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句不恰當的比喻哦,有集的日子,跟着花所長去安全巡查就是過癮!他的鼻子就像警犬一樣靈敏,總能嗅到危險的氣息,能在犯罪嫌疑人實施罪惡計劃之前就準確無誤地摧毀他,挽救了多少人的性命,挽救了多少個家庭啊!”

小夏扒拉完碗裏的最後一個米粒,放下了碗筷,鄭重其事地說:

шωш¤ttкan¤¢〇

“花大所長讓人敬佩的地方太多了,他出了一次差,好事就做了一輪船,他的人還沒返回呢,錦旗呀、感謝信呀、獎勵金呀這些先一步就到咱們派出所了,真是英明傳萬里呀!”

小張納悶地說:

“按照咱們花所長立的功、受的獎,全局都是數一數二的,我覺得這個提拔都應該是早兩三年的事,來的太遲了!”

大忠說:

“這個你有所不知,我們花大所長鐵面無私的名聲在外,執法嚴明,不徇私舞弊,任你是多大的官,想在他這裏走人情是無用的,因此上,得罪了不少的人,誰肯一力推薦?”

幾個人若有所思地說,是呀!是呀!


小段吃完飯,擦完嘴,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縫,興奮地說:

“強將手下無弱兵,花所長真是我們派出所所有小夥子的一張活名片!因爲他破案神速,英勇無畏的英雄形象在那豎着,他們一聽我在白羊鎮派出所工作,託親戚給我介紹相親對象的人特別多,我還見了幾個呢!”

看着小段說到最後,扭捏的羞態,黃指導員有話說了:


“小段,小夏,大忠你們幾個給我聽着,因爲花大所長的高升,我老黃高興,就要向你們傳授我琢磨了幾十年的相親看女人壓箱底的絕招了,你們先挖個耳朵清清耳道,以防沒有聽清,或者聽漏!”

小段着急地說:

“快點講啊黃指導員,我要拿你的這個標準,好好選媳婦呢!”

黃指導員問:

“小段,你的相親對象的高低、胖瘦、美醜能說上來嗎?”

小段自豪地說:

“能行啊!我把她們幾個從這幾個方面能排個名次出來呢!”

“那我再問問你,她們的後面,尤其是臀部這一塊你能排個名次出來嗎?”

“這……這……不是說看人要看人的眼睛,顯得尊重人嗎?第一次見面……我怎麼好意思溜在後面看人家屁股呢?”

啪一聲,黃指導員激動地把筷子拿起來重重地在桌面上摔了一下,並恨鐵不成鋼地說:

“榆木疙瘩,榆木疙瘩!就是不開竅!我今天好好給你說道說道這個老黃看女人的絕招:相親就相後影子,屁股大而腿粗者,勤勞聚財又堅強;圓臀好生養,賢妻良母型;臀部圓而翹臀者,善良天真但嬌氣;屁股大而腰細,招蜂引蝶是好手;屁股圓小但結實者,夫妻和睦又幫夫;臀部乾枯無肉者,生育理財持家差;臀部大小適中且渾圓者,人際關係很好,是懂得付出的人。”

小段聽成了呆雁,呆呆地說:

“黃指導員,她們……我一無所知啊!我真是幼稚又無知。”

小夏說:

“黃指導員,你致力於‘女人屁股研究’幾十年,這是你自己研究總結出來的嗎?一種種類型你都有案例嗎?”

黃指導員壞壞地笑着說:

“這個絕招是用眼睛看出來的,也是用手摸出來的,我是閱臀無數才分類總結出來的,這就是所謂的——實踐出真知啊!”

大忠怔怔地盯着黃指導員說:

“黃指導員,你有沒有研究過……男人的屁股類型特點啊?”

過了幾十秒,幾個壞小子反應過來了,都哧哧地笑了起來。

黃指導員站了起來,氣憤地擡起了腿脫起了鞋子,大忠見勢不妙,連滾帶爬跑出了餐廳大門,黃指導員一邊拿着鞋,一邊跳着追趕他:

“你這個兔崽子,你給老子站住,你爺才愛摸男人屁股呢!你們全家都愛摸男人屁股……”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116場第1場次——大林總享受天倫之樂!

