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定對你好的,你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是我的了。”

“嗯~”

——————炫恩愛死的快——————

草草梳理一下,紫然打算帶着楚戀雨熟悉一下環境。

“楚戀雨,紫然,早上好啊!”

“早上好……”

聽見有人對他們說早上好,紫然和楚戀雨下意識回了一句早上好。

然後才轉過頭去看是誰在給他們打招呼。

“雪兒!”

楚戀雨驚喜的跑到小河邊。

給他們打招呼的,不是墨雪兒又是誰。

“雪兒,你怎麼來了,難道人魚族還有什麼重要訊息要你傳遞嗎?”

紫然也是很疑惑的朝墨雪兒問道。

墨雪兒搖搖頭,疏散着一頭柔和的長髮。

“不是的,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回大海啊!” (ps:小小的說一下,這個環節裏寫的主要是瑪雅,金字塔只是進入瑪雅時代以及之後離開瑪雅時代的工具,不參與任何神仙魔鬼,瑪雅時代的瑪雅族並不是建立在哪個大洲上,所以和任何大洲的歷史神話沒有關係,可不要聯想到什麼非洲的金字塔的任何歷史,這裏的金字塔設定和現實世界意義不同。)

“哦?你爲什麼沒有回大海呢?”


楚戀雨好奇的問道,墨雪兒則是手舞足蹈的比劃加解說:

“昨晚,我本來就快到大海了,可是入海口那邊竟然被一座石頭山給擋住了,我實力太差,搬不動那座山,也不能離開水太長時間。

我試着搬了整整一晚上的山,可是沒用,我就只好回來了,沒想到剛一回來就看到你們了!”

墨雪兒遺憾又感慨。


“既然這樣的話,雪兒,你就和我們一起玩吧,等你玩夠了,我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楚戀雨興奮道,從她來到了這個世界,除了紫然和女市長就沒有交過朋友了。

其他人都是壞人,自己明明好心在給其他人治瘟疫,偏偏有人抓她還打暈她(蛇六),更冤枉是她散發的瘟疫(蛇六),還砸了她的妙醫館(吃瓜觀衆),逼得她改職業爲獸醫(……這個好像沒有誰),甚至還有人想偷師她的醫術(幾個有名的大醫生)。

這個世界沒有師傅,沒有奇蹟,也沒有她最熟悉最親密的鄰居朋友願望聖樹,連女市長都好久不見,除了紫然她幾乎無依無靠,現在終於又新交了一位朋友,巴不得天天和她一起玩。

“好啊好啊,就這麼辦了!”

楚戀雨施動她的五行靈力,一大團水就包裹住了墨雪兒,把她帶到了空中。

墨雪兒只覺得這團水隨她的心意而動,讓它向東,它不向西!

“哇,好神奇啊!楚戀雨,原來你這麼厲害啊!”

墨雪兒一會摸摸地上的石頭,一會摸摸高高的大樹,興奮的不能自己。

紫然讚許的看了楚戀雨一眼,僅僅一個月就將突飛猛進的靈力運用自如,真是個天才。

——————二級分割線——————

逛了大綠洲一圈,紫然帶着楚戀雨走回瑪雅,期間看到一羣一羣的鳥兒四處亂飛,不知往哪裏飛,紫然更加確定了地震的可能性。

一般來講,飛行生物是比較敏感的,它們可以察覺到溼度來判斷什麼時候下雨,這一點燕子和海鷗就是代表,快下雨的時候,燕子會不斷的盤旋低飛,而將有暴風雨的時候,海鷗則會有規律的飛行。

不過這麼一羣鳥紫然完全沒見過,估計是這個紀元的品種,下個紀元沒有。

還有,它們亂飛,是因爲他們也不知道該往哪裏去,這就確定了,地震真的是全大陸性。

按照墨雪兒的說法,它們人魚族四方遨遊,僅僅只知道瑪雅族這一塊大陸,完全沒有其他的陸地。

也有人魚族族人從瑪雅大陸的東方一直向東遊,但是不知怎麼的,雖然保持直線遊行,最後卻到了瑪雅大陸西方。

爲此,紫然還給墨雪兒解釋了一下它們腳下的世界,其實是個球,是不規則的橢圓形,一直向東,就等於轉了全球一圈! 沒錯,腳下的世界是一個不規則的橢圓形的球,所以我們將它稱之爲地球。

地球是個美麗的地方,是浩瀚太陽系中已知的唯一一個有生命的地方。

夜晚我們看到的星星都是一個個星球巴拉吧啦……

長篇大論一番,發現楚戀雨和墨雪兒還是一副不明覺厲的樣子,紫然立馬就敗下陣來,好吧,你們常識還不夠,還是不要給你們講這些“深奧”的東西了。

紫然搖搖頭,帶領兩女回到瑪雅領地。

——————三級分割線——————

張倚夜起了個大早,來到祭壇,看見黑貓盤坐在石臺上,左手拇指與無名指相連,食指中指和小指都微微卷曲,右手僅伸出食指,放於嘴邊,頭上燃燒着一團紫金色的詭異火焰,在跳動着,一點點火星划着神異的軌跡,讓人看不透。

站在黑貓身邊,看諸天萬物,似乎都化作黑色的線條,無數線條交織,化作所謂命運。天上的太陽,地上的河流樹木,也似乎變得猙獰,一切皆散發着死氣沉沉的意味。

命運麼?

