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抱歉。」

他沒有挺過來,被毒癮侵蝕,他不想那樣的一面被家人所看到,就連死都沒有讓他的家人看見。

重生之安然處之 阿旺看女人哭的稀里嘩啦也有些不忍,「你別難過,他在臨死之間將你們交託給我們先生,所以你們後半生的生活我們會全力負責到底,經濟上你們不會有任何吃虧。

孩子還小,你們以後想在什麼地方安家落戶,上學讀書,有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們會盡量滿足。」

「人都死了,我還有什麼念想,我不如陪著他一起去了算了。」

看得出兩人的感情很深,韓塵過來拉住她,「媽,你別難過,爸爸走了,你還有我,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女人抱著小孩兒又是一頓哭,穆南樞並不喜歡女人哭,有些心煩。

他站在窗口等著女人哭夠了,這才轉身。

「他對我有恩,我已經吩咐人將他好好埋葬,另外這張卡裡面有五千萬,足夠你們這輩子好好生活了。」

「他在哪?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我還能去見他最後一面嗎?」

「我想他不會想讓你們看到他現在的模樣。」

「不,不管他是什麼樣子我們都要見到他,先生,求求你,讓我見他最後一面。」

穆南樞看了看時間,「如果你不介意,現在去還來得及,阿旺你帶她去看看吧。」

「謝謝你先生,塵兒還小,他……」

「媽,我就乖乖呆在家裡,哪裡都不會去。」

「乖孩子。「

女人擦了擦眼淚,「麻煩你了。」

房間里只剩下穆南樞和韓塵,「這張卡收好。」

「叔叔,你能告訴我爸爸是怎麼死的嗎?」韓塵雖然小,卻聽得出穆南樞隱瞞了一些事,這也是他為什麼沒有跟著媽媽一起離開的原因。

穆南樞打量著這個堅定的孩子,確實和一般孩子不同。

「直接原因是毒癮。」

「不可能,我爸爸從來都不會碰那種東西。」

「間接原因他是為了救我妻子,不幸染上毒癮,毒性過度猛烈,戒毒失敗,他自殘而死。」

韓塵表情複雜,「所以你要給我們一大筆錢,就因為我爸爸救了你的妻子?」

「是。」

事實上他要是不救顧柒,等待他的也是地獄,至少他這種結局保住了他的妻兒。

男孩擦了擦到眼角的淚水,「我不哭,我爸爸是英雄。」

這孩子……倒是真堅強。

「等你媽媽處理好你爸爸的後事就會回來。」說完穆南樞就準備離開。

「等等。」男孩追了出去。

「怎麼?」

「叔叔,你是什麼人?」穆南樞一怔,「不是好人。」 回到顧家,顧柒的日子也並不是一帆風順,未婚先孕的她在顧家引起了軒然大波。

畢竟顧家是一個龐大的家族,不是每個人都像老爺子那麼疼愛著她。

流言蜚語不脛而走,討伐聲起,尤其是顧柒的兩個哥哥,更是以她不守規矩想要她讓出繼承的權利。

好在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有老爺子護著她,顧柒的身份地位無人能撼動,每天該吃吃該喝喝很是開心。

高檔咖啡廳,顧柒抱著孩子大大咧咧的走了過來。

洛一把攔住她,「哎喲我的大小姐,你都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了,現在還這樣活蹦亂跳的,你自己摔了不要緊,不要讓孩子摔了。」

「放心,我有分寸,讓我看看小嫂子的肚子。」

凱拉比顧柒晚懷孕,現在肚子很大,還沒有生產。

「小柒兒,聽說你生了個男孩,像你還是像他爸爸?」凱拉也開心湊過來看。

「像我,哎,要是像他爸爸將來一定會長成一個超級大美男的。」顧柒托著臉頰無奈道。

凱拉看著襁褓中的孩子,雖然孩子更偏向顧柒,不過五官十分精緻,長開了也是一個大美男。

「胡說,這孩子我看著就挺好的。」

「洛哥哥,你們的婚事怎麼樣了?」顧柒比較關心的是他們婚事。

畢竟凱拉身處十大家族之首,家裡唯一的女孩,可以說是金枝玉葉。

洛相比她的身份就要差一些了,從小洛就很不屑,也沒想過要和兄弟去爭繼承權。

他自己在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基業,雖然資產早就超過了那些繼承人,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個紈絝子弟。

凱拉一開始也很討厭他,後來才慢慢有了改觀。

這樣的環境下,史密斯家族肯定不會同意讓兩人結婚,更不要說還沒有結婚就有了孩子。

顧柒尚且還有爺爺和爸爸給她撐著,凱拉怎麼辦?不用想兩人之間的問題就很複雜。

凱拉抿抿嘴溫柔道:「我已經退出了家族之爭,從今往後不再是史密斯家族的人。」

「不是吧,小嫂子你犧牲這麼大的?」

「犧牲?對我來說這才是幸福,小柒兒,你不也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嗎?

