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頭只差刻上幾個字:快來表揚我!

「那又怎麼樣?」

聲音很淡,淡的好像一切都是本該如此。

霍小爺被激怒,差點忘記正事。

「哼,不為怎麼樣,奶奶那邊,你來交代吧,小爺我,沒空了。」

霍驍本該跟顧曼寧去宴會的,了無音訊地消失了一夜,老夫人早就把電話打到霍錚這邊。

剛才他才替霍驍隱瞞過去,卻沒想到,他就是那被利用過後就扔掉的抹布。

心裡拔涼拔涼的,太沒人性了! 陽光撒進房內,撲在潔白的床單上,床上的女子嬌柔貌美,精緻嬌小的五官,秀氣的鼻子,櫻花般的唇瓣,鍍上淡淡的光華,就像掉落在人間的精靈。

長長的眼睫毛微微抖動,睜開澄清明亮的眼睛。

入眼就是白茫茫的天花板,慕初笛茫然地呆了一下,直到夏冉冉尖銳的喜悅聲刺破耳膜,她的神智才漸漸清醒。

「我,在哪裡?」

慕初笛記得,昏迷前,她還在大海里。

眼前浮現出霍驍的臉,慕初笛驀然坐直身子,緊張地掀開被子要落地。

夏冉冉把玻璃瓶放下,快步攙扶著慕初笛。

「小笛,醫生說你很虛弱,你還想去哪裡?」

慕初笛緊緊抓住夏冉冉的手,焦急萬分,「他呢?他在哪裡?」

她只記得,那個海浪很大,他的手,抓得很緊。

雖然明知道霍驍不可能有事,可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她的心,依然吊在半空中。

夏冉冉被問懵了,她遲疑片刻,想到那個從容決然開著遊艇離開的男人,第六感告訴她,小笛問的就是這個男人。

「他沒事,好像離開了。」

夏冉冉也是半個懵逼,雖然當時她也在維多利亞港。

可霍驍開著遊艇離開后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後來,她就被警察強制帶著離開維多利亞港。

也是一個小時前,她才接到電話,讓她到醫院照顧慕初笛。

夏冉冉才知道慕初笛被救。

「小笛,你那麼緊張幹什麼?他是什麼人?」

這個問題,在夏冉冉心裡發酵了很久很久。

得知霍驍沒事,慕初笛心頓時鬆了下來。

被夏冉冉追問,她只覺得頭痛。

不知道該怎樣跟夏冉冉解釋她跟霍驍的關係。

「是他救了我!」

慕初笛言簡意賅地陳述了事實。

夏冉冉擔心慕初笛的身體,把她護著回到床上,嘴巴卻嗶哩吧啦地問個不停。

「那他為什麼會救你,那時候可是颱風啊,他又不是兵哥哥。」

兵哥哥才會那麼勇敢地救人呢!

是啊,那時候可是颱風!

為什麼他要去救她?

為什麼他不肯放手?

難道,都是為了這個孩子?

慕初笛小手輕輕地按在肚子上,失神了片刻。

「小笛,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你在想什麼啊?」

夏冉冉又催促了幾下,這才勾回慕初笛的思緒。

有些事情,她不想讓夏冉冉知道太多,畢竟,不想讓她擔心。

「冉冉,我餓了。」

慕初笛在海上飄了那麼久,再加上睡了一天一夜,餓很正常。

夏冉冉拍了拍腦門,自責道,「對呀,看我的豬腦袋,竟然忘記這麼重要的事。」

「小笛放心,我現在馬上給你買回來。」

慕初笛靠著枕頭,尋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躺好。

畢竟在海里那麼久,她也擔心寶寶的安穩。

還是躺著比較好。

倏然,手機鈴聲響起。

慕初笛一看,竟然跟她丟失那部手機一模一樣,只是,更新而已。

電話是傑邁遜先生打過來的。

簡單問候幾句。

「小笛啊,你什麼時候來拿片酬呢?」 片酬平時不都是直接打到演員的賬號嗎?

這是慕初笛第一部戲,她不清楚那些操作,上次當模特拍攝,錢還是霍驍給她的。

慕初笛掃了一下病床上掛著的病歷,按照上面給的出院時間稍作推算,跟傑邁遜先生約了個時間。

對傑邁遜先生,慕初笛是心有愧疚的。

因為家裡的事情,這段時間的電影宣傳、電影首發日,她都沒有參加。

兩天後,慕初笛出院。

她只是喝了幾口海水,過於勞累,才導致身體虛弱,只要稍作休息就無礙。

慕初笛之所以急著出院,除了想快點拿到片酬給父親,另一個原因就是,夏冉冉一直追問霍驍的身份,已經她跟霍驍的關係。

她覺得再不出院,自己肯定堅持不下去了。

出院當天,夏冉冉去了拍電視劇,慕初笛一人出院的。

小張的車早早停在醫院門口,見慕初笛出來,連忙上前接過行李,「少夫人,您怎麼就自己出院了?好歹告訴少爺一聲,等他來接你。」

霍驍?她住院這段時間,都沒見過他,怎麼好意思還要麻煩霍驍這種事情呢?

