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家的精英力量都已經在那一次損失慘重,現在鮑家拿得出手的就只有這些了,比起以前來,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若不是如此,凌雲宗今日也不會站在這裏給他們造成巨大的威脅。

“鮑家三劍客,沒想到你鮑家已經淪落到這種地步,你們這樣的人也能成爲老祖,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白塵大笑道。

爲首的大老祖鮑風面不改色心不跳,厲聲喝道,“白塵!我鮑家還輪不到你一個二流宗派來指手畫腳!今日你凌雲宗來了多少人,就全部給我留下吧!”

白塵眉頭一皺,正準備說話,但是後面一臉冰冷的蕭宇天先開了口。

蕭宇天上前飛了一步,拱手冷笑道,“呵呵,原來是鮑家三劍客,失敬了呀!”

鮑家三位老祖看見這個腦袋光禿禿,沒有眉毛的人,當即眉頭一皺,渾身微微透露出一絲忌憚,鮑真跟鮑川低聲道,“他怎麼來了?這下麻煩了,上一次輕易將我們三人重傷,如今大戰定能扭轉戰局。

鮑風臉上的嚴厲之色頓時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笑容,“這位朋友,這是我鮑家跟凌雲宗長年以來的恩怨,還請不要插手。”

蕭宇天冷哼一聲,“你跟凌雲宗的恩怨?那你鮑家跟我的恩怨就不打算解決了嗎?”

鮑風臉上的笑容略微有點難看,不過仍然強撐着笑容,“上一次的事情純屬誤會,而且上一次不是說好一步勾銷了嗎?”

蕭宇天再次冷笑了一番,“一筆勾銷,說得很輕巧哇!但是,做起來可就沒有這麼輕巧了,你們準備受死吧!”

鮑風臉上的笑容徹底僵了下來,也沒有再說話,只是冷冷地看着白塵。

白塵雖然臉上沒有絲毫變化,但是心裏卻是非常震驚。鮑家三老祖不知爲何,竟然對蕭宇天如此忌憚。這個蕭宇天,短短一年時間,身上已經滿是神祕,連白塵都看不清了。

身後的大軍紛紛對鮑家三老祖對蕭宇天的這般態度震驚了,士氣再次暴漲到一個高度。

在他們心裏,蕭宇天一直是個值得他們無限敬佩的人。

而如今的場面再次證明了這一點,有這個心中的楷模在前面,他們心裏最後的一點顧忌也煙消雲散,一個個攢足了勁,千年的怒氣如同一座座積聚了千年的火山,隨時可能爆發出來。天上站滿了這麼多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散發出濃濃的危險之氣。

軍中士氣直線飆升,勝算也越來越大,拖得久反而不好,白塵對着鮑家三老祖大喝一聲,“鮑風!今日廢話不多說,我凌雲宗就是想滅你鮑家,你是自己投降還是我們自己清理?”

白塵此話一出,雙方的對峙立馬變得暴動起來,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

鮑風一臉怒氣,臉上陰沉快要滴出水來,他心裏知道這種情況多說也是廢話,手一擡,往前猛地一揮,頓時身後一片片強大的氣息升起,一道道散發着危險氣息的身影衝向了凌雲宗大軍之中,天上一道道破風聲響起,大量的身影黑壓壓地一片,鋪天蓋地地飛涌而去,彷彿一羣見什麼吃什麼的蝗蟲一般。

白塵也是霸氣地大手一揮,頓時身後的一座座沉積千年的火山猛地爆發開來,一股股強大的氣息猛地爆發而出,一股滔天的氣勢彷彿要吞掉這片天地,一道道身影如同猛虎般撲向了暴衝而來的鮑家大軍。

氣勢洶洶,凌雲宗的弟子光氣勢就壓得鮑家大軍喘不過氣來,而凌雲宗的弟子們一個個如同飢渴無比的餓虎,不要命地瘋狂,恨不得將敵人全部生吃了,那一股股濃烈的怨氣讓他們的神智都有點模糊,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殺!殺光鮑家!

