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克利威爾的元力怎麼忽然就變成了『大乘中期』呢?」

由於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競技場上,所以幾乎沒有人發現朱總教員和熊副院長的到來。

「有點意思!看來這個傢伙的秘密也不少啊!」


總裁,別搗亂

花不修的表情此刻變得異常嚴肅,他不知道克利威爾的元力是怎麼突破到跟自己一樣高的境界的,但是他知道眼前這一戰將是非常艱苦的,他將手中的長劍輕輕地顫了幾下,厲聲喝道:「來吧!」

克利威爾此時蓄勢已滿,手中的細劍一抖,三道劍影直奔花不修的上、中、下三路而去,他的出手極快,根本就不給花不修反應的機會,後者見狀並不驚慌高喝一聲:「來的好!」

「劈空斬!」

花不修既不躲,也不閃,迎著克利威爾的細劍沖了上去,手中的長劍毫無花俏地向克利威爾的頭頂劈去,如果克利威爾不收手的話,固然能將對方捅幾個透明窟窿,可是他自己也必然被對方劈成兩半,克利威爾無奈之下收住劍勢,身體向旁邊一滑,躲開了對方這兩敗俱傷的一擊。

旁觀的眾人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普通的挑戰賽竟然在如此驚心動魄的生死搏殺中拉開了帷幕。

「迎風拂柳!」

花不修的實戰經驗也非常豐富,他見克利威爾剛才強行收勢,這正是對方舊力未去,新力未生的時候,他哪裡能夠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於是手中的長劍被他當做了長刀使用,對著克利威爾的左肩斜著就劈了下來。

他的劍勢威猛,一團橙色的光芒呼嘯而至。


克利威爾顯然沒有想到對方的反擊來的這麼快,躲閃已經來不及,他情急生智,身體向下一滑同時右手的細劍交到了左手上,自下而上撩了上去,如果花不修敢接著將劍劈下來,克利威爾固然不能倖免;

他自己也得被對方給開膛破肚,這一手跟花不修剛才的方法一樣,都是同歸於盡的打法,可以說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花不修無奈只得收劍跳開四五步,雙方在兩個回合里各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 雙方交手如白駒過隙一般,當大多數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分了開來,就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好!!」

「克利威爾大哥好樣的!」

「花大哥一定會贏!」

旁觀眾人紛紛為自己的偶像加油,蘭佩瑤臉色忽白忽紅,雙手捂著胸口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花媚嬈則是臉色蒼白,雙拳緊握,她的手心裡此刻都是汗水……

「有兩下子!」

花不修讚許地說道。

「你也不錯!」

克利威爾心裡對花不修也非常欣賞,對方的招法和速度不如自己,但是他知道用氣勢和元力來克制自己的特長,雙方正是各有所長。

「再接我幾招試試!」

克利威爾一挺手中的細劍,再一次沖了上去,這一次他改變了自己的打法,身體不斷地圍著花不修遊走,發現對方的守勢出現縫隙就連攻幾劍,他如穿花蝴蝶般飄來飄去,一時間將花不修死死地困住。

轉眼近半刻鐘過去了,克利威爾仍然牢牢地佔據著場上的優勢,花不修的反擊一共不超過五劍,周圍的觀者大多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高高在上的花不修竟然如此狼狽,佔盡了劣勢。

花不修此時一隻長劍死死地守住中門,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任憑克利威爾如何佔優,卻始終無法對花不修造成實質性的威脅。

陸韻鍾在旁邊輕輕地搖了搖頭,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克利威爾的元力還是要比對方差一些,花不修發現了這一點,所以盡量採用拖延戰術,別看克利威爾現在風光無限,但是用不了多久,他的元力就會出現供應不上的情況,到那時就是花不修反擊的時候了。

除非克利威爾使出他的殺手鐧,比如說發出劍芒傷人,但是這只是普通的挑戰,發出劍芒很有可能會傷及對方的性命,克利威爾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可能這麼做的,也就是說只要再拖上一段時間,他必輸無疑。

「哈哈哈哈!你們兩個都很不錯,這場挑戰就算平手如何?」

忽然,從眾人身後傳來一陣說話聲,大夥回頭一看正是熊副院長和朱總教員。 强寵小妻:邪性總裁深深愛



聽到熊副院長發話,花不修率先跳出戰團,將手中的長劍插入了劍鞘之中;對方已然收劍,克利威爾也不好接著發招了,更何況他知道假如再拖一會,對自己是大大的不利,對方這麼做同時給了雙方一個台階下;他若有所思地看了花不修一眼,也將自己手中的細劍還於鞘中。

此時熊副院長已經來到了場中,他用手捋著白須笑著說道:「哈哈哈哈!花不修,克利威爾,你們兩個都是我天宇的棟樑,我看你們倆的水平都差不多,還是不要比了,現在跟我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們共同完成……」

花不修和克利威爾互相對視了一眼,經過剛才那一戰,雙方不禁同時起了惺惺相惜的念頭…… 「天狼帝國」位於「夕佳大陸」的西北部,它南面與「滅日帝國」接壤,東面與「桓仁帝國」交接,「桓仁帝國」面積並不大,正處於「天狼帝國」和「乾興帝國」之間。

