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太過詭異,我們全力出手,將他斬殺,免得夜長夢多!”屠炎陰沉地喝道,周堯被殺之後,就連一向沉穩的他,臉色都出現了變化。

不過,他依然自信,以自己劍魂境四階的修爲,可以將夜寒斬殺。

畢竟,在真正的實力差距面前,一切都是虛妄。

屠炎長劍揮動,終於打出了他真正的底牌,再不做任何保留,奮力出手!

“旭日初昇!耀日凌霄!炎日當空!末日黃昏!”

一連四招,在他的世界中,有一輪太陽演化出來,東昇西落,周而復始,光芒照耀天地,透着一種宏大的意味。

隨着他劍勢展開,巨大的太陽頓時散發出磅礴的壓力,緩緩旋轉,像是巨大的磨盤,要將夜寒碾碎。

與此同時,另外三人也動用了自己最強的底牌,三方世界都被劍氣充滿,鋒銳而凌厲,劍鋒所指,便是破滅。

此刻,終於展現出這些人真正的實力來,四方世界輪轉,連空間都被毀滅,夜寒用聖劍打出的劍芒被捲入世界中,竟直接被磨滅,根本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尤其是屠炎的那一輪太陽,每一次轉動,都有無窮光輝灑下,連黑暗領域都有些堅持不住了。

若不是因爲黑暗領域中充斥着靈魂哀音,這些人要時刻防備,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恐怕夜寒現在就直接敗退了下來。


即便如此,夜寒也是艱難支撐,憑藉着無上戰體在世界中穿行,聖劍不斷出手,聖威降臨,抵抗着世界的力量。

“再怎麼支撐也沒有用,你的修爲不過才劍靈境,就算擁有聖劍,也不能逆轉局面!”屠炎大聲喝道,站立在炎炎大日面前,彷彿是遠古的神祗。

“試試看吧……”夜寒微微擡起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狂妄的小子,你以爲你還有機會?”屠炎冷笑,真氣狂涌,將世界演化到了極致。

“屠炎師兄,我們助你!”就在這時,另外三人突然大喝一聲,將自己的全部力量都打入進屠炎的世界中,霎時間,四方世界融合在一起,爆發出來難以想像的可怕力量。

這一刻,屠炎身後的那一輪太陽更加奪目耀眼,壓力澎湃,讓人幾乎喘不過起來,在黑暗領域中冉冉升起,竟然有一種照徹暗夜的意味。

“我的黑暗領域,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破的!”夜寒冷喝,殘虹聖劍一震,人劍合一,同時暗源力量暴涌而出,黑暗席捲,與太陽的光芒抗衡。

“擋我者死!”屠炎怒髮衝冠,駕馭着四方世界融合的力量,向夜寒絞殺過來。

同時,最中心的世界又分出兩道日光,分別向林夢溪和天天照射過去。

這太陽光,全都是由劍氣組成,鋒銳無比,可以輕易洞穿劍魂境強者的防禦,他這是同時向三人下了殺手。

“鬼影登天步!”

就在這時,夜寒的身體突然一晃,兩道同樣的身影分離出來,同時擋在了林夢溪和天天的面前。

這便是鬼影登天步的玄妙之處,利用藍金法則的掩飾,身形飄渺無跡,再加上他近乎極限的速度,可以同時化出三道分身來。

若是在以前,他的步法還達不到這一點,不過,現在肉身極度強大,人劍合一之下,速度也是暴漲,三道身影幾乎不分先後,同時出手!

“轟!”

碰撞的中心,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隨後,夜寒臉色一白,嘴角便緩緩溢出血來。

畢竟是劍魂境四階強者,哪怕夜寒擁有聖劍,也根本無法真正抗衡。

“夜寒!”

林夢溪有些擔心,傳音道:“動用黃泉劍聖的力量吧,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放心,你們安心戰鬥,我沒事,我有赤金法則,他想殺我根本不可能,這樣的對手,正好讓你鍛鍊一下自己。”夜寒淡淡一笑,即使受傷,依舊是從容無比。

林夢溪只好點頭,幻夢劍揮舞,天紋極速蔓延而出,守護在夜寒的周圍,幫他分擔壓力。

“屠炎,無論你多麼強,都註定要成爲我的踏腳石,沒有任何人可以救你。”夜寒微笑着,身形再一晃,便隱沒在夜色之中。

WWW .TTKдN .C○

“還玩這種把戲!”屠炎冷聲道,背後世界全力催動起來,日光照耀萬物,想要將夜寒的身形顯現出來。

“放心,我不會跑的。”夜寒的聲音突然在屠炎耳邊響起,隨後,四把聖劍突然出現,銳利的劍鋒,竟然直指他的世界。

“天道無雙!”