張倚夜眼神恍惚一下,從剛剛那種玄乎的境界超脫出來,握緊拳頭——

我瑪雅,不服!

黑貓渾身肌肉都緊繃一下,額頭爆起一團青筋,似乎妄圖看破天意卻被天道小小警告了一下。

辛苦你了,貓。

張倚夜神色一黯,走回部落。

另一邊,紫然放出神識,開始磨練光元素,雖然光元素已經練到了化繁境界,但一日不到大成,紫然一日不能放鬆,冥冥中他有一種感覺,將有一場惡戰來臨。

三天後……十月十八日——夜晚。

月亮很大很亮,也……很皎潔。

楚戀雨靠在紫然肩上,觀其祥和安寧的神態,卻是睡着了。

和紫然一起在同一張牀上睡了三天,楚戀雨已經不會再有任何一點臉紅害羞的情緒了,她是如此的告訴自己——就當是盡上了“紫然太太”的義務啦!

在紫然身邊最安心了。

墨雪兒在水球裏捲成一團,也是睡着了。

唯有紫然,從月亮升起的那一刻他就感到了一種不安,對這種感覺他也說不出什麼,只是覺得,今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四級分割線——————

深夜,一些瑪雅人在黑貓身邊,運用起火元素,照亮着黑貓,黑貓已經在這裏三天了,三天,都沒有睜開眼睛,沒有吃喝任何東西。

它依舊保持這三天前的姿態,但神情已經不再從容,反而有點……可怕。

黑貓全身毛髮都繃得僵直,不停的顫抖,一道道青筋暴起,似乎在壓抑着什麼。

遠方,傳來一聲嘹亮的狼嚎,祭臺旁的李浪似是接到什麼訊號一般,閉上眼睛,當他再睜眼時,眼眸已經是綠油油一片,本就高大的身軀再次暴漲…… 手指生長出長長的指甲,在月色下反射出冷厲的光,皮膚生長出一層層長長的毛髮。

他對月長長的嚎叫一聲,四方外也響徹起其他的狼嚎,在寂靜的夜晚裏是如此刺耳!

另一邊的紫然擡起手臂看手錶,任務欄刷新出新的主線任務——

主線任務2:保護黑貓,不讓它的卦算被打斷(A級獎勵。)

趕走今夜所有入侵者(B級獎勵。)

看到任務,紫然的心立馬提了起來,黑貓那邊出了問題!

祭壇。

李浪張開爪子,狠狠刺向黑貓,但爪子在距離黑貓三寸之內就停了下來,再不能前進半步,這是黑貓設下的防禦罩,雖然使得李浪並未傷到黑貓,但也使本就不大樂觀的黑貓更是雪上加霜,在場的人都能聽見一聲悶哼。

遠處一羣羣黑色蝙蝠飛來,速度極快。

李浪一擊不中,倒退兩三步,微微一愣,就這一愣的時間,黑貓前已經有了好幾位瑪雅族人,一副戒備的神情:

“李浪,你幹什麼?”

“哼哼。”

李浪冷笑一聲:

“真正的李浪早就死了,而我,是一隻狼人,送你們瑪雅族歸西的狼人!”

其餘幾位瑪雅族人無不大驚,有幾位瑪雅人咬牙切齒,怒瞪“李浪”:

“上,爲李浪報仇!”

“哼,就憑你們?”

李浪獰笑一聲,指甲變得更加尖銳,嚎叫一聲,向衆人衝上去!

勢不可擋,很快,就將所有的瑪雅人都打倒在地上。

沒有了瑪雅族人提供的火焰光芒,黑貓的卦算一下變得十分不容易,去疾風中的燭火般隨時可滅。

李浪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不屑道:

“我們狼人,生來就是戰爭機器,手、腳、頭、膝、肘、爪、牙都是爲戰爭而生,而你們,呵呵,自然科技,元素魔法?

哼,聽上去高大上,而你們用它都做了什麼?種菜?把動物變大?毫無半點攻擊性,比螞蟻還弱,真是白瞎了你們的能力。

不如,成爲我的夜宵吧!”

大量蝙蝠趕到,落在祭壇外,猩紅的雙眸無不發出嗜血的光芒,其餘的狼人也姍姍來遲,不用數也能看到有數百位敵人,這些瑪雅族人眼裏已然絕望。

李浪隨手抓起一個人,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吃下去,其他血族與狼人臉上無不露出期待的神情,那個人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千鈞一髮之間,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住口!”

紫然穩穩落在地上,一手指着李浪:

“放開他,衝我來!”

場面頓時因爲這個傢伙寂然片刻,下一秒,一陣陣似乎掀翻天空的大笑爆發出來!

他們看見了什麼?就在李浪即將飽餐一頓的時候,一個看上去無比瘦弱的傢伙(在狼人眼裏紫然看上去一點也不健壯),竟然叫他們衝他來!哈哈哈哈! 就紫然這麼個小身板,塞牙縫都不夠啊!

他哪裏來的勇氣與兩米五一般高大威猛的狼人叫板?

這就像“美女”與野獸一般的對比,惹人發笑!

笑夠了,李浪一把甩開手中的人類,走到紫然面前,憑着身高俯視着紫然,毫不在意的淘淘耳朵,輕蔑道:

“喔,紫然呀,我認得你,那什麼世界之子嘛,聽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