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府的一干人等在眾人越說越起勁,忘記了對城主府中人的畏懼,腳步不自覺的往蕭楠二人所在的地方靠的越近,最終把城主府的一干人等忽視個徹底不說,還把人全都擠到了外邊,領隊的小隊長在城主府也算是一號人物,在外邊更是狐假虎威,無人不奉承巴結,可是現在看著「無知」的群眾,卻有種拳頭打在棉絮上的無力感,雖然此時手中的權力不小,可是在面對城中大多有家人在軍中任職的原住居民時,還是不敢太放肆的,畢竟也算是同僚的家屬嘛,總不少做得太過。

領隊之人在兩人之間來回地看著,像是在思考葉洛辰話語的可信性,可是看兩人這個樣子,即使不是夫妻,也像是兩情相悅的情人,心中僅剩的那一丟丟良心在來回的撕扯,因此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再把這個男人帶回去,雖說眼前的男子容貌俊美世間少見,可是卻是個病秧子,可是想到這男子也有可能成為城主的乘龍快婿,而自己也會因為此事而走進管事人的眼中,從此平步青雲,權勢、數不盡的金銀、傾國傾城的美女接踵而來,想想就讓人慾罷不能。

小隊長正要示意手下的兵丁動手,把人帶走時,感應到脊背一涼,很快全身就像是置身在修羅戰場之中,好似聽見了遠方傳來的廝殺聲,待想仔細聽聽時,這種聲音很快就消失了,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群,還在勸慰著那女子,剛才的異樣好似只有自己一個人聽見,待看到坐著的葉洛辰時,看著他臉上冰冷的表情,那廝殺聲又在耳邊響起……

小隊長驚恐的看著葉洛辰,慢慢的移開了眼睛,廝殺聲瞬間消失無蹤,如此三番之後,小隊長要是在不知道自己耳中出現的廝殺聲和這男子無關,那就真的是蠢鈍如豬,當下也顧不得再作升官發財、醉卧金銀懷抱美女的美夢,立馬帶著人轉身就跑,就怕身後的人突然站起來追出去,此刻跑著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

蕭楠原想著看葉洛辰笑話的,可是現在卻害得自己被人圍觀,有種搬起石頭砸腳上的感覺,現在再解說總有欲蓋彌彰之嫌,再說原本就是為了就近照顧葉洛辰,兩人才只定了一個房間,車夫當時定房間的時候,因為是飯點,當時客棧里吃飯的人還不少,就沖著這個原因,這些人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解釋,總不能實話實說,告訴眾人兩人皆是修真之人,到了現在這種修為,其實晚上大多都是在打坐中度過,睡覺就像是上一輩子的事情了,這種私密的事情說不出口是一回事,就算是說出來也不見得就有人相信,畢竟孤男寡女同處一房之類的說教相信會接踵而來,想到這裡就消了和這群人再糾纏的心思。

蕭楠乾巴巴的說道:「相公,妾身只是被嚇到了,對不起。」說完有種想自戳雙目的衝動,尼瑪,葉洛辰,這仇咱算是結下了,你給老娘等著。

葉洛辰聽著蕭楠磨牙的聲音,渾身一顫,完了……….

第二百零九章:

那怕是修為只有練氣兩三層的修士,在他們的眼中,沒有靈根不能修鍊的凡人,就如螻蟻一般,只需一個手指頭就能碾壓的存在,而葉家家大業大,家族裡也有不少沒有靈根的族人,這些人都會被送往世俗界葉家建立的國家裡生活,葉洛辰曾經跟著長輩去過一兩次,因此葉洛辰在凡人的世界走動過的次數比別人多了些,在世俗界也曾經見識過不輸於修士般驚艷決絕之人,雖不能修鍊,但是也不可小覷,因此葉洛辰在人界行走,從來沒有在人前使用過靈力,都是把自己身上的靈力遮掩住,就像是個武藝高強的俠客。

葉洛辰此刻雖身受重傷,虛弱的連個孩子都能讓他摔倒,但是常年的殺戮讓身上積累了不少的煞氣,現在這個虛弱的樣子,也是葉洛辰下意識遮掩的結果,否則,葉洛辰即使此刻不能動彈,身上的煞氣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輕則只是被嚇一跳,重則則能讓意志不堅定者產生幻覺,就像是置身在殺戮的戰場之中,眼前的一群人雖不見的是什麼好人,但是凡人界自有其法度,葉洛辰並不想被當成不同的「異物」被圍觀,更何況身後還跟著個看「好戲」的,既然蕭楠這麼相看熱鬧,怎能讓她失望呢?想到雲尚陽提起女子最愛聽到男子對她說甜言蜜語,等聽到以後反而喜歡說些口不應心的話,而且身為男子的臉皮一定要厚,不要聽到拒絕就放棄,一定要起而不舍死皮賴臉才能抱得美人歸,想到這裡,不禁有些期待蕭楠接下來的反應。

