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能有幾次機會,能夠看到像到達了這樣的級數當的美女,當街聊天的情景?不要說是看到了, 重生之莽夫英雄 。不過,就是有人這麼不識趣的想要破壞這一副難得的場面……

“我說你們兩個大小美女,到底說夠了沒有?”一臉淫笑的樣子痞子們,殊不知自己已經在面臨的滅頂之災了。

“是啊!是啊!說夠了吧?”居然都沒有去管過那個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同夥,痞子們只是自顧自的發出嘲笑以及鬨鬧着。

任雯雯在剛纔還是一臉可愛的樣子,但是後來在聽到了這羣痞子起鬨的時候,馬上就換上了一臉的陰狸。

“給我三分鐘,姐姐!”說完後,酷酷的就走向了那羣痞子。


只要是世界上流的社會,那些人的下一代都是接受着不同於現在普通教育制度下的東西。生於此時最強盛任家的任雯雯亦然!就在所有同齡人在背“A、B、C、D”的時候,她就已經考到了自己的駕駛執照。從小無論是音樂、擊劍、騎馬、狩獵、跆拳道,我們的雯雯都是無一不精通,因爲這些都是她所喜歡的科目。比起一些從小要開始學習長大才生存所需技能的那些孩子們,上流社會童年時期的生活簡直就是天堂。

“兩分半就夠了!”文靜沒有去看身後究竟是怎麼回事,只是輕輕的給予了自己的判斷。拿着地圖,她又開始了尋找自己路線的旅程。

“啊!哇!砰!救命啊!”

隨着身後一連串的拳腳擊中肉體所發出的聲音。隨後就是一陣喧雜的吵鬧與哭喊……同樣是做爲一個痞子,蕭哲的所作所爲,無時無刻不顯示出了自己“雅痞”的風格;而此刻文靜身後的那羣傢伙能把痞子當到這樣的地步,只能說明他們已經把痞子的臉丟光了。

“等等,姐姐!”又是拖拖沓沓的腳步聲趕上文靜,任雯雯連自己的車都來不及開,“你在找路吧?你要去哪裏?我載你去!”

“找工作!”文靜的回答還是那麼簡潔。

“去哪裏找?我熟悉南市!嘿嘿,雖然來了只有幾個月!”

“西亞雙子樓!”


“啊?”不會是這麼巧合吧!

“如何?”

“我也準備去哪裏,一起吧!剛好順路。”露出一抹最陰謀的笑容,任雯雯笑着說。

“……”

“來嘛!來嘛!”

“……” “爲什麼要從事這樣一份不算是很有前途的職業?”

假如有人去問任何一個殺手這樣一個問題,相信他們的答案會是千奇百怪的。

“爲了錢”這個答案,相信會答案會佔據很大一大部分的聲音。

既然有人願意拿成千上的萬美圓,來換一顆子彈;自然有人敢這一份單子。

我想誰都不可以否認,對於殺手的高收入報酬而言,十萬一顆的子彈,其實很划算。

只不過,萬事無絕對,在一片“爲了錢”的聲音中也還存在的一些不和諧的音符;而且他們的原因也頗爲搞笑……

譬如有些人是“爲了自己最珍惜的事物與最珍惜的人”,有些人則是單純的喜歡“把別人的性命像死神一樣剝離他肉體的感覺”,而有些人則是爲了“不斷的磨練自己,尋找更強的人,然後殺掉,再尋找最強的人”!

——成爲殺手的理由


第十五章 雯雯

南市(Nanshi)的經濟騰飛,是始於中國的改革時期那一位偉人的大手筆。

在政策允許下,當時還是非常辛勤樸實的老一輩南市人,從一步一個腳印開始,慢慢的積累,腳踏實地的艱苦創業,不斷進取的開拓市場。數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最後這才成就了現在南市今時今日,在中國東南部強橫的經濟地位與非常巨大的影響力。

可是,萬事都沒有絕對的好處,有利就一定亦有弊。可就在南市取得了不可一世的輝煌之後,隨之而來的卻是犯罪、毒品、**、暴力兇殺等種種令人討厭的元素。

在這樣的環境下,也難怪在這裏的西亞財團子公司,會不定期招收新的防衛人員了。

雙子樓,顧名思義即兩幢相對聳立的建築物。其位於南市市中心黃金地段,分別樓高213、205米。結構高度都超過二百米,是中國北部的代表建築物以及金融最中心標誌。突兀高聳的建築風格,讓這棟大樓能在第一時間內吸引觀者的眼!儼然是鋼筋混凝土森林中的巨人,居高臨下,睥睨衆生,霸者風範讓人驚歎!

