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被標識的地點,應該就是第二輪遊戲能夠選擇的地方,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藍海辰看着手機上的地圖說。

這個遊戲的規模遠比藍海辰想象的要大,而之前在江臨笙的記憶中,並沒有選擇地點的情況。

藍海辰覺得可能是當時的條件還不具備大規模的玩家移動,畢竟那個年代不像現在,有手機有高鐵。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夢境直接將選擇地點的過程省略了,這也很有可能。

藍海辰還看到,每個標識圖案的上方都有一行小字,似乎是這些地點的名字。

“巫山峽谷、噩夢沼澤、死亡叢林……看來第二輪遊戲的地點果然比第一輪可怕的多,對玩家更不友好了。”藍海辰對江雨煙說。

但江雨煙沒有回答,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手機,眼睛一眨不眨。

“雨煙,你怎麼了?”藍海辰察覺出不對,輕輕推了推江雨煙問。

“啊!這……這……”江雨煙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看向藍海辰。

“到底怎麼了?”藍海辰又問,臉上滿是擔憂。江雨煙沒理由看到這些名字就變成這副樣子呀?

“荒山孤村!我看到了荒山孤村!”江雨煙顫抖着回答道。

“荒山孤村,這裏有什麼不對嗎?”藍海辰向手機屏幕看去,確實見到在靠近地圖左下角的地方有那麼一個圖案。

圖案裏畫着幾間古老的民房,旁邊則是幾棵枯樹,很有時代感。周圍一片陰冷的藍色調,襯托着那裏的陰森。

“我姐姐,就是死在那裏的,她就是在荒山孤村的遊戲中死去!那個可怕的地方我永遠不會忘……”江雨煙的眼神變得迷離,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中。

“你姐姐就死在那裏?”藍海辰聽後驚道。他知道,江雨煙是因爲自己的姐姐才參加殺人遊戲的,而江雨煙的姐姐,居然就是死在這荒山孤村裏!

“這個荒山孤村你難道進去過?”藍海辰問。

“沒有,但當年我想阻止姐姐,就擅自跟過去。我進入不了遊戲區域,但卻知道進入那裏的具體位置。”江雨煙喃喃的回答。

“於是我就守在外面等,在此期間我看到近20個玩家進入其中,但最終出來的卻不超過3個!

而他們出來時的那種眼神,我都無法想象他們在裏面到底經歷了什麼!總之,那是一個極爲可怕的地方。我聽那些玩家說,在遊戲區域裏,那地方絕對是難度最高的之一!”江雨煙說完搖頭苦笑,當年的她面對荒山孤村什麼也做不到。

“你先冷靜一下,不要想太多。現在已經不是當年了,有我在,我和你一起面對這些。”藍海辰攔住江雨煙的肩膀,輕聲安慰道。

“嗯,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江雨煙聽後輕呼一口氣,微微笑道,“對了,你還沒有見過我姐姐長什麼樣吧?我給你看看,她可是個大美女,你要是見了她都不一定能相中我呢。”

江雨煙說着拿出自己的錢包,從裏面翻出一張老照片,遞給藍海辰。

“就算你姐姐再美,我也肯定只會把目光集中在你身上的。”藍海辰接過照片笑道。但只看了照片一眼,藍海辰就愣住了。

照片中一共有兩個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美麗女子攬着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她們站在一座公園門前,一起對着鏡頭笑着。

其中那個小女孩和江雨煙很像,應該就是小時候的江雨煙。而那個二十多歲的美麗女子,當然就是江雨煙的姐姐。

藍海辰會愣住倒不是因爲江雨煙的姐姐多美,而是因爲這個女子他見過!

“這個女子,曾經出現在江臨笙的夢裏,與江臨笙一起參加過遊戲!”藍海辰心下駭然,這代表了什麼?

毫無疑問,江雨煙的姐姐要比江臨笙小不少,他們參加遊戲的年代也根本不同,按理說是不可能遇到的。可爲什麼,在江臨笙的經歷中,會出現江雨煙的姐姐?!

“雨煙,你的姐姐叫什麼名字?”藍海辰皺着眉頭問。

“江雨夢,怎麼了?”江雨煙回答。

“不對,夢中的那個女子不叫江雨夢,她們不是一個人。但世上真的有這種巧合嗎?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藍海辰心想。

如果在以前,藍海辰說不定會相信,但自從聽了藍嶽之的話,藍海辰已然明白了這其中的原因。

“轉世!這個江雨夢,很可能就是那個女子的轉世!”藍海辰萬沒有想到,江雨煙的姐姐就是自己想要尋找的轉生的人!

