾人就不是全無防備了。

周霜霜感受到對方半透明的軀體又一次呼嘯着撲上來,此刻已經相當淡定了。

艾米法兒人並不會什麼太精準的攻擊——想想也是,身體裏的每一個部分都能化爲大嘴吞噬所有,他們唯一要做的,也就是接觸到想吞噬的東西就行了。

比如此刻,他們等在門後準備對付周霜霜的招數,從第一個艾米法爾人開始,就沒有變過。

——張開身體,包裹,消化……

這就足夠了。

………………

放在以往,這不僅足夠,還綽綽有餘呢!

可惜了,周霜霜手中,還有神祕的開元通寶。

在順利包裹住周霜霜的那一霎那,自她身上衍生出絲絲金色光芒來,頃刻間,這個自以爲吃到美食的艾米法爾人,便從龐大的半透明一坨,迅速收縮成幹扁的黑灰色的小怪物。

但周霜霜早有心理準備,此刻熟練的拿盒子把它們裝了起來,隨手扔進了空間。

——除了那裏,她也實在不知道還有別的什麼萬無一失的地方了。

………………

但是……

好奇怪啊,爲什麼金精大公阿利卡多還沒出現呢?

自己都已經一路從第一艘飛艦走到這裏來了,難道他就這麼有自信,自己根本沒什麼威脅性嗎?

又一次登上飛艦,不用琴海星再次指引,周霜霜就已經大概猜到阿利卡多的位置了。

他那麼大,又亟待分裂,而莫斯索爾飛艦如今被他們改的一塌糊塗,唯一大點的空間,也就只有控制室了。

………………

一步步接近控制室,周霜霜的心神也越繃越緊!

阿利卡多絕不可能什麼準備都不做,沒準他就在這裏守株待兔呢!

一路緊張的來到了控制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