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融血丹,修鍊一天半,六顆修鍊九天的時間。

這期間,那一字眉老者擔心羅無生出什麼事情,就進入看看,發現他身上的氣息,比一開始進入的時候,要強大了一些,就又離開了,因為只要沒有什麼生命威脅就可以。

同時他的心中對於羅無生修鍊的武技,還是有些好奇的。

而後面發生的事情,令他更加的好奇。

裡面的空間一聲接著一聲的碰撞龍吟聲,不斷的疊加傳出。

對此,他再次進入裡面看了一下,待看到的第一眼,又不覺得一絲訝色。

利用肉身的強大力量,與那陰煞罡風和弒魂天雷對抗。

雖然拳間有些血肉模糊,但是隨著一次次的激烈對抗,身上的氣息,又在不知不覺中,提升了起來。 「祖父其實早就知道我不是盛家的人,可他依舊將我記進了盛家的族譜。」

「陳管家說,祖父臨走前曾經告訴過他,等將來我徹底掌握盛家之後,便讓我恢復以前的姓名。」

「他不在意盛家掌權的人到底是姓姜還是姓盛,只要我能護住盛家的血脈,將來成親之後,把其中一個孩子記在錦煊名下,讓長房不至於斷了香火就行。」

姜錦炎從小便沒了母親,父親對他不管不顧,繼母又一意將他養廢。

除了姜雲卿外,盛老爺子是對他最好的人。

他們之間沒有血脈親緣,可盛老爺子卻將本該留給他孫兒的一切都給了他。

姜錦炎對盛老爺子有感激,有濡慕,有敬佩,也有親近。

雖然只是幾年時間,可對於姜錦炎來說,盛老爺子就是他的祖父,是他打從心眼裡願意守著他所在意的一切的人。

姜雲卿聽著姜錦炎說著盛家的事情,回想起那個睿智、果斷的老人,頭一次這麼打從心底里的敬佩一個人。

世家之人,最重氏族傳承,對血脈更是無比看重。

盛老爺子居然能夠為了盛家的前程,毫不猶豫的捨棄了血脈親緣,選擇了最適合盛家的人。

這世間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他這般?

姜雲卿自認她自己是做不到的。

姜雲卿看著姜錦炎微紅的眼眶,柔聲道:「那你可想好了,以後恢復不恢復身份?」

姜錦炎搖搖頭:「不了。」

他揚唇看著姜雲卿,

「祖父對我的恩情我難以報答,哪怕回京之後盛家也是我的責任。」

「況且我與姜家除了姐姐以外,也沒什麼值得留念的東西,這姜錦炎三個字對於我來說不是什麼捨棄不了的東西,可盛錦煊卻是我一生都需要維護的。」

姜錦炎想了想溫和說道:

「我記得小舅回宗蜀之後,就改了慕容氏的姓,卻留了外公給他取的名為字。」

「那我以後也和小舅一樣吧。」

「從今往後我叫盛錦煊,字錦炎,姐姐覺得怎麼樣?」

姜雲卿看著不遠處笑容陽光從容,眼底平和安靜的青年,心中不由的生出幾分感慨來。

這個曾經稚嫩的少年,是真的長大了。

姜雲卿溫和道:「你覺得好就好。」

姜錦炎那眼眶紅紅的模樣像是從未有過似的,朝著椅子上憊賴一靠,身上便恢復了最初那弔兒郎當的模樣,得意道:「我覺得挺好的。」

「錦炎,雲卿……」

「一看就知道是親姐弟。」

姜雲卿聞言失笑,正想說話。

門外就傳到一道冷淡淡的嘲諷之聲:

「姜錦炎,你回了一趟京城,別的什麼沒學著,臉皮卻是越發的厚了。」

「我瞧著以後你要是上戰場的話都用不著穿盔甲了,往那一站就刀槍不入。」

姜雲卿抬頭朝著門前看去,就見到一個穿著藏藍色錦衣,長發束於頭頂,用玉冠簪著的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樣貌出奇的俊美,不似君璟墨那種美的雌雄莫辨的感覺,而是添加了幾分男兒英氣。

有少年人的俊逸,臉上又輪廓硬朗,一雙眼睛帶著些淺淺疏離。 第二百十二章任務,陰魔山脈

之前修鍊沒有看出,但是現在一眼看出,羅無生是在修鍊肉身武技,利用陰煞罡風和弒魂天雷來錘鍊自己的肉身。

對於這一點,一字眉老者神色再次一驚。

天荒神宮這麼多弟子長老,修鍊肉身的,也有一些,但沒有一個敢來藉助陰煞罡風和弒魂天雷來錘鍊自己的。

這樣一來的話,他可以將這件事情上報上去,可以將這裡作為一個修鍊輔助的地方。

但那樣的話,這裡將不再是宗門的懲罰放錯弟子的絕地。

至於羅無生這一修鍊,就是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隨著修鍊,那一聲聲的碰撞龍吟聲,越來越響。

除此之外,羅無生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

至於期間,羅無生向著中心前進了十丈。

吼!

