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過如此!”蘇天逆一改先前剛猛攻勢,轉爲連綿內勁,以柔制柔。

虛空訣施展而出,腳下紋路閃爍,只見蘇天逆身形疾馳,眨眼間便已經掠到鱗毒眼前,宇霄第一,二境瞬間施展而出,“困”“禁”兩大祕境,讓鱗毒如墜沼澤。

蘇天逆一掌拍向鱗毒胸膛,連綿的內勁瞬間爆發,光芒四處迸射而出。

“噗!”鱗毒一口鮮血噴出,身形瞬間倒退出數丈之遠!

“你……”鱗毒擦拭口中鮮血,有些不敢相信,不明白局勢會在一瞬間改變!

“若不是想在你身上印證一些東西,又豈會讓你囂張這麼久!”蘇天逆直言說道,“你的性命,差不多該要終結了!”

“哈哈哈……”鱗毒突然狂笑起來,而後雙手捏印。

蘇天逆只是斜了一眼,便知道鱗毒將用何招,他的起手式,正是青龍寶術!得到了再次印證,青龍圖騰靈蛇族也有一份!

一條一丈長青龍在鱗毒雙手間騰起,發出一陣龍吟,而後盤旋而上,挾着恐怖的破壞力,直接撲向蘇天逆。

“青龍寶術在你手中使出,真是辱沒了它!”蘇天逆搖頭嘆息,而後同樣雙手捏印。

“這……”鱗毒不由得大驚失色,眼見蘇天逆使出青龍寶術的起手式,似乎比他還要更爲熟練,更爲精純!

“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青龍寶術!”蘇天逆黑髮飛舞,一條十丈長的青龍在一瞬間騰起,盤旋直上,霸主氣息一覽無餘,正俯衝而下。

鱗毒所發出的那一條青龍瞬間顯得無比的秀珍!

蘇天逆所發青龍寶術勢如破竹,一路奔騰而下,一股毀滅性的力量鋪天蓋地而來。

“啊!”鱗毒一聲慘叫,胸骨都斷了數根,口中鮮血連連噴涌,身體倒飛出十丈開外!

眼見形式不利,鱗毒瞬間止住了身形,他頓時劃破食指,塗抹在眉心之間。只見無盡的黑氣涌動,一條一丈多長的靈蛇出現,他通體漆黑,閃爍着森然光芒。

蘇天逆見鱗毒化爲了本體,道:“你這是要跑路了,還是要作最後一搏?”

“但無論如何,今天你必死無疑!”

話音落盡,蘇天逆忽地消失,虛空訣一出,便是天下極速,快如閃電!

鱗毒忽然覺得情況不對,竟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不由得心中大驚,想要飛快地逃遁!

然而,無論他如何快,卻快不過虛空訣!

金色的拳頭挾着磅礴的神力,已然間落下,不斷地涌入鱗毒的身體之中,橫衝直撞,筋骨震得粉碎,心脈盡斷而亡!

“雷靈花,你的命!兩樣東西我都到手了!” “三弟,不知爲何,我今天總是感覺心神不寧?”靈蛇族二公子鱗血不由得蹙眉,心中隱隱有不安的感覺。

“說來也奇怪了,我也有同樣的感覺。總是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三公子鱗陰說道。

“難道四弟他……”鱗血猛然間想到,“這四弟去摘取雷靈花,想來也應該回來了。爲何現在還不見蹤影。”

“誒,二公子多慮了吧!”旁邊一人開解道,他身材消瘦,雙眼有神,卻有着一條猩紅的舌頭,他乃是一頭裂紋豹,“四公子天縱奇才,在這靈罰山嶺,恐怕也只有你倆兄弟能夠與之一敵。況且,還有誰這麼不開眼,敢惹靈蛇族晦氣!”

“豹兄說得極是,”一頭銀毛犼也同樣符合道:“這靈罰山嶺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往來還真要費一些時間。四公子正在趕回來的路上也說不定。”

即便這兩個人如此說來,鱗血依舊不放心,道:“我總是放心不下,三弟,你留在此地,我先去看看。”

“不可,”鱗陰制止道:“眼下還是此處要緊,若是那隻紫色的小東西真是神獸。那可真是價值連城,培養起來,戰力滔天。機會不可失去,還是讓我走一趟吧!”

