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比試的擂台早已蕩然無存,露出了一個寬達二百米的恐怖深坑,可以想象先前利昂那一招攻擊的力量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快!馬上組織高年級的水系學員救治觀眾!讓劍士學科的學員負責維持秩序,不要讓人靠近比賽擂台。」


米伯從震驚回過神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急忙對身前的那群魔導師說道。當了一輩子的院長,他還是一次見見到如此驚心動魄的新生大賽,給讓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以利昂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恐怕都能和自己有得一拼了。

「是。」

那群魔法導師聽了以後,紛紛點頭,按照米伯的吩咐去召集學員了。

原本混亂的場面,經過學員們和導師的努力安撫下,漸漸地恢復了正常的秩序。傷者都被抬進了醫療室,他們受到爆炸氣流的衝擊,受的傷不是很重,有不少在混亂過程中受到了踩踏,這類觀眾的傷勢屬於比較嚴重的。傷者至少有上千人,哪些學員一時忙得夠嗆。

四百多名高年級的劍士學科的學員站在大坑旁,圍成一圈,防止其他人靠近。 「參見公主殿下!」

那些學員此時見到寒煙和愛德華來了以後,立即單膝跪地,尊敬的行禮道。

寒煙獃獃望著身前的巨坑,心裡沒來由一涼,顫聲問道:「你……你們派人下去找木白了嗎?」


一名學員道:「我們還沒有接到院長的命令。」

「你們……都起來吧,我和愛德華大師一起下去看看。」寒煙道。

「是!」

那些學員聽了,站起身子,給寒煙和愛德華讓開了一條去路。

寒煙一個箭步走到大坑前,想都不想,頓時朝裡面跳了下去。

「公主殿下!」

愛德華微吃一驚,不過他知道寒煙從小就接受過『他』的訓練,倒是不怎麼擔心她的安全。

他正要給自己施加一道法術進入大坑下的時候。

「愛德華閣下。」

米伯帶著幾名武師系導師走了過來,朝愛德華微微彎腰致禮。

「米伯院長,趕緊去把學院內修為最高的水系魔法師找過,等會兒找到木白以後,我要保證他及時得到最好的治療。」愛德華說道。

「我已經派人去找了,愛德華閣下不用擔心。」米伯道。

「對了,法爾大公爵的愛子,你們找到他沒有,他的情況怎麼樣?」愛德華問道。

「還沒找到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了,真是傷腦筋啊,這屆比賽弄到最後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希望他們兩人都平安吧。」米伯一臉無奈道。

……

「嘖、嘖、嘖,這次果然沒白來一趟,一個七星地級神魂,一個九星聖級神魂,一個十星帝級神魂,看來可以準備行動了!」

夾雜在人群中的斯特雷眸子悄然閃過一道冷光。

「門主不是說過只有三大家族的族才擁有神魂嗎?怎麼那個普通的小子也擁有?」一名個子和斯特雷差不多高,穿著青色魔法袍的少年魔法師問道。

這名少年其貌不揚,不過稍微稚嫩的臉上,隱約顯露著一股不符合他這個年紀才有的成熟。 「鬼知道那小子是什麼身份,師弟,你現在立即動身回去把這件事告訴師父,目標已經確認了。」斯特雷冷冷說道。

「師兄,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少年低聲說道。

「什麼?」

「武神門的人也在學院里。」少年嘴唇動了動,聲音極其微小的說道

「哦?你確定?」斯特雷臉色一變道。

「那場比賽你也看過了吧,冰霜鬥氣是武神門的秘傳絕技,猜也能猜到他的身份。而且,五年前我曾經講過他一面,這個傢伙平時在武神門內很低調,不比他的師兄那麼張揚。」少年道。

