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絕對不可能!

萬分不願意相信的秋山家主堅定的搖了搖頭。

那可是黑龍會!爭霸了整個扶桑近一百年的強大組織!

就算是幼龍社全盛時期,別說是執行長老了,單是地位低上一級的十大執事長老當中的任何一位,也不敢輕言得罪,更不用說是把人給殺了!

而殺了三大執行長老其中的一個?

秋山家主眼裏一抹驚懼一閃即逝。

別說是幼龍社全盛時期了,哪怕是再強盛十倍,恐怕也會在盛怒的黑龍會打擊之下,一個活口都沒有吧!

想到這裏,秋山家主倏地神情一凜,片刻後,心底又止不住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竊喜。

如果大鄉武夫他們全都被黑龍會給滅掉的話,剛纔的那個要求肯定就不作數了。至於說堂堂黑龍會的大首領竟然會親口說出賠償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哼,一定是松下那個該死的小輩胡言亂語說大話,仗恃的,無非就是自己這邊不敢去黑龍會確認罷了。

想通了這個關節後,秋山家主暗自惱怒之餘,心裏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稍微挺直了脊樑後,他朝藤田家主使了一個眼色,然後當先朝着來時的路上徑直離去。

莊園大門口的陰影下,大鄉武夫忽地扭頭,看向了帶着兩家人漸漸遠去的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兩人。 你怎麼可能做得到把墨鐵龍甲獸全部都恢復呢?

可是你居然還答應了,人家明顯是在玩弄你嘛。」

「我也知道不可能做到,可是,她既然已經給了我機會,沒有直接拒絕我,我當然還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的,雖然明知道不可能……

不行,我一定可以的!」慕容清清深呼了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哎,小姐真是沒救了,小丫鬟不理會自家小姐,自己坐在一旁默默的玩起了泥巴。

希望她家小姐能夠早點死了心,她們一起回家吧。

然而兩人卻不知道,在離她們的不遠處,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折返了回來,靜靜地望著她們。

夜冰依望著眼前的可愛又堅強的少女,心中很是喜歡,這丫頭跟她年輕的時候有得一拼嘛,肯定和她臭味相投,她可是喜歡的不得了呢。

「小胤胤,所以你剛才為什麼阻止我?」夜冰依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帝玄胤輕輕揉了揉她的肩,一隻手托住她的腰,讓她不那麼累,在她耳邊輕聲呢喃道,「依依你知道這丫頭的慕容這個姓氏代表著什麼嗎?

那可是跟龍王學院的院長一個姓。也可以說,只要是這個大陸上姓慕容的,都和龍王學院的慕容院長少不了關係。

雖然不清楚這個小丫頭和龍王學院的院長是什麼關係,但她的來頭肯定也小不了。」

「而且慕容家族也跟夜家帝家,一樣,都是古老家族的一份子。

這些人生下來的管教便很嚴格,從小學習什麼,拜師或者是做什麼,每一件事情都要得到家族的認可,通過層層選拔,嚴肅的很。

而她如今想要拜你為師,倘若被她們家族的人知道了,肯定不會允許自己家族的人拜一個外人為師。

所以,依依,你要是收了她,她們慕容家的人難保不會找你的麻煩。」

聽了帝玄胤的解釋之後,夜冰依終於知道他為什麼會阻攔自己了,不由嘆息道,「那真是好可惜呀,我還挺喜歡這丫頭的。」

「不過既然有麻煩,那就算了吧。」夜冰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現在還懷著寶寶,一定不能再出什麼亂子了。

帝玄胤吻了吻她的額頭,「依依,我們走吧。

待到我們的實力足夠強大,便再也不用懼怕這些破規矩了。

你想要什麼,我都會幫你得到。」言語之間透露著許些心疼,他雖然在別人的眼中看起來強大,但他卻還是沒有做到讓她想要什麼便可以給她什麼,而感到自責。

而在上官雲燁與青魚學院的學生們這一邊。

他們一群人走著走著,突然聽到有鳳鳴聲,還有龍嶺聲,還有狼的嚎叫聲齊聲響起。

青魚學院的學生們紛紛驚訝不已。

「為什麼會有龍的叫聲?還有鳳凰的聲音,還有狼的聲音,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冷青竹百思不得其解,驚訝這些東西怎麼會聚在一起呢?