鱗血沉思片刻,纔開口道:“那一定要小心,把爺爺煉祭的寶甲和血矛帶上,以防萬一。”

鱗陰接過寶甲和血矛,這寶甲是蛇蛻煉祭而成,堅硬無比,尋常武器根本難奈何它分毫,有次在身上,想要受傷都很難。

“如果三公子要去的話,順道也看看斷魂山如何,如今這麼多天過去了,也該有消息傳回來了。”裂紋豹說道。

鱗陰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斷魂山的天空隆隆作響,一道道金光逆天而起,在其對面山頭,一道道可怖的閃電在閃耀,光芒沖霄,十分的駭人。

這種駭人景象一直持續了數天才漸漸消失。而後,一人渾身電弧閃爍,身材比尋常人矮了兩個頭,卻異常強壯的人從其中一個山頭走出。

隨後,一道道金燦燦的光芒閃耀,一頭渾身金光的獅子走了出來。

不用多說,這裏兩個便是突破境界的宙斯和黃金獅子。

“咦,蘇天逆走了快半個月了,怎麼還不出現?”宙斯破關而出,併爲見到蘇天逆。

“這小子不是說要給我們一份禮物麼?”黃金獅子從未忘卻禮物,一直都在叨唸。

宙斯,黃金獅子剛走兩步,蘇天逆的身影出現在兩者面前,正一臉笑意,道:“不錯啊,都到了這樣的境界了!”

“嘿嘿,那是當然,本座以前就是聖人!”黃金獅子鼻孔朝天,十分豪邁地說道,而後突然臉上一沉,道:“喂,小子,你說的禮物呢?”

ωwш¤ttκǎ n¤C 〇

蘇天逆搖頭一笑,隨後將一條一丈長的靈蛇丟到黃金獅子面前,道:“說過讓你嚐嚐蛇湯的味道!”

不想黃金獅子臉色一沉,彷彿能擠出水來,道:“隨便一條蛇,也拿來糊弄本座,你真是i太小氣了!”

“黃金獅子,怎麼你也有不識貨的時候?你可看清楚了!”蘇天逆提醒道。

“怎麼,難道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嗎?”黃金獅子有些疑惑道,而後將這條靈蛇翻來覆去地看個不停,而後驚道:“這是靈蛇族的四公子——鱗毒!”

“不錯!好東西吧!送你了!”蘇天逆很是慷慨地說道。

頓時,黃金獅子的雙眼金光閃閃,就猶如一盞明燈一般,而後擡起爪子虛手一抓,一枚暗黑色的蛇膽出現在它手中。

“哈哈哈,這蛇的內丹真是好東西啊,大補,簡直是大補啊!”黃金獅子連連大笑,而後一口將蛇膽吞下,頓時渾身光芒大盛,霞光萬縷。

“不錯,這份禮物本座很滿意。哈哈……不過這樣太可惜了,稍等片刻,本座去去就回!”

黃金獅子嗖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一刻鐘過後,不知從哪裏背來了一口大黑鍋,架起黑鍋,生火燒水,連一些必備的作料都齊全了!

黃金獅子一旁忙活了好久,纔將靈蛇燉了起來,不過片刻,香氣撲鼻,一股股神性的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宙斯,這是給你的!”蘇天逆將一個玉盒遞給宙斯。

“雷靈花!”宙斯不由得張大了嘴,道:“你是如何得到了的?”

“從鱗毒那裏搶來的!”

“此人該死,這一次我出去以後,一定要想族中族老稟明此時,這三個魔獸種族,竟然敢圍殺我,這件事一定不能善了!”宙斯不由得怒氣橫生。

“如此的話,簡單極了,剩下的幾人,生命不會太久!”蘇天逆雲淡風輕地說道。

此時,宙斯竟然覺得天下之大,彷彿盡在蘇天逆掌控一般。

黃金獅子的黑鍋裏面,一股股神性的氣息在流動,強大的生命精氣在四處飄散。

“蛇羹好了,哇哈哈……”黃金獅子大叫連連,口水流了一地。迫不及待的地喝了一口。

“哈哈哈,味道真是不錯,要不要來一碗!”黃金獅子又喝了一大口,招呼了蘇天逆與宙斯。

“不要!”兩人異口同聲地答道。

“不要正好,本座一人獨享!哈哈哈……”黃金獅子鯨吞牛飲,不由得還感嘆連連,“真是美味啊!”

不過片刻,一大鍋蛇羹被黃金獅子吃了個底朝天,一滴汁水也沒有留下,口中大呼過癮。

黃金獅子的肚皮吃得圓圓的,四腳朝天,打着飽嗝,意猶未盡,道:“蘇天逆,什麼時候再來一條啊!”