葉洛辰看了看身後蕭楠滿是無奈,語氣寵溺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娘子,為夫知道錯了,不該惹娘子生氣,原諒為夫這一次好不好?嗯……」說著看向蕭楠的眼睛里滿是愛意和小意,看在在場的眾人眼裡,就像是小兩口發生了口角,相公不知怎的惹到妻子生氣了,此刻妻子正在鬧小脾氣呢。

葉洛辰隨後又道:「娘子,為夫此刻正病著呢?你真的忍心讓這群不相干的人把為夫帶走?」說著配合臉上委屈的表情,閃瞎了一干圍觀群眾的眼,葉洛辰卻在眾人都看不見的寬袖之下,緊張的雙拳緊握,畢竟像這樣沒臉沒皮的事情,葉洛辰也只是聽好友雲尚陽說起過,記得當時自己還嗤之以鼻諷刺過對方一頓的,如今卻鬼使神差的用了出來,心情難免有些忐忑不安。

蕭楠覺得自己的臉皮和這些原住居民的女子中算是夠厚的了,在現代社會信息爆炸的影響下,什麽事情沒有見過、聽說過,可是聽到葉洛辰如此賴皮的說笑,話語的對方還是自己時,臉上也忍不住燒了起來,當即回聲反駁道:「誰是你娘子,別亂喊啊!」語氣里有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嬌羞,心裡泛起一陣甜蜜。

隔著斗笠下的一層薄紗,蕭楠看著葉洛辰眼中的笑意,隨即就反應了過來,臉上的喜悅退卻,只留下一臉驚恐了,要不是這一路上都是她自己在葉洛辰身邊照顧,鐵定認為眼前的師叔是被他人奪舍了,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話說師叔一直不都是高嶺之花的屬性嗎,永遠只是高高在上彷彿世間事情皆不放在眼中,可是現在是鬧哪樣啊。

畢竟在世俗界是男尊女卑,以夫為天的年代,葉洛辰如此低聲下氣的說話,即使葉洛辰說話的對像是自己的娘子,在大庭廣眾之下,讓圍觀的其他男子都感覺到一丟丟沒面子,哪裡還有一點男子漢的氣概,同時也對那蒙面的女子充滿了好奇,這男子的相貌可謂是天人之姿了,能讓他甘心低下頭顱輕言溫語,心想那女子該是如何絕色,眾人雖礙於城主府的兵馬不敢上前,但是現在被看上的不是自己,也就樂得在一旁看熱鬧,畢竟事不關己嘛。

先前凡是被城主府帶回去的男子,無一例外的都沒有如城主府大小姐的眼,只是在城主府里待上各一兩日被送了回來,奇怪的是,這些人回來以後,全都先後莫名窮秒的死去,而且死狀恐怖,雖沒有證據證明這些人得死和城主府有關,但私下早就傳遍了,畢竟這些人的相同之處就是都在城主府里待過,可是奇怪的是城主府里的人卻沒有聽說過有人出過事,因此看到城主府又派出兵馬,下意識的留心一觀,同時在心裡為這個即將倒霉的「倒霉鬼」惋惜不已,這就一會的時間,客棧里又聚集了不少的人。

「娘子???」葉洛辰察覺到蕭楠一瞬間的僵硬,索性破罐子破摔,原本這一路上兩人朝夕相對,感情直線上升可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再加上這一路上蕭楠順著自己的意思,在雇傭的車夫面前辦的是一對小夫妻,可是蕭楠卻一直讓車夫稱呼的是小姐而不是夫人,葉洛辰也不好意思說出口,這才趁著這個機會把兩人的關係拉到明面上說開來,雖看不見蕭楠此刻臉上的表情,長時間兩人相處的默契,葉洛辰從蕭楠一瞬間的僵硬可知,她現在的情緒可不是高興啊!唉!!!自己好像做了件蠢事,把事情給弄砸了。

「這小娘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要是我家老頭子能如此對我,就是減壽十年也願意啊!」一名中年婦女羨慕嫉妒的說道。

「就你家那暴脾氣的,再投回胎說不定能改改。」另一名女子在身旁補刀道。

「去,說什麼呢。」女子不服氣的道,轉過身來對著蕭楠道:「小娘子啊!兩口子過日子要相互體諒才行,你家相公都如此低聲下氣了,你要見好就收才行,否則等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了,有你後悔的時候。」

「是啊是啊!為□□者就應該遵從三從四德,做到貞靜賢雅才行,小娘子,你家相公如此如此對你,要惜福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紛紛開口相勸,眾人雖說有些愛看熱鬧,但不是真的有壞心,因此本來是城主府的人過來抓人,被葉洛辰這樣一打岔,生生的變成了眾人為了勸葉洛辰和蕭楠二人和好的戲碼。