上官雲燁眼中卻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些東西,恐怕是只有他的妹妹才有吧。

上官雲燁知道肯定是夜冰依和帝玄胤他們兩人,當然他是絕對不會給這些人解答的。

「應該是龍王學院和虎嘯學院的學生們在一起交手了,他們比賽的時候,所使用的武器都會幻化成虎或者龍,進入模擬狀態。」上官雲燁淡淡的說道。

冷青竹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他們居然也來了么?眉頭皺得更加深了幾分,看來她們更要小心為上。

青魚學院的這些人對上官雲燁的話深信不疑,畢竟也只有這樣的解釋最為合理。

「什麼?龍王學院和虎嘯學院的學生居然也來到這裡?」在她們背後的飛鳥學院的學生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心中一緊。

「走,我們不跟著他們了,我們要走到前面去,千萬不能讓龍王學院和虎嘯學院先得到,一旦被他們先得到,我們絕對沒有實力能和他們爭搶。」

飛鳥學院的人正準備匆匆離去,忽然從另一個方向傳來轟隆隆的炸響聲。

「天啊,居然有人晉陞了!又是一個幻夢之境三階的!」

「居然又在短短時間突破了一個幻夢之境三階的……」

眾人一個個心情沉重,不知道是哪一方面的學生?總之都對他們都會是一個威脅。

各方面學院的學生們紛紛派出人趕緊去打聽。

畢竟這對他們的比賽可是非常重要的機密。

到底是什麼學院的人晉陞的?

他們要早點做好防備。

這些人當中就屬上官雲燁,千邪寒,龍漓玥他們三個人的表情最為冷靜,沒有半分波瀾,因為他們已經猜到了那晉陞的人是誰。

……

彼時,慕容清清主僕兩人還在坐在原地,拿著樹枝畫圈圈,想著該怎麼把這些墨鐵龍甲獸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當青魚學院的學生們過來打探,看到了這一幕,滿地橫豎躺著的眾多墨鐵龍甲獸,紛紛驚呆了。

而慕容清清和小丫鬟就坐在這些墨鐵龍甲獸中央,但是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敢相信這會是這兩個男子,不對,是女扮男裝的女子乾的。

可是,他們又看到兩人居然拿著樹枝在墨鐵龍甲獸的身上戳來戳去,肆意妄為,他們的眼神又有了變化。

我去,她們居然敢拿著樹枝戳墨鐵龍甲獸?!

而且墨鐵龍甲獸還乖乖的卧在她的身旁,一動不動,好像被她給馴服了一樣。

我操!

學生們看著慕容清清的眼神好像見鬼了一樣。

這麼厲害,又這麼強大,剛才晉陞的人肯定就是她沒差了。

慕容清清此刻正在苦大深愁的想辦法出來,突然察覺到眾人的靠近,她立即柳眉倒豎,怒吼道,「誰在那裡藏著?快給我小爺我滾出來!」

青魚學院的男子們嘴角一抽,上前恭敬的道,「咳咳,這位姑娘,敢問尊姓大名?」

這下輪到慕容清清愣了,怎麼一個兩個都看出來她是個女人了?

好吧,裝不下去,慕容清清乾脆也不裝了,但是她的心情更糟糕了。 莊園大門口的陰影下,陳志凡一邊微皺眉頭翻看着手機裏的信息,一邊抽空看了一眼以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爲首的兩家人轉身緩緩離去。

沉默片刻後,他看了大鄉武夫一眼:“我怎麼感覺,那些人似乎並不是太願意接受你的好心,又或者是仁慈?”

那些傢伙膽氣已經盡喪,況且個個體內氣血孱弱,大部分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帶着一些傷。

別說讓108僵動手了,恐怕單憑大鄉衛門兩父子,都能輕易將其全部剿滅。而大鄉武夫居然還幾次三番給了他們活命的機會,所付出的代價,無非就是一筆錢罷了。

就這,兩家人還全都一臉懵懂,好心當做驢肝肺的猶不自知。

陳志凡只能表示,不是他們做人很無恥,而是大鄉武夫這個傢伙太念舊情。一幫數典忘祖的傢伙,全都殺光了都不可惜。

不過還是那句話,關於秋山和藤田兩家的事情,只是大鄉武夫自己的私事,他不會,也不想就此指手畫腳,多說些什麼。

“主人······”大鄉武夫躬身,臉上浮現出幾許無奈和不忍。

陳志凡揮手打斷了他的說話,看完了最後一條消息後,眼裏倏地灰芒一閃擰眉說道:“我說了,那是你個人的私事,你想怎樣都行。”

稍微停頓了一下,視線在手機上掃了一眼後,他偏頭看着美澤裏惠子點了點頭:“機票的事情,先暫緩一下。香都那邊出了一點問題,不用那麼趕時間了。”

大鄉武夫聞言,恭聲應道:“主人,事情嚴重嗎?有什麼需要的話,還請主人您吩咐。雖然香都不是我們的勢力範圍,但是還是有那麼幾個大鄉家交往了數十年的朋友的。”

“小事而已。”陳志凡搖了搖頭。

少頃,他眼神一凝嘴角含着一絲冷笑輕聲說道:“不過倒是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你,那就是告訴我甲賀部的駐地在哪裏?”

