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芝加哥公牛隊對於中國球迷甚至全世界的球迷們來說,都是一支具有最高知名度的nba球隊!

最強三界聊天群 它知所以會有如此之高的知名度,是因爲它是nba的“神”邁克爾喬丹,在nba賽場上創下無人能及的神話時,所身在的球隊!

至於號稱神的飛人邁克爾喬丹,這位nba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相信每個人都知道他在九一到九三年,九六到九八年帶領公牛隊,創造兩次三連冠,並且五次榮獲mvp,十一次入選全明星隊,十次入選年度最佳陣容,九次入選年度第一防守陣容,十次成爲年度得分王,二次奪得奧運會冠軍等一系列,讓後人永遠無法生起,妄想超越念頭的夢幻戰績,

即使是如今的速度之王,桀驁不訓的阿倫艾費森,也只能以一種非常敬佩的口穩,向所有人傾訴道

他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完美的人,但是身在公牛時的喬丹,卻是最接近完美的人,那時的喬丹就是籃球場上的上帝!

所以,曾經擁有過喬丹的公牛隊,在球迷們心目中的地位如何,也就不言而喻了,因此,當今天晚上乘做專機,飛抵美國中北部的芝加哥市的張若寒等山貓隊球員們,即使面對的只是一支同樣屬於聯盟中下流球隊的公牛隊時,卻依然能夠在心底感受到,這座曾經是神的領地的城市,每一個角落裏都瀰漫着惜日皇者的遺風,以及隱藏在背後,不爲肉眼所見的殺機!

“張有沒有覺得胸口裏,好像一股壓抑的東西,每次來到這裏我都會有這種感覺!”坐在更衣室裏的奧卡福,向身邊的張若寒問道。

隨手將“飛翔”取出,並往腳上套去的張若寒,低着頭答道:

“很正常,因爲即使如今的公牛隊,已不復從前的威望,但是,曾經爲喬丹而瘋狂的公牛球迷們,還是會在心底裏涌出一種本能的傲氣,這是那位最偉大的球員,留在他們心中的不滅烙印,也是留在所有來到此處的球員們心中,望而生畏的高度!”

“是嗎原來如此,但是爲什麼,我這名縱橫過nba裏一年的老將,還沒有你看的透徹呢?”奧卡福撇撇嘴道。

“呵,這是因爲你的領悟力,是無法和張比的!”奈特拍拍奧卡福的肩膀笑道。



шшш▲ t tkan▲ C○

“今天晚上,是某些球員在常規賽裏的首戰,如果戰勝曾經的王者公牛,會對他們非常有意義,因爲,這將標誌着他們的起點是從公牛而開始,以後也許可能會有更高的起點,在等着你們去創造,所以給我好好戰吧,讓惜日王者腳下的城民們,感受到屬於你們的風彩!”

伯尼眼中閃爍着興奮的目光,向所有弟子們感概道,他的話語剛落地,一羣紅色的山貓,便堅起鋒利的爪牙,在貓王張若寒的帶領下,縱身鑽出更衣室,沿着狹長的球員通道,向聯合中心裏曾經上演過神蹟的戰場衝去

他們盼望着戰勝曾經擁有神的隊伍,更渴望着能夠在末來的歲月裏,做出像神一樣偉大的事情

…..

球場中央,處於聯合中心裏兩萬多道目光注視中的張若寒,處於神的子民注視下的張若寒,竟然發現自己的心中,不禁涌起一種瘋狂的念頭,他突然非常的渴望自己能夠走上一條向喬丹一樣偉大的道路!

但是,張若寒卻知道這條道路真的不好走,所以張若寒在主裁將手中的籃球,向半空中撥去,全場寂靜無聲時,暗自作出一個決定,

他要將自己的第一項榮譽,印上和喬丹相同的記號,

他要做

得分王!

……

在nba歷中上,即使諸如偉大的籃球之神邁克爾喬丹,也無法依靠他一個人的力量,去打下王朝,因爲一個王朝的的創建,至少要兩名以上的巨星才能夠攜手完成!

