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就相當於**嗎?』葉飛聽完斯蒂芬的介紹,脫口而出。

『老闆,什麼是**。』斯蒂芬眨了眨他的那雙眼睛,憑藉他那對鍊金術極其敏感的神經立即捕抓到了葉飛口中的新名詞。

什麼是**他自然不知道,但是剛剛那個海貝他可是知道的,所以他立即追問了起來。

『**是我以前見過的東西,等有空我再和你講!對了,你快把你上次和我說的那個可以染頭髮的藥水給我全部拿來,我有急用。』葉飛三言兩語打發了斯蒂芬的追問,不過看他的神情,可能不會這麼容易放棄。

接過斯蒂芬翻騰出來後遞過來的一大瓶黃色的液體,葉飛匆忙的出門,『記住,趕緊收拾東西,我們晚上出發。』

紀元歷2131年5月21日,夜。在安達爾的碼頭上一艘嶄新的仿大型西班牙大帆船級戰艦靜靜的靠在泊位上,船上飄揚着一面藍地荊棘花旗,經過葉飛改制後的硬帆也被拉昇了起來,巨大的船體在夜幕下就像是一隻潛伏在黑夜中的巨型怪獸,周圍泊位上的艦船相比起來是那麼的渺小。

船下燈影飄飄,伴隨着船板不斷髮出的『吱嘎』聲,顯然有人在連夜登船。

今天夜裏是葉飛確定離港的時刻,經過斯蒂芬的染髮藥水的作用,邪眼一族的百名族人全部順利的在關城門的前一刻混入了安達爾城,顧不上舟車勞累,葉飛連夜對安達爾的港口申報了離港的通知。

一般來說,夜裏航行,進港的船隻是有的,但鮮有連夜出港的船隻,概因爲夜間出港不如白天出港方便,僅僅靠幾盞魔法航標燈導航很容易便會發生意外,好在據貝魯斯科尼告訴葉飛,羅伯特親王他們也是連夜出海的,並沒有什麼麻煩,果然葉飛的出航也並沒有引起安達爾獸族上層的注意,僅僅是照例派來了幾名獸族戰士對船隻進行了一下粗略的檢查便回去睡覺了。

獸族的士兵檢查完畢,所有的船員也依次上了船!

展現在這些獸族士兵面前的這些海員當然都是貨真價實的水手,而那些邪眼族人則一早就被已經安排進艙底深海海族待的船艙躲藏起來了。

砍斷纜繩,西蒙尼號漸漸的離開了泊位,獸族水手經過這一路上的訓練,熟練的控制着船帆,魔法師保羅也吹起了徐徐的清風,西蒙尼號依照着海面上漂浮着的航標燈指示,漸漸的離開港口,駛出了洛比託灣,安達爾港口徹底消失在了人們的眼界內。

一進入海域,被憋在船艙內許久的邪眼一族便爭先恐後的從船艙內跑了出來。空曠的甲板上一下子變得擁擠了起來,一個個邪眼族人全都好奇的東張西望,摸摸這個船舷,摸摸那個纜繩,更有膽大的直接就向着船上的獸族水手和人族水手詢問了起來。

面對着無邊的大海,從來都只是聽說的他們無比的好奇,儘管因爲天色還沒有亮,但在魔導燈的照射下,這已經足夠對他們造成非常大的誘惑了。

葉飛站在甲板上眺望前方海面,心中感嘆着這幾十天來的神奇經歷,一切彷彿夢幻,似醉似醒,捨不得也放不開。

『謝謝你。』尤利亞順着樓道來到葉飛的身邊,自從再次在安達爾城見到葉飛,尤利亞對他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態度變得越來的越好。

『我們之間需要說這些嗎?』葉飛突然的一扭頭朝着她眨了眨眼睛,羞的尤利亞的臉上立即飛上了兩團紅霞。

『爹~爹~』以小貓女明月對葉飛的喜愛程度,這麼久的見不到他已經足夠着急了!