「不用了,他忙。」

霍驍能力有多大,他就有多忙,慕初笛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小張擔心慕初笛誤會,連忙解釋:「少夫人不要誤會,老夫人這幾天身體不好,少爺去陪她了。」

老夫人?慕初笛甚少聽到這個人。

霍驍的事情,她向來不在意,所以,從沒過問。

慕初笛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並沒有深入去問。

畢竟,這些都不是她該問的。

上了車,讓小張直接開車到傑邁遜先生那裡。

傑邁遜先生的工作室就在容城金融中心地段,與霍氏出奇的近。

慕初笛下了車,讓小張在車裡等著。

她拎著水果和糕點,快步走進高聳的大樓。

這是她第一次來,好奇地多看了幾眼。

見陌生人進來,前台小姐微笑地過來詢問,「小姐,請問有預約嗎?」

「有。」

慕初笛剛開口,前台小姐那標準的笑容馬上發生改變,變得異常驚喜。

「慕小姐,你是慕初笛嗎?」

慕初笛蹙著眉頭,她好像不認識這人,可前台小姐卻表現得很親昵。

「啊,果然是你,我終於見到真人了,不虧我特意過來應聘。」

她是前段時間才應聘進來的,沖著慕初笛而來的。

「小笛,我是你的超級笛粉,自從看了你拍攝的廣告后,我就深深被你迷住,這次的電影,簡直更加棒,票房就是實力的象徵,小笛,你真的好棒棒。」

「我能跟你拍張照片嗎?能嗎?」

狂喜的前台小姐,嘟唇向她撒嬌,慕初笛真的拒絕不了。

點點頭。

前台小姐挽著她的手,猛拍一段時間,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她。

票房?

慕初笛還真沒留意過這點。

「票房,很好嗎?」

她的電影好像已經上映兩個星期,她連關注的時間都沒有。

她記得傑邁遜先生說過這部戲主要是想拿獎,票房的話,應該沒有很符合現代年輕人的喜好吧。

前台小姐一臉驚訝,「小笛,你竟然不知道?」 「上年的美人娛你知道吧,全年票房冠軍,就在前天,你在何方就超過美人娛的票房,把同期上演的各大好萊塢電影虐得凄慘。」

「我們老闆超級開心,還每人發了一個大紅包,賞我們不少電影票呢。」

你在何方,正是慕初笛出演的電影名字。

講的是母親尋找不知在何方的孩子。

慕初笛還真沒想到,賣親情,都能賣得這麼好。

前台小姐把慕初笛送到電梯前,不捨得就這樣跟愛豆說再見,繼續說幾句話刷一下存在感。

「你在何方本來排片量不多,現在所有電影院都搶著排它呢,時間段超級多,可每場幾乎都是滿人的。那些傳媒之前還說我們用不知名的演員,拍不知所謂的戲,現在打臉了吧,啪啪啪真爽。」

前台小妹看出慕初笛對電影的情況一點都不了解,所以特意說給她聽。

不過說真的,一想到滿座的電影院,她就覺得特別光榮。

電梯很快就到,電梯門打開,前台小妹才依依不捨地看著慕初笛走了進去。

電梯門關上。

慕初笛走去傑邁遜先生辦公室的這一路,不知被多少人攔截下來道喜和要求合影。

現在,她終於知道,電影有多火了。

去到傑邁遜先生辦公室,已經花了足足一個小時。

傑邁遜先生戴著藍牙耳機,一邊揮著高爾夫球杆,一邊打趣道,「真不好意思呢,這次我的電影那麼火,把你的給按下去。」

「聽說這次請了麥克和瑪利亞尼,花了不少錢吧,能賺回來嗎?」

把對方氣到半死,傑邁遜才依依不捨地掛掉電話。

哈哈,說他只會拍文藝片,只能拿獎不能拿票房,現在打臉了吧。

這次的電影,真給他長臉。

聽到大門被敲響,傑邁遜回一句進來,繼續擺弄他的球杆。

「傑邁遜先生!」

軟綿綿的聲音。

傑邁遜看過去,見慕初笛拎著大包小包的,一臉微笑地站在門邊。

連忙丟下球杆,快步走過去,「哎喲,親愛的,怎麼沒讓我下去接你呢?」

「還買那麼多東西。」

傑邁遜先生連忙接過慕初笛的東西,放在桌上。

「買給大家吃的,這段時間辛苦各位了。」

慕初笛心中有愧啊!

傑邁遜清楚慕初笛的性子,也沒多說,按下內線,讓助理把東西都拿出去分給員工。

特意交代助理說是慕初笛送的。

慕初笛覺得特不好意思,「沒有這個必要吧!」

「寶貝,這樣他們吃的更香,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火,現在公司里全都是你的笛粉。」

笛粉,這是慕初笛今天第二次聽到這個詞。

她有粉絲了?

心裡突然甜絲絲的。

「來來,寶貝,給你看一樣東西,你會更加開心。」

傑邁遜先生走到辦公桌,拉開抽屜,拿出一張支票。

慕初笛看著眼前的支票,頓時懵逼了。

她不是來拿片酬的嗎?怎麼給她看這個?

一億五?

烈焰交易:錯惹狼性總裁 什麼東西?

她絕對不會奢想這就是她的片酬。

慕初笛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錢。 「我不懂!」

傑邁遜為人爽快,當初說好怎樣就怎樣,更別說白字黑字簽好的合同。

一億五,完全沒有沒有捨不得,直接塞到慕初笛手裡。

「片酬啊,這是上映這段時間的,排片時間延長半個月,到時候的我們再結算。」

本來不應該這麼早結算的,可傑邁遜知道慕初笛需要,所以,就給她了。

錢,他不是很在意,慕初笛這次讓他那麼長臉,等他回去,還能到那些看輕他的導演面前嘚瑟一番,光是想想,心情就特好。

剛開始簽合同的時候是不捨得,現在覺得,值,值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