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蛟,遠古物種。但是,這種通天蛟,雖然是神獸神龍的的近親,但是卻並不屬於神獸,也不屬於靈獸,更不屬於冥獸,沒人知道它們是什麼品種。然而,這種通天蛟應該是在一萬年前便是應該滅絕了才對的……但是為何這裡還有一隻?

若不是夢天看到了它頭頂之上那特殊的五對龍角的話,夢天顯然也是辨認不出來。

而通天蛟頭頂之上那圍繞成一個五角星的五隻角,便是通天蛟的標誌,這個很好辨認,因為沒有哪一隻蛟類、蛇類或者是龍類長著五隻角,就只通天蛟這一家罷了。

而這隻通天蛟的實力,顯然已經達到了生死玄境巔峰的層次,只差一步,便是可以一躍化龍,真正的成為龍了。而看這隻通天蛟現在的樣子,顯然已經有一打扮已經龍化了,也就是現在這隻通天蛟已經算做半龍。

只不過,很遺憾的是,通天蛟也是火屬性的蛟類,所以,夢天根本不會去理會它絕不絕種,是不是最後的一隻,現在他只想著儘快完成任務,然後煉指出生死靈丹,趕快進行下一項挑戰,儘早離開這裡才是。

所以,這隻通天蛟出現的,很不是時候。或許,這也是命運使然,命中注定了通天蛟必定要全部滅絕!

夢天的身形,已經拔地而起,迅速飛到了空中,然後身體一轉,弒天劍便是閃現在了夢天的手中。

一招何處遺落化塵埃便使用了出來。

「砰……」

「吼……」

頓時,凌厲的劍氣狠狠地劈在了通天蛟巨大的身體之上。瞬間,通天蛟那百丈龐大的身體之上便是浮現出了一道猙獰的數十張長的傷痕,一股股滾燙的鮮紅血液便是不斷的奔涌而出。

夢天手中弒天劍再次一轉,一招何處遺落化塵埃已經轉化成了不問蒼天不問仙,便是在通天蛟痛苦的嘶吼時,一劍刺進了通天蛟的嘴中。

頓時,一隻碩大的舌頭便是被夢天從通天蛟的嘴中割了下來,鮮血瞬間布滿了通天蛟的滿嘴。

「吼吼……」


通天蛟徹底被激怒了,龐大的身子已經開始了翻滾,一條碩大的蛟尾便是對著夢天狠狠掃了過來。

然而,夢天的等級境界卻是要比他高出了整整兩個層次,而且夢天的手中又是有著弒天劍的輔助,所以,兩者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夢天的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然後手中弒天劍再次辟出。這一次,不問蒼天不問仙已經化成了凌雲九霄傲蒼天。

「嗤……」

「吼吼……」

一條碩大的蛟尾,頓時凌空飛起,無數的鮮紅獻血四散飛濺,與地面的紅色岩漿融合到了一起。

「我來幫你結束痛苦吧……」

看著不斷在岩漿之中翻滾的通天蛟,夢天卻是tian了tian嘴唇,一劍刺出,直接便是湧出了斬斷凡塵多愁事,迅速刺進了通天蛟的五隻角所圍成的五角星的中間,然後向外一挑,一枚紅色的晶核便是被夢天挑了出來,被其緊緊攥在了手中。

「吼……」

「砰……咚……」

通天蛟凄厲的慘叫了一聲,然後巨大的身體便是緩緩倒了下去,發出了一陣陣沉悶的響聲,濺起了漫天的岩漿。


「嘿嘿……」

夢天看著手中的紅色晶核,依稀還殘留著一抹溫熱,攥在手中,倒是極為溫暖。而夢天便是將其收緊了陰陽戒之中,然後再次施展開了身形,對著這片岩漿世界的深處而去。

現在,就只差最後的兩味藥材了,一味靈藥,一味靈草。

……….

夢天在這片岩漿的世界中,足足搜尋了一天半,但好在這片岩漿世界之中靈藥和靈草的數量和種類也是極為恐怖,所以夢天所需要的靈藥和靈草也是全部湊齊了,並且足足收集了十份!當然,這是除了晶核之外,晶核只有一顆。不過那些靈草和靈藥的年份和裡面的藥力,全部都是最佳的!