可是此刻,就這位於南市中心左側代表性建築的雄偉大樓內,一個衣着鮮麗的高層人士,卻正在神色頗爲不自然的對着手機述說着什麼。

“我和BOSS正在財團的私人專機上,兩個多小時後到達,嘿嘿”此時KEN的聲音與語氣,怎麼聽着現在怎麼像充滿着幸災樂禍的感覺,“我想穆大總裁你,該知道怎麼穩住小姐了吧?假如沒問題的話,就希望你自己自求多福了。”

聽到KEN這樣說,也就是擺明了是不想幫自己了,穆白的表情不禁立即變的痛苦不堪。

做爲西亞財團二十六個地區總裁之一,任家大小姐是什麼樣一個難纏的貨色,他怎麼會不清楚。記得當初幾個同僚就是因爲實在是受不了這位喜歡惹事的大小姐,才情願去其他國家就任執行董事以用來遠離暴風眼的。

可憐自己這個戀家好男人啊,只因爲不想跑那麼遠現在居然落到了這樣的境遇。

“知道了,這一點就請BOSS放心好了,只是……”


說到這裏,在西亞財團上層董事局向來以手腕強硬著稱的穆白,表情亦顯得窘迫起來。

“怎麼了?”KEN隨口問說。

“只是過了今天后,我會向董事局申請去國外定居和任職,所以希望BOSS能夠趕快通過我到其他子公司的調任申請。”

終於,穆白把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雖然說妻子那邊還要去商討,房子的問題也需要解決,親人也需要打聲招呼——但是現在形勢比人強,惹到了任家那位無法無天的大小姐可不是說着玩的。一切都等自己跑路了再說!

千不該、萬不該,自己不該從全世界唯一的那一輛法拉利身上,看出任雯雯的身份;更加千不該萬不該的是,自己立即就把這個消息傳到了總部;現在可好,弄的自己不僅要跑路,而且把BOSS這隻“西亞之虎”都引來了。

“哈哈哈、哈哈!”穆白的擔憂和要求,最後終於換來一陣來自於KEN口中的大笑。

做爲西亞南市子公司總裁的穆白,現在身處的地方不消說,可不就是西亞的雙子樓了。假使他現在拿個望遠鏡放眼向下望去的話,就可以看見在這三十三層樓底下,正有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正載託着他的噩夢而來。

“姐姐你爲什麼要去雙子樓啊?難道姐姐是西亞財團的員工嗎?”

“不是。”

“對了,南市的‘和平廣場’去過了嗎?那裏的衣服很漂亮的!”

“沒有。”

“要不然,我們明天什麼時候一起去購物吧,我護膚用品用完了耶!”

“不去。”

一路上,雯雯這個任家歷史上最大的惡魔,卻一點打擾到別人的覺悟都沒有。

就這樣一路狂飈着,任雯雯雖然嘴裏不停的向文靜說着話,手上的功夫卻是半點不假!火影猶如一條蛟龍一樣,穿梭在各大車輛跟前!

如果是不是事先告訴你,任誰也想不到現在車裏坐着的兩個美女,一個是人見人怕的殺手,另一個同樣還是人見人怕的惡魔。果然以貌取人,害人不淺啊!

“哧!”就在這橡皮車胎與地面發出的摩擦聲中,一輛渾身通體血紅的法拉利一路狂飈到西亞雙子樓的車庫內。

“到了!耶!”向文靜做了勝利的手勢,雯雯很滿意自己眼前這個姐姐的表現,“你知道嗎?姐姐,你是第一個做我車沒有暈過去的人!”