夜寒心中低喝,再次施展出天道無雙劍法,催動聖劍的威力,殺意盈野,每一次揮劍,都盡力與天道契合。

與此同時,赤金法則也催動起來,充滿生命力的紅色光芒將他籠罩進來,隨時修復他的傷勢,讓他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轟轟!”

夜寒不斷出手,與屠炎的世界對撞在一起,劍氣激起的勁風扶搖直上,衝上高天,那一輪太陽彷彿都受到了影響,變得暗淡了起來。


屠炎四人合力,催動着世界,想要磨滅夜寒,可是卻越戰越吃驚,他發現,夜寒雖然連連遭受重創,但卻始終可以逃出一線生機,而只要給他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可迅速恢復,戰力依舊。

“這到底是什麼體質,居然這麼強大!”

“如果讓他修煉到劍魂境,那會有怎樣的實力?”

“必須儘快斬了他,若是讓他在戰鬥中突破,後果不堪設想!”屠炎臉色陰沉地道。

他也看出來了,夜寒現在就是要拿他們的攻擊也磨練自身,想要趁此機會突破境界,而以夜寒的潛力,一旦突破到劍魂境,就是屠炎,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打敗。

既然如此,就必須趁着夜寒現在尚未功成,就將危險扼殺在萌芽中。

“殺了他們,不惜一切代價!只要將他們斬殺,得到他們手中的寶貝,還有這些靈晶礦脈,就是再大的代價也可以補償回來!”屠炎大喝道,隨後率先動作,長劍反手向自己手腕處一劃,頓時鮮血噴射而出!

“以我鮮血,引動天威,以我生命,斬殺大敵!”

屠炎的聲音傳遍了黑暗領域,宏大而**,像是在發着大誓言一般,周身透着神聖的光彩,隨着鮮血滾滾流出,一股強橫的威壓突然降臨下來。

“這是青冥宗的生命歸元大法!”林夢溪突然驚叫起來。“這是青冥宗的不傳之祕,只有一些地位極高的內門弟子纔有資格修煉,他怎麼可能會?”

夜寒心中一動,他也聽過生命歸元大法的名頭,是消耗自己生命力爲代價,溝通天地,引動天威,獲取難以想象的爆發力,是拼命的招術,一旦使用,至少要損耗接近四分之一的生命力,哪怕是再強大的劍士,都難以經受這樣的消耗!

“屠炎師兄已經拼命了,我們也要竭盡全力!”另外幾個弟子看到屠炎居然施展出了這種祕術,都驚訝不已,對視一眼之後,更加不顧一切地將自己的力量灌注進屠炎的世界中。

隨着生命歸元大法的催動,夜寒頓覺壓力大增,這一刻,屠炎的世界簡直強大了數倍不止,陽光中流溢着劍氣,光芒爆發出來,竟直接將黑暗領域撕個粉碎。


夜寒首當其衝,再次幾口鮮血噴了出來,一擊之下,便身受重傷。

“居然逼得我消耗生命力,你就是死,也足夠榮耀了!”屠炎冷酷地道,像是在宣判夜寒的結局。

“死吧!”

屠炎長劍一揮,在他背後的世界竟然一下子炸開,只剩下那一輪太陽當空而起,熾熱的劍氣向四周射出,無數樹木山石都被粉碎,方圓數裏,全都一下子化成了塵埃。

唯有地下的靈晶礦脈依然在閃爍着光彩,濃郁的靈氣被戰鬥帶起的勁風席捲上來,在戰場中盤旋。

“轟!”

在屠炎的指揮下,巨大的太陽直接向夜寒俯衝下來,想要將他吞沒!

太陽隕落,帶着煌煌天威,讓人根本無法抗拒,強橫的力量四散開來,將夜寒三人全都死死壓制下來。

在夜寒的身邊,林夢溪和天天都有些難以支持,如此威力,已經不是他們能抵擋的了,哪怕天天這樣的特殊體質,也無法承受。

夜寒偏過頭,看一眼兩女有些難以支持的表情,目光頓時變得堅定起來,手中聖劍驟然消失,化成劍氣,融入他的身體之中。

“刷!”

就在那太陽將要臨近的時刻,夜寒居然一躍而起,主動迎了上去!

