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是我,這幾位是我的朋友,來府上做客的,”柳飛雪,柳眉微皺,不悅的說道。

這個叫柳二的家將一聽是小姐的聲音,再定睛看了看,不由的一怔,隨即惶恐的說道:“啊,是小姐,屬下一時沒看清,請小姐贖罪。”

“沒看清?”柳飛雪剛想訓斥,隨即突然想到自己身上的黑袍,不禁啞然失笑道:“算了,幾位恩公里面請!”

隨後衆人就進了這城主府,待衆人進去以後,柳二疑惑的說道:“不對啊,小姐今天出門的時候明明不是這身裝扮啊?”

旁邊一位家將笑着說道:“我說柳二,好好看門吧,主子的行爲,可不是咱們這些下人可以議論的。”

城主府的會客大廳,衆人分賓主落座,爲首坐着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不怒自威,一身的霸氣,旁邊坐着一位中年美婦,這時柳飛雪已經重新換了一件綠色的衣裳,坐在中年美婦身邊正說着話呢!


“雪兒沒事,得幾位恩公相助,就是小環她,已經被侮辱了,一定要狠狠懲治司徒明那個登徒子,”柳飛雪小臉憤怒的說道,本來就絕美的容顏,此時微怒的表情,別有一番美麗。

“咳咳,”這時居座首位的中年人,清了清嗓子,笑着說道:“老夫柳元,多謝幾位小友今天出手相助,雪兒纔沒遭惡手”,柳元說着對着張小天等人拱了拱手,言語真誠。

“呵呵,城主大人客氣了,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張小天也笑着回禮道。

“適才聽小女說,幾位小友遠道而來,如此年紀,就修爲如此強大,幾位小友如若不嫌棄,就在本府住上幾日,老夫好好的盡一下地主之誼,以感謝幾位小友的相助之恩,”柳元笑着說道。

張小天等人本來就是休整休整的,反正有着免費的住處,不住纔不住,所以張小天就笑着說道:“呵呵,城主大人太客氣了,如此小子們就卻之不恭了。”

“好,哈哈,來人,上好酒,好菜,老夫要與幾位小友,痛飲一番,”柳元隨即開心的吩咐道。

隨後衆人就又吃了一頓城主府的大餐,這次幾位兄弟可沒有狼吞虎嚥了,因爲之前沒多久剛吃過,一個個斯文有禮。

是夜,張小天等人被柳元一人安排了一間廂房休息,張小天也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隨後張小天來到了牀上,盤膝坐下,開始了今夜的修煉,這是張小天自從來到了這玄武大陸就養成的習慣,修煉,修煉,他沒有一刻放鬆自己,爲了公孫欣兒,爲了玄冥派,還爲了自己的幾位兄弟不受欺負。

還沒等他運轉功法進行修煉,意識空間就傳來了凝老那蒼老的聲音:“小子,快進來,有好事!”

張小天自從上次突破玄靈境的時候,稀裏糊塗的搞出了一個仙嬰,隨後就把仙嬰放在了意識空間,反正都是他自己的空間,放哪都一樣,然後這個平時有事沒事就說話的凝老,也不理他了,他老人家對這仙嬰有了興趣,就把張小天這貨拋一邊了。

張小天疑惑的搖了搖頭,隨即心念一動,整個人憑空消失,進去了意識空間。

剛到意識空間,就看見凝老和一個一兩歲般大小的孩子,正說笑着,不用說,這個孩子就是那仙嬰了,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小傢伙居然也慢慢的成長,機靈的不行,已經可以與人正常交流了,說話奶聲奶氣,好不惹人喜歡,張小天對其也是喜歡的緊,唯一可惜的就是這小傢伙,出了惹人喜愛就沒什麼其他的作用。

“小子,來啦,過來過來,”凝老看見張小天進來,就對着其招了招手,示意其過來。

張小天隨即無奈的來到了二人身邊,不耐煩的說道:“凝老頭,什麼好事啊?我還得修煉呢?你和小仙繼續玩吧!”這個小仙就是那個仙嬰,是張小天給他取的名字。

“哈哈,我說好事就是好事,來,小仙,你跟他說說!”凝老對着小仙嬰笑着說道。

小仙蹦蹦跳跳的來到了張小天身前,一把抱住了張小天的大腿,奶聲奶氣的說道:“本尊,想小仙了沒有啊?”小仙對張小天的稱呼就是本尊,因爲他們根本就是一體的,只不過小仙有自己的意識而已。

張小天隨即抱起了小仙,對着其粉嫩的小臉,一陣亂親,笑着說道:“小仙乖,我當然想你了,說說,有什麼好事啊?”

