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張昊天被六叔說的有些煩躁了,現在好了,那個聲音一出現,直接讓張昊天更加煩躁了。

這個聲音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總說一些挑撥的話?

還有,這個聲音到底是從哪兒來的?爲什麼要說這些事兒?

張昊天心裏越發的疑惑了,自己現在還能不相信這些話,但是天長日久的,真的不保證自己會不會相信錯了哪一句,萬一要是真的信錯了,那可怎麼辦? 第129章你的腦容量有限,想我就夠了

唐婷婷抿了抿嘴,這分明是綁,還被姜南初說成是請。

「你想要調查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說,我什麼都告訴你。」

「帝都大學論壇上有一個賬戶叫做『亭亭玉立』,是你嗎?」

唐婷婷聽到這個問題,微微一愣,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是我,但是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說你的壞話,你憑什麼只抓我一個人,姜南初你可真是夠欺軟怕硬的。」

「讓你承認就承認,再多說一句話,我這把刀子就會滑過你臉蛋了。」

唐婷婷渾身一抖,緊緊閉上了嘴。

「我再問你『正義使者』是不是你?」

唐婷婷立刻搖頭。

「不是。」

「真的不是?我派人查到的信息都是指向你的。」

「你……你派的什麼人,這麼不靠譜,是我做的我一定承認,但正義使者真的不是我!」

唐婷婷語氣堅定,表情激動,看上去的確像是受到了委屈的模樣。

「這件事情,你說的不算,等明天之後就有數了。」

姜南初收起了水果刀說。

「明天?」

「沒錯,正義天使每天晚上都會發帖,所以就委屈你在這邊睡一晚上了,這些人會看著你的,你要是有一點不老實,他們脾氣可不好。」

姜南初說完,轉身朝外走去。

姜南初回到悅龍灣正好是晚餐時間,這一餐晚飯姜南初吃的是心不在焉,心裡始終記掛著帝都大學論壇的事情。

用過晚餐,洗好澡,姜南初立刻上樓打開電腦查看起來。

正義使者還沒有發帖,平常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發帖了才對,難道唐婷婷真的就是正義使者嗎?

姜南初開始了深深的懷疑。

時間漸漸流逝,隨意的刷新了頁面,當看到最新的那一條帖子時,姜南初睜大了眼睛。

正義使者終於又發帖了!

【姜南初今天怎麼還不滾出帝都大學,真是臭不要臉的賤人,就知道勾三搭四。】

這條帖子下面還有照片,是姜南初和江白朮在一起的照片,很明顯就是找人偷拍的,但看上去挺親密。

姜南初立刻撥打電話給看守唐婷婷的幾個人。

「唐婷婷現在在做什麼?」

「姜小姐,唐婷婷現在正在看電視,我們從來沒有給她手機等通訊設備。」

「做得好,我知道了。」

姜南初說完之後,掛斷電話。

果然正義使者不是唐婷婷,汪寄真她騙自己!

可是她為什麼要騙自己呢?姜南初不明白究竟是哪裡讓她不高興了。

思考間陸司寒走進了姜南初的房間。

「在做什麼這麼專心,連頭髮也不知道吹。」

陸司寒轉身去洗手間拿出了吹風機,開始給姜南初吹起了頭髮。

「司寒,你覺得汪寄真這人怎麼樣?」

說起來,汪寄真也見過陸司寒好幾面了呢。

「挺好的,怎麼了?」

「沒怎麼,總覺得我越來越看不透她了。」

姜南初嘆了一口氣說,說實話她已經開始懷疑汪寄真就是正義使者,只不過缺少證據,也缺少她這麼做的動機。

「你的腦容量有限,想我就足夠了。」 越想,張昊天越覺得這事兒必須立刻停止。手機端

只是,這東西應該怎麼停止?自己甚至連這個聲音是如何出現的都不知道了,又怎麼知道怎麼解決?

張昊天開始仔細的盤算着,想知道這個聲音到底是怎麼來的。

想來,這個聲音九成九是在墳地附近招惹來的,之前李不忘那個傢伙把墳地幾乎翻了個底兒朝天,雖然挖出來的墳全都是自己認識的,但是誰又知道會不會招惹了其他的孤魂野鬼了?