蘇天逆滿頭黑線,一陣無言。


黃金獅子吃了蛇膽,又吃了蛇羹,如今渾身精氣涌動,一道道光芒從身體之間溢出,晶瑩無比。

“本座好像吃得太多,又要突破了!”黃金獅子無奈地說道,“這靈蛇所蘊藏的生命精氣實在太過濃郁,你們先等本座幾天,本座突破去了!”

說完,黃金獅子又消失不見,之間山頭霞光萬縷,燦爛了一大片天空,一陣陣獅吼震天動地。 靈蛇族三公子鱗陰擔憂鱗毒安危,一路疾馳,向着驚雷山行去。驚雷山說來也有一段距離,五天以後,他便趕到了那裏。

鱗陰未發現鱗毒的蹤跡,只是看見地上躺着七具屍體,從屍體的傷痕以及手法看來,都是死於鱗毒之手。

從地上模糊的痕跡看來,鱗毒還與一人有過打鬥的跡象,至於勝敗,很難從這些痕跡看出。

“雷靈花不見,四弟也不見了!”鱗陰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自言道:“四弟遺留下來的氣息!”

“那個方向不是斷魂山嗎?”鱗陰望着遠方,頓時露出欣喜的神情,又自語道:“看來四弟沒事,應該是放心不下斷魂山上的事,趕去看看。”

“這個四弟,做事真是讓人放心啊!”鱗陰頓時心中一陣暢快,不由得自我安慰起來,“待會見了四弟,一定要好好表揚他幾句!”

說玩,向着斷魂山的方向走去。

黃金獅子吃了一整條靈蛇,再次閉關突破了幾天,總算是出來了。算起來也是入虛六重天的境界了。

“這蛇羹,真想再吃一次,那味道,真是……嘖嘖……”黃金獅子舔舔嘴巴,哈喇子直流。

“蘇天逆,現在去哪裏?”宙斯問道,如今雷靈花到手,他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只待靈罰山嶺出口開啓。

“還有一些隱患需要解除,既然他們招惹了我,不可能就這樣善了。”蘇天逆平靜地說道。

“好,有蛇羹吃了!”黃金獅子大呼小叫道,再次想到了美味的蛇羹。

幾人一路向前,而鱗陰也正朝着斷魂山行進。幾人竟然在山林間不期而遇!

“是你們!”鱗陰瞪大了眼睛,滿眼的不相信。按照他的想法看來,他們早應該死掉纔對。

“真是冤家路窄,剛要去找你,你卻送上門來了!”蘇天逆笑吟吟地說道,但這笑容的背後,將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鱗陰頓時殺意橫生,一把血色長矛在手中浮現,迫人的氣息開始蔓延:“今日,你們將無活命可能!”

鱗陰剛一說完,黃金獅子嗖的一聲就跑開了。

在場幾人就連鱗陰,也是一陣錯愕,用得着跑這麼快,實在是太沒義氣了!

正在衆人錯愕的時候,更錯愕的事情出現了!

只見黃金獅子又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只是背後多了一口大黑鍋,它一面擦汗,一面喘氣道:“早知道還有用,我就不丟了!蘇天逆,我生火燒水,你快些把他解決掉,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黃金獅子連忙搭起了竈臺,架鍋上竈,生火燒水,那叫一個熟練啊!

黃金獅子看着眼前的鱗陰,哈喇子留了一地,再次想起了先前的美味,迫不及待地說道:“快,快到鍋裏來!”

鱗陰一聽黃金獅子說着話,心中頓時覺得不妙,在看那口鍋,隱隱間有着靈蛇的氣息,怒聲問道:“我四弟怎麼樣?”

“他啊,不錯啊!味道好極了!”黃金獅子舔了舔嘴巴,意猶未盡地說道。

“你們……”

黃金獅子一句話,氣得鱗陰臉色慘白,身體不自主地倒退了幾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這可是活生生地氣的啊!

本來還想見面以後多誇獎幾句四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你們會後悔所做的一切!”鱗陰雙眼彷彿能噴出火來了一般,死死地盯着蘇天逆等人。

“是有些後悔,”黃金獅子慢吞吞地,加了一把木柴以後,又說道:“剛纔時間燉得少了一些,這次一定能夠彌補上次的不足!”

黃金獅子連連點頭,說得很認真,似乎還在思考火候的問題。

“啊……”鱗陰已經憤怒到了瘋狂的地步,血矛突然間此處,萬千血影迸射而出,猶如一道道利箭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