“怎麼辦,該跟雨煙說嗎?”藍海辰看着江雨煙,心中有一絲猶豫。

“怎麼,你爲什麼這副表情?”江雨煙感覺藍海辰很奇怪,就開口問。

“雨煙,現在我要告訴你一些很重要的消息,你做好心理準備。”藍海辰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將這些告訴江雨煙,包括自己夢境的事。藍海辰覺得到了現在,江雨煙有權利知道這些。

“你說,我好好聽着。”見藍海辰說得認真,江雨煙點點頭表示自己在聽。

於是藍海辰將自己夢境的事,以及對江雨夢的推斷說出。

“你是說你夢到過江臨笙的經歷,而我姐姐有可能是……轉生的人?”江雨煙聽後大吃一驚,藍海辰說的每一條信息都那麼意外。

“對,你姐姐跟我夢中的那個女子一模一樣,不可能是巧合。”藍海辰點頭說。

“但不對啊,江臨笙是在20年前參加的遊戲。如果我姐姐的前世與江臨笙是一代的話,那她現在也就跟你一樣大。

但別忘了,我姐姐參加遊戲是在差不多十年前,那時候她就已經二十多歲了。這時間上說不通的!”江雨煙辯解道。

“你說的我也想到了,這確實是個疑點,因此我也只是推斷而已。當然,以遊戲管理方的能力,說不定真的能讓人快速的成長……”藍海辰沒有繼續往下說。

按照這個說法,江雨煙的父母就不是江雨夢的親生父母。那是不是說,江雨夢的父母就與藍嶽之夫婦一樣,是遊戲的合作者?

但從江雨煙的話裏判斷,這又不太可能。江雨煙的家庭在江雨夢死後不久就崩潰了,如果真有合作者的話,這顯然不太可能。

總之,這件事裏有太多不能解釋的地方,至少現在,藍海辰他們找不到答案。

“對了,我又想到一個細節!”這時江雨煙又開口說。

“什麼細節?”藍海辰忙問。

“當年那些活着離開荒山孤村的人曾經對我說過,他們在遊戲時,村子裏出生了一個嬰兒,時間正好就是我姐姐死後不久。

據他們說,那個嬰兒很奇怪,不哭也不鬧,而且眼神很可怕!現在想來,那個嬰兒跟……”江雨煙說到這裏看向藍海辰。

“跟我小時候很像!”藍海辰接着說。

“對,跟你小時候很像……”江雨煙點頭。

“那嬰兒是男的女的?”藍海辰又問。

“好像是……女的……”江雨煙顫抖着回答,“你說這嬰兒會不會就是我姐姐?”

“很有可能啊,想不到她居然會在那村子裏直接出生!你知道是誰生下的孩子嗎,還有具體的情況?”藍海辰認真的問。

“不知道,他們沒有跟我細說。”江雨煙搖頭。

“但無論如何,你說的這些都極爲重要!而這個荒山孤村,一定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藍海辰說罷看向手機裏荒山孤村的圖標,?

就在這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又響起來,一條信息被髮送過來。

“這是……那個神祕號碼!”藍海辰見到號碼立刻脫口而出。這個號碼屢次發給他一些關鍵信息,並引導他進入了教室。

現在,這個號碼再次發信息過來,裏面又會告訴他什麼?

藍海辰打開信息,江雨煙也湊過來看裏面的內容。

“本輪參加荒山孤村的玩家中,有和你一樣的轉生的人。

且本輪遊戲中,與你一起前往的同伴會百分之百與你處於同一勢力,其餘玩家也一樣。”

藍海辰慢慢讀出信息的內容,讀完後,他放下手機,心裏更加沉重。

“這信息的意思很明顯了,讓我們去荒山孤村!”江雨煙輕聲說。

“對,就是這個意思。”藍海辰點頭說,“但你不覺得很可怕嗎?我們似乎一直在按照這個信息的安排在行動!”

江雨煙聽後沒有說什麼,但顯然,她也這麼覺得。從與墨雅的相遇到最終進入教室,這一切似乎都是這個信息安排好的。

而從教室中獲得信息又促使他們解決了藍嶽之夫婦的麻煩。現在則更進一步,根據從藍嶽之夫婦那裏獲得的信息,加上江雨煙所說的,他們又得知荒山孤村是個必須一去的地方!

所有線索的最初的來源,都是這個神祕號碼所發的信息! “還有更可怕的呢!”想到這裏,藍海辰又苦笑一聲說。

“更可怕的?”江雨煙不解。

“對啊,別忘了,關於荒山孤村的線索相當程度上可是你提供的!”藍海辰說罷看向江雨煙,“這是不是說,你的出現也是事先安排好的?”

