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靈寶堂羞辱北塵的方式嗎?

北塵所有的負責人都到了,而靈寶堂,只派出一個客服大叔。

夏北的心中有一股怒火升起,不過,很快就按捺了下去。

不管怎麼樣,靈寶堂肯派人來談,對於北塵而言,就有一線機會。

華騰經理把包廂門關上之後,客服大叔邁步走來,面容含笑地看著夏北,「你就是夏總吧,果然年少有為啊。」客服大叔主動伸手,言行舉止之間,盡顯風度,「我姓喬。」

「客服……」夏北差點脫口而出,握住了客服大叔的手,「喬先生你好,我是夏北。」

客服大叔面容含笑,看向夏言歡,「夏家之虎,夏先生,久仰大名。」

兩人握手。

夏言歡目光盯著客服大叔,有種越看越眼熟的感覺。

這個人,他怎麼感覺在哪裡見過。

從剛剛華騰經理和他的對話聽的出來,眼前這位可絕對不是普通的客服大叔。

客服大叔目光隨後落在宋顏的身上,「宋家有女,傾國傾城,果然如此啊。」

宋顏雖然被誇的有點臉紅,可還是落落大方地站起來,「喬先生你好。」

客服大叔最後看著楚塵,走上去,伸出手來,「楚少。」

最簡單的兩個字,可分量極重。

這一刻,在場的人都意識到,客服大叔確實是為了楚塵而來。

楚塵面容含笑,「喬總,幸會。」

楚塵抬頭一掃,「我來給大家正式介紹一下,喬總,喬凌雲,靈寶集團總裁,也是靈寶堂的第九代傳人。」

包廂內,一陣的死寂。

夏北的眼珠子都快要凸出來,神色一陣的獃滯。

整個人如同石化的雕塑般,一動不動。

喬總,喬凌雲!

客服大叔?

哪一家請得起這尊大神當客服大叔啊。

夏北做夢都不敢想象,自己剛剛打的那個電話,竟然是靈寶堂最大一位BOSS的電話。

夏言歡的眼神也流露出強烈的震撼。

喬凌雲的突然出現,連他也懵了。

宋顏回過神來,眸子閃過了欣喜,看向了楚塵。

這就是楚塵的后招。

難怪他一直自信,沒有一點擔憂,如果他和喬凌雲真有交情的話,就憑喬凌雲一句話,楚塵的這個賭約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了。

不過,喬凌雲雖然來了,卻也未必會答應和北塵簽約。

宋顏按捺下心中喜悅,只不過,內心深處已經多了不少的期待。

「喬總,坐下來聊。」楚塵示意喬凌雲坐下。

「可別喊喬總。」喬凌雲坐下,同時連聲說道,「我家那位爺知道我要來見您,直喊著要來,可他現在的腿腳實在不方便。」

「過兩天有時間的話,我去見見喬老爺。」楚塵微笑道。

喬凌雲的眼睛一亮,「那太好了。我出門之前,他還千叮萬囑,說我可不能失去了分寸,楚少,你直接喊我名字凌雲就行了。」

夏北等人目瞪口呆。

這已經不是楚塵和喬凌雲有交情的問題了。

喬凌雲的說話語氣態度,對楚塵都帶著尊敬。

「喬叔,千萬別客氣。」楚塵改了稱呼,同時直入了正題,開口說道,「你應該能猜到,我們為什麼打這個電話給你吧,這次恐怕要麻煩你了。」

「哈哈哈。」喬凌雲笑了笑,「說實話,我就在等著楚少你的這個電話,你放心,你們給我一個切確的時間,只要你們的貨準時送到,待時間一到,禪城一百四十九家靈寶堂,都會同時上架北塵的藥品。

哐當!

夏北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沒拿穩,摔了下來。

夏言歡和宋顏也沒有心思顧及夏北的失態,目瞪口呆地看著楚塵。

這就解決了?

為了北塵進軍禪城市場,和錢氏搏鬥,他們可以說是拼盡全力,帶動北塵,一路往前沖,最終只是敗在了錢老爺的封殺令下,不然的話,北塵完全能夠打入禪城市場。

可現在……

楚塵一句話,直接將禪城的製藥市場轟得粉碎!

「塵哥,我不想努力了。」夏北回過神來后,幽幽地說了一句。

「喬總這次肯幫我們,那是因為靈寶堂跟我的師門有些淵源,你可別想著一直借靈寶堂的力量。」楚塵瞪了夏北一眼,「接下來還是要靠自己。如果北塵強生丸的藥效不好的話,靈寶堂隨時可以撤了,你可不能砸了靈寶堂的招牌。」

夏北忙不迭地點頭,立即保證,「塵哥你放心,北塵強生丸,培本固元,強身健體,有著絕佳的功效,我相信只要能夠成功上架,走向市場,就一定會有很好的反響。」

夏言歡也是點點頭,「這點我也有信心。」

「那我也更加期待了。」喬凌雲開口,頓了一下,隨即說道,「對了,我有個朋友,他托我給他介紹一下這類的葯,你們什麼時候方便給我帶點成品過來,我給我朋友送過去。」

夏北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喬凌雲,當即點頭,「明天我讓人送去給喬總。」

「喬總,你直接讓靈寶堂上架北塵的藥品,那錢家那邊……」宋顏忍不住擔憂地問了一句。

「放心,靈寶堂和錢氏,歸根到底也只是合作關係。」喬凌雲說道,「靈寶堂進哪一家的貨,錢氏管不著。」

吃飯的過程中,喬凌雲和夏北等人商量了具體的合作細節,整個過程楚塵都不參與,埋頭吃飯。

夏北的眼神掩飾不住著激動。

他做夢想不到會有這樣的反轉。

從知道鄧英才是錢氏的間諜之後,夏北一度的絕望,可在他們都沒有辦法的時候,楚塵卻安排靈寶堂的老總來跟大家見面了。

單憑靈寶堂,就一百四十九家分店!