“呵呵,小仙領悟出了一套仙術!”小仙奶聲奶氣的說道。

“領悟仙術?什麼鬼?你發燒了吧?”張小天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小子,他沒發燒,就是仙術!”一旁的凝老也笑着說道。

“仙術是什麼?難道這世界上真有仙人?”張小天前世地球也有着一些神話傳說,仙人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來到這玄武大陸以後,才知道這裏的武者,雖說也可以上天入地,但那不是仙人,因爲這些人還是有着壽元的限制。

“呵呵,井底之蛙,仙人當然有了,只不過不在這一界,哎,這你不需要問這麼多,你只要知道這仙術就是仙人使用的法術就行了!”凝老笑着說道。

“不在這一界?什麼意思?”張小天疑惑的問道。

“小子,你現在無需知道這麼多,因爲你距離那一界還遠的很,我說小子你還想不想學仙術了?”凝老不耐煩的說道。


“哎,好吧,老是這樣,怎麼學啊?”張小天隨即也就釋懷,這凝老無時無刻不透露了神祕,他也習以爲常了。

“簡單,小仙會的東西,只要你想,隨時就能學會,”凝老笑着說道。

“靠,我差點忘了,這小傢伙就是我,”張小天隨即恍然大悟,心念一動,就直接聯繫上了小仙的意識當中。

一道信息頓時出現在了張小天的腦海,“死亡魔焰”,以仙靈之氣,和死亡之氣,用一種特殊的法門凝鍊而成,這是一道仙術,威力強大無比,這死亡魔焰的威力可以煉天焚海,當然這也是根據修煉者的自身實力決定的。 張小天瞭解了這死亡魔焰一遍以後,隨即緩緩睜開了眼睛,不解的問道:“凝老,這死亡之氣我知道,但這仙靈之氣又是什麼?沒聽說啊!”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要問,這所謂仙靈之氣,就是仙人所用的玄氣,明白了沒有?”凝老笑着解釋道。

“哦,那這道仙術,我還玩個毛啊?我又不是仙人哪來的仙靈之氣啊?”張小天鬱悶的說道。

“本尊,仙靈之氣小仙就可以凝聚,你看………”一旁的小仙插口道,隨後伸出他那稚嫩的小手掌,只見隨着小仙的手掌伸出,在他那掌心之處突的冒出一股純白色的霧氣,這道霧氣一出現,張小天就感覺一股驚天動地的天地玄氣的氣息,迎面撲來,讓張小天感覺如果他煉化了這股仙靈之氣的話,恐怕直接可以提升好幾個境界。

“這,這就是仙靈之氣?好精純,好霸道啊,小仙,你怎麼可以凝聚仙靈之氣啊?”張小天驚喜的問道。

“哦,本尊,這個小仙也不知道,好像天生就會一樣,”小仙稚嫩的聲音傳出。

“哈哈,小子,別驚訝,這仙嬰能凝聚力仙靈之氣,是理所當然的,很正常啊,只不過老夫也搞不懂,爲什麼你小子才玄靈境就凝鍊出了仙嬰?嘖嘖,怪哉啊!”凝老疑惑的說道。

總裁爹地寵上天 哦,呵呵,這有什麼?小爺福緣不淺嘛!哦,對了,這仙靈之氣我可不可以煉化啊?我感覺我如果煉化了,恐怕修爲可以提升很多的!”張小天興奮的問道。

“你小子別做夢了,以你現在的修爲境界,只要吸收一絲,恐怕直接爆體而亡的,這仙靈之氣裏面所韻含的天地玄氣可不是你小子能承受的了的!”凝老直接一盆涼水澆下,不屑的說道。

“哎,好吧,真是讓人難受啊,寶山就在面前,我卻無緣享受啊!”

“你小子就知足吧,有了這道仙術,恐怕玄王境也得直接抹殺,”。

“不是吧,這麼變態?那個,小仙,你現在就弄一道死亡魔焰出來,讓小爺瞧瞧!嘿嘿…”張小天對着小仙吩咐道,不是張小天不會,而是這裏有着免費的幫手不用白不用嘛!