尤利亞穿着一身淡藍色的連體長裙,再配上被然成了金黃色的一頭飄逸長髮,微風下顯得亭亭玉立,楚楚動人;小貓女則是一身火紅的衣衫,不斷向着葉飛揮舞着的兩隻粉嫩小手,看上去充滿了活力。

抱過明月,葉飛單手指向遠方的海面,『大海雖然充滿了無窮的美麗,同樣也具備着無盡的危險,撇開水魔獸不提,僅一個天氣就能夠葬送這海面上的一切了。』

『那你爲什麼還要航海?』尤利亞心有餘悸,卻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

『哈哈~因爲我出生就是爲了征服這片海的。』葉飛突然大笑了起來,『與天鬥,其樂無窮。』

小貓女明月雖然不明白葉飛說的什麼,但是看到『老爹』大笑,自己也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一時間大小兩個笑聲引得他人紛紛側目。

『姐夫,大海簡直太偉大了。我決定了~以後都跟着姐夫你航海,我一定要征服大海!姐夫你可得把你會的都教給我啊!』在船上纏着艾佛森問這問那的安德魯也被葉飛的笑聲吸引了過來,幾步爬上上層甲板。

『等你能夠適合海上的生活再說吧!』葉飛對着熱血沸騰的安德魯笑了笑。

『我一定能夠適應海上生活的!』安德魯自信的說道。

事實往往都是殘酷的,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

當辰曉的第一屢陽光浮出海面的時候,新西蒙尼號的船舷旁已經極爲壯觀的扒着一堆人在那嘔吐了,僅僅幾個小時的時間,邪眼一族已經有三分之一的族人發生了暈船現象!

這些久居內地的邪眼族人第一次體會到了大海的可怕。

而這僅僅不過是最微不足到的一個問題。

暈船的現象不斷的擴散着,當第四天的時候,船上的邪眼族人已經沒有一個人還能正常的在西蒙尼號的甲板上行走了,這其中就包括了非常自信能夠適應海上生活的安德魯以及尤利亞。

反倒是小貓女明月失去了尤利亞的管束後,整天的纏着葉飛,弄得葉飛去哪都得抱着她!

小寶貝不斷沒有暈船,精神反倒是越發的煥發了!

五日後,在幾名魔法師的輪番魔法轟炸下,急速航行的新西蒙尼號成功的回到了上尼羅大陸最南端的港口-喀撒爾。

所謂行有行規,在這條九死一生的海盜航線上,海盜們也有着他們自己的海盜行規。那就是隻能搶南下的海船,不能搶北上的海船,這麼做是爲了能夠給南下安達爾的商人留下一線希望,保證這條海盜航線的不衰竭。

故此,新西蒙尼號一路北上,沒有遇上任何的海盜打劫。對此唯一感到不高興的可能就是葉飛的這個小舅子安德魯了!躺在牀上他每天都要嚷嚷着打海盜。

喀撒爾的碼頭上很冷清,看不到幾個人,讓葉飛等人感到很奇怪。暈船厲害的邪眼一族被留在船上休息,深海海族負責新西蒙尼號的留守工作士兵們,他們兩個,一個是下不了船,一個則是葉飛防止美人魚王子的鸚鵡螺北上,萬一遇上會很麻煩,不讓他們上岸。

因爲這次上岸除了補充一部分食物和淡水外,就是按照尤利亞的交待買一些藥草製作邪眼一族的特製暈船藥,所以幾位魔法師也都不準備下船,貝魯斯科尼不斷的提醒葉飛要注意自己的貴族形象。聽他嘮叨完後葉飛帶着小貓女明月和兄弟們一起下船去逛逛。

在處理完補給後,一行人問了去藥鋪的路後有說有笑的往藥鋪走去。艾爾文走近葉飛的身後小聲的對他說『老闆,我們剛纔從船塢過來的時候有幾個人老盯着我們,看樣子不象什麼好東西。』艾爾文作爲所有人當中最機警的一個,確實當之無愧,在任何時候都不忘觀察周邊的環境狀況,對平時葉飛講解的航海知識的掌握程度也比艾佛森和雷恩好,爲人冷靜。

幾個人自從跟葉飛以後對他越發敬佩,從內心的把他當成了兄長親人,葉飛也對他們學習狀況感到很滿意,他們有什麼不懂葉飛都及時回答,三人的進步很大,基本上已經能處理好船上的所有事物,只是欠缺經驗。