以前我被史密斯身份所束縛,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後來遇上洛我才知道什麼叫幸福。

我和他已經悄悄在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我們都挺喜歡那個城市的,以後打算長期定居於此。」

凱拉看向洛的時候眼中全是滿滿的愛意,顧柒也為她感到幸福。

倒也是,每個人的追求不同,有的人想要王權富貴,有的人只想要自由。

不管是什麼生活方式,只要你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她自己不也是一樣么?那些議論她的話可並不好聽,好在顧柒心態比較好,壓根就不在意這些。

「那也挺好的,反正洛哥哥可是烏龜有肉在肚子里,就算你不要史密斯家族的身份,這輩子也夠花了,洛哥哥很有錢的。」顧柒打趣道。

「小傢伙叫什麼名字?」

「顧南滄,是不是很好聽?」

洛的臉上卻有些動容,「小柒兒,我聽說這次是你一個人回顧家,那個姓穆的也沒跟你一起回來?」

對於穆南樞,洛始終有些擔心顧柒,畢竟那個男人的底太深太深。

他作為顧柒的好友,也算是哥哥一樣的存在,之前聽說顧柒和穆南樞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很驚訝。

而且這個對男女之情無感的小丫頭居然對穆南樞愛得要死要活,怕顧柒受傷洛也曾找人仔細去查探過穆南樞的身份。

本以為他只是在國內稍微厲害一點的地頭蛇,誰知這一查才知道他的底子深不可測。

直到現在,洛都沒有完全查清楚穆南樞的底,穆南樞就像是深不見底的湖水,顧柒這個只會狗刨的小東西跳下去很有可能被溺死。

偶爾聊天中顧柒一直在說那個人對她很好很好,可到現在為止,洛還沒有見過穆南樞去顧家提親。

孩子都有了,你要是真的愛這個女人,為什麼讓母子兩回家都不露頭?

「洛哥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請你放心,他真的對我很好。」

「你就是個死心眼子,我怎麼說都沒用,反正這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也罷,我就不瞎摻合了。」

「就是,這是小柒兒自己的幸福,再說,我認識的那個顧柒可是一直都是自由自在,天不怕地不怕,不受任何約束的,對不對柒爺?」凱拉出來打圓場。

顧柒笑了笑,「小嫂子還記得我這個稱呼呢。」

「那可不,我那時候還被柒爺的魅力給迷得暈頭轉向,要你是個男人,還真沒有洛什麼事了。」

洛黑著一張臉,「老婆,你怎麼能這麼詆毀你親親老公呢。」

「你們秀恩愛就靠邊,明知道今天我一個人,洛哥哥,孩子的性別看了嗎?」

「沒看,我們隨緣,不管是女兒還是男孩,我們都會視若珍寶。」

「那倒也是,不過你們一個藍色眼睛,一個綠色眼睛,你們的寶寶會是什麼樣子呢?

哎呀,我好期待啊,我都恨不得多生幾個孩子,和你們定個娃娃親了。」

顧柒現在看到誰都想定娃娃親,畢竟父母的基因太好,孩子將來一定也不差,再說她們又是至交。

「還等什麼多生幾個,這個就可以啊,如果我生的是小公主,到時候就可以嫁給小南滄了。」凱拉輕輕戳著南滄的臉頰。

南滄也不見外,咯咯笑起來,笑容甜美,十分像顧柒沒心沒肺的樣子。

「哎,這可不行,我已經和小經年定了婚,她生的是女娃娃,還是紫色雙瞳的哦。」

洛一臉不滿,「喲,這是瞧不上咱們綠眼睛和藍眼睛了,顧柒,我白疼你了。

你忘記了以前你每次闖禍是誰給你擦的屁股?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每次沒錢了是誰給你錢浪的?」

顧柒立馬親切的挽著洛的手臂,「洛哥哥,我知道你好,不過人說話要言而有信啊!

我才不是瞧不起什麼藍眼睛綠眼睛,我之前就說過了,藍眼睛多好看,就像是天空大海和寶石,綠眼睛又魅惑又吸引人。」

洛戳了戳顧柒的腦門,「你丫頭就是嘴甜,哄人開心。」

「才不是呢,哥,我可當你是親哥,等我以後生的孩子,咱們一定要定個娃娃親。」

「那就這麼說定了,就算性別不合,那也要生到性別合適為止。」

凱拉不滿的扭了扭洛的大腿,「你當我是母豬呢,想生多少生多少?」

「老婆我錯了,生了這個你就不生了,么么噠。」

看著洛一臉諂媚的表情,顧柒忍俊不禁,果然這世界是一物降一物。

在穆南樞、凱拉沒有出現之前,她們兩人可是出了名的雙劍合併,誰與爭鋒。

誰知道遇上那個人,從此就像是迷路陷入沼澤,再想抽身而退已經沒有機會。

不過這樣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少了一些放肆,卻多了家庭的溫馨,這是什麼都無法彌補的。