而這兩名以上的球星,最佳的相處方式,便是內線的中鋒和外線的後衛,這種最強的鋒衛組合,並且,也只有這一種如此組合,才能給兩種不同位置上的球員,全力發揮的餘力,不於至於影響了各自的表演!

所以,張若寒不在場時,即使奧卡福的夢幻腳步踩得在漂亮,也無法輕易取得比賽的勝利!

因此,在今天這場公牛對山貓比賽中,公牛的領袖球員,八二年出生的年輕球員庫裏,以及四名首發的主力球員,根本無法適應山貓隊這種以命博命的進攻方式,還有似乎力不可催的張奧鋒衛組合!

他們的防守陣勢,在山貓隊球員們的滿場飛奔下,不禁產生一絲混亂,就連進攻時,都無法貫徹主教練斯科特斯基爾斯的打法,心裏時時刻刻都像繃了一根隨時有可能,片刻後便會斷了的弦那樣緊張!

雖然他們也因爲年青隊員衆多,和山貓隊的分差上咬得非常緊,目前只是落後于山貓隊三分,但是他們滿臉緊張的表情,卻讓球場下的公牛球迷們非常失望。

他們多想再次看到,擁有神的那支公牛隊啊!

這時,打量一眼球隊友們,滿臉緊張的面情後,庫裏實在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太應該做點什麼了,便猛然從籃下向着三分線外衝去,大喝一聲傳球后,接住了從外線急速調進來的傳球!

面對山貓隊的不要命的強搶強逼,公牛的小個後衛帕科,巴不得將球傳出,庫裏的喊聲正應了他的心願!

庫裏接球后順身拍出,直衝籃下,一個如假逼真的假動作投籃,卻在急墊了一腳後,將一時大意的奧卡福晃起,他的面前只剩下無人防守的籃框!

“去死吧,山貓!”

心下大喝一聲庫裏縱身跳起,夾在雙手中的籃球隨着上升的身體,不斷的向腦後移去,眼看就是一記大力的雙手灌框,而公牛隊的球迷們也已經做好了喝彩的準備,

但是,公牛的球迷們,卻在片刻後發出生一聲聲驚恐的叫聲!

一道從庫裏右側直插籃下,猛然躍起的白色身影,突然躍起了庫裏的右手方,堅起超過籃框足有十幾公分的手臂,對準庫裏向腦後移去的籃球后,毫不遲疑的全速煸下!

“啪!”

一聲沉悶的巨響傳出,眼神中滿是不敢自信目光的庫裏,手中籃球卻已經應聲不見!

順身前衝幾步,將籃球搶在手中的張若寒,便在拼命回防的公牛隊球員們眼中,宛如一發出膛炮彈,驟然從後場的三分線內起動,帶着籃球大步流星的向前場衝去!

“防住他!把他防住!”

站在山貓半場上的庫裏,向回防到公牛半場的四名隊友們大吼道!

眨眼間,一道白色的身影向狂奔中的張若寒擋去,而張若寒只是突然停下後,用出一個向左虛晃的變向運球,猛然右手持球,便一陣風般從第一名防守他的公牛球員身側衝出!

這時第二名防守球員,也已經和第三名防球球員,一起從三分線上向狂奔過中場線張若寒夾去,想要通過二個人夾防的威力將張若寒擋下!

片刻後,如二名防守隊員所願那樣,他們在孤頂的前沿將張若寒攔了下來,剎時,個子矮些的後衛球員,在將張若寒夾住的第一瞬間,突然伸手向張若寒運在右手下的籃球斷去,而這時張若寒卻做出一個叫所有人極其不解的動作。

面臨後衛斷球,本是應該通過一個轉身或者換手運球等動作,躲過這一襲擊的張若寒卻突然運球向這名後衛急衝去,幾乎在兩人的身體即將互撞的瞬間,驟然將籃球,向這名後衛前衝的身形下,分開很大的跨下塞去,然後全力一加速硬是從兩名球員中間強行衝過後,猛然一把抓住籃球后,竟然以一個霸氣十足的人球分過,縱身運球挺進三分線內

我要做

得分王!