還有,這個聲音也真的是有些本事啊,總是能窺探到自己心裏不想時候的那一面。

實際,之前那個聲音說的那些話,有一小部分真的是張昊天心裏想的,只不過,那個聲音很明顯的把張昊天的想法給放大了無數倍了。

一邊想着這些,張昊天一邊吃着面前那一份並不是很好吃的食物,這要是換做是其他時候,張昊天幾乎不會吃掉這些東西的,但是今天特殊,因爲根本沒什麼心情研究這些食物的好吃程度。

此時周瑩瑩也已經睡醒了,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看着窗外的大太陽,周瑩瑩覺得心情不錯,至少今天的溫度很舒服,適合曬曬太陽。

只是,在周瑩瑩起牀的一瞬間,腦海裏忽然出現了一個聲音:你不打算看看手機嗎?不想看看有誰給你發過信息,打過電話嗎?

周瑩瑩覺得怪,爲什麼腦海裏還是會出現這種怪的聲音?

但是不得不說,這個聲音說的還真的是很對,這都已經睡過午了,張昊天應該給自己發過信息,打過電話了吧。

然而,當週瑩瑩看到手機的信息也好,未接來電也罷,沒有一個是張昊天的時候,心裏不知道爲什麼,忽然有些失落。

在這個時候,腦海當的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看吧,他根本不是真的關心你,要是真的關心的話,現在早打來電話問你吃沒吃飯了,你看看,這什麼都沒問,連個信息都沒法,這種叫做關心嗎?

周瑩瑩很想反駁,但是不得不說,這個聲音說的話也是有一些道理的,這事兒不是自己矯情,昨天都傷心成那樣了,這才隔了幾個小時啊,他已經不管不問了。

在周瑩瑩心裏想到這些的時候,腦海當的那個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你看看,我說的對吧,他根本不關心你的,說那些話有什麼用啊,全都是假話,男人啊,說的話沒一個是真的,他們最會逢場作戲了,表面是一套,背地裏又是另外一套,裝的永遠都不長久。

周瑩瑩原本好好的心情,漸漸的被那個聲音說的越來越糟糕,現在再看外面的天氣,也都覺得各種不舒服了。

起牀簡單的洗漱了一番,周瑩瑩開始準備吃東西,耳邊的那個聲音還是在不斷的說着張昊天的壞話,恨不得把張昊天說的一不值了一樣。

妖怪召喚之書 只是,周瑩瑩的意志其實也還算是堅定的,再者說來,周瑩瑩對張昊天也是相當的瞭解的,雖然心裏各種不痛快,但是也知道,腦海裏的那個聲音把張昊天說的也也太糟糕了。

爲了不讓腦海裏的那個聲音繼續說下去,周瑩瑩開始逼着自己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是似乎並不是很成功,那個聲音還在不斷的想要說服周瑩瑩,不管怎麼樣,一定要相信自己,還有,要相信張昊天是個渣男。

周瑩瑩也是無語了,很想知道腦海裏的這個聲音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總是這麼說張昊天?難道這個聲音跟張昊天還有什麼過節不成?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開始不能淡定了,爲了不引起更多的麻煩,周瑩瑩也一樣的,決定趕緊想辦法解決掉腦海裏的這個聲音。

張昊天剛一吃完飯,手機響了起來,伸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周瑩瑩的電話號碼。

準備去接聽的時候,腦海裏的那個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了:這個女人啊是矯情,你看看,昨天你都那麼哄着了,她還那樣,一丁點兒都不領情,這樣的女人啊,真沒意思!

張昊天微微一笑,當自己沒聽到這樣的話。

周瑩瑩是什麼人,自己心裏還是有數的,她從來不是矯情的人,更不是那種沒事兒找事兒的人,再者說來,她這樣的好姑娘,現在可真的是少的可憐了,這個聲音居然能把她說的一不值。

張昊天自動忽略掉了腦海裏的那個聲音,繼續接聽電話。

只是,這電話剛一被接聽,周瑩瑩還沒等開始說話呢,腦海裏的那個聲音倒是先開始了,這原本也沒什麼的,但是這會兒那個聲音說的很快,還說的很混亂,讓周瑩瑩根本沒辦法聽電話了。

張昊天這邊的狀況也不是很好,因爲周瑩瑩那邊好半天也沒說話,張昊天腦海裏的那個聲音又開始說周瑩瑩能作,直接把周瑩瑩貶低的一毛錢都不值了。

聽着這樣的話,張昊天有些煩躁了,“我現在不方便跟你說,咱們直接見面說吧,是你去我家,還是我去你家?”