整個鮑國城中頓時充滿了喊殺聲,慘叫聲。街道上,房屋上,地上,全部都是戰鬥的犧牲品,鮮血淋漓,戰場之中瀰漫着濃濃的血腥味。 天上,一團團真氣攻擊漫天橫飛。

大戰已經全面爆發。

白塵身形動了起來,腳踩一把飛劍,手中拿着自己的飛劍,朝着鮑家三老祖暴衝而去,並對身後幾人大喝,“蕭大師你跟白言對付那幾個鮑家長老,白化你去對付鮑仁!其餘的強者全部找實力相當的打,一定不要越級!”


蕭宇天磅礴的靈魂力量瀰漫而出,眉心處火鳳之源飛到手心,然後跟着白言衝向那四人,一人分了兩個。

白言的實力是出竅初期,再加上有了戰袍和飛劍,實力大有提升,對付這兩個嬰變後期的長老遊刃有餘。倒是蕭宇天,雖然靈魂之力非常強大,鳳源之火也是非常強大,但是其戰鬥經驗並不豐富,本身實力又只有淨虛初期,一打起來就落了下風。

白言看出了蕭宇天的困境,雖然有點不解,但是仍然幫蕭宇天分擔了一個,蕭宇天的壓力頓時小了很多。蕭宇天笑了笑,手中鳳源之火不停地射出,龐大的靈魂力量不時地偷襲,趁敵人分神再用鳳源之火燒上一燒,穩穩地佔據了上風。

白言同時對付三個,雖然都是嬰變後期,但是沒了剛纔那般遊刃有餘,但仍然穩穩地佔據了上風。

白塵那邊,白塵實力是出竅後期,跟鮑家三老祖實力一樣,不過對方卻是有三人。如果是三老祖沒有受傷,這場戰鬥或許會非常艱難,但是此時的鮑家三老祖已經身受重傷,他一人對付鮑家三老祖並沒有直接就落入下風,不過這四人的戰鬥中,雙方都沒有了法寶的優勢。因爲鮑家三老祖身上的法寶都是鮑族最好的,而白塵身上的法寶也一樣。

白塵跟三人打得非常激烈,但是打得也非常辛苦,壓力非常大,只能盡力地撐着不落入下風。

白化這邊的戰況也很激烈,鮑仁不是個省油的燈。

白化的實力在出竅中期,鮑仁的實力也在出竅中期,旗鼓相當的戰鬥最是慘烈,兩人互不相讓,短短時間身上就已經出現了傷勢,白化平日裏那副淡定的神情也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略微有點發狠的臉色。

凌雲宗的各個長老跟鮑家的長老也是拼得非常激烈,整個戰局是凌雲宗佔了上風。

但是,戰局是千變萬化的,誰都知道,一個不小心,即使已經完勝,也可能再次落敗,因此誰都不敢鬆懈。

鮑家三老祖觀察到了戰局的上風不在他們,心急如焚,這一戰他們若是敗了,從此鮑國不僅會改名,他鮑族的所有人都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仗着有三人的優勢,鮑家三老祖用出了當年成名的三劍合擊絕招,光芒劍法。

三人平立,三把劍劍尖碰到一起形成一個圓形,然後幾人收回手,飛劍立於胸前,一腳往後一弓,手臂伸直,鮑風一聲暴喝,一個特殊的光團印記從三人這簡單的劍陣中飛了出來,然後猛地一下浸入了三人的飛劍之中,三人的飛劍頓時光芒大閃,如同三把光劍一般,散發出強烈的光芒。

三人身形呈一個特殊的陣型,邁着一些特殊的步法,飛劍在面前舞來舞去,散發出濃濃的危險氣息,橫飛直飛的閃閃發光的飛劍打得白塵連連倒退,體內也被震出了一些傷勢。白塵暗道不好,也使出了絕招,開派老祖流傳下來的凌雲三式,與鮑風三人的光芒劍法站得旗鼓相當,兩方的身體都出現了很多傷勢。