“是,本尊”小仙隨即應了一聲,他是張小天的仙嬰,對本尊的話,是毫無保留的順從,絕對的忠心。

只見小仙小手掐動法決,一道純黑色的死亡之氣,從不遠處正在緩緩轉動的陰陽迴天珠上抽離了出來,緊接着這道死亡之氣和其手中的仙靈之氣,緩緩的相互融合,只見小仙手中法決不斷變幻,口中一聲稚嫩的低喝“合”,黑白兩道光芒不斷閃爍,轟的一聲,一團紫色的火焰出現在小仙的手中。

“成了,本尊,這就是死亡魔焰,”小仙吐出了一口氣,說道,想必凝鍊這紫色火焰,對他的消耗也是頗大。

張小天隨後大喜,大手一招,那團紫色火焰就飛到了他的手中,看着眼前的這團火焰,張小天伸出手指摸了摸。

“沒什麼感覺啊?就這團紫火可以抹殺玄王境強者? 他有另一面 ,你不會唬我吧?”張小天有着沒底氣的問道。

“你懂什麼?這死亡魔焰是由小仙凝鍊的,也就是你自己凝鍊的,當然對你沒作用了,如果連你也能燒,豈不是大大的笑話!”凝老翻了翻白眼道。

“說的也是,嘿嘿,那就拿您老試試,”張小天不懷好意的看着凝老。

“別,小子你可別胡鬧,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雖說老夫不懼怕這死亡魔焰,但對老夫這靈魂體來說,也是一種傷害的,”凝老急忙打住道。

“呵呵,開個玩笑嘛,看把你嚇的,這個就先留在意識空間吧,等到用的時候在拿,嘿嘿,小爺又多了一道殺手鐗,那個,我得去修煉了,你們兩隨便吧!”張小天隨即笑着說道,隨手就把這團紫色火焰拋給了小仙,讓其保管,隨後就出了意識空間。

回到房間的張小天隨後開始了修煉,陰陽五行乾坤大法,如今已經修煉到了第二層頂峯,可無論張小天怎麼修煉都無法突破第三層,“可能是機緣未到吧!”張小天嘆息一聲,運轉功法進入了修煉狀態。

城主府的一間廂房內,柳元,柳飛雪以及柳飛雪的母親正在談着話。

“雪兒,這麼說司徒木已經突破到了玄王境六階了?”柳元微皺着眉頭問道。

“是的,父親,司徒明親口說的,如果司徒木沒有突破,誰給司徒明的膽子敢對女兒那樣?小環她已經被……,父親你可要爲小環做主啊,小環和也從小到大,情同姐妹,她嘴上雖沒說什麼,但女兒知道她心裏一定非常痛苦的……”柳飛雪求着說道。

“雪兒,你放心吧,爲父一定會爲小環討個公道的,你先回房休息吧!”

“是,父親!”柳飛雪說道就離開了房間。

待柳飛雪走後,柳飛雪的母親對着柳元:“老爺,這司徒木已經突破了,想必不久就會對你挑戰,小環那丫頭的事,你準備怎麼辦?”

“呵呵,夫人放心,司徒木剛突破而已,沒那麼快的,再說爲夫已經在玄王境六階多年,快要突破到七階了,就算他來挑戰,爲夫也不懼,至於小環,這事絕對完不了,連老夫的家人都敢欺負,這司徒明這小子還有沒有把老夫這個城主放在眼裏,哼!”

“哎,老爺心中有數便是,今天救助雪兒的那幾位年輕人,老爺怎麼看?”

“呵呵,那幾個小子很不錯,都是不錯的修煉天才,特別是那個叫張小天絕對沒有表面那樣簡單………”

黑煞城的西方一座院落內,司徒明和一位滿臉鬍鬚的中年人在一間屋內商量着。

“父親,你可要爲孩兒做主啊,那幾個小子着實了得,你看把孩兒給打的,”司徒明摸了摸還沒消腫的臉,氣憤的對着中年人說道,這中年正是司徒明的父親,這黑煞城的副城主,司徒木。


“閉嘴,誰讓你去動柳飛雪那丫頭的,就不知道收斂點?幸好你沒得手,爲父雖說突破了,但暫時還沒把握對付柳元,柳飛雪那個丫鬟已經被你們幾個臭小子侮辱了,想必柳元不會善罷甘休,又得讓爲父出出血了,至於那幾個打你的年輕人,哼…不知所謂,你放心,回頭我會讓司徒劍去搞定的……”司徒木冷冷的說道。

“嘿嘿,讓劍叔出馬,好好好,多謝父親大人……”

次日清晨,張小天隨着一夜的打坐修煉,感覺精神百倍,擡頭看了看外面,已經天光大亮,張小天剛要起身,屋子的房門就被敲響。

“咚咚咚”“恩公起牀了沒?我是飛雪,”外面傳來柳飛雪那動人的聲音。

“哦,是柳姑娘啊,”張小天說了一句,隨即起牀打開了房門,一股少女的體香迎面撲來,只見柳飛雪一身綠色衣裳,滿頭的披肩黑髮,在發端紮了一個小小的辮子,顯的有些古靈精怪,胸前那對傲人的雙峯,隨着柳飛雪的動作,輕輕晃動着,看得張小天頓時一陣心神盪漾。