葉飛裝作不經意的瞄了一眼自己的身後,小寶貝很不滿意的拉了葉飛一下,他拍了拍小寶貝的腦袋,輕聲的對艾爾文開口道:『別擔心,剛纔我就發現這幾個人了。之前在船塢也聽人說,好多海盜船都很反常的從喀撒爾北上了,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就連喀撒爾的水手都被招募了一空,想來這幾個人應該是沒有離開這裏的海盜眼線,我們多注意一下就行了。』


『知道了!老闆。』艾爾文聽完後到雷恩他們的身邊對他們小心的交待了一下,幾個人也都不經意的瞄了一眼自己的身後,裝出一幅不知其事的模樣。牛頭人高奇更是往回跑了幾步,專程去路邊買了一條烤豬腿,嚇的幾個跟蹤的人差點沒有拔腿而跑。

回到船上和幾名曾經幹過海盜的魔法師一說,貝魯斯科尼他們也是一頭霧水,按理說海盜之間也是有地域劃分的,海盜航線這邊是以血帆海盜團爲首的海盜團體,首領就是『海魔王』馬修斯,而上尼羅大陸沿岸,包括整個禁忌之海海域都是大海盜『巴巴洛薩』海雷丁的地盤。

要知道,海盜之間對於領的也是看的極重的。難道要爆發海盜之間的內戰不成?不過這樣倒也不失爲一件好事情。

既然不能理解,那麼葉飛只能這樣玩笑了。

考慮到邪眼一族服過尤利亞所製作的暈船藥,需要休息。西蒙尼號在喀撒爾停靠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天亮後方才離港。

給還在熟睡中的小貓女蓋好被子,葉飛走出船艙來到了指揮室,剛一進們艾爾文便走了進來『老闆,伯德說剛有一艘小船在我們剛起錨的時候就出港去了,我感覺有點可疑,昨天那個船塢老闆說了,現在喀撒爾最近沒有船出海,這時候有船出去可能是海盜。』

『恩,是有點可疑,讓大家多注意點,多派兩個人上瞭望塔去,西蒙尼號周圍都要嚴密監視,讓伯德每隔一會就升空偵查一下,通知辛德勒兄弟也注意一下海面以下的情況。我總覺得這次的海盜北上可能是出了什麼大事!』

新西蒙尼號繼續的向北駛去,下一個目的地是同樣位於上尼羅大陸西海案的科納克里,在那裏進行最後依次補給後,西蒙尼號將不沿大陸航行,直接北上,前往奧古拉斯家族的領地塞維里亞。

因爲可能隨時發生戰鬥,水手們早就褪下了油布炮衣,將西蒙尼號上唯一的一門魔晶炮和三架牀弩推到了樹人在建造新西蒙尼號時預開的炮口上,操控魔晶炮的保羅也已移到了魔晶炮的旁邊冥想,艾佛森有條不紊的指揮着甲板上的水手操控好船帆,艾爾文則已經讓大小辛德勒兄弟先一步下海偵查情報去了。

『姐夫,是不是要打海盜了?』安德魯敏銳的感覺到了船上氣氛的變化。

『在海上行船來不得絲毫的大意,有任何風吹草動的都需要提前做好準備,以免被敵人打個措手不及。』見到安德魯的興趣完全不在自己說的上面,腦袋不斷的眺望四周,葉飛也懶的多說什麼了。

『如果過會有事,你就跟在雷恩的後面吧!』

中午時分,新西蒙尼號已經駛過幾個海盜可能埋伏的地點了,還是沒有任何情況發生,根據帝維水晶裏面記錄的海圖顯示,近一段航線上沒有什麼危險的海域。又等到下午,搜索還是未果,伯德已經升空了幾十次,大小辛德勒兄弟也往返回了西蒙尼號十多次,葉飛放棄了搜索前行,直奔科納克里而去。

