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上,棺材同樣呈九彩,只是這具棺材裡面卻是有著無數具棺材的影子,如同外面是一個大棺材,裡面還有無數小棺材,層層疊疊。

除此之外,上面並沒有打開獲得所謂神祇傳承的辦法,意味著夸克要自己尋找辦法打開神棺。

其實打開棺材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去掉棺蓋。

夸克走向棺材,朝著棺材蓋子推了過去,不過卻是有著一絲艱難,一點也不比夸克在「玉皇墓」之中遇見的那個棺材蓋子輕,而且這還是在夸克實力又增強的情況下。

儘管艱難,但九彩的棺材蓋子還是發出了如同開門一般「咔咔咔…」的聲音。

隨著聲音響起,棺材出現了一絲縫隙,裡面同樣是九彩的光華,不過裡面的光華確實讓人由衷的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氣息。

奮力,終於第一個棺材蓋子打開了!

然而隨著第一個棺材蓋子打開,裡面出現了一個同比例縮小的九彩棺材,正如地圖之中的棺材一樣。

內棺出現的同時,外館化成九彩的光團分成三分別融進了夸克、幻海妖姬以及剎女的身體之中,當然,屬於夸克那一團光團要比二女大上很多很多。

光團一融入三人的身體,三人都不由感覺到一陣痙攣,那是爽到骨子裡的感覺!

三人一同盤坐而下,剎女和幻海妖姬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在快速增強,尤其是肉身的強度,瞬間就提升了好幾倍,修為也在快速的增加,很快就達到了金丹期大圓滿,馬上就要突破達到元嬰期。

夸克同樣是在增強,不過卻是和二女有些不同的方向,相同的是肉身同樣在增強,不同的是夸克還在增強著感悟。

這感悟卻是針對於夸克的三指劍脈,第一式:水之攻芒!在這裡夸克又感覺到了兩種水之真意,其一為水之攻!另一為水之芒!

水之攻!有奔騰咆哮,有大浪滔天,有狂雨天降,其中無不蘊含著水之攻,攻擊一切,這是水本身就具有的威能,無懼天地,無畏蒼穹!

水之芒!是水之攻專有的芒,如同金之陣域裡面的金芒一樣,看作是金之攻與芒的結合,威力無窮,甚至連合體期的肉身也能輕易洞穿!

有水之攻,也就有水之防!正如三指劍脈之中的第二指:上善若水!兩者就像是矛盾的結合體,但是卻又不矛盾,是水之真意的兩個方面,只是作用不同而已。

對應著水之攻衍生出的水之芒,也有水之防衍生出的水之善!上善,自是以有容乃大的無盡善意來容納來自外界的一切攻擊,當然也有太極至善,將攻擊轉移,讓「水」不承受任何傷害!

除此之外,還有第三指:水之巨怒!同樣是兩種真意:水之怒以及水之巨!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作用:增幅!正如同之前對夸克戰鬥力的增幅,不過真意的領悟之後,增幅已經不是之前可比!

兩者也有不同,水之巨還增強水靈氣本身,水之怒則只是增幅夸克本身!


六種真意的領悟,頓時就讓夸克感到興奮無比,雖然沒有如同其他傳承著一樣的功法、戰技、甚至神器,但是這種感悟相對於夸克來說卻是更加實在的存在,如果能夠融入到之前的十二種真意當中,威力難以想象,尤其是在有水之攻芒以及水之巨怒的情況下。

不過九彩光滑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沒過太久,夸克和二女都一同醒來。

一醒來三人都感覺到了彼此之間的變化,二女的肉身增強了足足五倍!修為終究還是停留在大圓滿,但是距離元嬰期只差臨門一腳!夸克的肉身則是再增加一倍,畢竟夸克的肉身本來就比二女搶出太多太多。

得到這樣的好處,三人都一同看向了面前小出很大一圈的九彩棺材,嘴角甚至還有著一絲晶瑩。

要知道,這一具棺材的九彩之光可是比大棺材強出了不少!