“靠,張小天你這是怎麼了?你心中只有一個欣兒啊!”張小天隨即心中暗道,不由得搖了搖頭,強壓心神。


“恩公,你怎麼了?昨晚沒睡好嗎?”柳飛雪看着張小天發愣的模樣,笑着問道。

“哦,這個,沒有沒有,昨晚睡的很好,柳姑娘這麼早找在下有事嗎?”張小天隨即老臉一紅,趕忙岔開話題道。

“恩公以後叫我雪兒就好了,你的幾位兄弟已經起來了,現在正在院子裏吃早飯呢!我特意過來叫你的!”柳飛雪笑着說道。

“這幾個吃貨都不知道叫我,呵呵,雪兒你也別一口一個恩公,你就叫我小天吧,這樣聽着舒服!”張小天腹誹了一句,隨即笑道。

“呵呵,恩公,不,小天哥,咱們也去吃早飯吧”柳飛雪小臉微紅,開心的說道。

隨後兩人來到了院中,此時張文通等一干兄弟正圍着一個巨大的石桌,埋頭苦吃呢!

見到二人過來,史中秋笑着說道:“小天,你來晚嘍,你看……”張小天看了看石桌,桌上的美味菜餚已經被幾位兄弟給整的差不多了。

“你們……還兄弟呢?都不留點給我”張小天鬱悶的說道。

一旁的柳飛雪也是滿臉驚訝,心道這幾位也太能吃了吧?今天準備的早飯,別說他們五個人,就是十個人也是綽綽有餘的。

“小天,你還說呢,誰讓你小子昨天打架不讓我們動手,你把我們當兄弟了麼?”大黑隨即插口故作氣憤的說道。

“這…我這不也是爲你們好嗎?大哥你說說看,”張小天有些尷尬的看了看張文通問道。

哪知道張文通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了一邊,在看看宋振宇,這貨更是直接看都沒看張小天,低頭看着手裏的劍,彷彿那劍上有什麼好玩的東西,陳風則是冷笑着看着張小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們…各位大哥,不帶這樣玩的,我錯了還不行嗎?”張小天隨即苦笑着說道。

噗的一聲,陳風首先笑了出來,隨即衆人更是鬨堂大笑,張小天知道這是兄弟們故意逗他呢!他也隨即決定,以後能讓兄弟動手的,儘量讓兄弟們動手,這樣兄弟們心中會舒服一些。

吃過早飯以後,張小天提議道:“兄弟們,咱們今天到這黑煞城逛逛,你們幾個的武器要換換了,好歹弄件玄器吧!”除去張小天和張文通以外,其餘人手中的兵器都是普通兵器凡鐵打造,張小天不用說了,嗜血乾坤棒什麼品級不知道,反正不是凡鐵,張文通手上是一件下品玄器,是其師門所贈。 “哈哈,好啊好啊,我這破鉤也該換換了,嘖嘖,下品玄器啊!”陳風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大笑着說道。

“嗯,我也該換換了!”一向不喜說話地宋振宇,也點了點頭道。

“還等什麼,走吧,”史中秋和大黑同時興奮的說道。

張文通也同時點了點頭,雖然他用換兵器,但也開心陪兄弟們去見見世面。

“小天哥,你們要買玄器啊?黑煞城我最熟,我知道一家玄器鋪,裏面各種玄器應有盡有,我帶你們去吧!”這時柳飛雪插口道,做足了地主之宜。

“小天哥?”一聽柳飛雪管張小天就小天哥,大黑,陳風和史中秋同時嘟囔了一聲,彷彿後面的話根本沒本沒聽到。

場面頓時一陣詭異,靜悄悄,彷彿一根針掉地上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柳飛雪那絕美的小臉頓時一陣緋紅,趕忙低下了頭,張小天也是老臉一紅,隨即咳嗽了兩聲道:“咳咳,你們三個不想要玄器了?大哥,振宇,我們走……”


“別啊,等等我……”史中秋三人頓時大急………

黑煞城南邊的一條街道上,張小天一行人由柳飛雪和小環帶着,來到了一座名爲“珍寶閣”的鋪子面前。

話說小環,柳飛雪看她精神不好,所以就順便帶她出來散散心,經過一路上史中秋,大黑和陳風這幾個活寶攪鬧,小環心情也確實好了不少。

“珍寶閣…,哈哈,一聽這名字就知道,這裏面肯定有好寶貝,”大黑一看見這店鋪的招牌就興奮的率先走了進去,隨後史中秋和陳風也不甘落後,同時向裏走去。

柳飛雪一直掩口嬌笑,她感覺和這一行人在一塊,心情都莫名的好,連之前被司徒明欺負之事,都放在了心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