“這……”江雨煙聽後愣在當場,一句話也說不出。

“如果沒有你提供的線索,我們絕不可能推斷出那麼多。再想想我們相遇的過程,這裏面很可能就存在着貓膩!”藍海辰咬牙說道。

藍海辰和江雨煙的熟識,開始於第一晚過後的共有者獎勵。可只要仔細想想就能知道,這裏面有很多可以操縱的地方。

共有者卡牌是獎勵給首先解開線索的玩家的,但誰能保證江雨煙就一定是最先解開線索的人?玩家們根本就沒有核對過解開線索的時間,誰先解開其實全都是遊戲說了算。

而在後來的共有者抽取中,誰就能保證藍海辰是最先發出信息的人?這個根本無法覈對,同樣也是遊戲說了算!

也就是說,只要真的有人想暗中操縱,很輕易就能將藍海辰和江雨煙湊到一起!

“這個神祕號碼的能量到底有多大,居然能影響遊戲到這種地步!”藍海辰暗自想道。此時對於這個時不時出現的號碼,藍海辰心中更多的是恐懼。

“既然這樣,那我們還去不去荒山孤村?”江雨煙問。

藍海辰看着江雨煙的眼睛,他知道,雖然江雨煙在尋求自己的意見,但江雨煙心裏其實是想去的。畢竟江雨煙的姐姐死在那裏面,如果想探查真相的話,無論如何都要去走一遭。

“去,當然去!我們有無數個理由去看一看不是嗎?”藍海辰笑着說。

“但那裏真的很危險,一旦去了,恐怕……”江雨煙又說,同時心裏想起了那次荒山孤村的遊戲結果。

“難道我們在第一輪裏就不危險了嗎?別忘了,我們可是險些全部交代在秦悅恆手裏。”藍海辰又笑道,“再說誰又能保證,其他地點的危險性就比荒山孤村小?”

“你說的對,那我們就去荒山孤村!”江雨煙聽後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嗯,相信我,第一輪中的那種絕境不會再出現了!”藍海辰點頭說。

第一輪遊戲讓藍海辰深刻感覺到了看到和實際參與的區別,空有江臨笙的遊戲記憶果然不如自己親自參加一次。

有了第一輪的經歷,藍海辰相信自己絕不會再那麼狼狽!

於是藍海辰和江雨煙不再猶豫,一起按下了荒山孤村的圖標!

下一秒,手機的畫面變了。背景變成了一個深夜中的山村,山村裏的所有屋子都沒有亮燈,像是一個無人的鬼村。

同時一行字出現在屏幕中央,是對於荒山孤村的介紹:

“在西南部的深山中,存在着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那裏常年被迷霧籠罩,很少有人知道進入其中的路。

據說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批人穿越迷霧進入村中。但只要是進去的人,大都無法活着出來。

久而久之,大家都說那村子裏存在着吃人的惡鬼,會將進入村中的人吞噬!”

“怎麼說呢,還真像遊戲副本啊。”藍海辰看完介紹感嘆說。

這時畫面裏又出現了兩個選項,一個寫着“選擇”,另一個則是“退出”。

藍海辰與江雨煙對視一眼,按下了“選擇”鍵!

只聽“咚”地一聲,又是一個對話框彈出。

“玩家藍海辰/江雨煙選擇了遊戲地點‘荒山孤村’。

由於玩家距離目的地較遠,遊戲將會提供前往的車票與地圖,請玩家務必按照遊戲安排的方式前往。車票不日將會送達,請注意接收。”