張昊天開門見山,有這個時間,真的已經見面了,電話這種東西,雖然能傳遞一些信息,但是有一些重要的,還真的是需要面對面的說。

周瑩瑩聽到張昊天這麼說了,心說這也正是自己想說的話了,“好,我在家裏等你!”

掛斷電話,張昊天腦海裏的聲音又一次開始了:你看看吧,她根本不誠心和你聊,連門都不想出,還能有什麼好聊的?

張昊天根本不想聽腦海裏的這個聲音,直接起身,付錢,急匆匆的去了周瑩瑩的家。

這會兒周瑩瑩的腦海裏也已經出現了違心的聲音了:你跟他聊?這不是在浪費時間嗎?這又有什麼好聊的,你看看,連多餘的話都不說,還聊什麼啊!還有啊,你聽他剛纔的那個語氣,根本是來送最後通牒的,好像你欠着他的一樣,真是的!

周瑩瑩也很糾結,這個聲音真的不是自己心裏的想法了,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啊,好好的,不能讓自己獨立的思考一下嗎? 第130章最了解他的人是我

「嗯,很多事情,時間可以給我答案。」

姜南初感覺困了,揉了揉眼睛說。

陸司寒為姜南初吹乾頭髮,隨後將她擁入懷裡睡去。

這段時間要處理的事情實在是很多,姜桐兒要查,段家那邊派出弗格斯也需要接待,以至於陸司寒忽略了早已不對勁的汪寄真。

第二天清晨,姜南初並沒有直接前往學校,而是去了一趟勝山路。

雖說是綁架,但是唐婷婷睡的很香,姜南初過來的時候她還在睡著呢。

姜南初用力的敲了敲門,唐婷婷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你可以出去了,昨天發生的事情,你要是敢透露出去一句,我照樣輕饒不了你,敢綁你一次,我就敢綁你第二次。」

姜南初說完之後朝外走去。

唐婷婷看著姜南初的背影,為什麼突然感覺她挺帥?之前是不是對她有誤解呢?

姜南初來到學校的時候,大家都在討論一件事,不過這次可不是關於論壇,而是帝都大學一年一度的聖誕舞會。

聖誕舞會並不僅限與帝都大學,只要是和帝都大學有關係的人都可以進來,其中不乏政界,商界名流。

「姜南初,你是不是最喜歡這種舞會了,到時候你又可以勾搭有錢人了。」

「說不定南初還會帶著她那個又老又丑的男朋友出場呢,畢竟那個男人不是也挺有錢的,不然怎麼會幫她搞到姜氏呢。」

眾人見姜南初不說話嘲笑道。

姜南初正要過去給她們好看的時候,汪寄真居然比自己提前了一步。

那個后開口的女人,被汪寄真扯著頭髮扇了好幾巴掌。

「啪啪啪!」

「啊!汪寄真你是不是發瘋了,我又沒有說你!」

那女人的臉頰都被扇的通紅了。

「我警告你不要亂說話,什麼又老又丑,你見過他嗎?你了解他嗎?下一次再這樣就不是巴掌這麼簡單了!」

汪寄真惡狠狠的說,這氣勢讓任何人都不敢反駁。

「我,我不說就是了,你放開我!」

汪寄真一把鬆開那女人的頭髮,她立刻哭著跑了出去。

姜南初第一次發現汪寄真對陸司寒很有好感,剛才她可是處處都在為陸司寒說話啊。

想到這,姜南初走到了汪寄真的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

汪寄真這才好像剛剛回神一般,無辜的看向姜南初。

「南初,我剛剛是不是太凶了,我也是氣她們這樣污衊你。」

「嗯,我知道的,寄真,謝謝你剛才為我出了一口惡氣。」

姜南初笑著說。

「南初,我們是好姐妹嘛,這是應該的。」

「我剛才的話還沒有說完,但陸司寒是我的男人,他不需要你為他說話,你也不要覺得你有多了解他,因為最了解他的人是我。」

姜南初說話的聲音很輕,卻讓汪寄真無法做到直視她的雙眼,她似乎是知道了什麼。

「好了,繼續聽課吧。」

姜南初說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切都很平靜,只不過這天放學后姜南初再沒有提出要和汪寄真一起回悅龍灣了。 張昊天和周瑩瑩各自保持着內心的想法,即便是耳邊的那個聲音喊的再大聲,也還是不想聽那個聲音的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個原因,耳邊的那個聲音越來越氣急敗壞,這甚至讓張昊天和周瑩瑩多少覺得有些好笑,只是說不通開始大喊大叫了嗎?看來這個聲音的脾氣也真的是不怎麼樣啊!