眼中寒光大作的張若寒,左腳剛剛邁進三分線裏,便用右手猛然將籃球向公牛隊的籃板砸去,然後,於下心大吼一聲,跟着飛向籃板的籃球,一起衝向公牛的籃下

在那一刻,他腳上的“飛翔”閃爍着如天空一般的色彩!

ps:沒時間上網和寫作啊,一邊要找工作,一邊要應付考試,真累,不過還是有些愧對於大家的支持,今天事不多,抽空半夜上來發一下,以後抽取多上來發一點. 解決了與九皇子的矛盾,李雙希感到非常開心。

這下總算一直不用躲著他了。雖說躲著他也不難,但這一路上都跟他沒有交流,可就太奇怪了。現在雙方能夠把話講清楚就好了。

雖然自己還是有那麼一點兒不舒服,但也沒什麼了,確定九皇子不會傷害她,不會強求她,這樣就行了。

還有就是雖然減輕了與九皇子的矛盾,但公主和皇上那邊卻還誤會著呢。

周子安在她耳邊一直絮絮叨叨問她和九皇子,到底是個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都可能有,但絕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可這些話李雙希也不便和周子安解釋太多。不然引起她無謂的猜測就不好了。

所以,本來她是不生九皇子的氣了,但現在卻又開始氣惱起來。這不是九皇子的錯,自己有點小心眼了。

明明在九皇子的幫助下,自己也找到了不少好東西呢,比如說今天這條魚吧。

若是沒有九皇子在身邊,她還真的撈不起來了。這可是今天的重頭戲,要是沒有魚,她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所以說看在這條魚的份上,她也得對九皇子好一點啊。

而且在九皇子的幫助下,她才生好了火,架好了鍋子。

然後才是在皇上和公主的注視下,開始處理魚了。

這畫面實在有些血腥,公主看了一眼,就到別處去了,皇上倒是耐心看完了全程,然後笑著對她豎出了大拇指。

「你雖出身不低,但能做到如此,也十分厲害了。我以前都不知道呢。」

皇上雖然知道秦暮暮廚藝高超,但是他不知道,就連這類食材她也自己可以處理。

原本他以為這都是御膳房處理好的食材,才給她送過去的,一個姑娘可以干這麼髒的活兒,也是非常吃得苦了。

秦家兄妹各得各的能幹啊。秦相倒是生了一雙好兒女。我皇上轉念一下,他的兒女好,自己的兒女也不差呀。

且不如說,他的子安和小九要更勝一籌。他是天子,天子的孩子,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好。

不管皇上在這邊想了什麼,李雙希已經拿出了鍋子,在溪邊打了水,然後又將那魚放進去,熬煮了一鍋鮮白的湯。

這天中午,大家都吃得非常開懷,即刻又上路了。

午飯過後,李雙希的心裡舒服了,整個人也挺快樂起來。於是就在馬車裡看起話本子了。

旅途實在寂寞,皇上又始終閉目養神不說話,她也不敢和皇上聊天。

所以她又能幹些什麼呢?只能看看書了。但是她在馬車中看著話本子的時候,還不經意哼小曲來。

這原是太開心了,所以有些忘形,忘了皇上也在身邊呢。所以當皇上的聲音傳來的時候,李雙希著實嚇了一跳。

「你看什麼看的這麼開心呢?」

李雙希這才發現,她的笑聲引來了皇上的注意,現在皇上要問她,你為什麼要笑?