而做完了這一切,夢天便是找了一處地方,提取了岩漿之中的火焰之力,凝聚成了一尊赤紅的火鼎,這也成了夢天每次煉藥的習慣了。

等到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夢天並沒有著急煉藥,反而是緩緩的調戲著自己體內的能量波動,等到將全身的狀態都是調整到了最佳狀態的時候,夢天方才提升火鼎之內的溫度,開始了煉藥。

【未完待續,再次求花花……】 曦晨的眼前一陣模糊,身形下墜如碎石跌落,片刻之後,眼前精光一閃,一座縹緲的城池浮現在眼前,曦晨眉頭不禁一挑。

說這座坊市縹緲,一點兒也不假,黃沙肆意橫行,地面之上萬裏了無生機,而許多方圓數裏大小的島嶼,密密麻麻地懸浮在半空之中,下方深不見底,如幽洞一樣深邃,上空高不封頂,若是當真乃是人爲開闢,那這人的神通絕對已經達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曦晨深吸一口氣,腳下疾風旋轉,將其身形平託而起,朝着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塊兒空中島嶼飛去。

“小二,來上一壺杏花酒!”曦晨來到一家酒肆,坐在了二樓靠近窗邊的一處方桌前,朝着那來回忙碌的店小二一聲招呼。

“來了,客官,您老人家先請稍等片刻,先品一下我們月香閣自制的香茗,小的這便去給您打酒去。”店小二聞言,一聲吆喝,朝着櫃檯後方的酒櫃走去,步伐輕盈,身形矯健,雖然修爲不值一提,只有凝氣境界,可是看似世俗界的內家功夫練得不錯,太陽穴高高的突出,在世俗界也算的上是一頂一的高手,不知爲何偏要在此,做一份被人呼來喚去,伺候人的差事。

曦晨藉此檔口,仔細地巡視周圍一遭,這家酒店生意倒還算的上興隆,雖然說不上是座無虛席,客人卻也是絡繹不絕,來來往往彼此寒暄着,當然凡是可以來此的客人,全部都是修仙者,而這家店鋪所出售的酒肉飯食,也與世俗界大不相同,全是摻雜了提升修爲的草藥,製作精益複雜,因此價格也着實不菲。

酒店的客人有的如同曦晨一樣隻身而行,有的則是三兩成羣聚在一起喝酒,氣氛甚是融洽,好像對身邊的人也是漠不關心。

曦晨端起面前茶杯,倒上一杯香茗,輕輕放在口中品了一下,甚是甘甜,想必也是店家精心種植而成。


“喂,老子讓你再跑,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窗外傳來了男子的喝罵聲,還有女子的哭泣聲,曦晨微微扭過頭去,望向那混亂大街。

只見一位衣不蔽體的女子正伏在地上哭泣,面容姣好,身材也是婀娜多姿,可是那細膩的皮膚上卻是遍佈着鞭痕,嘴角流淌着鮮血。而女子的身後,一位穹形大漢正手握火鞭,揮舞着打在女子的後背上,嚇得女子連聲尖叫,想要躲閃開來卻是不得,直到被抽得遍體鱗傷,躺在地面上一動不動。

曦晨面無表情地打量着這見慣不慣的一幕,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混跡於修仙界多年,這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爲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強出頭,曦晨可沒這樣的慈悲心腸,而且連對手是誰都不清楚,便貿然出手,只有呆頭呆腦的愣頭青纔會如此行事。

女子剛開始還慘叫連連,可是時間久了,便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了,雙眼一閉昏厥了過去,那位穹形大漢這才一收手,火鞭化作一道流光,閃入其手心之中。

穹形大漢凝掌虛握,元力吞吐而出,捆住那女子的腳踝,他凌空虛踏,身形一閃朝着正中央那座最大的島嶼飛去,混亂的街道再次恢復了人來人往,修仙者們彷彿沒有看到剛纔那一幕一樣,來回巡視着自己中意的仙品。

“客官,您老要的杏花酒來了。”店小二一聲吆喝,平託着杏花酒穿梭在各個桌子之間,朝着坐在窗前的曦晨走來。

“客官,這杏花酒可是我們店精心釀製而成,裏面摻雜有九靈草,木梨花,還有岐黃根多味仙草,在這坊市之中絕對是獨一無二。”店小二躬下身子,笑着將杏花酒擺在曦晨的面前,爲其畢恭畢敬地倒滿一杯,又從手中的托盤中取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

“客官,看您是生面孔,想必是第一次來我們店吧,這兩盤小菜算是小的送您的,也是小店的獨家手藝,您老人家慢用。”

店小二微微眯起眼睛,笑着直起身來,想要緩緩退去,卻被曦晨揮手叫住。

“這些是酒錢,這是賞給你的。”曦晨擡起手來,輕輕一揮衣袖,五塊兒中品仙晶懸浮着飄到店小二的面前,另外一塊兒則是飛到了他腰間的口袋裏。

店小二面容一喜,連忙躬下身子再三道謝。

“小二,剛纔外面這麼嘈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曦晨輕抿一口酒,示意店小二坐在自己對面,輕聲詢問道。

店小二誠惶誠恐地坐了下來,屁股只敢挨着一半,雖然他的修爲低下,根本看不透曦晨的修爲,但他在這小店工作多年,各種人物也是見了不少,像今天這位,絕對是那種神通廣大的修仙前輩,這一點兒店小二心中絕對可以肯定。

店小二聽到曦晨詢問,輕嘆了一聲說道:“還能有什麼事,這坊市裏拍賣場的女奴跑出來了,被那侍衛給發現了唄!”