「天狼帝國」的國土面積很大,但是有很大一部分為苦寒之地,一年四季倒有一大半的時間出於冰天雪地之中,這裡凶獸、猛獸遍布,很多人以打獵為生,民風彪悍,崇尚武力,大多數人都有蒙養獸寵的習慣,特別是越兇猛的獸寵越受人歡迎。

陸韻鍾、克利威爾、岳問天等「天宇學院」的代表,就在春夏之交的季節踏上了「天狼帝國」的土地,這個時節正是繁花似錦,百草豐茂之際,眼前山連著山、樹挨著樹;一眼望去滿目蒼翠,風景優美之極。

「水教員,您覺得咱們『天宇學院』的實力在所有的學院中能不能排進前三名?」

問話的人正是趙管方。

他問的問題也正是陸韻鍾等人所關心的,於是他們都側耳靜聽。

水暮雲穿著一身水綠色的衣衫,她雖然已是三十齣頭的年齡,但是看上去就像二十齣頭的模樣,風韻正濃,嫣然一笑,傾國傾城,絕非一般青澀的小姑娘可比。

「好吧!我先給你們說說學院大賽的歷史吧!這項賽事可以說是整個大陸的學院交流史中,最有影響力、歷史最悠久、也最受重視的一項比賽。」

「它起源於三百多年前,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幾個學院之間小規模的切磋和交流,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參與進來的學院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因為各個學院在比賽中的排名和勝負都會影響到國家的聲譽,後來終於驚動了各個國家的統治者。

於是他們之間就各派出使節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終拿出了一個學院大賽的方案,這也就打下了現在這種大賽模式的基礎。」

「既:大賽每五年舉辦一次,地點就定在乾興帝國、玉衡帝國、天狼帝國、滅日帝國、和孤星帝國,這五個最大的帝國之中,這五國輪流舉辦,獎品獎勵由舉辦國準備,大賽方案由組委會決定,這一次咱們的朱總教員就是大賽組委會當中的一員。」

「學院大賽的資格限制放的也很寬,原則上不限制國家參賽的學院數量,就像咱們『玉衡帝國』最多的一次曾經有十二個學院同時報名,但是每個學院只能派五名代表,而且,學院大賽排名在二十四名以後的學院,參賽的費用自理。」

「饒是這樣,很多小學院每次都會派出最強的陣容參賽,就算費用不菲,也在所不惜;要知道:一旦衝進了二十四強,那錢財資金就會滾滾而來,別的不說,首先學院由於名聲鵲起,生源就會大大提高;其次:排名每前進一步,比賽所發的獎金和國家給予的資金鼓勵都會像流水般湧來,所以每次大賽都會受到很多學院的追捧。」

水暮雲說到這裡,稍微頓了頓,望著陸韻鍾等五人說道:「你們猜猜『天宇學院』最近三次的排名怎麼樣?」

她這句話問的是陸韻鍾,而岳問天和趙管方、花不修等人臉上的表情淡然,很顯然他們已經知道結果了。

陸韻鍾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道:「從岳師兄的能力來看,已經達到了『大乘巔峰』,趙師兄和韓釋鹿韓師兄也達到了這個水平,據我所知二十五歲以下能達到『大乘初期』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由此可見咱們『天宇學院』的教學方法很獨特,排名不會低於前三名。」

水暮雲笑著點點頭道:「你猜的也差不多,近三次大賽一次第一名;一次第三名;還有一次比較慘只得了第四名。」

「啊!」

陸韻鍾大吃一驚,其他學院竟然如此厲害!

「得第四名那次咱們沒有派全部主力前往,以前咱們學院的陣容里最多只有兩個『大乘巔峰』這次要不是韓釋鹿在「真元地宮」中失蹤,否則的話咱們就是三個大乘巔峰了!第一名根本就沒有懸念!現在咱們雖然也很強大,但是我聽說其他的學院近幾年也出了不少人才,所以要格外小心才是,這次學院給咱們定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冠軍!」

水暮雲的口氣非常堅決!再看古惲隆的臉上充滿了信心!

岳問天在懶懶地笑著!趙管方的頭高高地抬起,彷彿在望著天,但是細心的人可以看到他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陸韻鍾點點頭說道:「我懂了!但願我別拖大家的後腿就好!」

岳問天在旁邊插口說道:「陸兄的實力有目共睹,我們相信你!」

古惲隆望著西去的斜陽說道:「天要黑了!咱們得快點了!翻過全面那座山就是接待咱們的『楚風驛站』,你們倒是沒什麼,水教員最愛乾淨了!她到了那裡至少也要梳洗一個時辰,要是去晚了,可別連晚飯都吃不上了!」

說完,用力一夾馬肚子,當先躥了出去……

古教員說的,可都是實情!陸韻鍾等人早就領教過她的厲害!每次到了客棧,都要等她梳洗打扮完了大夥才能吃飯,每一次都要等上近一個時辰,眼看著滿桌子的飯菜,飢腸轆轆的卻不能吃,那滋味可真的折磨人!