夸克再一次走向棺材推棺蓋,二女也加入了其中,因為在二人看來參加推蓋或許能夠多獲得一些九彩之光。

三人都用盡了全力,夸克也能感覺到這一具棺材蓋子甚至還要比之前的要重出足足兩倍,不過越重也讓夸克感覺到棺材蓋子蘊含著更多的力量,鑰匙九彩之光足夠,或許自己也就能夠將剛才領悟的六道水之真意融合在一起。

一具具棺材被打開,三人的實力不斷增強,很快就打開了第八具內棺,不過裡面的棺材終於不再是九彩,而是白色,不過九彩之光卻是再一次融入到三人的身體。

隨著對九彩之光的吸收,二女的修為已經來到了元嬰期的頂峰,肉身甚至堪比分神後期!而夸克肉身也增加了十多倍,可以說甚至不輸與渡劫期的肉身,而對於水之真意的感悟也來到了融合的時候。

融合很順利,但是卻不是如同夸克所想,到現在夸克才將水之善和水之芒融入之前的融合真意之中,剩下的四種融合起來非常艱難,剩下的九彩之光至多融合兩種,甚至只能融合一種。

因此夸克開始有了選擇,不過最終選擇了水之怒!

十多分鐘過去了,三人終於吸收完了第八具棺材化成的九彩之光。

這時候,二女的修為達到了元嬰期大圓滿,肉身強度也接近了分神期大圓滿!夸克則也只再融合水之怒,剩下的九彩之光卻是不夠再融合水之攻,不過也差不多了,只需要一個契機!

現在,夸克想著之前獲得魔神傳承的章顯聖,至少能夠立於不敗之地,而且次元神劍對於所謂的神器想來應該不會是一點作用也沒有。

三人站起,一同走向了這第九個棺材,也是第八個內棺!

棺材呈白色,只有半米來長,若是裡面有屍體,應該只有一個嬰兒大小!

嬰兒,夸克又想到了夸父傳承那裡的存在,再加上外面一些神棺之中的神祇的樣子,夸克不由開始思考:難道這兩者之間有一定的關聯? 這一具棺材的蓋子很輕。

夸克將手放到了棺蓋上,觸手甚至就能感覺到它的重量。

輕輕地將蓋子打開,沒有傳說之中的猙獰,入眼的一片儘是安寧。

只見棺材裡面躺著一個幾個月大小的嬰兒,皮膚白白的,看上去就像是躺在媽媽的懷抱里一樣,胸口甚至還有那一呼一吸引起的收縮。

看到這麼可愛的嬰兒,二女甚至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母愛泛濫,臉上淌漾著微笑,就要把嬰兒抱入懷中,就連夸克也有上去抱一抱的衝動,不過卻是忍住了,急忙拉住了二人,沒有讓二女抱。

幻海妖姬疑惑地看向夸克:「應該沒什麼危險吧,你看他這麼可愛!」說完,閃著一雙晶瑩的大眼睛。

夸克翻了一下白眼:「難道你還真把它當作是嬰兒?說不定是在裡面躺了無數萬年的老怪物,而且若只是一個嬰兒,它還能夠在這棺材之中躺著么久,早就應該死了吧,要知道這可是神墓之地,已經在這裡存在了無數萬年。」

聞言二女一怔,覺得夸克說的有道理,但是免不了萬一,而且看到一個嬰兒,處於內心最本能的善意,也不會想著將它留在這裡!

想了想,夸克走上前去,由自己去抱,這樣也能將威脅降到最低。

伸出雙手,夸克虎口掐住了嬰兒的腋下,輕輕就將其抱了起來,也是這時候,嬰兒正面面對著夸克,睜開了那緊閉的雙眼。

然而,這並不是正常人一般的眼睛,在這睜開的雙眼裡,有的只是一片灰暗,一雙死寂的眼,沒有任何生機,能夠讓人感覺到的只是無盡的荒涼。

一剎那,夸克的心神就陷入了這雙死寂的眼之中,雙手叉著嬰兒一動不動,二女自然也發現了夸克的異常,頓時就後悔了剛才想要去抱嬰兒的想法,甚至還帶著自責,責怪自己在夸克的提醒之下還去反駁。

當即二女就想將這嬰兒推開,推離夸克,不能讓夸克有絲毫的危險,只是甚至都還來不及觸碰嬰兒,便只見這嬰兒一點點融進了夸克的身體里,隨即便看見白色的棺材一點點變大,夸克騰空而起躺進了棺材里棺蓋瞬間蓋上。