上遠市富人頂級豪宅區7棟林家。

上遠市是著名的國際都市,大林總早起,穿着一身專業的太極運動服,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早晨,吐納自然空氣,正在打着太極拳……

他全心全意正在練習,如何能來之不知,去之不覺,打人於不知不覺之中……出動時,心裏應如何作想,如何形態,如何神氣,如何出手若無所爲而又有包羅萬象?

他的身後正有一隻獅子貓,正在躡足潛蹤地靠近他……一邊躡手躡腳,一邊回頭朝站在廊下意欲喊她的傭人吳媽揮手做噓噓禁言的動作……

她從後面溜到老爸的後面,猛得跳起身,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像小猴掛在樹上一樣打着吊吊,調皮地提高嗓子說:

“猜猜我是誰?猜錯了捱打哦!”

大林總被她這突然襲擊高興壞了,把她環抱到胸前,興奮地說:

“小獅子,你怎麼從天而降了?什麼時候回來的?是不是想老爸了?”

小獅子仍然掛在她的脖子上耍賴、撒嬌:

“一個喜歡了二十年的糟老頭子了,提不起勁想了,我是想我璟哥哥了,才草草結束完學校的課程,從萬里之外匆匆趕回來!”

大林總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佯裝生氣:

“你這個喂不熟的白眼狼!”

小獅子可愛地吐了一下舌頭,離開了老爸的懷抱!找了一條汗巾,替爸爸擦了擦額頭的汗:

“來,給這個糠老頭子擦擦汗,抱了一會兒小獅子,怎麼沁出這麼多小汗珠,看您老虛弱成這個樣子,要是什麼五姐、六姐來了,你心有餘而力不足,到時候咋辦呢?”

說到最後,自己崩不住笑了得跑開了,大林總在後面追着邊喊邊罵:

“你這個小妮子,給老子站住!慣壞了你,老爸的玩笑你都敢開!”

他們父女倆繞着花園健起了身,跑了兩圈,大林總氣喘吁吁地對她喊:

“小妮子,我說出一個人的名字,你肯定會乖乖地立在原地!”

“誰呀?說說看!”

“誰誰誰?花——璟——末!”大林總兩手叉腰,像是捏住了對方的軟肋一樣,自豪地站着勻氣。

小獅子跑過來,孝順地在大林總的脊背上下拍打着,邊幫他順氣,邊乖爽地說:

“老爸,你怎麼突然想起他來!”

“給爸進去端杯茶去!我坐着告訴你!”

小獅子聽到老爸的命令,十分嚴肅地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十分誠懇地說:

“得令!小獅子願爲年輕有爲、事業有成、瀟灑有金的大林總鞍前馬後、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大林總被她突如其來的演繹逗得開懷大笑!他像將軍一樣,朝她大手一揮:

“去吧!有勞貴千金了!”

他樂呵呵地坐在搖椅上,享受着和自己唯一的愛女共處的天倫之樂,看着她像小鹿一樣歡快地穿梭在林家花園,是他一天最美好的時刻。

此刻,他端着茶杯,她趴在自己的膝頭,兩眼亮晶晶地盯着自己的老爸,等着那三個字出口!

“虺兒,你記得幾年前的‘鑽石號’郵輪的南海之行嗎?”

“當然記得,初見璟哥哥的情景在我腦海裏都播放了幾千遍了。爸爸怎麼突然提起這事了?”

“我前幾天見過他了?”

“爲什麼?他可是一名警察,誰見他誰都沒有好事,你不會是有什麼違法的事情吧?”

“看你這個孩子,在想什麼呢?”

“從小到大,我可是見過幾個和你關係密切的乾爹都犯了事,惹上了官事,人家擔心你嘛!我希望一輩子都不會有什麼警察找上你!”

大林總看到林虺兒敏感激動的樣子,臉上的笑意淺了,神情有了片時的凝滯,林虺兒最害怕看到他這陰晴難定、捉摸不透的樣子,大林總的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不是滋味!他怕女兒一語成讖,更害怕讓女兒傷心,他安慰她道:

“不要瞎擔心了,爸爸可是一名守法守紀的著名商人、良好公民,爸爸十年前就從事慈善事業,捐助基金也已經很可觀了,相信爸爸,沒事!”