李雙希反倒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人也開始支支吾吾起來。自己愛看些話本子,這也不是什麼上得檯面的事情。

「我看些書消遣一下。」

李雙希不敢直說自己看什麼。但皇上還真就往下問了。

「你看的是什麼?能和我說說嗎?」

「這不是什麼有名的書。」李雙希心裡一驚,忙不知道說些什麼,「雜書罷了,皇上不必介懷。」

「你又叫朕皇上了。」

「你也自稱朕啊。」

李雙希說完,兩人都不由得相視一笑。原來自己在對方面前早就露了怯。雖然之前也是李雙希先開始的,但只要皇上也露了。

那也就無所謂了。

「你在緊張。」

皇上的這句話,並非是詢問,這裡李雙溪聽得出來。

他是肯定自己就是在緊張,所以才會說的這麼斬釘截鐵。

至於在緊張些什麼呢,才是皇上真正想問的,但李雙希還真就不能說,於是,她決定糊弄一下。

「是啊,第一次出來玩,所以心裡很緊張呢。」

雖然不知道這樣能不能糊弄皇上,但李雙溪還是這樣做了,做總比不做好。

「你是個聰明孩子。」皇上坐到了她的身邊,「所以你也該明白,這是糊弄不了我的。」

「是……但我還想掙扎一下……」

什麼都不做就繳械投降,那樣實在太慫了,所以萬不能如此。

雖然李雙希向來就是這麼慫的一個姑娘,但今天不知為何,她總想試著抗爭一下。

可能是覺得皇上不會責怪她吧,至於她今天為什麼會這樣覺得?估計還是心情太好,所以迷了眼吧。忘了皇上之前是怎麼對她的,也忘了皇上之前在她心中是怎麼樣的。

原本皇上應該是個很喜怒無常的人,至少在李雙希心裡是這樣的。

「好,但我告訴你,現在沒機會了。」

雖然李雙希這幅樣子甚是可愛,若是平時他估計也由得她了,但是這時的皇上還是更想知道,李雙希剛剛在看什麼。

是什麼讓這個一向拘謹的姑娘敢在馬車裡笑的這麼大聲。

那一定是有意思的東西!既然如此,這麼有意思的東西,他怎麼能不知道呢?

「好吧。」李雙希認命的交出了手裡的東西,「您就自己看吧。」

李雙希總不能說她在看一些閨閣女兒愛看的……那些東西吧。

那就有點羞人了,既然皇上想知道,就讓他自己去看。

說不定皇上一看就喜歡上了呢?

額……皇上怎麼可能喜歡呢?李雙希覺得這個想法實在太大膽了。卻不免期待起來,如果皇上真的喜歡,那就太好玩兒了。

比看話本子更好玩呢!

「原來是些閨中私物啊。」皇上敲了敲她的頭,「姑娘家家看些是可以的,但太多了就不好了。」

重生之桃源修真 果然皇上怎麼會喜歡呢?李雙希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以後不會多看的。」

李雙希收了笑容,皇上也收了笑容。

就連愛看話本子這點,她們也這麼像啊。如果她們真沒有一點關係的話,那一定是她轉世投胎了吧。但皇上不願意相信……她已經死了。 公牛隊身高二米一六的黑人中鋒泰森錢德勒,目瞪口呆的打量着向自己頭頂上飛來的籃球,以及緊跟在籃球身後,宛如高速列車一般向自己直衝而來的張若寒。

零四到零五賽季上場八十次,首發十次的錢德勒,剛剛和公牛隊簽下6年價值七千五百萬美元的合同,並在公牛隊今年的首場常規賽中,獲得了首發出場的資格,如此受公牛主教練斯科特斯凱利斯器重的他,怎會甘心論落爲張若寒表演中的道具!

因此,在籃球“堂”的一聲,砸在籃板上向後高高彈起的瞬間,堅立於籃下的錢德勒,一個大步從籃下踏出,非常兇悍的目光瞪視着衝到他身前不足一米之處的張若寒,

如果張若寒妄想從他的頭頂上飛躍過去,他就算是拼着犯規也要將張若寒當場放倒!

蹭得一下!

張若寒踏着“飛翔”的左腳,在空中劃出一道藍色的流影后,砰然踩在禁區線上,有如腳下生簧般驟然從禁區線上彈起,向錢德勒頭頂和在空中不住翻騰的籃球直飛而去!

“找死!”

心下怒吼一聲的錢德勒,緊隨張若寒起跳!