店小二唏噓不已,看似也是有着幾分江湖豪情,悲天憫人,可是他說了兩句之後便不再言語,顯然怕是禍從口出。

“這拍賣場的東家是誰,真是好大的膽子,修仙界不是命令禁止拍賣女奴麼?”曦晨的話語雖輕,可是卻擲地有聲,不僅是坐在對面的店小二,連同周邊飲酒的客人也是身子一顫,瞬間變得僵硬,好像對那幕後東家極爲的懼怕。

“客官,您老慢用,小的還有些顧客需要伺候,先行告退了。”店小二臉色陰晴不定地站起身來,唱了一個喏,告罪一聲緩緩退去。他在臨走之前,眉頭深深地蹙起,望着曦晨猶豫了片刻,俯下身子輕聲說道:“客官,這裏不比外面,凡事還是少打聽爲妙,以免引火燒身。”

曦晨見店小二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心下頓時瞭然,想必那拍賣場的幕後東家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主兒,他手下的侍衛都這樣一幅囂張跋扈的模樣,主子肯定更加的兇殘。

曦晨將酒杯斟滿,放置嘴邊,仰頭將那杏花酒飲盡,酒入喉嚨,辛辣無比,曦晨卻是感到別樣的滋味,他的面容上露出一絲緬懷之色,拂袖起身走下酒樓。 一尊赤紅的火鼎,靜靜的矗立在這片天地之下。

而夢天的雙掌之上,各自捏著一株靈藥,然後便是扔進了火鼎之內。而那領主靈藥瞬間便是被火舌所吞噬而進,然後眨眼之間,便是化為了粉末。

而夢天緊接著便是又將剩下的三株靈草扔了進去,二這些靈草也是同前兩株靈藥一樣,眨眼之間,便是化為了三團藥粉,竟是沒有一株是煉化出藥液來的!

而緊隨其後的,夢天便是將娜美通天蛟的晶核扔了進去。現在夢天的實力已經不同往昔,比起以前來說不知道要強悍了多少倍,所以他對於火焰的掌控,也是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而現在的他,更是知道這些靈草和靈藥,以及晶核所能承受的極限溫度有多高,所以夢天也正是將火焰的溫度恰到好處的提升到了哪個極限點,然後稍稍講極限提高了一些,所以這些靈草和靈藥方才能夠在眨眼之間便是化成夢天所需要的藥粉。

「吼……」

然而,在這枚晶核被扔進火鼎之內的時候,那火鼎之內竟是想起了震天的嘶吼聲,旋即,一頭通體赤紅的通天蛟的虛影便是浮現了出來,然後不斷的撞擊著火鼎。

「哼!既然已經死了,就不要在存著什麼留戀了……這股執念,也該散去了……」

夢天一聲冷哼,然後伸手打出了一道靈魂之力。

「吼……」

瞬間,那隻巴掌大小的通天蛟瞬間被夢天打散了去。

「呼……」

而夢天手掌一台,火鼎之內的火焰溫度便是瞬間提升,直接便是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極限,而那枚晶核也是在這股恐怖的火焰之下開始了溶解。


「噗……」

到的最後,那枚晶核竟是直接化為了一團精純的暗紅色的液體狀態。這些暗紅色的液體,便是這顆通天蛟的內核的最精華的能量了。

而在夢天的手中,這些靈草。靈藥以及內核化為最精純的藥粉和藥液的時間,僅僅只是用去了幾分鐘,正等速度,恐怕就算是一些天階的煉藥師,也是有所不及啊。

不過緊接著,夢天便是催動靈魂里,讓那五團藥粉和由通天蛟的晶核所花的藥液緩緩的靠近,然後讓他們緩緩的融合在了一起。

但是,這份融合的過程並不盡人意,在第一次融合的時候,夢天便是由於沒有掌握好規律,還沒等靠近通天蛟的晶核所化的藥液,其中一種名為「赤月草」的靈草所花的藥粉便是直接被通天蛟晶核所在位置的溫度給煅燒的化為了一團黑色的飛沫,然後再次變成黑煙,直接宣告失敗。

無奈之下,夢天只好再次拿出了一份「赤月草」煉製成了要分,幸好準備了十分。若是只是只準備了一份的話,那麼夢天恐怕還得再費一番工夫重新出去尋找呢。

而在第二次的時候,雖然中間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導致了火焰溫度的高漲,但是好歹是憑藉蒙恬前橫的靈魂力保護住了那些藥粉和藥液,算是有驚無險。而之後的融合,也是極為的順利。

