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也是單身!”胖子心想,尼瑪,你這個黑炭能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這時候張元一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張元一一看號碼,趕緊接了起來:

“小萌姐,正準備一會給你電話呢”

“張元一,你這個小沒良心的,失蹤這麼多天,回來也不給我電話,要不是莉莉給我電話說你回來了,我還不知道,你是不是要死啊,是不是把姐給忘了啊”

怎麼有怨婦的味道呢,張元一聽出了姚小萌的不滿,也聽出了她的關心。

“怎麼可能忘了小萌姐呢,開玩笑”張元一在電話這頭開始嬉皮笑臉。

“沒忘,沒忘就好,那小帥哥有沒有想我呀?”姚小萌轉換模式,開始調戲起張元一來。

“額……”張元一一個措手不及,我擦,這是在撩我嗎?

“想啊,當然想啦,想的夜不能寐,想的家裏的衛生紙最近花費劇增”張元一也耍起了花頭,調戲了回去,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因爲姚小萌的嗓音比較有穿透力,和張元一聊的內容胖子和黑天佑聽的一清二楚,兩人不由得嘴角又抽搐起來。

“喲,兩個多月沒見,清純小鮮肉這麼快就學壞了,連姐姐都敢調戲了,張寶寶?”

姚小萌嬌笑了起來,根本不在乎張元一這種帶點顏色的玩笑。

“沒辦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聽姚小萌又喊自己張寶寶,張元一立馬將包袱給回了回去,但也是鬱悶地一頭黑線。

“不和你瞎扯了,最近行情怎麼看?”姚小萌覺得也差不多了,開始正色道。


“我覺得,大行情不就即將到來,現在是最佳建倉期”

“哦,這麼肯定!”

“肯定”張元一也正色道。


“對了,我爸爸媽媽下週來,說讓你一起吃個飯,我提前和你說一聲”

“額……就這麼簡單?”張元一想起了上次姚小萌爲了應付方東風,拉他做擋箭牌的事情。

“你想要多複雜?啊,嘴上毛都還沒長齊,小心思還不少”姚小萌又開始了調笑。

“……”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找你”

“信,當然信了,要不要我洗白白等你啊”姚小萌在電話那端嬌媚地笑了起來,又開始了開車。

“……停,開車開不過你”張元一是徹底無語了,現在的女孩子都這麼開放了嗎?

“對了,今晚沒啥事吧,一起唱歌吧”張元一舔了舔嘴脣,發出了邀請。

“小帥哥相約,我當然赴約咯”姚小萌咯咯笑了起來。

……

黑天佑看着張元一的眼神開始變的迷茫,尼瑪,一哥啥時候和女孩子聊天變得這麼開放、這麼大膽了?一哥的變化可真大啊,黑天佑心想。

等張元一掛了電話,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弱弱地問道:

“一哥,小萌姐是誰?”

“大美女哦”

還沒等張元一回話,胖子笑着搶話道。

“我看你們說話挺親密的呢”黑天佑眨了眨眼睛,說道。

“那是,我們什麼關係,你個小屁孩不懂” “小屁孩?我艹,一哥,你就比我大兩個月好不好”黑天佑一臉地不屑。

“你們什麼關係啊”本來一聽又是大美女,還想着讓張元一介紹介紹,但這次忍住沒說,別又特麼尷尬了。

“小萌姐和咱一哥啊,那是那樣的一種關係,聽過‘備胎’沒有?”

“沒有”黑天佑老實地答道。

“哎,你可真單純……”胖子搖搖頭,這丫都大學畢業了,咋還像個青澀地少年呢。

“胖子,別扯淡,我和小萌姐的關係是很純潔的好不好?”張元一連忙讓胖子打住。

“純潔?我咋不信呢,剛纔誰說的‘可想死我了’,‘家裏的衛生紙都不夠用了呀’”胖子不客氣地在一邊笑着揶揄道。

“我……你丫皮癢癢了是吧”張元一直接動手,一下子把胖子推倒在沙發上,好一頓蹂躪,胖子一陣求饒。

“額……”在一旁看着的黑天佑有點無語,好半天憋出一句:“尼瑪,原來同性之間纔是愛啊”

“我艹……”張元一和胖子同時住手,回頭看着一臉黑炭地黑天佑,露出殺人一般的眼神。

“當我沒說,當我沒說”黑天佑嘿嘿笑着,開始往門口方向撤退。

“你跑就行啦?胖子,攔住他”

胖子一下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抄了黑天佑的後路。

黑天佑一臉無語,他沒想到胖子的速度有這麼快,真特麼是個靈活的胖子!