二女還在驚詫之中,不過卻是在棺蓋蓋好之前聽到了夸克的傳音:「我沒事,等一下,應該要不了多久。」

然而二女聞言卻是不太放心,當即就想打開棺蓋,只是任憑二女用盡了一切手段,卻依舊無法撼動這白色棺材絲毫,只能見到白色棺材一點點變得透明,顯現出其中夸克的身影。


順著這一雙死寂的雙眼,夸克如同看到了數萬年前的場景,諸神之戰,來自不同的宇宙,其中不乏撕天裂地的大神,甚至還有一些比神都還要強大的存在:永生者。

這個嬰兒,正是其中一個永生者的兒子,也是唯一的兒子,只是這個永生者遭受四個永生者圍攻,嬰兒被余**及,在其援手來臨之前就已經死了。

為了讓嬰兒有復活的可能,他找到了天宇神宮,借來了天地之間最神秘的寶物之一:九彩天棺!然後將其暫時放在了這裡,然後離開準備報仇,只是這一去,就永遠也沒有再回來。

九彩神棺的存在,嬰兒如同一點點恢復了生機,然而實際上嬰兒已經徹底的死了,之所以還有這麼好的皮膚,甚至還有心臟的跳動,完全是因為那已經成靈的死氣!

這一縷死氣可不是一般的死氣那麼簡單,它可以吞噬生機,不過因為九彩神棺的存在,其實一直都在吞噬著九彩神棺的力量,現在這死氣彷彿找到了新的更好的軀體存在:夸克!所以便帶著還沒有吞噬的嬰兒一同融入了夸克的身體。

不過這個融合需要一個過程,而進入棺材之中也只是為了加快這個過程,讓兩者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因為這副白色的棺材也不簡單,名叫白靈棺!具有加速修鍊的作用!

嬰兒死氣對於夸克的融合可以說是有利也有弊。

弊端再遇死氣進入了夸克的身體,它會吞噬夸克的生機,現在更是入駐夸克的木屬性原核之中,一點點吞噬著夸克的木屬性之氣,儘管很細小,但是每吞噬一絲,夸克都能感覺到死氣的成長!

好處則在於嬰兒自身,嬰兒雖然死了,但卻是永生者的後裔,身體之中蘊含著永生者的血脈力量,這可是比神之血脈都還要強大的存在,而且這可是永生者唯一而且第一代的子弟,血脈濃度遠不是神之後裔甚至神靈自身的血脈能夠相比。

唯一遺憾的是,這血脈才是嬰兒時期,並不是成年之後強大的存在,就像妖獸等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成長一樣,不過即使這樣,對於夸克的幫助作用也是極其明顯的。

首先夸克感覺自己的血液像是被換過了一樣,每一次流動和噴薄都能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增強,其次是骨骼,打個比方,以前的骨骼是石頭的話,現在就是精鐵,而且正朝著更加強悍的隕鐵、精鋼演化。

還有皮肉,尤其是皮膚,簡直就和一個新生兒的皮膚沒什麼差別。

更重要的是,修鍊速度再一次提升,甚至能夠在這不能動用修為的地界自主修鍊,尤其是木屬性,這讓夸克對於死氣的擔憂小了一分。

只是這一份擔憂很大,減小了一分並沒有減少多少,因為死氣也在不斷壯大,一旦吞噬掉木屬性原核,就會吞噬夸克本身最本源的生機,到最後,等待夸克的將會是死亡。

不斷的融合,夸克忽然發現自己對於死氣並不是一無所能,甚至能夠轉移掉一絲極小極小的死氣,大概相當於死氣每一秒壯大的部分的一百分之一。

儘管只是一百分之一,夸克都能感覺到身體的顫抖,足以說明這死氣的強大,夸克甚至在想如果將這一絲死氣注入別人的身體會怎樣!

半個時辰過去了,融合終於完成了,夸克推開了棺蓋,從裡面走了出來,棺材則收進了儲物戒指。 二女見夸克出來,喜極而泣,一左一右拉著夸克問個不停。

夸克免不了解釋一番,不過省略了其中很多主要的內容,總之把這當作是一個傳承來看待就是了,而且二女也的確感覺到了夸克身上增強的氣息。

獲得了這一切,夸克三人繼續朝前走,沒過多久就看到了章顯聖。

這裡,已經沒有了墳墓,只有兩道傳送門以及傳送門之下的石台,一道前往魔靈宇宙,另一道則是前方第七陣域:雷動陣域!