城主府的一干人等在眾人越說越起勁,忘記了對城主府中人的畏懼,腳步不自覺的往蕭楠二人所在的地方靠的越近,最終把城主府的一干人等忽視個徹底不說,還把人全都擠到了外邊,領隊的小隊長在城主府也算是一號人物,在外邊更是狐假虎威,無人不奉承巴結,可是現在看著「無知」的群眾,卻有種拳頭打在棉絮上的無力感,雖然此時手中的權力不小,可是在面對城中大多有家人在軍中任職的原住居民時,還是不敢太放肆的,畢竟也算是同僚的家屬嘛,總不少做得太過。

領隊之人在兩人之間來回地看著,像是在思考葉洛辰話語的可信性,可是看兩人這個樣子,即使不是夫妻,也像是兩情相悅的情人,心中僅剩的那一丟丟良心在來回的撕扯,因此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再把這個男人帶回去,雖說眼前的男子容貌俊美世間少見,可是卻是個病秧子,可是想到這男子也有可能成為城主的乘龍快婿,而自己也會因為此事而走進管事人的眼中,從此平步青雲,權勢、數不盡的金銀、傾國傾城的美女接踵而來,想想就讓人慾罷不能。

小隊長正要示意手下的兵丁動手,把人帶走時,感應到脊背一涼,很快全身就像是置身在修羅戰場之中,好似聽見了遠方傳來的廝殺聲,待想仔細聽聽時,這種聲音很快就消失了,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群,還在勸慰著那女子,剛才的異樣好似只有自己一個人聽見,待看到坐著的葉洛辰時,看著他臉上冰冷的表情,那廝殺聲又在耳邊響起……

小隊長驚恐的看著葉洛辰,慢慢的移開了眼睛,廝殺聲瞬間消失無蹤,如此三番之後,小隊長要是在不知道自己耳中出現的廝殺聲和這男子無關,那就真的是蠢鈍如豬,當下也顧不得再作升官發財、醉卧金銀懷抱美女的美夢,立馬帶著人轉身就跑,就怕身後的人突然站起來追出去,此刻跑著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

蕭楠原想著看葉洛辰笑話的,可是現在卻害得自己被人圍觀,有種搬起石頭砸腳上的感覺,現在再解說總有欲蓋彌彰之嫌,再說原本就是為了就近照顧葉洛辰,兩人才只定了一個房間,車夫當時定房間的時候,因為是飯點,當時客棧里吃飯的人還不少,就沖著這個原因,這些人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解釋,總不能實話實說,告訴眾人兩人皆是修真之人,到了現在這種修為,其實晚上大多都是在打坐中度過,睡覺就像是上一輩子的事情了,這種私密的事情說不出口是一回事,就算是說出來也不見得就有人相信,畢竟孤男寡女同處一房之類的說教相信會接踵而來,想到這裡就消了和這群人再糾纏的心思。

蕭楠乾巴巴的說道:「相公,妾身只是被嚇到了,對不起。」說完有種想自戳雙目的衝動,尼瑪,葉洛辰,這仇咱算是結下了,你給老娘等著。

葉洛辰聽著蕭楠磨牙的聲音,渾身一顫,完了………. 和韓廣易想象的沒錯,董楓在傷害了死蠍後立即遁逃得遠遠的,因爲是全力逃跑,董楓在沙子中跑出了一千米遠。

“恐怖都是害怕道具的,剛剛吃了我那一刀,那蠍子哪怕不死,也應該會被重傷,剩下的交給韓廣易就行了。”

董楓心裏暗暗想着,卻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異常。

詭異的事情在董楓離開沙面後立即出現,以他爲中心,半徑十米的圓圈中,沙子正以微弱的速度蒸發着。

“奇怪,我的衣服?不好!”回過神來的董楓漸漸發現了一絲不對勁,摸了摸衣服發現其質地變得很脆後,董楓立即警惕起來。

“啊啊啊!”皮膚上傳來的灼熱感讓董楓嘴裏發出陣陣低吼,不過現在的他卻移動不了分毫。

就在剛剛,董楓的雙腳被詭異的沙子凝固住了,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逃離這個死亡地帶。

隨着時間的漸漸流逝,董楓也終於知曉了自己碰上了怎樣的敵人。

“腐朽之力!法老王就在附近,我該怎麼半?”董楓此時已經衣不蔽體,裸露的皮膚變成了駭人的紫黑色,不斷冒出的黑氣讓人看起來毛骨悚然。

“該死啊!”絕望之下,董楓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剛剛被他用來斬傷死蠍的長刀被他幻化出來,不過這一次的目標不是恐怖,而是他自己。