蕭宇天腳踏着飛劍,兩隻手掌中都握着火焰,磅礴的靈魂力量時不時地猛地朝敵人震去,趁敵人眩暈的一瞬間,兩手一揮,兩股極爲霸道的鳳源之火就燒向了敵人,敵人緩過神來已經被鳳源之火燒到。

跟蕭宇天對戰的是鮑家長老鮑光,鮑光也算是個**湖之人了,戰鬥經驗非常豐富,但是此時卻被蕭宇天這種奇怪的打法壓制得死死得,沒有絲毫還手之力,非常憋屈,一肚子火氣。鮑光一番這樣的戰鬥下來,渾身已經到處都被燒成了焦黑,有了較爲嚴重的傷勢。鮑光一咬牙,嘴裏一口精血噴出,渾身的精血燃燒起來,他的氣息頓時猛漲起來,直接漲到了出竅中期,其手中的真元力非常濃厚,只要打上蕭宇天一下,蕭宇天立馬得重傷吐血。

蕭宇天慎重地將火焰在面前聚成了道防禦火牆,鮑光以自殘的手段實力暴漲,現在他不得不全力做出防禦,他的真正實力只是淨虛初期,這等強者的隨便一擊,若是打中了身體,必然會出現嚴重傷勢,甚至一擊直接被震死。

蕭宇天一手的火源化爲了一道火罩,密不透風地籠罩着自己,另外一隻手的火源不停地配合着靈魂力量進行攻擊。雖然渾身都被火焰罩住,但是鮑光的攻擊打了過來仍舊能夠感到劇烈的顫抖,彷彿火罩就要垮下一般。

越打越吃力,但是蕭宇天非常聰明,鮑光這種燃燒精血提升實力的手段定是有後遺症,只要全力拖下去,鮑光定會渾身精血全部燒光死去。蕭宇天開始跟鮑光繞了起來。

鮑光氣急敗壞,他已經窮途末路,拼了命地想要將蕭宇天殺死。若是將蕭宇天殺死,他的精血或許還會剩下一點,至少能保下一條命,若是一直被蕭宇天這般拖住,定會死得連毛都沒有。

蕭宇天冷冷地看着鮑光暴走的樣子,面前的火牆將溫度升到最高,但是鮑光的攻擊仍然震得火罩劇烈抖動,蕭宇天的靈魂力量仍舊鑽着空子,不過效果甚微,靈魂力量一震,實力暴漲的鮑光幾乎瞬間就恢復了過來,根本沒有給他留下時間來攻擊。

白塵跟鮑家三老祖打得非常慘烈,白塵渾身已經傷痕累累,消耗也非常大,漸漸落入了下風。白化那裏也是非常慘烈,跟鮑仁兩人都是渾身傷痕累累,消耗非常大,幾乎到了要兩敗俱傷的地步了。唯一好一點的就是白言這裏,鮑家的三個長老已經快要落敗,白言只要一騰出手,立即就可以去幫助白化,殺掉了鮑仁,白化也能騰出手,到時候鮑家三老祖就會面臨着凌雲宗全部頂尖強者的聯手攻擊,即使他們三人的光芒劍法很強悍,也絕對招架不住人多。

白言對付的三個長老瀕臨發狂,已經沒有後路了,他們三人紛紛燃燒了精血,實力大漲,一時將白言壓了下來。白言一咬牙,這種戰機不能耽擱了,只要他將這三人解決掉,大局就差不多定下來了,也噴出精血,燃燒了全身的精血,實力暴漲到出竅後期,無限接近鮑國無人突破的明寂期。

實力暴漲後的白言對付三人非常順手,燃燒精血後需要速戰速決,白言很快便將三人全部解決掉,然後加入了白化的戰鬥當中。

蕭宇天跟鮑光拖了很久,鮑光終於是精血盡失,實力開始倒退,然後蕭宇天乘機將其解決掉了,然後轉身加入了白化的戰鬥當中,雖然實力沒有白言和白化強,但是不怕消耗的火牆能幫兩人擋住很多攻擊,減少一些消耗。