“甲賀部的駐地?”大鄉武夫眉頭一挑,“主人,是晴子小姐出了什麼事情嗎?如果是的話,屬性定當率領108僵踏平他甲賀一脈!”

某青年白了他一眼:“你這傢伙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晴子是我的女人,就算是踏平甲賀,也是我的事情。”

“主人!”大鄉武夫垂首語帶十分熱誠、百分恭謹的恭聲說道,“赤龍會的一切,都是主人您的,包括屬下等人也是!”

脊樑挺得筆直的他,臉上浮現出好幾分森然的沉聲接着說道:“他甲賀部的那些忍者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敢對主人您的女人不敬,其罪,當誅!”

“你這傢伙,還真是······”感受着從大鄉武夫身上散發出的十二分狂熱,陳志凡不知是該誇他,還是該罵他的搖頭不已。

連吃了雄心豹子膽都搬出來了,是不是自己一聲令下,他就該一馬當先帶着108僵直接就殺到甲賀部的家門口去?

不過······

眼裏幽光一閃的陳志凡,嘴角浮現出一抹邪魅狂狷的輕聲低喃:“居然敢動我的女人,那就別怪我欺負人了。”

心中有了決定後,他身上氣勢倏地就是一放。

瞬息之間,剛剛掉轉車頭往外走的秋山和藤田兩家的人,就覺得在自己的身後好似出現了一尊兇蠻恐怖的神魔般,散發出了陣陣讓人窒息的懾人氣勢。

很快,伴隨着一道道發動機瘋狂的轟鳴聲,一輛輛汽車如同屁股着火了般,嗡嗡呼嘯着迅速逃竄而去。

如山氣勢一放一收後,陳志凡眨了一下眼睛。

少頃,他將注意力放到了自己手上的手機上,當務之急,還是先得給晴子打一個電話。

那個女人也真是的,有事居然都不告訴我。某青年暗自在心裏嘟囔不已,如果不是細川佐衛出了事情的話,恐怕她還不會聯繫自己。

翻出晴子的電話打了過去,隨着時間的不斷流逝,直至從電話裏傳來了無人接通的語音,他的心,咯噔就是一下。

大鄉武夫察覺到主人的臉色不是很好後,恭聲寬慰道:“主人,您也不要太擔心,可能晴子小姐她只是暫時沒有聽到而已。”

輕吸了一口氣的陳志凡,放下手機,眉峯輕擰搖了搖頭:“以晴子的性格,如果不是事情很緊急的話,她不可能會給我發信息的。”

微微一頓後,他臉上浮現出幾許陰沉:“不出意外的話,晴子她在打我電話打不通後,逼不得已之下,才發的消息。所以,我很擔心······”

仰頭看着天上一朵白雲悠悠飄過,眼瞳深處點點厲芒陣陣閃爍,陳志凡擡眼看着大鄉武夫凝聲說道:“不行,我必須要趕到甲賀部的駐地去。”

大鄉武夫面上肅然的頷首應道:“主人你放心,雖然甲賀部駐地的具體位置屬下不是很清楚,但是大概位置還是知道的。”

偏頭看着一旁的美澤裏惠子,他沉聲說道:“裏惠子,把總部的直升機調過來,時間越快越好!”

“好的,董事長!”美澤裏惠子點了點頭。

電話打不通,陳志凡心裏頓感幾分憂慮,沉吟片刻後,他根本就等不及什麼直升機了,看着大鄉武夫就揚了揚眉:“你直接告訴我甲賀部駐地的大概位置就行,其他的就不用再準備了。”

大鄉武夫沉默了一下,然後仰頭看了天上太陽一眼後,伸手指着一個方向恭聲說道:“主人,甲賀部的駐地,應該就在西北方向大概三百公里到三百五十公里左右範圍的山區裏。”

三百公里到三百五十公里的範圍?

陳志凡聞言輕點了一下頭。以自己現在排空御氣的速度,最多半個小時就能趕到。

知道了大致方位後,他也就不再浪費時間,周身氣勁激盪之下,呼的一聲就騰空而起,朝着西北方向呼吸之間就飛出去了老遠。

飄在半空的鬼撲滿,眨巴着小眼睛看着主人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見後,扭頭瞄了大鄉武夫一眼,撇了撇嘴,然後屁股一扭,甩動着蠍子尾巴,晃晃悠悠着朝莊園裏飛了進去。

“董事長?”收回注視天空目光的美澤裏惠子,轉而看着大鄉武夫輕聲問道,“直升機還要不要了?”