「武神門派人來這裡幹什麼?」斯特雷摸了摸下巴,極為迷惑。

「師兄,這段時間你多留意一下那傢伙的動靜,自己小心一點兒,我先走了!」少年道。

「我等你的消息。」斯特雷點了點頭。


少年輕聲念動咒語,給自己施加了一個四級風系飛行術,頓將他的身子漂浮向空中,轉眼飛離了學院。

……

「找到了!我們找到利昂了!」一名學員氣喘吁吁的高呼道。

一會兒后,只見一名體型肥碩的傢伙背著早已昏迷過去的利昂,在幾名劍士學員的互擁下,快步朝米伯這裡跑了來。


米伯身前,早已有醫療隊的學員準備好了擔架,高級醫療魔法也已經找到了。

「快把他放在擔架上。」一名醫療隊的學員招呼道。

「是。」

肥碩學員跑到醫療隊前,依言,將背上的利昂小心的放在了擔架上。

「快檢查一下他的傷勢。」米伯道。

利昂是大公爵的愛子,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這份責任米伯可是擔當不起的。

穿著藍色魔炮的年邁魔法師快速念動咒語,給利昂身上施加了一道探查魔法,摸清的利昂的傷勢情況以後,他微微皺眉,沉聲道:「他的體力嚴重透支,而且他的斗魂出現了力量倒退,從六星中階降到了六星初階,可憐的孩子,這至少是三、四年的苦修。」

PS:很多人覺得木白老是靠神魂的力量取勝,這樣凸顯不出自己的實力,這個問題我當然清楚,你們看下去就知道了,不要老是認為情節是一個發展模式。 至於利昂體內的神魂情況怎麼樣,這名魔法師是無法探查的。利昂會出現斗魂實力倒退,主要是因為他透支過度,雖然神魂未受到影響,可是卻變相影響了斗魂的力量。

「實力倒退?」一旁的米伯等人聞言,臉色頓然一變。

「太可怕了,為了比賽的勝利,居然甘願作出這種危險的付出。」一名學員吃驚道。

「快……來人救救木白!」

寒煙的聲音忽然從人群後方傳來。只見她背著氣若遊絲、重傷昏迷的木白從大坑底下跳躍了上來。

立即有兩名學員抬著擔架,將擔架放在寒煙身前。

將木白的身子輕輕放在擔架上,寒煙擦了一把眼眶裡的淚水,哽聲道:「木白他快不行了,快過來救救他吧。」

「什麼?」

愛德華吃驚的朝擔架上的木白望去,只見他渾身流淌著血跡,就像是在血缸里浸泡過一樣,身上少數也有上百道傷口,極為駭人,此刻還能有一絲氣息,簡直就奇迹了。

「木白!」

喬安娜帶著班上的同學趕到這裡,見到木白的情況后,眾人臉色頓時白了下來。

「木白,你要撐住啊!」

火狼衝到木白的擔架前,望著雙眼緊閉的木白,他心中一陣恐懼,好像感覺自己會失去這個兄弟。

一名中年魔法師神情凝重的走到擔架前,二話不說便開始吟唱魔法咒語。

一分鐘后,他完成了一道六級高級治癒魔法,立即施加在木白身前。

只見木白的身子被一團水暈包裹,身上流淌的血跡很快被治癒魔法洗滌乾淨,傷口上的皮肉在緩慢癒合。

眾人緊張的望著木白,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魔法施加完成。木白的情況看上去比先前要好上不少,只是臉色蒼白無比,看不見一絲血色。

中年魔法師這才敢去探查木白的身體情況。

「木白他怎麼樣了?」

等了一會兒,寒煙焦急的問道。 火狼等人亦是緊緊盯著魔法師,雖然沒有開口詢問,不過心裡卻是著急如火。

「看來因該是有某種意志在支持著他,所以他才能撐到現在,除非有人能夠給他施加十級治療魔法,否則救不了他的,但是整個皇城恐怕都沒有水系魔法師能達到這個實力。我剛才給他施加了一道六級魔法,只是暫時給他補充了一點生機,頂多只能維持三天。」中年魔法師無奈的嘆息道。