董楓不是要自殺,他是想斬斷自己的雙腿,讓自己逃離這個魔窟。

“希望法老王離我有一段距離吧!”董楓閉上眼睛祈禱一句,然後右手使勁,劃過了自己的雙腿。

斷肢的痛苦讓董楓差點昏厥過去,董楓緊咬着嘴脣,一邊客服着巨大的疼痛,一邊飛離了這片區域。

然而他剛剛飛到空中,便被一個高速飛行的身影踢了回去。

那身影自然是法老王阿耶託斯,一直蹲守在附近的他怎麼可能會允許自己的玩物逃出牢籠,在董楓斷肢的剎那,他便衝了過來。

董楓的身子重重地砸到了沙面上,腐朽之氣再一次瀰漫到了他斷肢處的傷口。

“阿……耶託斯……”這是董楓昏迷前的最後話語。

之後的幾分鐘裏,阿耶託斯靜靜地站在不遠處看着董楓的死亡。

從鮮活肉體到可怖的白骨,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過程讓阿耶託斯享受到了極點。

“還有一個小東西在等着我呢!”阿耶託斯隨手一擊將董楓的遺骸毀滅,看向了韓廣易所在的方向。

此時的韓廣易還在好奇好友的下落呢,哪裏知道自己即將陷入絕境。

等待良久的他終於失去耐心,準備去尋找董楓的時候,遠處的黃沙之上,漸漸走來了一個身影。

阿耶託斯氣息沒有外漏,再加上韓廣易沒見過他的模樣,導致阿耶託斯走到了韓廣易面前還將韓廣易嚇走。

如今的死寂沙漠只剩下了恐怖,韓廣易自然不會認爲身影是普通人類,所以在阿耶託斯進入他的視野的時候,韓廣易便做好了進攻準備。

“你是誰?”韓廣易警惕地問了一句。

不過阿耶託斯似乎並沒有理會他的意思,而是慢步走到了不遠的沙坑旁,看了下方的死蠍一眼。

“都怎麼大了啊?當初剛剛見到你的時候還是個小傢伙呢!還是來遲了一步,不然的話,就可以救下你,讓你成爲我身體的一部分了。”阿耶託斯看着死蠍的屍體輕聲嘆息一句,不難想象,他口中的變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是什麼意思。

62天級別的恐怖蘊含的能量,哪怕是對法老王這樣的天災,也是有些許作用的呢!

“不過你不用擔心,很快我便會對殺害你的卑鄙小人下手了。”阿耶託斯回過腦袋,看着韓廣易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是你養的?”韓廣易聽到阿耶託斯的自言自語,忍不住問了一句。

如果得到阿耶託斯承認的話,韓廣易會毫不猶豫地逃離這裏。

“算是吧,畢竟它是我的子民。”阿耶託斯點點腦袋。

狂妃來襲:腹黑王爺誘入懷 “子民!”韓廣易聽到這個詞語後瞬間戒備到了極點。

敢在死寂沙漠中將恐怖稱爲子民,身影的真實身影呼之欲出。

“阿耶託斯!”韓廣易沉聲說道,然後瘋狂地向後退離。

阿耶託斯歪着腦袋看着韓廣易的驚慌表現忽然移動起來。

地面上的黃沙被阿耶託斯的高速移動帶飛了起來,韓廣易只感覺眼前刮過一道風,接着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的阿耶託斯。

灼熱的沙漠之中,韓廣易霎時冒出了一身冷汗。

激活驅邪護符的下一秒,韓廣易便看到阿耶託斯的手插向了自己的腹部。

乾枯的右手上瀰漫的腐朽氣息與驅邪符紙上喚發的金光激烈的碰撞在一起,發出了“呲呲呲”的聲音。

“你……”韓廣易又驚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阿耶託斯卻是感覺到了一絲無聊,右手只是稍稍用力,便插穿了驅邪符紙散發的金光,穿透了韓廣易的身體。

“咳咳……”韓廣易身子躬着,咳出了不少的鮮血,感覺到自己的生機瘋狂流逝,韓廣易終於放棄了掙扎。

“他也死了嗎?”最後的時刻,韓廣易突然想起了好友董楓,忍不住問了一句阿耶託斯。

“死了。”阿耶託斯一邊盡情地釋放着自己的腐朽之氣進攻着韓廣易的身體,一邊輕鬆地說道。

韓廣易得到答覆後終於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腦海裏浮現出了自己的一生。

那一天,韓廣易從學校畢業便迫不及待地回到了自己的故鄉處理爺爺留下的古屋。

不顧村裏人反對的他獨自進入了被爺爺鎖住多年的地下室裏。

黑暗之中,一雙可怕的黑手將他拉入了百樓這個光怪陸離的地方。

數不清的恐怖場景,無比可怕的絕境在韓廣易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最終成爲百樓高層的他結識了董楓,兩個實力相仿的人在恐怖世界互相扶持,最終走到了今天……

韓廣易,董楓,作爲現實世界陣營的高層,他倆的死,拉開了兩個世界大戰的序幕。 ?第二百一十章:

蕭楠站立著聽了一個時辰一干人等關於如何做個好妻子的說教,這才被熱情的眾位給放行,好在蕭楠最初的時候就把耳邊嗡嗡的說教聲音蒙蔽,只要見到有人開口就趕緊微笑著點頭示意自己同意這個觀點,只是在眾人看不見角度狠狠的瞪著罪魁禍首,見到他也是煩不勝煩的樣子,這才找到了點平衡,這才對嘛,雖說這些人是好心好意,但是一個女人說教就相當於五百隻鴨子,可是眼前說教的人就是十幾位大媽,自己聰明的蒙蔽了耳朵,可是葉洛辰如今可沒有這個能力,這樣算來是多少只鴨子來著……

蕭楠冷著臉看著葉洛辰情緒低迷的做在凳子上,時不時的朝自己這裡瞄上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糾結的樣子,面上不漏聲色,心中只覺得好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師叔如此純情的樣子,配和著本就如謫仙般的面容,簡直秒殺一切女性生物。

蕭楠向來不願意吃虧,向來奉承的就是來而不往非禮也,否則也不會在剛入千劍鋒的時候,被葉洛辰扔到陣法里殺妖獸練劍的時候處處與他作對鬥智斗勇了,想到這裡,心中不由的生出一個主意。

葉洛辰此刻心中狠罵了兩聲雲尚陽,提的什麼破建議,害的蕭楠生氣不說,還聽了一下午的說教,讓人煩不勝煩,本想冷著臉散發寒氣把人都嚇走的,可是自己在那擺了半天冷臉,愣是沒有人注意到,人家只是身邊的空氣突然變冷當成是天氣變了,掩了掩衣物繼續說教,愣是沒有發現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對著弱小的他們又不能動手,因此只好把鬱悶壓在心底。

看著蕭楠冷著一張臉,不像先前似的對自己噓寒問暖,就自顧的做在對面喝茶,葉洛辰不禁有些焦急的道:「楠兒,我……」張口欲罷雲尚陽叫自己如何太女孩子歡心的事情都漏出來,可以想到雲尚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是在葉家有意和陸家聯姻,雲尚陽在認識了陸詩雨以後,知道其品性不錯,見自己不理睬這才熱心提的建議,雖說自己心中一直喜歡的都是蕭楠,對陸詩雨也就是當一個可以結交的朋友,並沒有其他的想法,可是蕭楠不知道啊!萬一有了誤會就不好了。

先前在水藍幽海蕭楠出了秘境醒來以後,蕭楠見到自己若有若無的疏離,葉洛辰不是沒有感覺到,雖沒有喜歡過其他女子,但是愛慕與他的女子卻有不少的,只不過還沒有走到自己跟前,就被藍靈玉私底下處理掉了,見識過她的彪悍以後,再想到自己連好友雲尚陽與蕭楠過分親近都不心生不快,現在是葉家和陸家有聯姻的打算,推及渡人,不管蕭楠心中有沒有自己,這件事情透漏出去,總歸會在心中留下痕迹的,更何況現在還沒有抱得美人歸,此時就更加不能在現在這個時刻捅出去了,可要是讓自己開口說謊欺騙蕭楠也是萬萬不可能的,因此只得裝聾作啞,把剛想吐口的話又咽了回去。

蕭楠和葉洛辰相識已久,對葉洛辰也是知之甚深,雖面上看著一副冷冰冰難以接近的樣子,其實並不難相處,不過因為葉洛辰出身頂級世家,如今又是葉家少主,下一屆的葉家家主,平日里巴結獻媚的修士多不勝數,在見識過了那麽多憎惡的嘴臉以後,連先前面上的敷衍都懶得做,直接無視個徹底,再加上葉洛辰的童年再也加過的很是凄苦,見多了捧高踩低,陽奉陰違只認得嘴臉,人也就更加冷漠了,因此能入他眼緣的人不多,能對他說教並且還能讓葉洛辰聽得進去人就更不多了,恰好蕭楠熟識的人中也就雲尚陽一人符合這個條件。

蕭楠看著葉洛辰欲言又止的樣子,哪裡還不明白,胳膊趴在桌子上撐著身子往前探,視線和葉洛辰持平,雙目似笑非笑的僅僅盯著葉洛辰,剛開始還好,葉洛辰有些不明所以,還有些緊張,在蕭楠似笑非笑的眼神下堅持了兩分鐘,見蕭楠還沒有移開目光的打算,從耳根開始慢慢泛紅,最後在臉上暈開。

葉洛辰原先還能與蕭楠對視面不改色,隨後卻不可控制的臉上燒了起來,在看向蕭楠,臉上還是白白凈凈的,一點害羞的痕迹都沒有,不由得在心中唾棄自己,身為男子,竟然連女子都不如,雖說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很難有人能做到「面不改色」,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蕭楠並沒有自己對她的感情深,否則,也不會若無其事。

