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探花連忙閉嘴,同時靠近門口處的傳臚,過去把門打開。

打開門,看到門口站着的人,傳臚也愣住了。

因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飯莊老闆。

老闆看到坐在床上的寧辰,根本就沒有理會那個傳臚,而是幾步來到了寧辰的面前,將三千兩銀票,送到了寧辰的面前:「先生,我已經與你換了三千兩銀票,這銀子我就帶回了。省的先生不好攜帶。」

「懂事。」寧辰讚許的誇獎了李子秋一句。

房間里的另外四個人,看着李子秋真給寧辰送錢,而且還真送了三千兩。

一個個都無比的茫然。

寧辰怎麼可能,真沒撒謊呢。

「行了,咱們兩清了,你該忙啥忙啥去吧。」寧辰把銀票點清之後,把三百兩銀子,還給了李子秋。

寧辰倒是沒諷刺,李子秋為自己賺三百兩這事。

畢竟誰挨了幾百人的罵,留個三百兩安撫一下受傷的心靈,都是應當的。

「先生,子秋想問先生一下,那下聯先生可有嗎?」李子秋向寧辰請教道。

寧辰說道:「你都說是千古絕對了,那我自然是沒有下聯的。我只負責出上聯,下聯等着你們對吧。」

李子秋聽了寧辰的話,眼中滿是可惜。

其實寧辰是知道幾個下聯的,只是寧辰都覺得太勉強了。

所以就不狗尾續貂了。

站在旁邊的四個人,聽到這裏倒是聽明白了。

寧辰能獲得三千兩,是因為寧辰出了這個千古絕對的上聯。

所以他們不是被誆騙了,他們是被坑了。

李子秋跟寧辰表示了一下,晚上還要宴請寧辰之後,就離開了房間。

至於榜眼四個,李子秋連看都沒看一眼。

四個連浩然正氣都沒有的老傢伙,不值得李子秋去看。

等李子秋離開之後,四個老傢伙又把火力對準了寧辰。

「該出去打拳了,自從進入了武道八品,這要是一天不打點啥,就渾身不得勁。」寧辰一邊說,一邊揮出了一拳,直接把空氣都打的一爆。 「爹爹!」

林陽和林婉兒正在路上走著,卻突然聽到林婉兒叫住了自己。

他還以為林婉兒又發現了什麼寶貝,但是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卻發現她看向了秘石探寶。

「你能看穿秘石中有什麼寶貝?」

林陽有些驚訝,他還以為林婉兒能夠看穿秘石。

「不是,是我感覺到,那塊秘石中有吸引著我的東西!」

林婉兒搖了搖頭,視線始終沒有從秘石探寶的攤位上剛擺出來的那塊秘石上離開。

「吸引你的東西?」

看著那塊秘石,林陽心情微妙。

之前那麼多寶貝都沒能讓林婉兒有感覺,那麼現在這塊秘石里,究竟會是什麼寶貝?

「是魔氣!秘石里是強大的魔修遺留的物品,即使只是吸收殘留的魔氣,也足夠我恢復到人尊境巔峰的修為了!」

林婉兒目光灼灼,看著那塊秘石。

「魔修遺留?」

聽到這個詞,林陽不禁皺了皺眉頭。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塊秘石就有點危險了。

如果開啟的時候沒有做好保密措施,那到時候魔氣泄露,就會引來正道的大佬。

雖然林婉兒可以在這些大佬面前隱藏的很好,但卻也不能保證一定不會暴露。

最為致命的,就是秘石探寶有一個規矩,所有秘石都要當場開啟。

不僅是為了防止賣家或買家偷奸耍滑,更是因為三宗弟子可以第一時間知道秘石之中開到了什麼,若是有上等的寶貝,他們自然是不介意付出一定的代價。

對於林陽來說,現在清溪坊市內所有人都不足為懼,但是三宗弟子若是招來宗門大佬,以他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應對。