“居然還會安排前往的車票,這也太‘周到’了吧?”江雨煙看着手機說。

“哼,以遊戲的尿性,說不定途中會出現什麼,咱們得多加註意!”藍海辰收起手機說。

“嗯,既然咱們決定了,要不要告訴徐淵和墨雅?”江雨煙又問。

“荒山孤村的事可以說,至於我的夢境,還是不要告訴墨雅的好,徐淵也要事先提醒。有時候知道的太多,反而是一種危險。”藍海辰思索了片刻回答。

於是二人立刻聯繫了徐淵和墨雅,商議下一步的行動。沒過多久,四人在在一家飯館裏坐下。

“你們選擇了荒山孤村?那裏很危險的樣子啊。”墨雅聽了藍海辰和江雨煙的選擇,皺着眉說。

“我知道,但當年我姐姐就是死在那裏面的,我無論如何也要去看看。”江雨煙點頭說。

“那藍海辰你呢?爲了自己的小女友也要跟着去?”墨雅又看向藍海辰。

“對,我不放心雨煙一個人。”藍海辰點頭說。

“你就不怕你們一個是殺手一個是平民?”墨雅挑了挑眉問。

“這個我們自然有方法解決。”藍海辰意味深長的笑道。

“好吧,隨你們,我去噩夢沼澤。”墨雅聽後說。

“你不和海辰他們一起?”徐淵聽後急道。

“這個遊戲太多人集中在一起不好的,我不想互相殘殺。”墨雅搖搖頭,她心意已決。

於是第二天,墨雅先於藍海辰二人收到了遊戲的車票,她當天就要登上火車,去噩夢沼澤的遊戲地點。

“你一定要小心啊,活下來!”藍海辰三人前去送行,徐淵戀戀不捨的說。

“嗯,你們也一樣。”墨雅輕輕點頭,提着行李檢票進站。在拐入站臺的前一秒,墨雅又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這才消失在三人的視線中。

徐淵看着墨雅消失的方向一言不發,藍海辰和江雨煙看着徐淵的樣子,心裏都有些難受。

他們都看得出來,徐淵對墨雅有着超越友情的感覺。雖然此時兩人之間還什麼也沒有,但這樣的分別同樣讓人唏噓。

所有人都不知道,這絲剛剛萌生的感情會不會被遊戲無情摧殘掉。對於徐淵來說,這可能是最煎熬的青澀回憶。

而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出遊戲的真相,結束這一切! 次日,藍海辰和江雨煙收到了來自遊戲的信件,裏面有一封信以及兩張火車票。

信裏給出了一個地點,是荒山孤村的唯一入口,由於那裏江雨煙以前就去過,衆人瞭解的遠比信件上的清楚得多。

同時信件裏還標示了一個時間,是進入遊戲區域的最後期限,也就是說,藍海辰和江雨煙必須在這個時間以前進入區域。

至於那兩張火車票,居然都是用藍海辰和江雨煙的身份購買的,衆人都想不通遊戲是怎麼做到的。

之後,藍海辰單獨找到徐淵說清了自己夢境的事,並解釋了遊戲的危險,結果徐淵表示他無論如何也要繼續幫助藍海辰。

“海辰你要是覺得我可以就帶上我,我會盡全力幫助你的!”徐淵回答的毫不猶豫。

藍海辰聽了很感動,徐淵真的是因爲認可自己這個朋友,纔會如此義無反顧的幫助自己。

“好,小淵,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但這次,恐怕要麻煩你先於我和雨煙抵達目的地!”藍海辰點頭說。

“先到達目的地?”徐淵很吃驚,不知道藍海辰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對,你坐飛機先過去,我有很重要的事讓你做!”藍海辰說罷向徐淵說明了具體要做什麼。

“就這些?”徐淵聽完迷惑不解。

“對,就這些!”藍海辰點頭笑道。

“這麼做有什麼用嗎?”徐淵問。

“有大用!”藍海辰開始向徐淵解釋自己的用意。

“哦,原來如此!海辰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把這件事做好!”徐淵聽完恍然大悟,同時換上一副滿含深意的表情。

藍海辰也同樣繞有深意的笑了笑,他要爲接下來的遊戲做好準備,絕不能再出現第一輪中的絕境!

於是徐淵先行飛往遊戲地點,藍海辰和江雨煙則於第二天登上了遊戲預定的火車。

遊戲爲藍海辰二人定的火車是那種老式的紅皮車,速度和條件都遠不如高鐵。

“這遊戲管理方難道還缺錢不成,爲什麼要我們坐這種慢車?”江雨煙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四周說。說實話,現在出遠門已經很少有人首選這個了。

“我也不知道,或許他們覺得這樣比較有感覺,符合他們的氣質。”藍海辰坐在江雨煙旁邊說。

車上的人很多,周圍人來人往,許多人甚至沒有座位,只能站在過道里,這樣的條件實在說不上舒適。

“這可是要到大西南啊,足足要坐2個晚上。不知道這樣坐下來,咱們到了目的地還有多少體力。”江雨煙倒是不怕條件差,只是擔心沒有足夠的體力應付遊戲。

“放心,我們還有時間,等到了目的地先好好休整一下。”藍海辰回答。

這時火車慢慢開動,他們的旅程開始了。

時間很快過去,到了當天晚上所有人都支撐不住,靠在座位上休息。江雨煙靠在藍海辰懷裏左右睡不着,就拍拍藍海辰的胳膊小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