既然張若寒妄想前來羞辱他,那他也必定會讓張若寒徹底的爽到家!

“砰!”

一聲悶響!

張若寒一米八出頭的身體在半空中和錢德勒兩米一六的寵大身軀狠狠撞在一起!

一股巨大的力道在兩人身體砰撞的地方驟然爆開,以至於剛剛伸直手臂,接住籃球的張若寒和滿臉不敢置信的錢德勒,頓時如兩塊同性相斥的磁石,一沾即分,彷彿以更加快的速度向反方向彈去,剎時,驚起一片兩萬多人集體倒吸涼氣的聲音。

他們在爲兩名球員,是否會在着地時受傷而擔心,畢竟剛剛那聲悶響,是如此的清晰!

但是他們卻在片刻後,看到了想要追尋神的腳印的張若寒,在失去重心的情況下,硬是將右手手腕扣住的籃球,在自已的身體向後彈去的瞬間,強行的向籃框拋去

“去吧我的夢!”

滿臉虔誠的張若寒,深深地凝望着向籃框飛去的籃球,然後在片刻後,砰然跌坐於地板上,順着光滑的地板向後不住的滑去,幾乎快要滑到了罰球線上

接着,彷彿有如當年的神喬丹那樣,在無法出手的情況下,仍然能將籃球強行拋進籃框裏的夢幻進球,驟然出現在神的子民們眼中,

劃空而過的籃球輕輕穿過潔白的球網,驚起“刷”的一聲輕響後,恰巧砸落於坐在底線上的錢德勒面前

那一刻,所有神的子民們,都以爲自己看到了惜日,神去懲罰敵人時而放出的神蹟!

但是令他們心碎的是,如今,神蹟的懲罰對象卻是他們自己!

揉了揉摔得有點生疼的屁股,張若寒飛快的從地板上爬起,他的臉上在拼命回防到禁區附近的公牛球員們眼中,在心神巨震的錢德勒眼中,在電視機前的所有觀衆們眼中,流露出一個如孩童般的笑容,是那樣的純真,那樣的恬靜

“耶~~~~~~~~~~~~~”

坐在選手休息區裏的伯尼猛然衝到場邊,用力的揮舞着雙拳,而緊緊追隨山貓隊,自己掏錢飛抵聯合中心,打算親眼目睹貓王風采的二千多名山貓子民們,胸中的所有激情和熱情,都在張若寒這直追神蹟的一球下,被徹底點燃!

“貓王~~~~~~張若寒~~~~~~~~~貓王~~~~~~~張若寒”

剎時間曾經飄蕩着神的名字的聯合中心內,響徹着呼喚貓王的吶喊聲,幾乎讓神的子民們分不清他們到底身處何方,

這裏到底是他們公牛的主場,仰或是山貓的王國….

極度渴望要去爭做得分王的張若寒,在爲公牛的球迷們上演一次屬於他個人的神蹟後,如嗜血野獸般,開始瘋狂地襲擊公牛隊的籃框,

他或是和隊友們通過他們的極速籃球,一舉撕破公牛的防守後,將籃球放進籃框裏,或是抓住打反擊的時機,猛然爆起全場比賽中無人能夠媲美的速度,在公牛球員們拼命追趕,卻是隻能途勞無功的情況下,縱身躍起,掄臂向籃框扣去!

今夜,無人能夠阻擋住張若寒的瘋狂進攻,更無人能夠阻止住張若寒想要踏上神的腳印的決心!

電光火石的剎那,一羣飛撲到公牛後背上的山貓們,拼命揮動利爪的瞬間,聯盟裏曾經最輝煌的金色巨牛,砰然倒在羣貓亂舞的山貓面前,倒在神的子民們心碎到極點的目光中!

即使去年在中部地區排名第二,剛有一點好轉跡象的公牛,在本場比賽裏拿下一百零一分,但是他們在以命博命的山貓隊和瘋狂的張若寒面前,還是痛失一百一十二分,以十一分之差,敗給了這羣不要命的敵人,瘋狂的山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