頃刻之間,他就被太陽吞沒!

“夜寒!”

這一瞬間的變化,就連林夢溪和天天也沒反應過來,她們怎麼也想不到,夜寒竟然會主動衝上去。

“放心吧,夜寒有黃泉劍聖在身邊,一定不會有危險的。”天天低聲道,不過看她發白的小臉,顯然也是有些擔心。

而在此時此刻,夜寒已經被無盡的火焰包圍,無上戰體寸寸崩裂,鮮血流遍全身。

這裏的火焰並非是真正的火焰,而是屠炎演化出來的劍火,火焰之中蘊含着劍意,每一次翻滾,都是凌厲的劍法絕殺。

“無上戰體,浴火重生!”

夜寒心中低喝,劍氣內斂,強化肉身,立在火焰之中,不動如山。

同時,赤金法則也演化到了極致,赤色的神鏈如瑪瑙般晶瑩,在他身邊穿梭,提供給他無窮的生命力。

然而,即便是如此,他的傷勢也是越來越重,周圍的攻擊實在是太過強大,蘊含着天道的力量,哪怕是赤金法則也來不及完全恢復。

夜寒依然沒有動作,雙眸堅定如鐵,死死承受着這樣的攻擊,精神力發散出去,溝通天道。

不過,雖然看起來沒有動作,但他體內的種種祕術,法決,劍法卻在不停運轉,不斷吸納身邊的劍火,利用體內的聖劍劍氣,將其粉碎,感悟其中劍意。

這是一種極爲瘋狂的做法,如果沒有赤金法則和藍金法則分別守護肉身和精神,恐怕不出一個呼吸,他就要死在劍火之中。

即便如此,他也在承受着常人難以理解的痛苦,劍火蘊含天道,炙烤肉身靈魂,甚至比真正的火焰還要痛苦無數倍。

“給我磨滅!”

此時,就連屠炎都有些畏懼了,夜寒的毅力超出了他的想象,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有可能突破到劍魂境。

屠炎將生命歸元大法施展到了極限,生命力飛速流逝,劍火更加熾盛起來,這樣的持續煉化下,就是同樣的劍魂境四階強者都難以承受。

夜寒周身,兩種法則神鏈交替出現,將他守護在裏面,艱難地抵抗着劍火的侵蝕,而隨着劍火的一波波衝擊,夜寒明顯露出了堅持不住的態勢。

他畢竟還僅僅是劍靈境巔峯的修爲,哪怕是再逆天,也不可能在劍魂境四階強者消耗生命力施展祕法煉化下堅持下來,更何況還有另外三人,也全都是劍魂境三階的高手。

幾個呼吸過後,夜寒已經到了極限,無上戰體開始崩潰,赤金法則的力量也無法阻擋。

外面的屠炎見此情景,露出喜色,更是加大了力度。

“一刃縱橫天地間,劍指天下不等閒,戰意沖霄連碧落,殺心不改下黃泉……”

突然間,正在夜寒即將堅持不住,生死一線的時候,天道無雙劍法的劍訣在他心頭淌過,一絲明悟感油然而生!

“胸納百川凌瀚海!” 生死一線間的感悟,即使僅僅有幾個呼吸,也讓夜寒受益匪淺,胸前的玉石散發出熱度,暖流衝入識海,讓他的思想變得無比清晰起來。

終於,在最後一刻,他觸摸到了劍魂境的門檻,開始溝通天道,對劍道的領悟又提升了一個新的層次。

現在,他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劍魂境,只要有足夠的天地靈氣衝關,他立刻就可以進行突破。

“胸納百川凌瀚海!”

夜寒拼盡全力,用自己最新的感悟,打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擊,全身力量盡數凝聚於此,胸納百川,溝通天道,威凌萬世!

“轟!”

劍芒迸發而出,竟然直接將屠炎的太陽斬破一個缺口,人劍合一衝了出來。

“黃泉劍聖,接下來交給你了……”夜寒虛弱地道,經受劍火的折磨之後,他雖然險而又險地突破了瓶頸,但也已經油盡燈枯,再沒有什麼戰鬥力了。

如果此時黃泉劍聖不在這裏,恐怕屠炎再次攻擊過來,夜寒立刻就要死。

就在夜寒衝出太陽的那一刻,屠炎神色一變,剛要追擊,心中卻是傳來的極度危險的感覺。

隨後,一股強大無比,堪比劍王境強者的氣息襲來,劍氣無形,卻是直刺靈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