他呷了一口茶,撫摸了一下林虺兒的頭說:

“前幾天,老家林公館裏舉辦了一次宴會,他是你二叔帶來的客人,我們匆匆打了一個照面,不知他是沒有認出來我,還是故意裝不知,我們沒有私聊,只是禮貌性地點了一下頭!”

“爸爸,鑽石號上發生的搶劫案件,還有之後的慶功宴,捐助舞會……他可是一名警察,怎麼會認不出你就是當時的客人之一?不過那天,才知道你是大林總,他恐怕是裝糊塗吧!不過,和二叔混在一起,可不太好!我以後一定要提醒他,遠着我二叔。”

“虺兒會動腦子了,真棒!你對你二叔怎麼這麼反感啊?”

“爸,我二叔有一羣行爲囂張的手下,他們仗勢欺人,動輒就要打打殺殺的,不是什麼好兆頭!遲早有一天,會攤上大事。”

“我們虺兒怎麼變得越來越懂事了呢?我以爲你不會注意到這些,原來心細如髮,又思慮長遠啊!”

“不過,爸爸,去年我去雷彪叔叔的銀河系娛樂所玩的時候,在那裏還遇到過璟哥哥!”

大林總一個激靈,咳咳……被茶水嗆到了,邊咳邊急切地問:

“他怎麼會出現在那裏?”

“爸,你還說我敏感,想多了,你看你反應過度了吧!哦……他是抓一個逃犯,爲了掩人耳目,他讓我幫助他假扮情侶了。”

看見自己老爸緊張的樣子,林虺兒撒了一個慌,可不敢說她還帶着花璟末去過乾爸的私人區,在自己小時候看媽媽的監控室裏,還有密室裏待過幾個小時。

“丫頭,小獅子,你畢業了,學成歸來,是怎麼打算的?你是幫爸爸打理公司?還是自己創業?”

“我要去雙福市!”

“爲什麼不待在上遠這樣的大城市?而是要回那個三線小城市?”

“爸爸,我們是雙福市人吧?我回雙福市算不算學業有成、榮歸故里、投身於家鄉建設發展的有志有爲的大好青年?而且,我們雙福市歷史悠久、經濟發達、人傑地靈……”

“算算算!太算了!我林興平的女兒就是超級棒!給你點一千八百個贊!我看,你不是追地,你是追人去了,人傑地靈一詞就暴露了,你是不是惦念着你的璟哥哥?”

“爸爸,你能不能含蓄一點啊!”

“虺兒,要不要我給雙福市市委書記打個招呼,給你安排個工作?”

“不!爸爸,我的工作你就袖手旁觀,不要插手啊!看我林虺兒是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公務員的!”


“虺兒,那你準備好進什麼單位了嗎?”

“我一個學法律的,當然進法院當法官嘍!”

“是嗎?志向不小哦,林法官,那老爸就拭目以待嘍!” 《輪迴歷劫之九世花璟末》電影片場:第117場第1場次——約法三章回雙福市!

林虺兒想要在雙福市立足、上班,必須遵守和自己老爸大林總的約法三章:

1.必須接受貼身保安的保護(保安必須由林虺兒自個挑,她挑了一個最聽話,和她一起在杏花村待過的體貼周到的小周同志。經過林虺兒的最後交涉,達成一致決議:上班之後,貼身保安只負責接送自己上下班,不能影響自己的工作)。

2.住宿必須在林公館,不許夜不歸宿。

3.每晚睡覺之前必須跟老爸通視頻電話(視頻中要看到小周、吳媽)。

林虺兒清楚,爸爸始終是想在夜間把自己捆綁在他的樹林子裏——林公館,她知道老爸不放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還好,他沒嚴禁自己談戀愛,更沒禁止自己有可能的第三者插足,破壞別人的婚姻!就這樣,林虺兒帶着老爸的約法三章,帶着一個貼身保安,帶着從小帶她長大的吳媽,哼哼着逃跑計劃“夜空中最亮的星”直奔雙福市。

“小姐,公務員考試在下個月六號,還有一月時間呢!你大可以放鬆一下,在上遠市好好玩幾天,怎麼這麼着急忙慌地回雙福市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