西蒙尼號船長室,尤利亞正逗弄着小寶貝明月,葉飛和艾爾文在旁邊一起分析着海盜的情報,葉飛的手指無聊的敲擊着桌面,『艾爾文,你說早辰我們出港時伯德發現的那條小船會不會只是一次意外,按照船塢老闆的話,這一帶的海盜已經全部北上了!而且按照海盜的規矩,對於北上的船隻是不允許打劫的。我看我們可能小心過頭了!』艾爾文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船長,我們深海海族已經有千年不出現了,對於航海的事情原本就一竅不通,我所知道的都是您教我的,我也分析不出什麼出來,只是我本能的感覺的這事不會這麼簡單!爲什麼白天剛有人跟蹤我們,第二天一早就我們剛出港口,就立即有一艘小船也跟着出來。我看事情不會那麼簡單,裏面肯定有問題。』

艾佛森剛巧這個時候闖了進來,聞言笑道:『看來你艾爾文也有貝利嘴的潛質啊!剛剛伯德發現有一艘戰艦正朝着我們這個方向南下,船上沒有懸掛任何旗幟。』

『只有一艘戰艦?沒有貨船?』葉飛站了起來詢問艾佛森,艾佛森點了點頭。

『不對啊!一艘戰艦爲什麼會跑到這麼地方來?』葉飛自言自語了一下,『我們出去看一下。』

『小心一點。』尤利亞抱着明月對着輕聲的說了一句。

『我會的。』葉飛朝着尤利亞笑了笑,又捏了捏明月的小臉,『你也小心一點,船長室也不是一定就是安全的地方。』

這次鷹身人伯德發現的這艘南下的戰艦並不是一艘普通的木質戰船,而是一艘披掛着厚重的半魔導艦。

在歐羅巴大陸上因爲魔法木稀缺的緣故,這種主體由魔法木製作,輔以其它堅固木材所製作的半魔導艦實際上是各國海軍編隊中的絕對中堅力量,威力雖不如全魔法木製作的魔導艦,但也不容小視。


先前羅伯特親王和公主的那隻艦隊裏面的「塞德利茨」號,「毛奇」號,「布呂歇爾」號就屬於半魔導艦,在過了層層的突圍,他們和「德夫林格」號魔導艦一樣都有受到大的創傷,這就說明這些半魔導艦的威力了。

突然的有麼一艘戰艦與自己迎頭南下,在當前的形勢下葉飛也不得不謹慎的對待。

當他和艾爾文等人來到上層甲板的時候,被留在上面負責船隻航行的艾佛森早已經將鷹身人伯德和海豚兄弟大小辛德勒給派了出去偵查!

先前的情況只是伯德利用他的鷹眼觀察出來的結果,經過葉飛常常的指點,艾佛森已經明白詳細的情報對航海的重要。

不經意間的成長總是讓人感覺到高興。

葉飛稱讚了艾佛森幾句,整艘新西蒙尼號上也開始了備戰的準備。由牛頭人高奇和狂戰士雷恩帶領的衝鋒隊分列於船舷的兩側,隨時準備進行近身的肉搏接舷戰。而葉飛的小舅子安德魯牢記葉飛先前的話語,帶着邪眼一族的十幾名精英戰士緊緊的站到了雷恩的一側,滿臉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不過按照葉飛的話,他們都沒有拿掉頭上帶着的布條,露出第三隻邪眼。

西蒙尼號上除了少數幾個人外,大都認爲他們是葉飛從安達爾招募來的蒙加納國的沙族人,而對於葉飛對這些蒙加納國的沙族人的特別照顧,水手們則是將其歸納到了尤利亞這個船長夫人的身上。

僅僅是認爲是因爲葉飛特別寵愛這位夫人罷了!

兩艘戰艦不斷的行駛着,距離越來越近,海天交接之處已經出現了一個黑點,然而葉飛等人卻遲遲不見鷹身人伯德回來彙報的影子,大家漸漸的擔憂了起來。

『海盜!是海盜!他們掛着粉紅色的海盜旗!』被艾佛森安排上嘹望臺接替伯德工作的一名人族水手,在被貝魯斯科尼加持了鷹眼術後發揮了他的巨大作用。

對面尚相隔甚遠的戰艦剛剛升起旗幟,新西蒙尼號上面的瞭望手就第一時間的發現了這個情況,並及時的彙報到了葉飛這裏。

『竟然還真是海盜啊!』葉飛感嘆了一句,不知道是爲自己猜中目標還是爲了海盜的到來,『全體進入戒備狀態,隨時準備戰鬥!他們不先攻擊我們,誰都不許射一弓一箭!』葉飛大聲的命令了下去。