鮑仁看着突然加入戰鬥的兩人,冷哼一聲,手中拿出幾把飛劍,一絲靈魂之力留在裏面,然後猛然拋出手,飛劍在空中瞬間爆開,巨大的衝擊力將三人震飛數十丈,體內被炸出傷勢。

剛纔那幾把飛劍都是黃階一品的飛劍,白化擦了擦嘴角的血,“大手筆呀,黃階一品的飛劍就這麼毀了。”

鮑仁咬着牙道,“不就是幾把飛劍麼,我鮑家多得是。”隨即又拿出了幾把飛劍,朝幾人扔了過來,那幾把飛劍的品階竟然全部都是黃階一品的。

三人立即躲開,不過還是被強大的餘波震得吐出一口鮮血。

三人也想扔飛劍過去,但是手中的飛劍品階不高,最多隻是四品五品,即使用來自爆,威力也還沒有自己的攻擊強。白化跟白言配合着使出凌雲三式,蕭宇天揮舞着手中霸道的鳳源之火爲其擋下一些攻擊。

白言燃燒精血實力大漲,鮑仁的壓力非常大,但卻沒有像那幾人一樣直接燃燒了精血。他臉上陰險一笑,手中一顆圓形的丹藥拿了出來,往口中一仍,然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身上瀰漫開來。

白化大驚,“增氣丹!”

增氣丹乃是煉器師煉製而出的丹藥,具有瞬間使人體內真氣暴漲的作用,在戰鬥時使用效果最爲好。這種丹藥只有在外面的大國家裏纔有,沒想到鮑家竟然還有收藏,看來千年獨霸一方的勢力,底蘊確實非常渾厚。

鮑仁哈哈大笑起來,渾身真元力暴漲,他囂張地看了看雙手,感覺十分強大,大喝一聲,“白化,白言,還有那個小子,你們三人今日就給我鮑家死去的弟子陪葬吧!哈哈哈哈!”

隨即鮑仁兩手一揮,手中飛劍連連砍出,手中劍訣在體內真氣暴漲的時候瞬間使出了十多次,體內消耗一空,但是增氣丹的藥力還未完全花開,一股股濃烈的真元力仍舊不停地在體內化解開來,鮑仁可以不顧消耗地連連使出他的殺手鐗,破天劍法。

蕭宇天幾人頓時被這些瘋狂的攻擊打得沒有絲毫還手之力,被死死地壓制了下來,並且再次出現了嚴重的傷勢,連連噴出鮮血。這種打法會拖很久,白言不得已,只能咬着牙停止了燃燒精血,實力驟然下降了非常多,差不多隻有嬰變初期的實力,而且以後的修爲也只是嬰變初期了,再次修煉都非常難。

白塵那邊,鮑家三祖宗靠着光芒劍法將白塵壓得死死得,佔了絕對的上風,白塵渾身傷痕累累,瀕臨油盡燈枯了。

沒有辦法,白塵一咬牙,拿出了幾把宗內珍藏已久的黃階一品飛劍,猛然將其自爆開來,利用爆炸震開幾人的空隙,雙手極速地舞動,結出一個巨大的方印。這是凌雲宗最強大的祕籍之一,凌雲神印,黃階一品祕籍。

凌雲神印一出,白塵渾身的真元力幾乎被抽走多半,天空中,一個巨大的方印隨着真元力的進入,散出萬丈金光,其中暴動的能量讓人感到了一絲危險。方印完全結出,白塵手一揮,方印以泰山壓頂之勢朝三人壓去,磅礴的氣勢彷彿要將這片地都壓出一個大坑。 鮑家三老祖被這龐大的氣勢駭住了,不過也不甘示弱,三人迅速結出一個奇異的劍陣,一陣快如閃電的舞動後,三人的劍尖出現了一個光團,三人站成了一個三角形,暴喝一聲,“光芒劍煞!”然後在天上那如一座大山般壓下來的方印落在頭頂之前將劍尖的光團打了出去。