最後隱約龍形一個咆哮,與羅無生融合在一起,對著身前陰煞罡風和弒魂天雷融合形成的漩渦,轟在一起。

剛一對碰,一道道如實質般的巨浪,不斷的向著衝擊開來。

緊接著一個爆裂,重新化為陰煞罡風和弒魂天雷融入四周虛空之中。

對此,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然後身形一動,向著風雷洞的外面而去。

「長老,弟子修鍊結束了!」

待離開后,對著洞口旁邊的一字眉老者恭敬一聲。

對於一字眉老者修鍊期間,出現在裡面的空間,他自然也有所察覺。

一字眉老者聽此,點點頭,但是雙眼卻在一瞬間光芒一閃,因為他感覺到羅無生身上的肉身,比之前一開始進入的時候,強大了許多。

喬長老收了一個好弟子,不僅武道天賦強大,其他方面也都是頂尖的。

緊接著羅無生跟一字眉老者點點頭,就向著宗門的荒武院而去了。

既然他的修鍊已經有所成,現在自然是挑戰天蛟榜的強者。

而在這一個月,之前先一步進入天蛟榜的紅玲香等人,名次再次向著前面排了幾位。

最後數盞茶后,身形一個掠動,出現在荒武院的院門之外。

重生八零嬌嬌媳 出現后,身形再次一動,快速的出現在雕刻著蛟龍的玉碑之前。

隨之雙眼視線一掃,發現之前一起爭奪靈幻曼陀羅的其他十一人,有八人的名字出現在上面,最高的已經到了八十五名。

至於此人,正是那趙乾坤。

其之前,就已經凝練出了一口真元,現在在那風無絕的指點修鍊兩個月,實力大漲,也是正常。

紅玲香的話,現在只排在九十一。

雖然排名不一定是她真正的實力,但他們這一批人,現在實力最強大的,應該還是那趙乾坤。

緊接著視線一轉,向著天蛟榜第一百看去。

他對於天蛟榜的實力,不是很熟悉,所以還是挑選最後一名好一點。

至於這第一百名的名字,叫文海辰。

另外挑戰的話,很簡單,就是令牌對著自己想要挑戰的人一晃就可以了。

想到這,羅無生手掌一翻,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

隨之手一伸,對著那一百名的文海辰。

但是就在他準備一晃的時候,令牌之上,突然閃耀出一道光芒。

對於這光芒,羅無生臉色浮現出一抹疑惑之色,隨之連忙將其拿到自己的面前。

只見得下一秒,那令牌上的光芒,一個散斂,現出一行小字。

見到這一行小字,羅無生連忙收起令牌,向著荒武院外面而去。

因為那小字上寫著,是到廣場之上集合,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至於這個廣場,就是之前他出現的那個廣場。

隨後等他出現的時候,發現已經有差不多二十道身影,出現在了廣場之上。

紅玲香葉木青他們也在其中,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不認識的。

雖然境界都只有天府境後期,但他們身上的氣息,比紅玲香葉木青他們,還要的強大,應該是天蛟榜前面的弟子。

「羅無生!」

葉木青見到羅無生出現,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葉大哥,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然後開口問了一聲。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好像跟邪修有關!」

葉木青見羅無生問,也有些不是很清楚的說道。

「邪修!」

羅無生一聽,神色微微一動。

至於接下來,還有一些人出現。

但出現的新弟子之中,只有他們上次的十二個人,其他的都是老弟子,而且氣息之上,都比他們強大。

隨後身前的虛空,一個漣漪波動,出現三道身影。

中間的那道,不是別人,正是那司馬昭雲。

至於左邊的,是一個長發圓臉肉嘟嘟的少女,而右邊的,是一個額寬鼻尖的青年。

另外這兩個人身上的境界,都達到了化元境初期。

其上散發的氣息,比雷剛還要的強大。

「至於此次,召集你們過來,是因為有宗門的弟子,在陰魔山脈發現了不少邪修的蹤跡,所以派你們過去剷除他們。」司馬昭雲看了羅無生等人一眼,開口說道。

「另外此次的任務,就由花無月和沙塵帶隊!期間任務雖然有危險,但我們修鍊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如果想要變得更加強大,一些危險的經歷,必不可少。 姑娘駕到 我會在宗門,等著你們歸來!」

而羅無生等人,對於司馬昭雲這話,臉上都紛紛出現波動。

羅無生雖然不知道陰魔山脈是什麼地方,但想來跟那陰魔宗,應該有一些關係。

「是!」

隨後所有人,一臉堅定自信的說道。

接著話音落下的瞬間,花無月小手袖袍一揮,一道五色的光芒飛快的掠閃而出,在虛空之中,一個靈光爆閃,化為一條丈許之寬十幾丈之長的五色彩帶。

見到這彩帶,羅無生等人身形紛紛一動,出現在五色彩帶之上。

至於這五色彩帶上的靈光,跟雷剛的蜈蚣殼靈舟差不多。

待全部出現的下一秒,就快速的向著那陰魔山脈的方向而去。

這陰魔山脈在天荒神宮的西北方向,離旁邊的天水域,非常的近。

而這一前進,轉眼間,就是半個月的時間。

嬌妻要革命 對於這半個月,羅無生也不浪費,快速的修鍊,此時他的離天府境中期巔峰,已經越來越近。 等入了內殿之後,瞧見姜雲卿時。

周遠眸子里才染上看暖意,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阿遠見過姐姐。」

姜雲卿早知道周遠樣貌不錯。

他年少時就長得好看,可沒想著這麼幾年過去,他容貌越發的出眾了。

姜雲卿笑著道:「阿遠來了。」

姜錦炎見著周遠時就跟見著仇人似的,眼瞅著他一來就嘲諷自己。

姜錦炎直接從椅子上蹦了起來,掐腰罵道:

「你叫誰姐姐呢,她是我姐姐又不是你姐姐。」

「周雲澤你還要不要臉了,亂叫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