「既然不能按照規矩來,那就只能硬搶了!」

這可是能夠讓林婉兒直接回到人尊境巔峰修為的好東西,不知道頂多少天地靈獸的血肉,所以值得林陽為此冒險。

而林婉兒本就是魔修,對硬搶沒有異議,只要能夠獲得這塊秘石,就算是把清溪坊市都屠一遍又如何。

「店主,你這塊秘石開什麼價格?」

林陽走上前去,做出一副非常看重這塊秘石的模樣向店主問道。

其他圍觀的修士一看林陽這副模樣,就知道他一定要當被宰的肥羊了。

「十萬靈晶!」

果不其然,店主上下打量了林陽一下,開出了一個天價。

「這店主還真敢開這個價,前面賣的秘石最高也不過才一萬靈晶吧!」

有在這裡圍觀已久的路人聽到這個價格都不禁想要破口大罵了。

「十萬?」

林陽表現出一副糾結的樣子,似乎是在猶豫。

「能不能讓我再仔細看一看?」

林陽猶豫再三,向店主提出了要求。

「沒問題!」

雖然一般是不能讓買家上手的,但是在十萬靈晶的誘惑面前,店主顯然沒有記住這一點。

而林陽拿到秘石之後,卻是皺緊眉頭,口中念念有詞。

「過來,你覺得這塊秘石如何?」

林陽抬手將林婉兒叫了過去,好似在尋求意見一般問道。

「很好!」

林婉兒目不轉睛,隨口說道。

而一旁的店主簡直要笑開花了。

這一批秘石他也只不過是花了五萬靈晶,要是林陽真的以十萬靈晶的價格買下,那他就賺大了。

「很好嗎?可是十萬靈晶太貴了!」

林陽似是有些不舍,看著手中的秘石。

「既然買不起,那就不買。」

林婉兒此時也明白了林陽的想法,心中不禁感慨,原來自己的爹爹也不是什麼爛好人。

「對啊,還是不買了,不過我真的很想要,所以…」

林陽嘆了口氣,作勢要將秘石放回原位。

而店主心中也有些失望,一筆大生意就這麼黃了,早知道他就喊低一點了。

「我就只能明搶了!」

林陽話鋒突然一轉,一把抱住林婉兒就衝天而起,快速離開清溪坊市。

而圍觀的修士則是大眼瞪小眼,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他搶了我的秘石!快追啊!」

只有店主反應比較快,連忙大喊。

但是無奈,只有到了人尊境才會飛行,而且看著林陽的速度,估計是個地尊境強者,沒有哪個修士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甚至還坑了自己一把的店主去冒險。

甚至看到店主這副著急的模樣,他們還心中暗喜。

「給我追!」

靈獸宗的程師兄第一個聽見動靜,看到林陽和林婉兒兩人的背影,心中一喜。

剛剛來報信的那名弟子,也把林婉兒和林陽的影像給他看了,所以他馬上就認了出來。

他原本還在想用什麼樣的理由能夠正當地把林陽和林婉兒手中的東西搶過來,沒想到機會這就來了。

「爹爹,後面有個人尊境的修士跟上來了!」

由於靈獸宗的弟子之中,只有程師兄的修為達到了人尊境,所以自然也就只有他能跟在林陽的後面飛,而其餘弟子則是在地面上飛奔。

「是靈獸宗的弟子,那就正好。」

林陽回過頭,看到程師兄那一身明顯的服飾,心中頓時有了主意。

反正已經跟靈獸宗得罪死了,倒不如趁現在這個機會再薅一次羊毛。

抱著這樣的想法,林陽特意放低了自己的速度,讓程師兄能夠勉強跟在身後。

不多時,林陽就停了下來。

這裡有一個較為隱秘的洞穴,倒是適合林婉兒開啟秘石,所以林陽就將林婉兒送了進去,隨後在洞穴口簡單地布置了掩藏氣息的陣法,便等待著薅羊毛的對象到來。

「哼,你跑不掉了!」

程師兄原本還想著自己的法力快要耗盡了,恐怕追不上林陽,沒想到下一秒就看到林陽站在一處洞穴口等著他。

先是隱蔽地吃下一顆恢復法力的丹藥,程師兄便高傲地看著林陽說道。

「是你跑不掉了。」

林陽微微一笑,只是將自己的氣息壓制到人尊境巔峰。

「人尊境巔峰?!」

程師兄原本還得意洋洋的笑容瞬間消失,變得像苦瓜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