葉洛辰低頭看著放在桌子上的玉手,把雙手輕輕地覆蓋在上面,從指間傳來的柔滑觸感,讓葉洛辰心底一顫,把手放在自己掌心裡緊緊握住,心底冒出一股奇異的滿足感,像是握住了整個世界。

「楠兒,我喜歡你。」萬事開頭難,葉洛辰克服心中的忐忑,話一說出口,接下來的話就更順溜了,「你可願意與我結為雙修伴侶,一起…….」

「什麼人?別跑……」話音一落,整個人就從房間疾射出去,耳邊卻傳來蕭楠的傳音「師叔,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隨手一揮,葉洛辰所在的房間就被蕭楠布上防禦陣,自己卻朝著前方急速奔跑的黑影追了上去。

葉洛辰看了看空了的手,自己的舉動嚇到她了嗎?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還是太心急了。

蕭楠原本想著逗一逗葉洛辰的,在現代社會,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都很少見過因為一個目光就讓對方臉紅得像發燒一樣的純情之人了,可是沒有想到葉洛辰會表白,不對,是省略了表白直接就求了婚了,雖說對葉洛辰也不是沒有感情,尤其是在他捨命相救明白了葉洛辰的感情以後,更是生出了要過一輩子的想法,就是因為這樣,蕭楠心中也不明白,自己是真的愛上了葉洛辰,還是把感激當成了感情,要是前者的話,郎情妾意自是再好不過了,可是要是後者,難免會生出其他的事端,因此蕭楠在沒有確定之前,在聽到葉洛辰直白的話語后,什麼都顧不上,借著突然出現在房外的不明人士,沒有骨氣的直接就遁了。

男子的身形很快,在屋頂上奔跑如履平地,可見手底下的輕功不弱,可惜他遇到的是以速度見稱的蕭楠,蕭楠只是幾個起落,在起跳的時候觀察了一下四周,最終就穩穩噹噹的落在了一條巷子口,聽著身後的聲音響起,這才轉過了頭,那男子恰好轉彎,迎面就看見蕭楠笑吟吟的等在那裡,趕緊猛的剎住了腳步,這才沒有直接撞了上去。

男子停穩了腳步,看到蕭楠這麽快就追了上來,心裡吃驚她的輕功速度驚人,知道此人雖是女子,卻不是自己能對抗的了得,同時腳下並沒有停留太久,腳下一滑,身子斜躺著劃過蕭楠,選擇了一個方向就趕緊跑了。

蕭楠是能攔得住男子的,但是並沒有出手,即使這人的武功再好,在如今的蕭楠面前,殺死他就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不管他想做什麼,都對蕭楠造不成任何威脅,更何況那人先前只是在外邊停留一下,並不見得是對蕭楠二人不利,蕭楠選擇追了出來,也是為了逃避葉洛辰接下來想要說出口的話而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在世俗界,不到逼不得已,蕭楠並不想出手干預,因此就沒有阻攔。

男子已經走遠,蕭楠想想現在回去面對葉洛辰也是尷尬不已,於是就慢悠悠的走了起來,能拖一刻就一刻吧,誰讓自己辦了件蠢事呢。

第二百一十章:

蕭楠站立著聽了一個時辰一干人等關於如何做個好妻子的說教,這才被熱情的眾位給放行,好在蕭楠最初的時候就把耳邊嗡嗡的說教聲音蒙蔽,只要見到有人開口就趕緊微笑著點頭示意自己同意這個觀點,只是在眾人看不見角度狠狠的瞪著罪魁禍首,見到他也是煩不勝煩的樣子,這才找到了點平衡,這才對嘛,雖說這些人是好心好意,但是一個女人說教就相當於五百隻鴨子,可是眼前說教的人就是十幾位大媽,自己聰明的蒙蔽了耳朵,可是葉洛辰如今可沒有這個能力,這樣算來是多少只鴨子來著……

蕭楠冷著臉看著葉洛辰情緒低迷的做在凳子上,時不時的朝自己這裡瞄上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糾結的樣子,面上不漏聲色,心中只覺得好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師叔如此純情的樣子,配和著本就如謫仙般的面容,簡直秒殺一切女性生物。

蕭楠向來不願意吃虧,向來奉承的就是來而不往非禮也,否則也不會在剛入千劍鋒的時候,被葉洛辰扔到陣法里殺妖獸練劍的時候處處與他作對鬥智斗勇了,想到這裡,心中不由的生出一個主意。

葉洛辰此刻心中狠罵了兩聲雲尚陽,提的什麼破建議,害的蕭楠生氣不說,還聽了一下午的說教,讓人煩不勝煩,本想冷著臉散發寒氣把人都嚇走的,可是自己在那擺了半天冷臉,愣是沒有人注意到,人家只是身邊的空氣突然變冷當成是天氣變了,掩了掩衣物繼續說教,愣是沒有發現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對著弱小的他們又不能動手,因此只好把鬱悶壓在心底。