剛一進門,張昊天還沒等開口說話呢,周瑩瑩耳邊的那個聲音開始各種詆譭張昊天了:你看看他這個樣子啊,說是來見你,這都等了這麼老半天了,這是真的想來嗎?要是真的想來的話,肯定現在來的還要早!

張昊天那邊的狀況也不是很好,耳邊的那個聲音也在語重心長的對張昊天說:你看看,這哪兒是在歡迎你啊,這一臉的不情願,根本不是在歡迎你,這是想讓你永遠別來了。

好在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瑩瑩,全都不想聽這個聲音的話。

“我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你時候,我耳邊總有一個怪的聲音。”周瑩瑩先開口了,先不管怎麼樣,先要把事情跟張昊天說明白了,不然,一會兒弄不好自己一順嘴,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了。

張昊天一聽,瞬間產生了共鳴了。

“是嗎?我耳邊也出現了一個聲音,還總是特別的偏激。”

這樣一聊,張昊天和周瑩瑩不管耳邊的聲音在說什麼,儘量不去聽,努力的和對方聊着天。

但是他們是想聊天,想說話,想搞清楚現在的狀況,但是各自耳邊的那個聲音,似乎根本不這麼想!

那兩個聲音這會兒還在努力的說服他們聽自己的話,甚至還會在對方的話裏面尋找各種不起眼兒的漏洞,各種放大。

張昊天簡單的描述了一下那個聲音告訴自己的話,儘量不去多時候,擔心周瑩瑩會誤會什麼,這些想法全都不是自己的,這完全都是那個聲音的“傑作”。

周瑩瑩也適當的說了一些自己耳邊聲音說的話,也和張昊天一樣,不想多說什麼,擔心對方真的誤會了,那不好解釋了,尤其是現在還要被各種干擾的情況下。

“你也是昨天晚開始的嗎?”張昊天好的問着。

自己是昨天晚開始的這個問題,如果周瑩瑩也跟自己一樣,那說明,這事兒是同時作用在自己和周瑩瑩身的,這也說明,當時自己和周瑩瑩全都在場。

算下來,自己和周瑩瑩同時出現的地方,肯定也只有那個墳地了。

“是!我也覺得怪呢,我本來是要睡覺的,但是這個聲音鬧的我根本睡不着。”周瑩瑩心有餘悸的說着,那個聲音真的是太討厭了,自己好好的,要不是這個聲音的原因,自己何至於睡到下午?

不過,要是算下來,這個事兒也還事小事兒,回頭要是繼續讓這個聲音存在,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這事兒必須要在出更大的事兒之前,徹底解決掉!

張昊天沒吭聲,心說這不是在說自己嗎?難道周瑩瑩和自己的狀況真的是一毛一樣?

越想,張昊天越覺得這事兒跟墳地有關係,真的是沒跑兒了!

或許是李不忘翻開墳地的時候,一些什麼不好的東西跑出來了,或者是有外面的一些什麼東西,趁着墳地圍牆倒塌的時候,從外面衝進來了,也剛好影響了自己和周瑩瑩。

但是等等,當時現場似乎不僅僅只有自己和周瑩瑩吧,貌似還有六叔和李不忘他們,難不成……

想到六叔早的反常,張昊天開始懷疑,六叔是不是也被這個聲音給迷惑了,不然,爲什麼會說出來那麼挑事兒的話?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張昊天把六叔的狀況說給了周瑩瑩聽,雖然耳邊還是有那種挑事兒的話,但是周瑩瑩和張昊天這會兒也有辦法儘量不去聽那個聲音了,完全當噪音處理了。

“這樣不長久,還是要根治了纔可以。”在張昊天看來,這個聲音暫時是不同程度的說一些較真兒,還不是很好的話,但是誰知道什麼時候,這個聲音變成了洗腦的那種了?

還有,要是自己沒猜錯的話,六叔現在肯定已經被那個聲音給迷惑了,要是再不解決了,繼續下去的話,六叔也是相當很危險的,有嫌隙是很正常的,弄不好,還會尋了短見了。

張昊天心裏越發的擔心了,只是,現在這種時候,算是再擔心,也還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辦法,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狀況是如何產生的。

周瑩瑩自然更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是現在的狀況十分複雜,一定要加倍小心,不然,真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狀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