經過幾次的敲打,新西蒙尼號上面的水手早已不是昔日的初哥,面對着海盜們的到來,大家都鎮定的很,連帶着初次進行海戰的邪眼一族的族人也心情逐漸平靜了下來。

這就是老兵帶新兵的作用。

儘管水手們對葉飛的命令普遍不瞭解,但是艾爾文等人卻是明白葉飛這是爲了防止因爲自己破壞了海盜的規矩而站到失理的一方。不過從當前形勢上來看,升了海盜旗的這艘半魔導艦是衝着自己這艘新西蒙尼號來的無疑了。

戰艦上的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

『嘩啦~』一聲出水的聲音,大辛德勒在這個時候位於新西蒙尼號的左側浮出了水面,身後揹着的竟然是奄奄一息的小辛德勒。

大辛德勒一臉的疲憊,而小辛德勒卻是附在大辛的背後陷入了昏迷不醒當中。

『快拋繩索將他們救上來!快一點!』葉飛急忙高呼了起來。

兩名獸人水手聞言立即匆忙的從身邊不遠處拿起了一圈粗長的纜繩扔出了船舷,準確的掉落到了大辛德勒的身邊,大辛德勒一手負於背後,另一隻手將粗粗的繩索在自己的身上胡亂的纏繞了幾圈,幾名水手立即合力將大小辛德勒兩個拉了上來。

兩名早就等在船舷旁的水手趕忙扶住大小辛德勒的身體,將他們兩個人分開的平躺在甲板之上。

小辛德勒的左肋被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傷口,通紅的鮮血不斷的從創口處涌出,因爲海水浸泡的緣故,外翻的創口處呈現出一種雪白近乎透明的色澤,從傷口的角度來看,小辛德勒應該是被一柄鋒利的長劍給刺傷的。

大辛德勒的傷口並不重,只是右臂上被劃破了一塊淺淺的傷口,但是體力消耗過多的他,精神一經放鬆,疲勞無力的他立即便大口的躺在甲板上喘起了粗氣,身體一動不動的和死了一樣。

『怎麼會弄成這樣?』尤利亞被葉飛請了過來,面對着大小辛德勒兩個人狼狽的模樣,她不由的皺起了眉頭,趕忙的上前幾步蹲在了小辛德勒的身旁診斷了起來。

尤利亞是邪眼一族的後備祭祀,屬於邪眼一族中唯一的一名藥劑師,她可以通過藥草的搭配起到治病救人的神奇功效,這點上遠非那些只能利用藥草製作出毒藥害人的巫師所能比擬的。

而據安德魯說,在邪眼一族裏面的記載中,藥劑師在遺忘古陸上面只是最普通不過的一個職業而已。

第八章 卡特琳娜

『雖然沒有傷到什麼重要器官,但是因爲失血過多,他可能半年之內都能難在像以前那樣下水游泳了。』尤利亞肯定的診斷道。

說完,她站起身來又查看了一下大辛德勒,『他沒有什麼大礙,只是脫力了,睡一覺便可以完全康復。你們將他們兩都搬到下面的船艙去吧!我去給他們配藥,這時候最好別讓他們吹風。』

尤利亞說完後又關切的看了葉飛一眼。

『等一下,我要問他們一個問題。』看見水手們這就要將他們兩往船艙裏擡,葉飛趕忙走到大辛德勒的身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弄成這樣的。』

大辛德勒顯得異乎尋常的疲憊,說話非常的吃力,『老……板,伯德……被他們抓去了。我們想要去救他……』

『把他們先擡下去接受治療吧!』葉飛皺着眉頭,一揮手,圍觀的水手很快的讓出了一條路,四名水手擡着辛德勒兄弟跟這尤利亞走向船艙。

鷹身人伯德被抓,小辛德勒被打成重傷,大辛德勒被累的差點淹死在海里。船上所有的人一時間全都望向了葉飛,等待着他下達擊沉那艘迎面駛來的海盜船的命令。

自從跟隨了葉飛後,他們何成吃過這等大虧!更何況,伯德被抓生死未明,所有的船員心裏都鱉着一口氣。

典型的都是一幫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