不過這些藥粉和藥液也頂多只能算是撮合在了一起,並不能稱作融合。因為真正的融合是彼此之間再也不分你我,徹底的變成對方,然而現在,這團葯業之中卻是擠滿了各種要分,看起來黏稠無比,而且顏色斑駁,根本不能算作融合,頂多算做一個藥液和藥粉的集合罷了。

在緊接著,夢天又是加大了靈魂力的輸出,然後將天地之間的火屬性能量全部聚攏了過來,竟是直接在火鼎的上方形成了一條倒懸的能量河流,直直的注入進了火鼎之內,供應著「火菩丹」的融合。

「嘩嘩……嘩嘩嘩……」

而在這天能量河流的關注下,竟是隱隱建有著溪水奔騰的溪流聲傳了出來,聽起來頗為奇異。

不過,夢天在煉製火菩丹的時候,卻是出奇預料的順利,根本就沒有耗費太大的力氣,頂多只是消耗了一些靈魂力拔了,竟然連最基本的勞累感都沒有,這一時間不由得讓夢天打呼奇怪。

其實,這些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只不過是因為夢天現在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慟天之境,而連帶著,在亡靈大陸的時候他的心竟便是已經突破到了慟天之境的巔峰,而他的煉藥術,也是隨著水漲船高,即便是沒有煉製多少丹藥,但是他對於丹道的感悟,卻是絕對不低。

所以,如今煉製「火菩丹」的時候,正好為夢天做了一次牽引,讓夢天的丹道感悟徹底融入到了煉丹之中。而現在的夢天,就算沒有達到生死煉藥師的巔峰,恐怕也已經達到了上品。估計,就算是現在夢天想要煉製上品的生死靈丹,也不會耗費太大的力氣的。

而時間,也使隨著夢天的煉丹緩緩地推移。轉眼之間,十天時間便是悄然流逝。

而在這枯燥的十天之中,火鼎之內的那些藥粉和藥液也是已經開始了真正的緩慢的融合,期間並未發生過什麼失誤,而夢天只是維持著輸入靈魂力,保持著天地能量對於火鼎的澆灌之外,便是在等待著丹藥的成型。

而如此又是過去了一個星期,一枚丹藥的雛形,方才緩緩的形成。不過,這個丹藥的雛形僅僅只是一個丹胚,體積足有成年人拳頭般大小,而且粘稠無比,其中的藥力一看便是知道還沒有完全的融合。

所以,夢天並沒有著急,依舊是在靜靜的等待著,雙張掖市保持這枯燥的抬起,不斷的向火鼎之內諸如這龐大的天地能量,維持著火鼎之內天地能量從始至終的充裕。

而這般,又是過去了一個星期,但要之內的丹胚,才真正的化為了一枚丹藥的雛形。本是成年人拳頭般大小的丹藥,在這一刻,也是已經壓縮成了嬰兒的拳頭般大小,通體閃爍著火紅的光芒。

雖然還沒有完全成丹,但是那股濃郁到極致的要想,卻是絲毫不加任何掩飾的從火鼎之內飄蕩而出,夢天僅僅只是吸了一口,這二十四天的煉丹所造成的所有消耗和疲勞竟是在這一瞬間全部恢復了過來。

這一下,可是令得夢天心中都是在狠狠的讚歎著,不愧是生死靈丹!光是這些葯香的濃郁成都,便是不亞於任何一枚聖階巔峰的但要所能造成的效果了。

而如此這般,又是兩天平平淡淡的度過了。

然而,當時間推移到第三天,也就是第二十七天的時候,火鼎之內的要想也是濃郁到了某個極限,然後猛地爆發了出來。頓時,方圓千丈之內的空間,都是被濃郁的葯香所充斥,而無數的存在於這片火焰空間之內的荒獸,也是嗅著這些香味兒,蠢蠢欲動了起來。然而,他們卻是因為夢天的壓制和身體之上那恐怖的威壓,所以便是不敢輕舉妄動。

而如此,到了第二十八天的時候,天空之上,已經是隱隱的有了黑色的雷允匯聚,而且正片天地,在這一刻都是陰暗了下來,就連這篇赤紅的火焰世界,都是無法抵擋瞬間陰暗下來的天地。

而當到了第二十九天的時候,終於,但要緩緩的成型,而這片天地之間,也終於是迎來了天地潮汐!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波動開始四散而開,狂暴的能量開始自這片天地之中肆虐,而天空之上,也是不斷的有這黑白色的雷霆穿梭其中。

生死雷劫!

這,正是生死靈丹出世的前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