回首環顧了衆僵一眼,臉上流露出幾許凝重的大鄉武夫沉聲說道:“要,怎麼不要!總不能讓主人獨自一人去吧!甲賀忍者?哼······” 沒好氣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慕容清清!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

「慕容?難道姑娘你是龍王學院的學生?」誰不知道慕容是個大姓,聽到了慕容清清的名字之後,男子的眼中露出一副我了解的神色。

可誰知道慕容清清一聽到龍王學院這四個字,瞬間便炸毛,大怒:「狗屁龍王學院,閉嘴!」

這位青魚學院的學生也不知道為何慕容清清聽到龍王學院就惱火了,他被罵得一臉霧水,嘴角抖了抖,心道這姑娘怎麼連自己的學院都罵呀?

這姑娘是不是有病啊?

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姑娘並不是仇人,人家是第一學院,龍王學院的學生,人家本來就是每年都高居第一名,就算這一次依然高居第一名也是正常的,所以他完全不用擔心。

隨後便匆匆忙忙的又回去了。

慕容清清瞪大一雙眼睛,隨即更加大聲罵道:「這些該死的鬼兒子真是來搗亂的,耽誤老娘的時間,他奶奶的腿!再遇到他們,老娘非得把他揍一頓不可。」

大罵了一頓之後,慕容清清又坐了下來,重新想辦法,該怎麼恢復這些墨鐵龍甲獸。

……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個人離開了之後,便趁著時間還早,想要尋找一些靈石,路上也遇到了很多獸獸,不過只是一些更低階的,對他們幾乎沒有什麼用了。

眼看著就要走到盡頭,他們都沒有再遇到什麼大的獸獸,兩人正要感嘆,有些失望的時候,突然,有人跳出來大喝一聲,「此地乃是虛幻之境聖地,你們是什麼人?誰讓你們自由出入的?」

那人的身下騎著一頭老虎,老虎朝著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嚎叫了一聲。

「醜八怪,叫什麼叫,就說你呢,還看什麼看!」這回根本不用夜冰依吩咐,小鳳凰便跳出來和老虎對罵。

夜冰依的嘴角抽了抽,看著這彪悍的小傢伙,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老虎看起來很有靈性,好像神獸一般,它似乎聽懂了小鳳凰的話一樣,雖然不會說話,不過它卻怒了,爪子朝小鳳凰狠狠撲過來。

而小鳳凰也從夜冰依的身上飛下來。

夜冰依和那男人都沒有動手的意思,就讓它們兩個獸獸去打架去吧。

「醜八怪,趕緊離我遠點。」老虎還沒有來到小鳳凰跟前,小鳳凰便一副受不了的樣子,驚叫一聲,兩隻小翅膀狠狠一拍。

看上去沒有什麼威力,但實際好像有千斤重的大風,一下子把老虎給吹到了遠處。

夜冰依暗暗給它鼓了個掌,這小東西真沒讓她失望,還是挺給她長臉的。

不過,它們同為獸獸,小傢伙卻只喜歡人類的美男,不喜歡獸獸,這還得了?

難不成它以後還想要嫁給人么?

夜冰依發現這小傢伙無論遇到什麼獸獸,它不管是好的壞的,都說醜死了,醜死了。

那男子見到自家的老虎就這麼輕易被打倒了,回頭看了看它,又看了看小鳳凰,眼中的憤怒突然消失不見,轉換成了一抹貪婪之色。 他看著帝玄胤兩人高聲說道:「你們私自來到我們虛幻聖地,已經犯了死罪,就是一個死字,不過如果你能把它留下來的話,你們就可以走了。」

男人的話音一落,夜冰依便笑了,笑得燦爛無比,「好啊,那麼我把這話送還給你,如果你把你家老虎留下來,那麼我還允許你離開這裡。」

本來她也就看上了他的這隻大老虎,只不過還不好意思開口,該怎麼對他下手,誰知道他居然比自己還要貪心,想要她家的小鳳凰,那她就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男人瞬間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貪我的東西,我可是這裡的弟子,你們可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男人的語氣開始不善了起來。目光陰惻惻的盯著夜冰依兩人。

「據說喜歡聖境的弟子們早就已經滅絕了,否則這裡平時也不可能出了那麼多人來找人家的靈石了,你這是在忽悠誰呢?

何況,就算沒有滅絕,據說虛幻聖地的弟子們除非實力達到幻夢之境之上才能出來,否則根本不可以出來出來的。

你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神靈階段,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虛幻聖境的弟子,倘若虛幻聖境的弟子真的存在的話,那麼他們肯定先把你給抓起來。」

夜冰依立即朝帝玄胤投去了一個讚賞的眼神,這傢伙還真是無所不知,百科全書啊。

隨後冷冷的望著男人,「你個該死的,居然敢騙老娘!當老娘是這麼好騙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