頗爲自豪的,雯雯又要開始向文靜說起自己對於極限跑車的研究史,一點都沒有在意文靜是不是有急事要辦以及想起自己做主考官的事情。

在唧唧喳喳中,文靜只是靜靜的看着眼前這個世家大小姐。

對於雯雯非常自我的孩子脾性,文靜說不上有任何的惡感和討厭。因爲曾幾何時,自己也純真過,也自我過,也無憂無慮過。甚至在很大要不是自己選擇了一條不歸路的話,也或者,自己也還在純真着、自我着,無憂無慮着!

可是往事不可追憶,此時的自己,卻已經只能羨慕的看着自己眼前這個年輕的小姑娘了。

“啊!”雯雯忽然掩口大叫起來,一臉的驚慌失措。

“怎麼了?”文靜問道,神色中閃過一絲疑惑。

“我忘記了,今天在公司我要做主……呵呵,我還有事情。”雯雯一臉的悔恨,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着文靜。

“那麼我就告辭了。”,解下安全帶,文靜的神色依然毫無波瀾。

相聚永遠是短暫的不過,她相信自己和這個富家小姐的交集永遠也只能到此爲止了。

“嘿嘿!”聽到文靜這麼說,雯雯發出一陣不明所以的笑聲。

“記得啊,姐姐,招聘在三十三樓!”下車後,雯雯鎖了車門,只是揮了揮手就帶着一臉的神祕離開了。

“三十三樓?”疑惑的看着雯雯離開的背影,文靜疑惑的說。

世上的事情總有巧合,這一種巧合可不會因爲自己的不相信而改變。譬如,待一會兒估計會無語的文靜……

對於剛剛進入的這幢造型奇特的雙子大樓,文靜唯一的感覺就是不可一世和霸氣十足。要知道,爲了顯示自己的才力雄厚,這兩幢大樓可是西亞財團仿造美國著名的建築物而建成的,左側一幢已經是可以稱的上衝天而起高達213米的主樓旁,卻居然有着另一幢高達205米的副樓。——任遙軒這破天荒的舉動,究竟在向世人顯示着什麼,那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慢慢由地下車庫乘坐電梯升達大堂,見到的東西卻令文靜感到有些驚訝。至少,那些原本以爲會在這幢瘋狂的建築物裏出現的金碧輝煌並沒有出現。

就文靜眼前所言,大堂內簡單明瞭,除了一些供員工休息的沙發外,根本連一點多餘的用品都沒有,就電梯口那一條來自澳大利亞的地毯大道,或許已經是大堂唯一的小小奢侈了。

假如說就這樣空空如也的大堂,還有什麼能夠令文靜感到有趣的,那就只剩下大堂中央那六座玻璃電梯了。這六座從高級主管到低層員工涇渭分明,卻時刻刺激着員工們進取之心。

從最右邊的電梯裏一邊上升,文靜一邊還在觀察着這傢俱有傳奇性色彩的巨大財團。

遙軒的理念即“不斷進取”,在這樣的理念之下,整個財團內部人來人往,顯得非常忙碌。寬闊的辦公區域不像一般公司用隔間截斷,每個房間都是用半磨沙的玻璃門牆構造,整個大廳看上去幹淨而透明;透明辦公的同時也體現了公司人性化的管理,也處處彰顯着“西亞”的另類之處和不同凡想。

在文靜觀察着這家財團的時候,雯雯卻感到鬱悶死了。

跨進自動打卡玻璃門的時候,牆上電子記時器上的時間顯示剛好是上午九點零六分。天!好趕不趕的,居然還是遲到!雯雯在心裏咒罵一句:混蛋!