幾個人又鬧騰了一會,才停了下來。

黑天佑回了辦公室,而張元一和胖子開始覆盤。

張元一打算近期迅速把兩市所有股票的近期走勢再看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共性特點。

在他看來,前期權重股的拉昇帶動指數上揚,已經給這個市場帶來了人氣,調整已經接近尾聲,入場的時機已經呈現出來了。

五點半了,張元一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走吃飯去,去學校門口等莉莉”

張元一招呼着胖子,然後兩個人走出貴賓室,鎖好門。

走到黑天佑辦公室門口,正好黑天佑也走了出來,幾個人一起說說笑笑的出了營業部的大門。

“你們學校的大門還滿有氣勢的!”黑天佑看着川海證券投資大學的南門瞅了半天,感嘆道。

“那是,你也不想想花了多少錢”胖子一臉不屑地看着黑天佑。

“一個大門能有多少錢?”黑天佑不服氣地道。

“說出來嚇死你,600萬!”胖子伸出手指比劃了一下。

“我艹……你們學校真特麼土豪,至於嗎”黑天佑看着大門又瞅了幾眼,搖了搖頭,嘆息着。

張元一微笑着看着這兩個活寶兄弟,突然感嘆:人生能有幾個知根知底地誌同道合的兄弟也是一樁美事!

就在這時,張元一影影綽綽的看到一個美麗的身姿向他飄來,赫然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少女,屬於前、凸、後、翹的那種,胸前的驕傲挺拔飽滿,被衣裙的前襟崩的緊緊的,下身裙襬剔透,可以看到一雙修長的美腿。

沈莉莉走到張元一的近前,甜甜的笑了一下,喊了一聲:

“元一哥”

然後就勢挽住了張元一的胳膊。自從上次大理執行, 隱婚甜寵︰大財閥的小嬌妻 ,但她知道,父母這邊是沒有阻礙的,張元一這邊就更不用說了,完全就是張元一說了算。

“莉莉,這是我兄弟,黑天佑,你喊他黑仔就好了”張元一指了指黑天佑笑着介紹道。

“嫂子好!”

黑天佑差點沒鞠躬,“太美了”黑天佑在心裏感嘆道,他真心爲張元一感到高興,能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額……”沈莉莉一下子臉紅了,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別人喊他嫂子,羞了個大紅臉,用手在張元一的腰部肉鬆的地方輕輕扭了一個180度。

“那我就不客氣了,黑仔,我是沈莉莉”

說着,沈莉莉伸出纖柔白嫩的小手,落落大方的要和黑天佑握手,以示友好。

黑天佑一看沈莉莉伸出手,忙把兩隻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後伸出來,就要去抓沈莉莉的小手。

“去,去,把你的爪子縮回去”

張元一沒好氣地在黑天佑的手上拍了兩巴掌。

“額……”黑天佑也有點不好意思,紅着一張黑臉,傻呵呵地笑着。

四個人說笑着,走到“一品江南”一聽名字,就是南方菜。


點了五菜一湯,等菜上齊後,大家開始大快朵頤。

看着胖子和黑天佑的吃相,幾天沒吃飯了這是?真特麼能吃,兩個人吃的滿口流油,竟然還不夠吃!

張元一和沈莉莉對視一眼,都是一頭黑線。

“尼瑪,你倆就是牲口!”

張元一看着黑天佑和胖子,一臉的無奈,只好添菜,自己還沒吃飽呢,菜就沒了。

“服務員,再點兩個菜!”

“好勒”服務員拿着菜單麻利地走了進來。

等大家都吃飽,張元一一看時間快到七點了。


幾個人打車來到了“百老匯”KTV,要了一箇中包,剛進去做了一會,徐曉峯和洪昇就先後走了進來。

“一哥”

“元一老弟”

“曉峯”

“升哥”

張元一又把黑天佑介紹給他們認識,彼此都客氣地打着招呼。

“小萌姐怎麼還沒來呢?”沈莉莉靠在張元一的身邊,問了一句。

“我來打個電話看看”

張元一剛撥通電話,包廂的門就被推開,聽到一陣悅耳的電話鈴聲傳了進來。

“小萌姐!”看到姚小萌,張元一的眼睛差點被亮瞎了。

姚小萌今天上身着深V女衫,這身材,簡直不要太有料了,而下身則穿着性感的包臀裙,一雙大長腿,近乎完美的展現了出來,筆直而悠長,上面包裹着魅惑的黑絲,圓融而飽滿。

整個人看起來性感又嫵媚,張元一不禁看的喉嚨咕咚一聲。

趁大家不注意, 仙墟

“元一弟弟,莉莉,呀,還有胖子,洪昇,曉峯,你們都在啊,就我最後到啊”

姚小萌一進來,就瞟了一眼張元一,然後看着大家有點驚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