「三天?」寒煙臉色劇烈一變,渾身都在顫動起來,當時就有一種失聲痛哭的衝動,可是她忍住了,畢竟自己是公主,不能在這麼多人眼前有失身份。

「難道就真的找不到一位能夠施展治療魔法的魔法師嗎?」喬安娜不甘心的問道。

要知道,能夠發動十級魔法的魔法師,至少也要擁有九星聖級的實力,可是放眼整個天龍帝國,能夠到達這一等級的魔法師也是屈指可數。

米伯苦笑道:「可惜我不是水系魔法師,雖然也會一點水系魔法,但是我對水元素的感知能力太低了。」

愛德華無比嘆息的說道:「唉……希望會有奇迹發生吧。」

愛德華這句話無疑將關心木白生死的眾人推到了懸崖邊緣,連帝國宮廷首席魔法導師都無能為力的事情,試問還有誰能辦到呢?

「三天時間太短了,根本沒時間去找人啊。」火狼急得無法自控道。

「帶著他去一個環境好一點兒的地方養傷吧。」中年魔法師搖頭道。他顯然已經不對木白抱有任何希望,都可以不用送去醫療室了。

「木白!」寒煙緊緊握住了木白的一隻冰冷的手掌,眸子的晶瑩淚珠不斷滴落在木白的臉上,她無法想要要是木白死了,自己活著好像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了,畢竟這世界上,她真正在乎的人只有木白一個。

「你要是聽得見我說話的話,就快醒醒吧,不要再睡了。」寒煙無力的抽泣道。

眾人吃驚的望著寒煙,不知道木白和公主殿下是什麼關係,竟能讓公主如此關心他的安危。 「先別傷心,快送他回家休養,我會想辦法去找人的。」喬安娜最先冷靜下來,說道。

「木白你一定撐下去啊!」寒煙聽了,極為不舍的鬆開了木白的手,雖然很想一直陪在木白身邊,但是她也有她的無奈。

「我們走吧!」喬安娜奇怪的望了一眼后,便朝木白的宿舍方向走去。

兩名醫療學員抬著擔架和火狼、還有那群同學一起跟在喬安娜身後走去。

「都是太看重結果了,何苦那麼拚命呢。」愛德華望著喬安娜等人離去的身影,重重嘆息一聲。

「這次最終決賽他們兩個算是打成了平手。」米伯道。

「木白他真的只是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平民家庭嗎?從小沒有受到良好的訓練和教育,能夠在新生比賽中一鳴驚人,這真是絕有僅有的例子啊。」愛德華道。

米伯苦心道:「我看過他的報名資料,曾經在見習學院留級了四年才通過畢業考核,新生學員中僅有他一人是留級生,該真是夠特別的啊。」

「什麼?留級四年?」愛德華聽了,臉色變得不知有多麼怪異,這太讓他不敢相信了。

「不會是假的吧?他的實力這厲害,怎麼可能留級了四年才通過見習學院的畢業考核呢?」

「這怎麼可能呢,以他的天資居然會留級四年?」

「要是我留級一年還沒通過畢業考核,我寧願做一輩子普通人也不願意繼續呆在見習學院里,整天被人當成白痴的滋味可不好受呢。」

一旁那些學員和導師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呢,恐怕這已經打破了全國見習學員的留級記錄吧。

「還真不能小看少年啊,只要有決心,或許就能創造奇迹,木白學員就創造了這種奇迹,我一輩子閱人無數,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奇才』。」米伯感嘆道。

「你去收拾現在的爛攤子吧,唉……我現在就去皇城的魔法師公會看一看,希望能找到一些高級水系魔法師的消息。」愛德華丟下這一句話,便拿出魔法球召喚出一頭八級獅鷹獸,坐到獅鷹獸的背上,趕忙離開了學院。 「你們都別吵了!」

這時,房門突然打開了,只見喬安娜和火狼還有兩名醫療學員從中走了出來。

那些學員見后,頓時停止口中的交談。

「木白這裡暫時由我來護理,你們都回去吧,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救治好木白的。」喬安娜強自鎮定的安慰道。

「喬安娜導師,你一個人忙得過來嗎?要不要我留下來幫你?」安妮關心的問道。

「你們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木白的,別在這裡打擾他修養了。」喬安娜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