看著蕭楠冷著一張臉,不像先前似的對自己噓寒問暖,就自顧的做在對面喝茶,葉洛辰不禁有些焦急的道:「楠兒,我……」張口欲罷雲尚陽叫自己如何太女孩子歡心的事情都漏出來,可以想到雲尚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是在葉家有意和陸家聯姻,雲尚陽在認識了陸詩雨以後,知道其品性不錯,見自己不理睬這才熱心提的建議,雖說自己心中一直喜歡的都是蕭楠,對陸詩雨也就是當一個可以結交的朋友,並沒有其他的想法,可是蕭楠不知道啊!萬一有了誤會就不好了。

先前在水藍幽海蕭楠出了秘境醒來以後,蕭楠見到自己若有若無的疏離,葉洛辰不是沒有感覺到,雖沒有喜歡過其他女子,但是愛慕與他的女子卻有不少的,只不過還沒有走到自己跟前,就被藍靈玉私底下處理掉了,見識過她的彪悍以後,再想到自己連好友雲尚陽與蕭楠過分親近都不心生不快,現在是葉家和陸家有聯姻的打算,推及渡人,不管蕭楠心中有沒有自己,這件事情透漏出去,總歸會在心中留下痕迹的,更何況現在還沒有抱得美人歸,此時就更加不能在現在這個時刻捅出去了,可要是讓自己開口說謊欺騙蕭楠也是萬萬不可能的,因此只得裝聾作啞,把剛想吐口的話又咽了回去。

蕭楠和葉洛辰相識已久,對葉洛辰也是知之甚深,雖面上看著一副冷冰冰難以接近的樣子,其實並不難相處,不過因為葉洛辰出身頂級世家,如今又是葉家少主,下一屆的葉家家主,平日里巴結獻媚的修士多不勝數,在見識過了那麽多憎惡的嘴臉以後,連先前面上的敷衍都懶得做,直接無視個徹底,再加上葉洛辰的童年再也加過的很是凄苦,見多了捧高踩低,陽奉陰違只認得嘴臉,人也就更加冷漠了,因此能入他眼緣的人不多,能對他說教並且還能讓葉洛辰聽得進去人就更不多了,恰好蕭楠熟識的人中也就雲尚陽一人符合這個條件。

蕭楠看著葉洛辰欲言又止的樣子,哪裡還不明白,胳膊趴在桌子上撐著身子往前探,視線和葉洛辰持平,雙目似笑非笑的僅僅盯著葉洛辰,剛開始還好,葉洛辰有些不明所以,還有些緊張,在蕭楠似笑非笑的眼神下堅持了兩分鐘,見蕭楠還沒有移開目光的打算,從耳根開始慢慢泛紅,最後在臉上暈開。

葉洛辰原先還能與蕭楠對視面不改色,隨後卻不可控制的臉上燒了起來,在看向蕭楠,臉上還是白白凈凈的,一點害羞的痕迹都沒有,不由得在心中唾棄自己,身為男子,竟然連女子都不如,雖說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很難有人能做到「面不改色」,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蕭楠並沒有自己對她的感情深,否則,也不會若無其事。

葉洛辰低頭看著放在桌子上的玉手,把雙手輕輕地覆蓋在上面,從指間傳來的柔滑觸感,讓葉洛辰心底一顫,把手放在自己掌心裡緊緊握住,心底冒出一股奇異的滿足感,像是握住了整個世界。

「楠兒,我喜歡你。」萬事開頭難,葉洛辰克服心中的忐忑,話一說出口,接下來的話就更順溜了,「你可願意與我結為雙修伴侶,一起…….」

「什麼人?別跑……」話音一落,整個人就從房間疾射出去,耳邊卻傳來蕭楠的傳音「師叔,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隨手一揮,葉洛辰所在的房間就被蕭楠布上防禦陣,自己卻朝著前方急速奔跑的黑影追了上去。

葉洛辰看了看空了的手,自己的舉動嚇到她了嗎?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還是太心急了。

蕭楠原本想著逗一逗葉洛辰的,在現代社會,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都很少見過因為一個目光就讓對方臉紅得像發燒一樣的純情之人了,可是沒有想到葉洛辰會表白,不對,是省略了表白直接就求了婚了,雖說對葉洛辰也不是沒有感情,尤其是在他捨命相救明白了葉洛辰的感情以後,更是生出了要過一輩子的想法,就是因為這樣,蕭楠心中也不明白,自己是真的愛上了葉洛辰,還是把感激當成了感情,要是前者的話,郎情妾意自是再好不過了,可是要是後者,難免會生出其他的事端,因此蕭楠在沒有確定之前,在聽到葉洛辰直白的話語后,什麼都顧不上,借著突然出現在房外的不明人士,沒有骨氣的直接就遁了。