石台長寬上千米,的卻是一個好地方,一個決鬥的好地方,哪怕是渡劫期都能夠在這裡放手一戰,畢竟這可不是一般的石材,恐怕就連仙人都很難將其打碎。

看到夸克三人出現,章顯聖從地上站了起來,左手握著狼牙棒,一身神器套裝,被一團魔焰籠罩,魔焰滔天,散發著無窮威勢,冷冷地看著夸克,如同在說:「你竟然這麼久才來。」

讓二女走下石台,夸克走進了章顯聖,距離上百米,夸克能夠明顯感覺到章顯聖又增強了不少。

章顯聖嘴角帶著邪笑:「沒想到你也有自己的傳承,不過看來這傳承並不怎麼樣,這一戰我可等了好久了,你可別讓我失望。」

「哼!」夸克搖搖頭:「雖然魔神傳承佷厲害,但畢竟你還不是真正的魔神,沒有傳承之前,你見到我要逃跑,我總覺得你現在見到我也應該逃跑才是,希望你的鎧甲足夠堅硬,希望你的身體足夠堅硬!」

「是嗎?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與我一棒!」說完,章顯聖已經出現在夸克身前,一棒就要當頭砸下。

在幻海妖姬二女眼中,這一棒甚至已經出現在夸克頭頂,眼看就要砸中,這可是神器狼牙棒,若是砸中,絕對是一擊斃命,二女雙手不由抓緊,口中就要喊出那兩個字:「不要!」

棒落,夸克的身影陡然破碎,章顯聖暗道一聲不好,忽然背後傳來一陣巨力,雖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但是章顯聖知道自己已經被夸克踢中,只是自己有神器防禦套裝,這一腳不過是撓痒痒而已。

只是夸克的速度的確實快,留給章顯聖的竟然只是殘影,剛才這一下反倒是有點像是夸克耍猴!

二女在下方看得心驚肉跳,實際上,也只有夸克二人知道剛才只不過是試探而已!

瞬間,章顯聖身上冒出一團黑紅的護罩,狼牙棒也再一次揮向了夸克,這一次甚至帶上了一種鎖定的感覺。

不過夸克還是在最後一秒躲開,又一腳踢在章顯聖的護罩之上。

交鋒不斷,章顯聖的動作越來越快,夸克也越來越快,不過卻還沒有出劍,因為還沒有必要出劍。

一邊打,章顯聖冷哼著:「怎麼還不動用你的兵器,再不出手可別後悔!」

夸克知道這傢伙的狀態是越戰越勇,甚至還有一定的底牌,只是就這點戰鬥力顯然是*不出夸克的劍的。

「戰技:魔星耀世!」

忽然間,章顯聖一改戰鬥風格,戰技浮現,攻擊速度和威力提升三倍不止,整根狼牙棒揮動之間如同一顆劃破長空的流星,流星墜落,直指夸克。

面對這一擊,夸克終於揮出了次元神劍!

「叮!」

短劍撞上狼牙棒,沒想到卻是勢均力敵,夸克原本一秒六劍的速度被壓到了一秒四劍,不過這也是章顯聖的極限了,每一棒他都要承受來自手上的反震之力,因為有護臂等,不至於傳導至身體內部,但是雙手虎口卻是傳來一陣陣撕裂感。

每一秒,兩人都會產生至少三次碰撞,火花四濺,這完全可以說是年輕一代巔峰對決,就連兩大魔族聖女也只有觀看的地步,根本就沒有插手的機會!

不過這魔神傳承戰技:魔星耀世!也的確強悍!是一個狀態型的戰技,足足持續了三分鐘,就連夸克在這高強度的對抗之中也感覺到吃力,不過,夸克的肉身明顯要比章顯聖強出很多。

也正是這時候,章顯聖第二個傳承戰技緊跟而至:狂魔亂舞!

只見章顯聖周身冒出冒出一股猩紅之氣,身型也隨之而變大幾分,力量在悄然間再增強兩倍,而且魔星耀世戰技增加的力量並未卸去,這也就意味著章顯聖已經是最開始時候的六倍戰力!

六倍戰力的同時,狼牙棒變得毫無章法,但是總是能夠對上夸克的次元神劍,而且虎口也不再有痛感,腳下的動作更快樂幾分,原本堅硬無比的石台甚至因此而開始出現一條條細小的印痕。


不過夸克的劍上也開始出現了色彩,不過卻不是融合真意,只是單獨的水之防,按照幻海妖姬的理解:劍意飄飄,以柔克剛!

古語有云:預先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夸克不再硬碰硬的打,避敵鋒芒,防守有時候也是一種進攻!

隨著戰鬥的進行,章顯聖身上的猩紅之氣開始朝著狼牙棒蔓延,隨著狼牙棒每覆蓋一分猩紅之氣,狼牙棒的重量和威力也在同時提升,夸克知道:章顯聖這是在開始借用神器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