劍尖的光團裏面瀰漫着一股強大的氣息,裏面的能量也是非常暴動,非常危險。光芒雖小,但是其中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絲毫不弱於巨大的方印。這一招是鮑家的最強祕籍之一,玄階十品祕籍光芒劍煞。

玄階十品的祕籍雖然比凌雲神印高上一些,但是施展之人卻是實力有所削弱。而黃階一品的凌雲神印雖然比光芒劍煞低上一個檔次,但是施展之人的實力沒有絲毫的削弱。因此,天空這兩道攻擊幾乎不分強弱。

那團光團帶着一股破風聲猛地撞上了如大山般壓來的方印,頓時方印中間發生一大片爆炸,爆炸迅速瀰漫開來,瀰漫到了整個方印,但是方印周圍很多殘餘的能量仍舊狠狠地壓了下來。而那團光芒劍煞在爆炸之後,也有大量的餘波打向了白塵。

鮑家三老祖和白塵都被這兩道餘波震傷,噴出一口鮮血,然後咬着牙起身再次拼到一起。不過,這一次四人的戰鬥明顯檔次都下降了很多。

白化這邊的戰鬥相當的慘,鮑仁吃了那枚增氣丹,體內的真氣彷彿永遠不會斷,一直不停地使出他的各種殺手鐗,一道道強大的攻擊讓幾人傷痕累累,體內傷勢嚴重,若是一直這樣打下去,過不了多久幾人就會敗下陣來。

戰局又陷入了僵持,上風被鮑家佔了去。

戰場上鋪天蓋地的打鬥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這裏這兩個最重要的戰鬥場,這裏的戰鬥若是勝利,那纔算真正勝利。

這時候,天空中飛過了幾道強橫的氣息,並且伴隨着一股哈哈大笑而來。

白塵回頭一看,頓時大喝,“晟天佑!快助老夫殺掉三劍客,若是鮑家成功剿滅,功勞自然少不了你無極宗的!”

天空中帶頭的人是一箇中年人,一臉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不過,身後那三道強悍的氣息卻是告訴了衆人,此人絕不簡單。

這人就是無極宗的宗主,晟天佑。蕭宇天曾經見過。

而晟天佑的身後是他的兒子晟燁磊,令白塵等人驚奇的是,晟燁磊以前的實力不過是元嬰期,怎麼如今已經猛漲到了出竅初期?這等速度真是驚人!

晟燁磊身後還有兩道強大的氣息,他們分別是無極宗的左右護法,晟左,晟右。實力均在嬰變後期。

晟天佑哈哈大笑一聲,道,“白塵,我這就來助你。”隨即閃身加入了戰鬥,身後的幾人也站在了凌雲宗一邊,介入了戰鬥。

晟天佑拿着黃階二品的飛劍在手中揮舞,跟晟燁磊的配合非常默契,打得鮑家三老祖連連倒退。

鮑風恨得直咬牙,心裏暗道不好,不過戰鬥已經讓他來不及多想。本來白塵就能夠勉強與他們撐個不死不敗,他們只是稍微佔了一些上風,但是出竅中期的晟天佑跟出竅初期的晟燁磊一加進來,這個戰鬥的勝利立馬得扭向白塵一邊。

鮑家三老祖一咬牙,心一橫,已經窮途末路了,這一戰,勝則興!敗則亡!

三老祖同時噴出體內珍貴的精血,並且取出了三顆丹藥,喂進了口中。那三顆丹藥,正是跟鮑仁服用過一顆的增氣丹。

白塵大驚,三人這是要破釜沉舟了,這等手段都拿了出來,不得不慎重對待。白塵也是脖子上青筋一爆,一口精血噴了出來,實力猛地暴漲到了出竅後期無限接近明寂期的地步。然後手中幾道金光閃過,雙手鍍上了一層金色,使出了凌雲老祖傳下的自殘式的攻擊招式,佛羅金臂。使出了佛羅金臂後的白塵,雙手攻擊力增大了數倍,兩手呈金色,如同堅不可摧的黃金一般,打在敵人身上如同石頭砸中了一般。

晟天佑兩人也是使出了種種強大的招式,非常賣力地對付鮑家三老祖。

吃了增氣丹,燃燒了精血的鮑家三老祖實力非常強悍,一股股強悍的攻擊接踵而至,白塵頂着巨大的壓力,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並且還有捱打的跡象,看樣子撐不了多久了。

脖子上的青筋暴起,長長的白眉猛地一挑,白塵暴吼,“晟天佑我死了你無極宗也不會好受!”