陸少的枕上寵 男子的身形很快,在屋頂上奔跑如履平地,可見手底下的輕功不弱,可惜他遇到的是以速度見稱的蕭楠,蕭楠只是幾個起落,在起跳的時候觀察了一下四周,最終就穩穩噹噹的落在了一條巷子口,聽著身後的聲音響起,這才轉過了頭,那男子恰好轉彎,迎面就看見蕭楠笑吟吟的等在那裡,趕緊猛的剎住了腳步,這才沒有直接撞了上去。

男子停穩了腳步,看到蕭楠這麽快就追了上來,心裡吃驚她的輕功速度驚人,知道此人雖是女子,卻不是自己能對抗的了得,同時腳下並沒有停留太久,腳下一滑,身子斜躺著劃過蕭楠,選擇了一個方向就趕緊跑了。

蕭楠是能攔得住男子的,但是並沒有出手,即使這人的武功再好,在如今的蕭楠面前,殺死他就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不管他想做什麼,都對蕭楠造不成任何威脅,更何況那人先前只是在外邊停留一下,並不見得是對蕭楠二人不利,蕭楠選擇追了出來,也是為了逃避葉洛辰接下來想要說出口的話而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在世俗界,不到逼不得已,蕭楠並不想出手干預,因此就沒有阻攔。

男子已經走遠,蕭楠想想現在回去面對葉洛辰也是尷尬不已,於是就慢悠悠的走了起來,能拖一刻就一刻吧,誰讓自己辦了件蠢事呢。 將韓廣易解決掉後,阿耶託斯只停留了一會便離開了。

“剛剛的兩名人類不大像是去獅城營救的,很可能這沙漠裏還有其他的人類,我得好好逛逛才行。”

懷揣着這麼一個念頭,阿耶託斯開始了巡查領土之路。

而與韓廣易兩人分離的金和徐洋,此時卻是快速接近着獅城。

一路上靠着道具躲開了不少的恐怖,兩人終於來到了只剩下殘垣斷壁的獅城。

“這個也用上。”金把一道隱身符咒交到了徐洋手裏,示意其激活。

過了幾分鐘,兩人將身上能用上的道具都用上後,才慢慢踏進了破敗的獅城。

和金想象中的不一樣,獅城之中並沒有用來警戒的小陷阱,一路順通無阻,金和徐洋終於來到了獅城的中心——獅身人面像下。

因爲是隱身狀態,加上氣息沒有外漏,所以斯芬克斯並沒有發覺有兩個人類來到了自己的腳下。

“在從前的資料裏,獅身人面像下有一個巨大的迷宮,如果其他人真的被困在這裏的話,那麼一定是在地底迷宮,只是……”金眼神中浮現出一縷擔憂。

他不是擔心怎樣進入地底迷宮,而是疑惑恐怖陣營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自己和徐洋一路走來,見到的,聽到的實在太平靜了,這個寧靜,讓金有些害怕。

是啊,金哪裏知道恐怖陣營根本沒有設下任何陷阱,自始至終,恐怖陣營出動的力量只有兩個而已——一個阿耶託斯,一個斯芬克斯。

“這是瞬移符,你等會解除身上的隱形效果後到獅身人面像的頭頂釋放一下力量,看看是否有恐怖埋伏在附近,一旦被包圍,立即將符咒激活離開。”金掏出一張稀有的符咒,交到了徐洋的手裏。

徐洋點點頭收下符咒,看着金說道:“我離開後,你等下怎麼辦?”

面對徐洋的擔心,金只是擺了擺手,“我身上的東西多着呢?不然你以爲我會把這麼重要的符咒交到你手裏嗎?”

得到了金的答覆,徐洋終於放下心來,深吸一口氣後便按照金所說的解除隱形模式。

“嗯?”突兀出現的人類讓斯芬克斯吃了一驚,“人類?還是實力強大的人類,會不會是王的敵人?”

因爲沉睡太久,斯芬克斯根本沒有分辨住戶與恐怖氣息的辦法,下意識裏,斯芬克斯將徐洋當成了本世界的居民。

斯芬克斯只呆愣了這麼一會,徐洋便來到了它的頭頂,將自己的能力完全外放出來。

釋放的壓迫氣息讓斯芬克斯感到了一絲心悸,剛剛想要出手將徐洋拿下,卻發現徐洋只是單純地釋放能量而已,思考片刻,斯芬克斯收起了攻擊的想法。

遠在幾百千米外的阿耶託斯突然感覺到身後傳來的能力氣息,立即轉過身子趕向了獅城。

“膽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跑去獅城!”

肆無忌憚地外放氣息好一會,確定周圍沒有恐怖埋伏後,徐洋收回了自己的能力。

幾個跳躍回到金的身旁,徐洋說出了剛剛的探測結果。

“居然沒人!怎麼會這樣?難道說……”金的身影漸漸從空間浮現,腦海裏又冒出了一個遙遠的傳說。

也不和徐洋說些什麼,金立即將製造出一道金光轟到了獅身人面像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