幾人喝著下午茶,相處融洽,直到天黑。

「小丫頭,我和你嫂子今晚就要回拉斯維加斯了,她的月份大了不方便活動,以後就要在那邊待產。」

「洛哥哥,好好照顧嫂子。」

「那是必須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任何時候你都有我這個哥哥呢。」

「嗯。」顧柒重重的點頭,目送著那對幸福的情侶離開。

顧家那兩兄弟為了爭權,打小和顧柒關係就不太好,直到遇到洛,她才知道哥哥的感覺。一定要幸福啊,洛哥哥。 看著洛和凱拉那麼幸福,顧柒心中很開心,以前洛就是個花花公子,三天兩頭換女友。

想要這樣的人收心比登天還難,唯獨一遇上了凱拉,他就徹底像是變了一個人。

從未想過他專一起來會是這個樣子,就像是自己一樣,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為了一個男人愛到這個地步。

顧柒也不蠢,她能這麼輕鬆回來,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尤其是每次出門時她的背後總會有人跟著她。

她就知道並不是逃得快,而是那人放手讓她回來,為了她的安全著想,還特地給她安排了保鏢。

洛和凱拉的幸福讓她也是羨慕,還是撥通了那個人的號碼。

非你不可 「小柒兒。」那人的聲音真的是好聽到爆,尤其是叫她的名字時,顧柒毫無招架之力。

「混蛋。」顧柒嗔怒道,「你故意放我走的是不是?」

「是,你許久沒有回家,回去看看也好。」穆南樞毫不遮掩他的真實想法。

顧柒嘟著嘴扒拉著一旁的花,「可我想你了,你這個大壞蛋!憑什麼讓我對你這麼牽腸掛肚的。」

穆南樞聽出她的委屈,「我讓人接你回來可好?」

「才不要,你見過誰回娘家就回這麼幾天的?」顧柒想著家裡的那兩個老頭子,喜歡小孫子喜歡得不得了。

自己要是離開,肯定要帶著孩子走的,他們剛剛才沉浸在小孫子的開心之中,突然帶走了,要他們怎麼辦?

尤其是顧柒的爸爸,在她媽媽去世以後,就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顧柒身上,好不容易來個小生命,他才有了新的寄託。

顧柒口口聲聲叫他們糟老頭,心裡對家人看得很重。

「正好我這段時間有些忙,那你就在家休息一段時間,等我空了就來接你。」

「忙忙忙,你哪天能不忙?還有,你到底愛不愛我,都這麼久了,我們連訂婚都沒有。」

顧柒本來不計較這些,一聽到洛和凱拉早就秘密註冊結婚,成為合法夫妻她就羨慕得不行。

穆南樞不給孩子取名字就算了,結婚的事情提都沒有提。

「再給我一段時間好嗎?」

「哼,大壞蛋,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乖乖的吃飯,不許看其她女人,知不知道?」

聽到那邊像是小獅子一樣兇巴巴的口吻,穆南樞笑了笑,「好。」

顧柒一想到那個男人的作息生活,有時候連自己都沒時間見,更別說他去找其她女人了,好像這一點穆南樞還挺可靠的。

「過幾天我會讓人將葯給你送去。」

「什麼葯?」顧柒眼睛一亮。

「抑制你身體毒素的葯,我沒有辦法根除,只能先遏制住的毒素擴張,延緩毒性。」

「南樞,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制出解藥的。」

穆南樞愣了一下才回答,「我會的。」

掛了電話,穆南樞神情嚴肅,他知道身為女人都是想要一場浪漫的婚禮。

顧柒沒名沒份的跟著他,確實是委屈了她。

並不是不願意和她領證,而是他的身份特殊,想要結婚一點都不容易。

當初他答應過顧柒,在火山建造一座城堡。

他花費了很多人力物力以及時間,已經確定了地方,當時還上了各國頭條,笑話他是個傻子。

然而大半年的時間已經過去,那項工程早就順利進行,火山就在不久前被地質學家評估成為死火山,也就是以後不會再噴發的火山。

如果不再噴發,那麼這個島原生態的自然風光完全可以打造成一個完美的旅遊勝地。

很多人都想要來分一杯羹,然而現在已經晚了,在最危險的時候穆南樞以奇低的價格買下。

這裡是他為顧柒準備的求婚聖地,自然不會允許別人插手。

從被全世界恥笑的傻瓜一躍成為鬼才投資家,穆南樞從來不在乎這些虛名,外面的是是非非和他也沒有關係。

等城堡建立完成,他也徹底擺脫那個身份的時候,到時候他就可以和顧柒完完全全在一起。

在這之前,隔在兩人之間的就是顧柒身上的毒。

「先生,你已經工作了很久為什麼還不休息?」一道稚嫩的童聲響起。

穆南樞的書房多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跟著他回來的韓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