而且還是禪城最大的藥店品牌。

只要北塵強生丸的藥效夠好的話,一定可以迅速在禪城站穩腳跟。

夏北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些準備看北塵出醜的人,看見北塵的葯出現在靈寶堂的時候,會是什麼反應。「『塔』共和國分部就沒有其他人在海上列車嗎?」

喬巡問呂仙儀。

「有肯定有,但都是保密的。我是以個人名義來這裏的,肯定不知道啊。而且我瞞着我家人來,自然也沒法從他們那裏搞情報。」

呂仙儀站起來,繞着客廳地毯邊走邊說:

「海上列車比較特殊,因為車票里的A票不是

《從污染全世界開始進化》023懸賞日 「方臘?!」

趙佶心中猛地一震,直接站起了身來,語氣低沉說道:「這個人居然能讓許貫忠留下來,看來他的野心必然不小!」

趙構心中暗笑一聲,卻只是笑着說:「朝廷確實一直以來小看了方臘這人,以兒臣看,何不把西軍猛將韓世忠將軍調到徐州監視方臘,以防生變?」

趙佶右手托著下顎,沉默了片刻,才開口道:「這事就交給你去辦了。」

「「荊南蕭嘉穗」、「河北許貫忠」、「山東聞煥章」、「隴右朱文若」、「中原吳加亮」人稱「宇內五傑」,世人皆稱得其一人可得天下。」

趙佶語氣漸漸沉了下來:「不管如何,一定要把剩下的兩人全部控制在朝廷手中!」

「要是還尋不到沈先生的蹤跡,五方玉璽也沒有任何線索……」趙佶想到這裏,微微嘆了口氣:「大宋雖然兵強馬壯,要是玉璽被遼寇或是金寇所得,只怕難保萬一!」

趙構心中也是有幾分不安,大宋雖說現在跟遼人結盟,不過是暫緩之計罷了,兩國遲早還得兵戎相見。

趙構思索了片刻,又道:「父皇,兒臣多次聽蔡太師提到鎮東候董雙這人,他在山東江南一帶掃清了大量匪寇,又宣揚王化,太師他有一些對董雙賞賜的建議,兒臣已經帶來了,您不如看看。」

說完,趙構把一封信遞了上去。

趙佶拆開看了,點了點頭說道:「沒問題,這些事都不難,朕會叫中書省的秦檜去處理這事。」

這也是個好辦法!趙構心中思索著,這秦檜原本只不過是一介書生,前一陣子卻用計擒得了企圖叛逃西夏的歐陽千。

而趙佶以此功勞任命了他為尚書省的中層官員,當時是所有人都震驚的。

事實上,趙佶也是想培養心腹勢力罷了,畢竟秦檜這個年輕人目前可沒有任何派系。

思索了片刻,趙構又道:「父皇,這事可千萬不要讓其他人得知,蔡太師他不願意讓別人以為他在和任何人拉山頭!」

趙佶道:「這個自然。」

說完,趙佶便把殿外正在帶禁軍巡查的王稟叫了進來,詳細地吩咐了一番。

趙佶走到了一副天下地圖前面,目光在上面四處打量著,雙手背在身後,似乎是在思索着什麼,半天也不說話。

「對了,父皇,聽說段將軍叫明士送來了一些信息?」趙構遲疑了片刻,還是問了出來:「您去山東可是要找紫苑皇妹和十皇弟?」

趙佶沉默了良久,還是說道:「也罷,你既然知道了,朕就告訴你,是段將軍傳回來的信息,他說在龍驤營十幾年的調查下,曾經在京東西路一帶找到過紫苑公主和十皇子的蹤跡。」

趙構心中翻湧不定,高俅和李綱、蔡京等人不是已經查明,十皇子已經死了嗎?

怎麼這回,明明蓋棺定論的事,又冒出來他還活着的消息了?

以這個人從小就天資聰穎的情況,要是他回來了,自己的地位恐怕會更低!

趙構想到這裏,渾身不禁冷汗直流,然而臉上卻還得忍着,不能表現出來情緒。

思索了片刻,趙構還是說道:「既然如此,父皇務必注意安全,多帶些護衛!」

趙佶語氣低沉說道:「朕意已決,這一次朕只帶王指揮使一個人去,以免驚動了那些人,這次朕一定要查清當年是什麼人劫走了朕的愛女!」

說完,趙佶拔出劍來,猛地一揮,將附近的一塊屏風直接給劈成了兩半。

趙構看趙佶正在氣頭上,也不敢再勸,只得小心翼翼地問道:「兒臣這裏有大名府送回來的軍情,遼國稱要和大宋一同出兵,先滅了西夏,再對付金人,您看……」

「這事朕早已經知曉!」趙佶轉過了身來,冷笑一聲:「兵部早已經送來了信息,現在聞先生和吳先生二人還在朝中商討計劃,這事等到你們來操心,大宋早就亡國了!」

「還有,想辦法找到「沒羽箭張清」這個人!」趙佶頓了頓,又說道:「不管怎麼樣,現在的神機營需要他來統領!」

「是,那兒臣就告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