陸韻鍾等人連忙閉上了嘴,低著頭用心趕路,生怕再耽擱一些時間…… 「楚風驛站」是「天狼帝國」設置的,主要用來接待往來的信使,和外國使者的專用驛站,這次參加「天狼帝國」主辦的學院大賽,這裡就被指定為各國學院代表的專用接待處!由於這裡山路崎嶇,所以每隔一百多里就有這麼一個驛站。

「看!前面就是『楚風驛站』!規模看起來還不小!至少有十幾個房間呢!」

古惲隆用馬鞭遙指著前方的驛站說道。

眾人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晚風中「楚風驛站」的大旗正在迎風飄揚,屋頂上炊煙升起,被這晚風吹得歪歪斜斜的,讓人很難不升起思鄉之情。

大夥縱馬疾奔很快就來到了驛站門口,只見裡面的夥計早就迎在門口了!


「幾位!你們是……」

一個一身白衣總管模樣的中年人,笑容可掬地問道。

古惲隆翻身下馬,從懷裡掏出了學院大賽的邀請函遞了過去!

那位接待總管接了過來,仔細觀看確認無誤后,笑著說道:「原來是『玉衡帝國』、『天宇學院』的精英!歡迎!歡迎!裡面請……」

他一面非常熱情地把眾人往裡面讓,一面招呼人手接過他們的馬匹,拉到馬棚里給拴上!

「幾位貴客!今天算上你們是第四撥參加學院大賽的,來投宿了!好在現在天已經晚了,要是再來個一兩撥這裡可真的住不下了!」

那位接待總管對著正在辦手續的古惲隆嘟嘟噥噥地說道。

陸韻鍾等人早就熟悉了這一套程序,先到自己的房間里將隨身攜帶的物品放好,然後到飯廳里圍坐在餐桌旁,等著水暮雲來了大夥就開飯。

「古教員!咱們還有幾天才能到『天狼學院』?」

問話的人正是花不修。

古惲隆算了算路程說道:「要是照著今天的腳程,大概還要七八天的樣子!」

「『天狼學院』屬於什麼級別的?能否排進前三名?」

古惲隆看了一眼問話的克利威爾,又看了一眼正在忙活上飯上菜的小夥計一眼,笑著說道:「自然是很厲害!實力不在我們之下!好了!咱們不談這個話題!」

陸韻鍾看到在飯廳里,除了他們自己以外,靠對面窗戶的兩張桌子上,還有兩伙人正在吃飯,其中一桌看裝束正是前來參賽的別國學院的學員,其中幾人看似正在用心地吃飯,其實早就豎起耳朵,仔細地聽他們正在講些什麼!

正在此時,外面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到近,越來越清晰,那位接待主管連忙站起身來,小聲嘟囔著:「怕什麼,來什麼!」

嘴裡說著話,他的身體卻飛一般地迎了出去。

古惲隆道:「又來了七個人,很有可能也是參加學院大賽的!」

陸韻鍾心中暗道:「馬蹄聲如此凌亂!古教員竟然能分辨出一共來了多少人,這份功夫真不是白給的!自己雖然聽出來了一共是幾匹馬,可是心裡卻並不打准!」

正在思付之間,門帘一挑,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人,當先的正是那位接待總管,可是往他的身後一瞧,飯廳里幾乎所有的人,雙目都直了!

接待總管的身後是一位看上去十八九歲的少女,她身材高挑,玲瓏有致;長發披肩,雙目純清;鼻樑聳直,嘴角含情;白衣如雪,玉立亭亭……

舉手投足之間,極為優雅,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她的身後跟著幾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精壯青年,各個身上都帶著武器。

陸韻鍾心中暗自數了一下,正是七個人。

當最後一個人走進來的時候,往飯廳里掃了一眼,眼睛在「天宇學院」這邊停頓了一下,臉色微變嘴裡自語道:「『天宇學院』?怎麼這麼巧!」 於此同時,古惲隆小聲對在坐的人說道:「來的是南方『孤星帝國』的『星斗學院』!咱們在學院大賽上的老對頭!」

他一句話就把雙方的關係說明白了!陸韻鍾等人恍然大悟。


此時「星斗學院」的人正在忙著辦入住的手續,水暮雲換了一身淡紫色的衣服,來到飯廳。

「水教員不管穿什麼衣服都是那麼漂亮!」

「花不修!就你的嘴最甜!說的是真是假還不知道呢!」

水暮雲雖然嘴裡這麼說著,但是臉上的表情分明非常受用。

「好了!讓你們久等了,咱們吃飯吧!」

水暮雲的話音剛落,

忽然,「星斗學院」的學員里,一個青年人大聲喝道:「兩個人合住!這怎麼行?我們許小姐從來都是一個人住的!你們必須想辦法解決!」

眾人循聲望去,說話的年輕人身材高大,錦衣華服,外表相當英俊,但是此刻的表情卻憤怒之極,看上去顯得有些猙獰!

他們隊伍中那位白衣姑娘見狀,連忙說道:「沒有單間就算了!合住一晚也沒有什麼關係,洛公子!謝謝你的好意,出門在外哪能如此挑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