晟天佑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只是跟剛纔一樣,不慌不忙地打着,死死地拖着,看樣子想將幾人全部拖死。

鮑家三老祖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打算,三人的攻擊目標一轉,全部對準了晟天佑一人,晟天佑頓時連連中招,身上出現了不小的傷勢。

晟天佑咬着牙,跟晟燁磊一起將所有的看家本領全部使了出來,在猛烈的攻擊中硬撐了下來。這種不顧消耗的打法,倒是令衆人猜不透了,這種打法像是在爲什麼爭取時間,不過沒人猜出來,也沒有時間來猜。

這樣不顧一切地撐了一會兒,晟天佑兩人終於是快要撐不住了,不過,晟天佑臉上卻是沒有一點危機感,反而還有一絲興奮。

突然,晟天佑手中飛劍一扔,讓其自爆開來,然後滿臉鮮血地哈哈大笑起來,手中拿出一把黑色的幡旗。

幡旗上面散發出濃濃的怨氣,還散發出濃濃的危險的氣息,裏面的能量很暴戾,很強大,彷彿沾上一點就會被無盡的怨氣扯入萬丈深淵,令人不寒而慄。

晟天佑手中的萬魂幡一揮,頓時戰場上一股股怨氣跟暴戾的靈魂力量全部進入了其中,化爲了其內滔天怨魂的一部分。晟天佑囂張地大笑一聲,萬魂幡再次一揮,一股極爲暴戾的充滿怨氣的黑色力量從旗中飄出,打向鮑家三老祖。鮑家三老祖被這種奇異的黑色能量所沾上,如同受到了詛咒一般,靈魂深處一股鬼哭狼嚎莫名地升起。


晟天佑站在天空之中,手中的萬魂幡不停地揮舞着,發出的道道黑色能量竟然讓得鮑家三老祖被打得連連倒退,佔了絕對的上風。


這般情況,白塵心裏隱隱感到不妙。這晟天佑之前不顧消耗地打,定是爲了使用現在這個法寶尋找最佳時機,看來這個法寶是他的最大依仗,並且威力非常之大,若是鮑家三老祖被這樣打敗了,下一個定會輪到凌雲宗倒黴。

這樣的局勢非常麻煩,白塵果斷地轉身加入了白化的戰鬥,留下了晟天佑跟晟燁磊對付着鮑家三老祖。

鮑仁油盡燈枯,底牌增氣丹早已拿了出來,最後還能夠拿出來一拼的就是他的精血了。鮑仁咬着牙噴出了一口精血,將其燃燒,實力暴漲。但是,即使實力暴漲,仍然被打得連連敗退。

就當鮑仁快要落敗的時候,天空中的晟天佑手中萬魂幡勢頭一轉,一道散發着濃濃怨氣的黑色的能量帶着鬼哭狼嚎飛了過來,將幾人打開。

“哈哈哈哈!鮑家的族長要我親自來結果!”晟天佑囂張地大笑,然後魂幡一動,又是幾道攻擊呼嘯而至,已經油盡燈枯的鮑仁被擊中,滿臉不甘,帶着濃濃的仇恨倒了下來。

萬魂幡中傳出一股吸力,鮑仁那帶着怨氣的靈魂被猛地吸入了其中,然後晟天佑又將勢頭對準了也已經瀕臨落敗的鮑家三老祖。

本來鮑家拼一拼還有勝算,但是半路殺出了個無極宗,鮑家最後的底牌已經拿出來了,但是仍舊不能扭轉戰局,鮑家三老祖沉默了下來,他們絕望了。

鮑風悲慘地大嚎一聲,“看來是天要滅我鮑家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