“劈啪、劈啪”的踩着自己的“妮可布朗仕”的高跟鞋,管不了那麼多的雯雯一路小跑。

“叮”的一聲,就在這架倒黴的塞滿人的可憐電梯,呼哧呼哧準備向上運行的時候,“等一下!”清脆的女音,在底層混亂而又空寂的大廳中,格外動人視聽。

一隻雪白纖細的小手從電梯即將閉合的縫隙中探了出去。好在雙子樓的設備設計充分考慮了安全性、實用性和人性化。紅外線的電梯門感應系統立刻感覺到了外物的介入,即將閉合的電梯門,向相反的方向“啪”的一聲有力彈開了。

“幸好還有安慰獎,趕上電梯了!”長長呼出口氣,雯雯俏麗的小臉上因剛纔的奔跑染上一層紅暈。蘭色的套裝,金黃的長髮,像一團烈火讓喧鬧的電梯空氣呼的一聲沸騰了起來。

絲毫不在意自己成爲焦點,雯雯一邊往自己耳朵裏塞着MP3,一邊放鬆身體,看着腕錶。

當樓層指示器顯示到三十三層的時候,雯雯輕快的跨出了電梯。三十四樓以上的,可是公司的高級BOSS,像雯雯現在的身份自然是上不去了,所以在三十三樓的時候,很自然的雯雯就大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空間——不錯,她就是人事部的經理。想不到吧?

對於自己不靠老爸的赫赫威名,居然也能進入西亞麾下的子公司,她可是得意萬分。在業界,誰不知道西亞財團的優厚薪水是和其挑剔的眼光成正比的!

“咳!”一聲輕咳,打斷了雯雯臉上那最燦爛的笑容。

在這個時候,不應該在這個地點,這個辦公室會出現的人出現了。

“呵呵、呵呵呵!”嘴角抽搐着,雯雯感到一陣後悔: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居然連背後都沒有注意。

“這個月已經是第幾次了!”伴隨雄厚北方口音走進來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就是西亞財團南市子公司的總裁,穆白。

其實在西亞二十六個地區總裁中,年僅三十六的穆白已經算是董事會中最年輕有爲的金融翹楚了。年輕時期,其因爲擁有着酷似遙軒的行事作風和強硬手腕,因而倍受賞識,從此路途一帆風順。或許也正因爲這樣,穆白也算的上是財團裏最忠心耿耿的一幫人之一。

“呵呵、呵呵,沒有下一次了,沒有了。”一邊賠笑着,雯雯一邊不太好意思的說。難得的是,在眼前這個只比自己興許大上十幾歲的總裁面前,雯雯沒有胡鬧過。

做爲一個總裁,鼻樑上戴着銀邊眼鏡的穆白,在外貌上並不像他的手腕一樣那麼鐵血和強硬。比起全身充滿着霸氣的遙軒,他也僅僅只能說行事風格上酷似的。

“關於你遲到的這件事情,我們會記錄下來的。這個月獎金當然也要按照公司的規矩辦!” 穆白口裏講的是一些指責的話語,但是其中的語氣卻非常的平淡,也聽不出半點**味。

畢竟對於BOSS的女兒,財團的公主,未來西亞的女主人,穆白可沒有冒犯的意願。

要是在平日裏,給誰十個膽子也沒人敢這麼指責我們的任家大小姐,但是穆白卻不一樣。雯雯現在住的房子,是穆白借的;找的工作,是穆白提供的;在公司裏出了差錯也是穆白在一力擔保的。所謂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雯雯現在就是處於這樣的情況。

唉,可憐在幾個多月前,雯雯想都沒想就單身開着個車翹家,來到了南市後舉目無親,無奈之下她纔想起用自己那幾百年前的MBA工商管理證書來找雙子樓找工作。自己的位置,可是她憑藉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個腳印上來的。可從來沒靠過她老爹的關係!

反正不管雯雯心裏是怎麼想的也好,也無論這位西亞的大小姐,以爲自己翹家後遇到的人都是活雷峯也好。總之現在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穆白,卻是無時無刻爲遙軒工作着——那是事實。

此時的穆白,正身着一身線條流暢而簡潔的德國Hugo Boss,同色的絲質領帶,冷峻的面容,儒雅的銀邊眼鏡……總之,很容易就可以在他的身上看出來,這是個在將星雲集的財團內還能統領一方的領軍人物。

可是,即便是這樣的角色,在面對着眼前這個小女生的時候,也不能顯示出半點不耐的神情,而這一切的一切,也僅僅是因爲她是BOSS唯一的女兒罷了。

“I’m so sorry!”雯雯也無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記得這已經是第幾個月自己拿不到獎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